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十四章 過得清閑   
  
第十四章 過得清閑

慕容瓔珞恨死冷酷無的王爺,自己真是跳出虎穴又入狼窩,絕對不能夠坐以待斃.

只是她背脊的傷口剛剛結痂,哪怕是輕薄的衣衫碰觸都如無數綿密的鋼針刺入皮肉,根本就穿不得衣衫,只能夠安心的躺在房中.

阿麥一直守在門口,他雖然傾心自己家姐,卻一直都是發乎止乎禮,手中拿著白玉藥瓶,沖著門內喚道:"姐,阿麥給您送藥來了."

瓔珞原本打算讓她進來的,卻想起自己的身子未著衣衫,"蓁兒,你去將藥拿進來."

蓁兒悄悄的推開房門,不悅的接過阿麥遞過來的藥瓶,阿麥叮囑道:"蓁兒,每日塗抹,三日即可完好如初."

"嗯!"蓁兒不悅的輕哼一聲,砰地一聲將門關上,自從知曉阿麥心中喜歡的是姐,就見不得他對姐好.

瓔珞早就看穿了蓁兒的心思,"蓁兒,你跟阿麥吵架了."

"哪有,姐您會錯意了.這是阿麥送過來的."

瓔珞接過蓁兒手中的玉瓶,將蓋子打開,清淡的幽香撲鼻,滿室皆香.

瓔珞靈眸訝睜,訝道:"凝香玉露!阿麥怎麼會有如此珍貴的藥."

蓁兒直接伸出手拿過那玉瓶,"姐,阿麥怎麼會有如此珍貴的藥,許是王爺給的,您不知道王爺昨夜是留宿在姐的房間."

瓔珞蹙起眉梢,他怎麼會有如此的好心,"蓁兒,快將那藥瓶扔了,我就算留下滿身疤痕,也不會塗他送來的藥."

蓁兒淡咬朱唇,如此名貴的要若是丟了豈不可惜,姐身上若是落了疤痕,就更加不能夠贏得鄭王的寵愛.

"姐,是蓁兒錯了,這藥好似將軍偷偷交給阿麥的,蓁兒不過是奉了二夫人的命令,想著撮合姐與王爺."

蓁兒這話瓔珞倒是相信了,她不相信那個冷酷的鄭王會好心的給她送藥,蓁兒是母親一手**,這樣的事也是做得出來的.

既然是父親命人送來的,自然不會拒絕,"那好,你為我塗上吧!"

蓁兒細細觀瞧瓔珞身後的疤痕,真是奇怪昨夜傷口還在留血,今日傷口竟然收斂結痂,就連腫的邊緣已經消腫了,難道這藥真是王爺給的,昨夜王爺為姐塗了玉露,不然傷口怎麼會好的如此的快.

瓔珞的背脊已經沒有昨日那般火辣的疼痛,倒是癢痛難忍,委實難捱.

"蓁兒,怎麼還不上藥?傷口是不是很恐怖?"

"沒有,傷口已經結痂了,相信塗上這玉露,姐的背脊很快就會恢複如初."將清涼的雨露塗上她的背脊.

三日後,瓔珞身上的傷口已經完好如初,只是那留在身上留下深淺不一粉嫩的皮肉,還需要時間慢慢的淡去.

這幾日只能夠趴在榻上,心中早已有些不耐煩,還好這幾日鄭王好似良心發現,並沒有再來找她的麻煩.

蓁兒伺候著換上了白色長裙,上面織染著藍色的花紋,靜素雅致,將門扉打開,清新的空氣,沐浴著溫暖的晨光,感覺心都好了許多.

如果現在在軍營該有多好,就可以騎著馬兒馳騁,還可以射箭,將心中的怨恨都發泄出去.

蓁兒見著和煦的天氣,"姐,外間天氣晴好,咱們到院子里走走."

瓔珞正有此意,"如此甚好!"

剛剛踏出門口,卻是見著阿麥手中提著弓箭,身後背著箭袋站在遠處,瓔珞眉眼欣喜的奔了過去,還是阿麥最了解自己的心思,不過王府規定下人是不准擅自帶弓箭.

"阿麥,你是在哪里弄到的?"

阿麥不語,直接將箭袋與弓箭遞到她手中,瓔珞從箭袋中抽出一支箭,竟是沒有箭頭的.再向下摸索,竟從箭袋里面摸出一只剛剛捏好的泥娃娃.瓔珞有些錯愕,旋即朗聲笑了起來.

"阿麥虧你想得出來."看著瓔珞唇邊綻放的微笑,阿麥只是會心一笑,身旁的蓁兒嫉恨的咬著貝齒.

瓔珞手中拿著圓滾滾的泥娃娃,眸光在院中四下找尋,最後將它放在了遠處花壇的假山之上.

撩起裙擺,手中執過弓箭,食指叩弦,星眸半眯對准遠處那泥人的腦袋,心中腹誹,司無殤你三番幾次的羞辱我,害我受傷,我慕容瓔珞有仇必報.

嗖的一聲箭支飛奔出去,雖然沒有箭尖兒,依然深深的穿過泥人的頭,直接貼在了假山之上.

緊接著第一支,第二支,很快十支沒有箭頭的箭支紛紛射中泥人整個成為一灘爛泥,爛作一團.

雖然覺得自己有些幼稚,不過這種發泄的方式還是很管用的,收回手中的弓箭,看著依然沉默不語的阿麥,還有臉色微沉的蓁兒.

不管前世還是今生,阿麥都是在自己身邊默默守護,自從知曉那蜜餞是他放的,他的心思自己也是明白,可是自己一直都將他當做哥哥,她如今已經是鄭王妃,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

又見著蓁兒充滿幽怨的眼眸,蓁兒的心里面是喜歡阿麥的,不如借機撮合這一對.

"阿麥謝謝你!我有話對你."蓁兒聞忙不迭的要離開去收拾那遠處假山上的箭支.

"蓁兒,你也留下這件事與你有關."蓁兒頓住腳步站在一旁.

慕容瓔珞伸出手牽過蓁兒的手,阿麥意識到慕容瓔珞要什麼?

"姐,有些話還是不要出口,阿麥還有事要做,告退了."

看著阿麥匆忙逃開,蓁兒知道姐想撮合兩人,蓁兒咬著唇松開瓔珞的手,"姐,蓁兒去廚房給您准備早膳."

遠處,不破陪在司無殤的身旁,看著院中發生的一切,原本聽她身上的傷已經好了,本想來看看.

看著假山上那如刺猬一樣的箭支,唇角揚起不屑,看來她對本王心中的怨念不輕.

"這兩日本王不在,她們似乎過得清閑了些."

上篇:第十三章 黑衣人    下篇:第十五章 王妃的職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