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二十六章 酒後吐真   
  
第二十六章 酒後吐真

慕容瓔珞離開玉台嬌,躲進暗巷坐在青石板上,眸中沒有一滴淚,她恨自己當初為什麼瞎了眼,會死心蹋地的愛上公儀初.

"既然沒有忘,為何要嫁給本王?"司無殤見她彌散失焦的瞳眸,很討厭看到她要死不活的神,冷然道.

瓔珞眸光聚攏緩緩抬頭凝視著他,"我不是沒有忘,我是再恨自己的愚蠢.為何沒有早看清他的真面目."

"如果你真的恨他,他怎麼傷害你,你就應該怎麼樣還回去,讓他知道什麼是報應."

慕容瓔珞狠狠的緊握雙拳,恨意由眼底裂開,"公儀初,你背叛我,我會讓你千倍百倍的還回來."

司無殤靜靜的站在她的身邊,讓她自己想清楚,今後的路要如何走,只有她真正的想清楚,才能夠為自己所用.

慕容瓔珞的心很不好她想喝酒,驀然從地上站起身來,朝著前方的酒樓而去.

卻是被司無殤從身後牽住,瓔珞不解神看著被他牽住的手,"王爺,你要做什麼?我不過是想找個地方去喝酒."

司無殤的容貌如此打眼,他不想暴露身份,"你想這樣走出去,我們可是穿著夜行衣,本王帶你去一個地方,那里的酒隨便你喝."

兩人回王府直接奔著王府的冰窖而去,整座冰窖是青石開鑿,冰窖的盡頭是一處天然的風穴,這里要比上面冷上許多.

石室里面儲有很多冰塊,中間的密室內存有大量的酒壇,炎炎夏日喝上涼涼的酒液,既暖身子也很爽口.

瓔珞看著這里奇特的布局,這里面除了冰和酒,還有一座用冰雕琢的浴池,"這是浴池嗎?難道要用酒來沐浴?"

司無殤開口解釋道:"這座酒窖是父王修建的,那浴池里面曾經裝的是藥酒,是用來給本王治病用的."

慕容瓔珞眸中蘊滿疑惑,原來他曾經真的有病,只不過是後來治好了,不過一想到要赤身**坐在冰池中,那要忍受多少的痛苦,可是他的語氣卻很平淡,平淡的好似在講述旁人的事.許是冰窖的氣溫太冷,瓔珞竟是有些寒栗,

司無殤根本就不是患病,而是中了慢性毒藥,太後的兒子生下來身體孱弱患有心疾,太後害怕鄭王會對兒子的皇位造成威脅,想要謀害她母子,先皇得知出警告,最後還是逼死了宸貴妃,先皇震怒以太後全族作威脅,為了掩住悠悠眾口,將鄭王過繼給皇後,太後不敢輕舉妄動,只有在鄭王的身上下了慢性的毒藥.

司無殤隨便取了一壇子酒,敲碎了壇口的封泥,遞了過去,叮囑道:"這酒名曰醉仙釀後勁很足,本王勸你少喝一點強筋健體,醉了怕是會很難受."

瓔珞直接伸出手接過他遞過來的酒壇,光是聞著那酒味醇美就知道好酒.父親從將她當做男孩子來養,在軍營中喝酒也是常事.

"酒就是用來喝的,不喝醉怎麼算作喝酒.在軍營的時候妾身的酒量不遜男兒,如果王爺不信,不如咱們不醉不歸!"

司無殤只是淺笑,他是從被藥酒泡大的,他是千杯不醉都不為過,何況只是一個的黃毛丫頭.

這酒的勁道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酒即便是成年莽漢喝上三碗也會醉的.

不是有一句話酒後吐真,他很想知道瓔珞心中不為人知的秘密.

拿起了另外一只酒壇,敲開封泥,揚起一飲而盡,瓔珞畢竟是女兒家最多用大碗喝過,卻是從沒有如此對著壇子整壇的喝酒,見他如此也將酒壇子揚起悶聲喝了一口.

"咳咳!"酒液打濕衣襟,瓔珞扶住心口,輕咳著.

司無殤凝眉看她,"怎麼!你在軍營里沒有這樣喝過酒嗎?"

"無妨事!只是這酒有些沖勁兒."

她既然如此,司無殤便不再管她,獨自的找了個位置坐下來喝起酒來,眸光落在了冰池之上,父皇為了自己能夠活下來費盡了心思,為了父皇和母妃他都要好好地活著,他不會饒過逼死母妃的人.

瓔珞抬眸看司無殤眸中藏著莫測複雜的愫,如冰凍的湖水看不見底似乎有心事,卻也想起今夜玉台嬌上演的活春宮,不覺舌底犯苦,惱人的事一籮筐,哪里管的他些許心事,他們兩人不過是合作的關系.

看著壇中蕩漾的酒液,凝煉如蜜液,冰涼醇厚,甘甜爽口,是她喝過最好的酒,喝進腹中渾身都暖融起來,入口軟綿並未覺得有什麼勁道.

司無殤很快就將一壇子酒液喝過,伸出手取出第二壇來,卻是見著慕容瓔珞面若粉荷有了醉態,試探道:"喂!你若是喝醉了,本王可不負責將你拖回去."

慕容瓔珞沒有想到這酒的後勁如此的大,只喝了半壇子,身子便輕飄的有些站不穩根本邁不動步子,可是她的神智是清醒的,"王爺放心,妾身不會讓你看笑話的,妾身會運功護住全身,即便王爺將妾身丟在這里,也凍不死的."

沒想到她喝多了稱謂倒是沒有弄錯,"你不要運功,那樣會酒毒攻心."

話音方落,只聽得酒壇傾斜打碎在地,司無殤瞬間奔了過去,伸出手將她扶在懷中,酒勁上湧竟是神智有些迷亂.

忙不迭的將手搭上她的皓腕,還好不是酒毒攻心,只是被酒極重的後勁所蝕神志迷亂,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臉頰,"喂,你還認不認得我是何人?"

瓔珞聞聲抬起迷離的雙眸看他,所有的影像均是交疊在一起,她看不清可是他聽得出那溫潤如冰的聲音.

"你是鄭王."

她既然認得自己,應是沒事的,看她的這幅模樣,只能夠將她抱回去,此時瓔珞卻是出其不意的緊緊地將司司無殤抱住.

她不知道是不是醉酒讓她神智變得迷亂,心中就是覺得很委屈,所有的負面緒排山倒海的向她襲來,沒有想要的安全感,他想要找一個懷抱靠一下,她覺得自己很累很委屈,她很想大哭一場.

"母親她嫌棄我,我為什麼不是個男兒身?我以為只要我學好武功,就會得到父親的愛,不管多苦我都咬牙忍著,最後我最愛的人都背叛了我.我的心很冷很痛,我好孤獨,求求你抱抱我好不好?我好怕一個人."

她害怕自己會將她丟在冰窖,見她淚水打濕臉頰泛著微光,眼角楚楚有淚一副乞求的模樣,原來她是這樣長大,所以即便痛苦也要忍著.

冰封的心湖有了一絲暖意,一向冷寂的眸中閃過一絲憐愛,竟是動了惻隱之心,躬下身子長臂將她攬入懷中,以此來給她一個溫暖的依靠.

上篇:第二十五章 夜探玉台嬌    下篇:第二十七章 該死的女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