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二十七章 該死的女人   
  
第二十七章 該死的女人

司無殤容許慕容瓔珞靠在他的懷中,醉酒的瓔珞感覺他的懷抱溫暖而踏實,心中不再恐懼,漸漸的竟是靠著他的懷里沉沉的睡了過去.

見她安然睡去,本想從他的口中探聽出一些隱秘,卻不想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冰窖里面異常的冷,她一個女子雖自幼習武,卻抵禦不了這里寒冰的侵蝕.

伸出手將她抱在懷中,瓔珞的頭靠在她的肩上,手死死的環住他的腰肢.

看著她個子滿蠻高挑的,輕的跟個貓似的,怎麼感覺她似乎比家進王府之前清瘦了些,真不知道腦袋里怎麼會突然冒出如此荒唐的想法.

此時阿麥與蓁兒一直等在臥房的門口,阿麥今夜是尾隨著兩人一同去了玉台嬌,怕鄭王會起疑心,見兩人安然離開方才回府.

零落星光隱退,月影漸漸西沉,天際昏蒙蒙的,氤氳的暮靄中,遠遠的出現兩道朦朧身影漸漸靠近.

阿麥可以夜視,見著鄭王懷中抱著姐回來,兩人明明是安然無恙的離開玉台嬌,難道姐出了事,直接奔了過去,"姐,難道姐受傷了."他是關心則亂.

司無殤看著懷中睡得深沉的瓔珞,兩人身上均是混著淡淡的酒氣,他竟然未聞的出來,"哼,她不過是喝多了."輕聲的冷哼一聲.

"姐酒量很好的,一般的酒是喝不醉的."

司無殤凝眉有些不悅,這個護衛倒是比自己還了解她,"嗯,她喝得是醉仙釀."

蓁兒等在門口就見著阿麥突然的竄入夜色之中,方才奔著方向看去,影綽的見著遠處王爺的身影,匆忙的跟在阿麥身後,奔了過去,"姐,您這是怎麼了?"

司無殤看著兩個奴才還蠻忠心,看了一眼阿麥,"要想緩解王妃的醉酒,去廚房煎一劑醒酒湯過來."

"是!"

蓁兒跟著進了房間伺候,司無殤躬下身子將瓔珞放在了榻上,瓔珞似乎感應到司無殤的離開,眉頭緊皺,沒有醒過來,一雙手卻是拉住了他的衣.

司無殤一只手解開腰帶,將夜行衣脫了下來索性就放在她的身邊,吩咐蓁兒道:"將她的衣衫脫下來,如此的穿在身上會很不舒服."

蓁兒上前為慕容瓔珞脫下靴子,司無殤本想離開,卻是見著瓔珞的靴子上有極為細的千蛛絲,透過燭火泛著瑩亮的光.

將靴子從地上拾起,瑩潤的指尖挑起千蛛絲,並不像蠶絲那般光滑,上面粘有灰塵,倏然意識到不好!是千蛛絲布下的網,定是她在房頂不心碰到的.

看來今夜玉台嬌的那兩個人是知道房頂上有人,方才上演了一場好戲,竟是錯失良機!

蓁兒費力的拖動瓔珞的身子,將瓔珞身上的夜行衣脫下衣衫,瓔珞被蓁兒折騰的神智漸漸被喚醒,痛苦的顰眉,渾身感覺很熱,腹中卻是脹痛的厲害,輕聲的低喃道:"肚子好痛!"

蓁兒附耳聽到姐念著腹痛,"這可怎麼辦?姐幾日都沒有吃東西,如今又喝醉了酒,怕是燒壞了胃."

聽到蓁兒低語,司無殤收回思緒,即便懊惱也無計無事,此時公儀初應該出了城門回到大營.

稍稍的探過頭去,見榻上瓔珞一身輕薄內衫,一手扶著腹,另一只手隱忍著握著錦衾,痛苦的皺眉.

緩步走上前去伸出手搭在她的皓腕,她本身便是寒涼體質,喝了半壇冷酒,如今寒氣凝結在體內.

看來真不該帶著她去酒窖,無端的生出許多麻煩,吩咐蓁兒去廚房取些鹽巴和姜片過來.

司無殤在書架的隔層內找到艾草香囊,是專門用來為典籍防潮蟲蛀,為了驅散她體內的寒氣,采用最簡單的熏艾的方法.

取了些艾葉用手碾成絨條,等著蓁兒去廚房去了姜片片與鹽巴前來,為她封住穴道,命蓁兒將她的內衫褪去,掀開她褻衣,露出緊致平滑的腹.

肚臍的周圍鋪上鹽巴,將姜片中間穿孔,將艾草絨點燃放于其上,暖氣進入體內,寒氣便會自行排出體外.

蓁兒在一旁看著神專注的王爺,怎麼覺得王爺與姐出去,王爺對姐的態度似乎好了許多.

司無殤收手,看著蓁兒在看他,不悅的冷咳一聲,"記住,炙過的肚臍不可以沾水."

聽到王爺的冷喝,蓁兒方才回魂,"啊!是,奴婢知道."

如此的熏了許久,門外阿麥端醒酒的湯藥過來,剛剛蓁兒前去並未告訴他姐腹痛.

蓁兒伺候著慕容瓔珞喝了醒酒的湯藥,可以緩解醉酒的痛苦.

此時已是月上中天,司無殤見瓔珞臉色平和了許多,看來只要睡一覺也便好了.如今不知有多少雙眼睛盯著清風苑,他必須要留在臥房內.

"你們兩人都出去吧!"見姐無恙,王爺又如此的悉心照料,兩人也便放心的離開.

司無殤厭惡瓔珞躺在榻上睡得平穩,司無殤坐在書案旁打算如此的將就一夜,再有兩個時辰天就亮了.

入夜,隱隱聽到床榻上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慕容瓔珞翻來覆去睡得很不安穩,此時的瓔珞體內冷熱兩股力量相互沖撞,腹中異常的難受,滿頭都是冷汗.

司無殤上前伸出手搖了搖她的身子,慕容瓔珞並未轉醒,沒想到她竟是極寒之身,體內的寒氣並未消除,留在身體里久了回轉變為寒毒.

罷了!怎麼她也是一枚很好用的棋子,今日就幫她將寒毒逼出體外,伸出手扶正她的身子.

此時瓔珞替內冷熱交加,冰火兩重天,一股冷氣由腹部上湧,還未等將她的身子扶正,腹中所有的汙穢都吐到了司無殤的身上.

如此的吐了出來,腹中好了許多,整個人傾倒在床榻上,昏沉沉的睡去.

司無殤厭惡將外衫脫下丟在地上,屋子里彌散著令人作嘔的酒臭味道,陰郁的雙眸冷瞪著床榻上的瓔珞,該死的女人,真是昏了頭,竟然會留下來照看她.

上篇:第二十六章 酒後吐真    下篇:第二十八章 太後召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