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三十章 大局為重   
  
第三十章 大局為重

慕容瓔珞給隨著太後派來的嬤嬤前往鳳棲宮,半途卻是聽到崳兒的呼喚.

"崳兒!"

崳兒已經脫離不破的保護,獨自一人朝著瓔珞奔去,嬤嬤有些驚慌,太子身邊怎麼沒有人跟誰,如此的出現在這里,定有蹊蹺.

瓔珞將孩子抱在懷中,"崳兒,你怎麼會在這里?身邊怎麼沒有人跟著."

崳兒記得叔父叮囑他的話,不許出是他讓崳兒等在這里的,崳兒很討厭皇祖母身邊的嬤嬤.

"姨母,母後如今在鳳棲宮,你帶著崳兒前去好不好?崳兒已經有幾日沒有見到母後了."

"不可以,皇後如今在研習《女德》不准任何人打擾."嬤嬤阻止道.

慕容瓔珞那里還聽不出來,姐姐怕是因為謠之事受到牽連,太後禁止她母子相見.看來事態要比想象的嚴峻的多.

太後不但沒有將謠壓制,反倒是牽連到慕容家,如何有臉面去見父親,父親會不會因此,將自己逐出慕容家.

聽到嬤嬤的冷喝聲,崳兒應聲哭了起來,"崳兒要見母親!崳兒就要見母親!

瓔珞一邊為崳兒揩拭臉頰淚痕,一邊安慰道:"崳兒乖!姨母這就帶著崳兒去見母親."

"鄭王妃,這是太後下的命令!"

看著孩子哭泣,瓔珞怎麼能夠忍心將孩子留在禦花園,孩子想要見母親那是天經地義之事.

"難道嬤嬤想以下犯上,忤逆太子!"

鄭王妃這個帽子口的可謂大,嬤嬤忙不迭解釋道:"老奴不敢!"

"不敢最好!"瓔珞不顧著嬤嬤的反對,帶著崳兒朝鳳棲宮而去,嬤嬤只能夠憤憤的跟在身後.

崳兒靠在瓔珞的懷中,一想到能夠見到母親,所有的憂愁消散,竟是忘了與司無殤的約定,悄悄的附耳對著瓔珞道:"崳兒告訴姨母一個秘密,是叔父讓崳兒等在禦花園的."

慕容瓔珞神一僵,他竟然來了皇宮,並且知曉太後會傳召自己入宮,為何他不前來同自己面對太後.

若是從前定會埋怨一番,想一想這件事是自己惹出來的必須自己面對,想必他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真是奇怪自己怎麼會為他開脫.

另一邊,司無殤獨自一人來到禦書房的門口,宦侍稟告道:"鄭王有事要求見皇上."

"進來吧!"禦書房內傳來司無月沉沉的聲音,似乎有些不對.

司無殤大步走了進去關上房門,見司無月神略帶痛苦的皺眉,忙不迭的上前封住他身上的穴道,內力緩緩的進入他的經脈.

少頃,見司無月的臉上好了很多,方才收回內力,神中隱隱擔憂,皇上自幼患有心疾心髒缺失,有一處空洞,當年父皇可以幫自己解毒,卻無法幫助他醫治先天之疾,直至父皇駕崩,一直都是父皇未了的心結.

"皇上近期病症可是加劇."

"嗯,最近些時日心口的疼痛越來越頻繁,你輸入的內力已經壓制不住病的蔓延."

如果任憑病繼續惡化,皇上就會因為心脈枯竭而死,到時候朝廷必定大亂,"過些時日古吳國使者前來,古吳國野心勃勃,朕不能夠讓他們看出來."

"皇上放心,過幾日皇上可以找一個名目,閉朝七日,臣弟為皇上重塑經脈,以心養心可以保皇上一年無憂."

司無月滿眼震驚,以心養心,那是要他心尖兒血為引子來補救心髒殘缺的空洞,這世上能夠幫他補心之人只有鄭王.

他身上肩負著整個皇朝,還有年幼的兒子.

"如果朕有一天不在了,能夠穩住大局的只有你,朕相信的只有你."

司無殤看著皇上真誠的眸光,眸中燦起溫和,如果皇上真的相信自己,就不會派不破到身邊監視,利用慕容家來牽制自己的勢力,他也忌憚父皇留下的遺詔.

俗話伴君如伴虎,皇上仰仗自己又防著自己,兩個人在下一盤天下棋局,也是一場豪賭.

外有古吳為首的四國覬覦,內有太後的黨羽與慕容家的黨羽分庭抗衡,如今的時局皇上是萬萬不可以有事.司無殤作此決定不過是以大局為重.

"父皇就只留下我們兄弟兩人,血脈相連臣弟怎麼會不幫皇上."兄弟兩人心照不宣相視而笑.

司無殤佯裝不知不破身份,神色凝重道:"臣弟今日前來是想告知陛下,古吳國的人可能已經滲入帝都,皇上要及早防范."

司無月扶正了虛弱的身子,如今外有強國虎視眈眈,內有朝臣狼子野心,內憂外患讓他如何不焦心,當然這件事不破已經告知于他.

"臣弟放心,朕一直都在調查,古吳國突然出使成漢,此番前來定有目的,倒時還要仰仗鄭王."

"國家大事臣弟義不容辭,不過近幾日母後後似乎有些按捺不住,弄得京城謠四起,臣弟夾在兩邊有些為難."

謠之事皇上自然有所耳聞,相信這區區一點事難不倒鄭王.深知母親與鄭王之間的積怨,看來要皇帝出面,將此事平息來堵住太後的嘴,皇上是太後的軟肋.

太後的舉動皇上也是心知肚明,太後的脾氣秉性還是了然,"謠之事朕已經聽了,母後她是沖著慕容家去的,朕的皇後也受到牽連.朕這幾日就怕有人發現朕犯病,也未處理此事.鄭王前來皇宮,弟媳如今應該已經到了鳳棲宮,朕這就與你一同前往."

司無殤淡淡搖頭,卻是一點都不急,"皇上,時辰尚早,不如臣弟陪著陛下下一盤棋,甯心靜氣調養氣息,待棋局結束了,再走也不遲."

司無殤卻是已經坐在了棋盤旁,伸出手邀請皇上道:"白子執先!"將白子推到了皇上的面前.

"你還真是沉得住氣,你就不怕慕容家的丫頭給你惹出更大的禍事來."司無月見他一副從容淡定的模樣,拿過白子隨意的落下一子.

司無殤手中拿著黑子,瞥了棋盤的一角落下一子,緩緩的將棋子落下.

"她不會."聲音里滿是篤定.

上篇:第二十九章 等一個人    下篇:第三十一章 信口開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