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二十五章 夜探玉台嬌   
  
第二十五章 夜探玉台嬌

月華澹澹,風露凝香,空氣中夾雜著荷葉的清新淡雅,優美的荷塘清幽而雅致.

瓔珞一身夜行衣奔著荷塘而去,遠遠的見著荷塘邊玄色清俊身影矗立,不覺加快了腳上的速度,幾步便來到近前.

軍營守衛森嚴不適合兩人見面,玉台嬌魚龍混雜,兩人決定前往玉台嬌守株待兔.

正欲離開,聽得瓔珞腹中饑腸轆轆的聲響,那粥羹他是沒有命人做手腳的,不悅凝眉道:"你怎麼沒有吃本王送去的吃食."

瓔珞看書之時並未感覺到餓,此時肚子竟是不合時宜的叫了起來,"忘記了!"

司無殤陰沉著臉,天已經暗了下來,時間緊迫,若是在房頂之上她的肚子不合時宜的發出響動,豈不是打草驚蛇.

"你回去吃些東西隨後再來.

既然已經准備好了,怎麼能夠折回如此耽誤時辰,直接將腰帶勒緊了些,"好了,這樣它就不會叫了.萬一錯過了時機豈不可惜."

晚上,正是玉台嬌生意最好的時辰,也是公儀初混進**的最佳時機.

兩人趁著夜色趕往玉台嬌,兩人躲在二樓的暗處,向樓下觀望,此時的花魁娘子正在前廳招呼著熟識的恩客,如此想來兩人若是扮作**或許會輕松些.

不過看著司無殤眉間的那點朱砂,還有他絕塵的容貌,即便喬裝改扮也掩蓋不住他的華光,"公儀初他真的會來嗎?

"不用擔心,他一定會來的."

看著眾人觥籌交錯,記得慕容瓔珞還沒有吃東西,唯恐到時候她的肚子不合時宜的響起,怕是誤了事.

"你在這里監視著,本王去去就回!"

瓔珞不知他去做什麼?不過以他縝密的心思不會破壞計劃.

"嗯!"

慕容瓔珞一瞬不瞬的盯著蝶衣,學著司無殤的樣子,細細觀察著她的動作神態,想要從她的舉止中找到她身份的來曆.

心中正在盤桓,面前突然出現一盤子點心,不解瞳眸看著司無殤,他什麼時候對自己這麼好?一點都不像平時的他.

許是看穿了瓔珞的心思,"本王不過是不想你的肚子壞了正事."

就知道他沒有那麼好心,扯下面巾出手毫不客氣的取了一塊栗子糕送進口中,大口的朵頤著.

司無殤看著她一張一翕的**,哪里有一個女孩子的樣子,見慣了勾心斗角世間丑惡,她這樣毫無掩飾的率真,倒顯得彌足珍貴.

見她唇角沾染著糕餅的碎屑,伸出手為她揩拭掉,臉上卻是扯出厭惡神,"難看死了!"

瓔珞冷眼相看,他竟然自己的吃相難看,她已經快兩日沒有進食,不都是被他害的嗎?也是不想耽誤時辰在吃飯這種事上.

卻是見著他大力的伸出手拉了她一下,瓔珞知曉有況,眸光朝著一側看去見蝶衣的不遠處多了一名女子,蝶衣好似要離開,定是公儀初到了玉台嬌.

兩人悄悄的上了房頂,隱匿氣息隨著蝶衣的動向,來到蝶衣的臥房,兩人匍匐在房頂,悄悄的揭開了房頂之上的木瓦.

房間內公儀初聽到蝶衣派去的人相邀晚上有事要商談,軍區大營在颍川城外,他軍中還有事要處理,公儀初要趕在關城門之前離開.

公儀初一身藏藍色的錦袍,更襯托英挺身姿,見著蝶衣從門外走了進來.

"蝶衣,你如此急促有何要緊的事?"

蝶衣在臥房的房頂上鋪滿了千蛛絲,房上有人房間內就會感應得到.

蝶衣嬌柔的身子直接攀了上去,藕臂攔住公儀初的脖頸,如蘭的氣息湊了過去,向他遞了一個眼色示意房上有人.

**道:"奴家都想死你了,不命人喚你來就不來看看奴家嗎?將軍不是要為蝶衣贖身子的."

公儀初了然,剛硬的線條變得柔和,寬厚的手掌攔住她的纖腰,"最近朝廷要忙著迎接古吳國使者,軍營里都在操練實在是沒有時間,等過了這段時間,我在郊外給買個宅子,你便不用留在這花柳之地."

蝶衣借機從他的懷中溜了出去,埋怨道:"你們這種男人我見多了,不過是看中了人家的身子,憑蝶衣的姿色什麼樣的男子找不到."

蝶衣的話里有話,公儀初是聽得出來的,大手直接將蝶衣複又攬入懷中,"我的話你還不信嗎?"

蝶衣輕啟**,細細的貼著他耳邊吐氣如蘭道:"不信!除非你能證明給我看,你是值得蝶衣托付終身的男人."

蝶衣一副欲擒故縱的**模樣,素手卻是在他的胸口細細的摸索,探入他的衣衫眼波的流光染滿春意媚騷入骨.

公儀初灼熱眸中泛起熱浪,蝶衣伸出手將他的衣衫解開,露出他寬闊健碩的上身,飽滿的豐盈貼近他寬闊的胸膛,素手磨擦著他健碩結實的肌肉.

"今夜我要你留下來."

公儀初也不拖遝直接將她攔腰抱起,向*榻走去.

男女的衣衫凌**疊被丟在地上,簾幔後兩具赤條條的身子緊密的交纏著,房間內傳來撞擊聲伴隨著一浪浪痛苦又似歡愉的呻/吟聲………

房頂之上慕容瓔珞見著房間內上演的活**,狠狠的貝齒**,曾經是那樣天真的愛著他,心中仿若被利刃貫穿,眸中確是沒有了淚痕,有的只有恨.

司無殤見她痛苦神,竟是用手蒙住了她的眼睛.不能夠再讓她呆在這里,示意她不要出聲,帶著她離開.

感應到房間內的銅鈴停止震動,蝶衣一躍而起,紫色的簾幔裹在身上,公儀初也一躍下了地撿起丟在地上的衣衫.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蝶衣**的揚起**,"今日鄭王與慕家的女兒前來玉台嬌,看兩人的感似乎不錯,不能夠讓慕容玄得到那兩樣東西,到時候我們誅殺慕容玄顛覆成漢的任務就會失敗."

公儀初的眉目幽深如夜,聲音低沉道:"那丫頭似乎知道了我的目的,處處對我設防."

"你無妨從林家的丫頭身上入手,想必你應該知道京城之中的謠,應該是那丫頭做的."

公儀初似乎不願理這些許事,"我最近都在忙著濮陽那邊的事,鄭王這件事你應該費心才是."

蝶衣對公儀初並無好感,若非為了完成主人留下的任務,不會如此的犧牲色相.

"過些時日阿偌少主和阿蠻公主就要來了成漢,你總不會讓主人失望吧!"

公儀初聞眸中綻出炯亮神采,"你什麼?蠻兒她會來?"

上篇:第二十四章 血芙蓉    下篇:第二十六章 酒後吐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