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二十八章 太後召見   
  
第二十八章 太後召見

瓔珞渾身疼痛如被車轍碾過一般,昏昏沉沉,胃里很不舒服,隱隱疼感傳來,輕撫額頭,她知道這是宿醉之後的症狀.

隱約的想起昨夜她與司無殤去了王府的酒窖,在那里她喝了半壇的佳釀,之後的事她是一點都記不起來了.

迷蒙的睜開眼眸,竟是嚇了一跳,"唔!"面前好大的一張俊臉,只是那臉上猶如陰霾沉郁的天空,有種壓迫感陡然急增,好似自己錯了天大的錯事一般.

瓔珞緊張的手握緊衾,疊起層層褶皺,躲避那咄咄迫人的瞳眸,"你,你要做什麼?"

"難道你忘記昨夜你都做了什麼?"司無殤眸光冰冷,冷冽道.

渾身除了疼痛,頭昏沉沉的,所有的思緒亂作一團,一時間無法剝繭抽絲,整理出一條清晰的思緒.

"王爺,妾身到底做了什麼?讓王爺如此的生氣."

司無殤見她眸中迷惘神,卻是不記得昨夜之事,他可是熏了一夜的艾草,方才將滿屋子的酒臭味去除.

"難道你忘了昨夜你主動向本王獻吻,還求著本王抱著你."

"不可能,妾身怎麼會是那樣的人?"可是她的語氣並不篤定,念頭隱約乍現,腦中浮現景象,那哀求的聲音響在耳畔,"求求你,抱抱我."

眉頭緊蹙,有些尷尬心中暗罵自己,什麼時候變得如此不知羞恥,"怎麼會這樣?自己竟然做出如此不知羞恥的事."

見她游弋的眸光,應是想起了昨夜的事,揚起眉冷哼道:"怎麼想起來了,有一句話叫酒後吐真,你還了許多不該的話.一個人要時刻讓自己保持清醒的思維,你竟然連這點都做不到,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如何完成任務!"

慕容瓔珞聽到任務二字,難道她知曉自己的秘密,她對自己究竟知道多少?可是自己的酒品一向很好,絕對不會胡亂語的,他不會是再誆自己吧!絕對不能夠自亂陣腳.

"妾身聽不懂王爺的是什麼意思,如果是妾身酒後失德,妾身甘願受罰."

見她警惕神,如此的糾纏下去也沒什麼意思,從懷中掏出明黃色的錦冊丟了過去.

"這是專門為你制定的家規,里面有你今日要做的事,算做對你的懲罰."

還以為他對自己的態度有所改觀,沒想到還是如同從前一般可惡,如此的了許多無非是想要懲罰自己.

"妾身不送!"

見慕容瓔珞下了逐客令,這里可是他的臥房,只是冷哼一聲便走了出去.

他要進宮去見皇上,如今穎川城的謠還未平息,太後費了心思布局,怕是會有所行動,太後一直懷疑他在佯病,慕容瓔珞的出現定會讓她不安,定會百般試探,到時候就只能夠靠她自己.

慕容瓔珞沒想到那瓊漿喝得甘美,後勁會如此的讓人難捱,渾身都不舒服,伸出手翻開他留下的冊子,第一頁就規定了,鄭王妃不准飲酒.

還有一張信紙上面羅列出她今日要做的事,梳洗過後由管家帶領著去藥房,學習辨認藥材,午後去廚房,依照所學自己配置一副藥解酒的湯藥,他會親自監督.

難不成他要將自己培養成醫女,自己調配解酒湯,如果調配錯了……他還真是陰損.

已經醒了無法再入眠,渾身難受或許沐浴過後會好一些,"蓁兒!蓁兒我要沐浴!"

蓁兒在外面候著,王爺不准她們進去,見王爺離開聽到姐傳喚,忙不迭拎著木桶走了進去.

將錦帕打濕遞了過去,"姐,王爺囑咐過姐的肚臍是不能夠沾水,蓁兒伺候著給您擦洗身子."

瓔珞的眸中染滿迷惑,"蓁兒,昨夜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我不能沐浴?"

"姐,難道您不記得,昨夜您一直喊腹痛,王爺親自為您用艾絨熏肚臍,一直在身旁照悉心照料,奴婢見了都覺得王爺很窩心."

難怪房間內有淡淡的艾草香,不對,這房間里可是有防蟲蛀的艾草香囊.

他剛剛離開的時候,一副冷冰冰的模樣,一定是蓁兒這丫頭又在想著撮合自己和鄭王.

"蓁兒,休得胡,鄭王才不會有那麼好心,他只會想著如何的折磨我."

"可是姐,您沒發現王爺看你的眼神比從前溫柔多了嗎?"

瓔珞接過她手中的錦帕,擦拭著素手,"是啊!王爺的眼神一直向很溫柔,溫柔的背後捅刀子."

蓁兒歎氣,如此的了些許好話,姐就是不信,如何才能夠完成二夫人交代的任務,讓姐懷上鄭王的血脈,就可以取回自己的賣身契.

辰時剛過,管家便等在門口,瓔珞帶著阿麥與蓁兒隨同管家一起前往藥房.

鄭王府的藥房藥材之多堪比禦藥房,各種珍稀的藥材均有,是先皇為了為鄭王治病儲備的藥材.

看著面前眼花繚亂的藥材,唔!這跌打損傷類的藥材她幾乎都認得,花草類的藥材能夠認出十幾種,司無殤交給她的藥典,她已經差不多都記下了.如今欠缺的是辨別實物的能力.

阿麥一直跟在身邊細細的做著觀察,他似乎能夠看出鄭王的用心良苦,"姐,不如只讓管家介紹一些珍稀藥材的辨別."

這正是管家想要做的,也是王爺臨走時吩咐的,"是!"

王府里面每樣藥材均是分為三等,相對的還有假藥材對比與出處,如此要比讀死書生動的多,瓔珞頻然點頭暗暗地將一切記下.

如此過了許久,藥房外隱約傳來匆忙的步履聲,阿麥立刻豎起警戒道:"姐,有人前來,而且很急!"

"嗯!"慕容瓔珞也聽到了那急促的聲響,是朝著藥房而來,不知道王府內發生了何事?

驀然,房間被推開,王府的護衛沖了進來,沖著慕容瓔珞拜道:"王妃殿下,太後宣召王妃殿下進宮."

慕容瓔珞心中猛然緊縮,太後召見不得不去,如今謠之事尚未解決,如今鄭王不在府中,太後此時召見甚為不妙.

上篇:第二十七章 該死的女人    下篇:第二十九章 等一個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