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四十六章 睡得安然   
  
第四十六章 睡得安然

司無殤聽聞船艙外慕容錦芯喊著瓔珞落入水中,也顧不得皇上的安危,急匆匆的奔了過去.

見公儀初渾身濕漉,懷中抱著瓔珞,瓔珞明顯不願的掙紮,心中騰起烈焰,怒意由心底升起.

正欲上前將瓔珞抱在懷中,慕容玄突然厲喝道:"初兒!快將你的妹妹放下."

公儀初是在挑撥鄭王與瓔珞的感,破壞慕容玄拉攏鄭王的計劃,伸出手強硬的捏住瓔珞的嘴巴,"父親,珞兒她不會鳧水,剛剛吸入了很多水,必須要將水盡快的吐出來."

瓔珞被他捏的生疼,她吸入的水並不多,冷瞪公儀初.

司無殤不悅的凝眉,慕容玄已經嚴明兩人只是兄妹關系不好發作,直接從他的懷中將瓔珞強行抱在懷中.

"放心好了,本王自然會為王妃將湖水逼出體外."

瓔珞臉頰依然疼痛,心里面擔心的卻是蓁兒,掙紮道:"蓁兒,蓁兒她掉進湖中."

"蓁兒!蓁兒!"船頭傳來阿麥的呼喚.眾人紛紛望去,卻見著不破渾身濕漉漉的站在兩人身旁,混亂之中不知到他什麼時候跳進了湖中.

不破看著牙關緊咬昏迷的蓁兒,那日不過是在同她開玩笑,沒有想到她會翻臉打了他一巴掌,身為男人被女人打了一巴掌,心里面自然不舒服,卻沒有想到她見了自己,竟然像見了鬼一樣掉到湖中.

阿麥這樣呼喚是沒有用的,不破邁著大步上前躬下身子,雙掌交叉覆上蓁兒的胸口按壓,大口大口的水從口中湧了出來,終于有了生機,卻是依然在昏迷.

不破自然知曉男女授受不親,看著蓁兒有了生機,對蓁兒談不上有多喜歡,不過是有些好感罷了.

既然做了毀人清白行為,也沒有想要逃避責任,沖著鄭王懷中的王妃道:"王妃殿下,如果蓁兒姑娘醒過來,你告訴她,楊不破願意負責."

瓔珞完全沒有搞清楚蓁兒為何會掉進水中,更不清楚不破為何會做出如此驚人的舉動,那可是關系到女孩子的清譽.

瓔珞沒有應下,她知道蓁兒喜歡的是阿麥,"此事還是等著蓁兒醒來楊護衛自己告訴她."

司無殤看著幾人,他們身上的衣衫都濕透了,水珠兒沿著衣襟滴落船板,雖然天氣和暖在船板上呆的久了會受風.

"都回船上換些干的衣衫,服些姜湯免得受涼."

皇後為了表示恩賜賢惠之人,命宮婢們去為蓁兒換衣衫,眾人紛紛散去,公儀初也被慕容玄帶走.

司無殤抱著瓔珞回房,衣衫也被水暈染濕透,他是最討厭衣衫濕稠的黏在身上.

將瓔珞放在地上,環視略帶搖晃的房間,他也要換下濕透的衣衫,直接去了內堂,那里有換洗的衣衫.

隨便找了一套水藍色女子的衣衫遞了過去,"趕快將濕的衣衫換下來!"

瓔珞接過他遞過來的衣衫,見著他的身上濕噠噠衣衫濕透,"王爺,也將衣衫換下來吧!"

這個自然不用她叮囑咐,司無殤見她的青絲都黏在啊一起,複又丟了錦帕過去,"先將頭發擦干."

司無殤則去了內堂,瓔珞拿起錦帕擦干頭上的水珠兒,換上干爽的衣衫,身子舒服多了,心里面確實擔心著蓁兒,不知道她有沒有醒來.

司無殤換上了一身藍湖色的錦繡衫走了進來,平日里見慣了他一身白衫,總是有些冰冷出塵氣質.如今一身藍衫少了幾分超脫多了些瀟灑俊逸的美.

司無殤見瓔珞在打量著自己,還真是巧兩個人身上的衣衫竟是一樣的顏色.

他不清楚當時發生了什麼?為何瓔珞會落水,為何公儀初會出現在哪里?還抱著她.

"聽你不會鳧水,所以你喝了很多水?"

"無妨事!當時見蓁兒落水也來不及思索,好在只是喝了幾口湖水."

聽得慕容瓔珞滿不在乎的樣子,司無殤星眸半眯,蹙起眉頭責備道:"你不會鳧水,還想著去救人,做事不深思熟慮,早晚會害了自己."

聽著他充滿責備的話,想著他急匆匆的奔來,見到公儀初時眸中的慍怒神色,她應該是來救自己的吧!

"鄭王!如果瓔珞落入水中,王爺會不會跳下去救瓔珞."瓔珞覺得這個問題很傻,心里面就是很想知道.

司無殤挑了挑眉冷瞪她一眼,"你這個笨蛋,不如淹死算了."明明當時心里面很擔心,卻是不忘記挖苦她.

廚房的人依照吩咐,煮了姜湯送了過來,瓔珞正欲喝姜湯,門外阿麥慌慌張張的喊道:"姐,不好了.蓁兒她渾身抽搐,呼吸困難就快不行了."

夫妻兩人跟著阿麥直接奔著船尾而去,此時蓁兒臉色漲得青紫,胸部腫脹的厲害,"王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司無殤看在瓔珞的分上走了過去為蓁兒診脈,伸出手按向她的腹部,"所有殘余的水紛紛積在了肺部,無法排出體外.如果水不排出體外,蓁兒就會窒息而死,即便用武功那些積液也無法排除.

"該如何是好!"

司無殤看著榻上神色痛苦的蓁兒,他是有辦法救她,不過有些血腥,"去取一支筆來."

瓔珞恍然,鄭王是想用毛筆的竹筒做引流管,將肺部的積水順著竹竿排除體外.

司無殤用刀將竹竿一頭削尖,用酒液泡過,手握筆杆對准蓁兒肺部的位置,眼角的余光瞟見神緊張的瓔珞.

筆杆插進去會很血腥,"你將頭轉過去不要看."

瓔珞既擔心又有些害怕,"好!"

鄭王見瓔珞轉身,毫不遲疑將筆杆猛然插了蓁兒的腹部,瞬間積水染著血水沿著筆杆湧了出來,積水與血水染衣衫.

瓔珞覆在鄭王的肩頭,于心不忍,待積液排的乾淨,司無殤拔出筆杆,瓔珞忙不迭的為蓁兒敷藥包紮傷口,如此忙碌下來,天已經暗了下來,瓔珞感覺頭暈有些累,如今蓁兒的命是保住了,緊繃的心弦終于放松,留下阿麥照看蓁兒.

瓔珞回到房中晚膳吃的很少,司無殤以為她是在擔心自己的奴婢才會如此,逼著她喝了碗姜湯.

夜半時分,瓔珞渾身寒顫,冷意有心理面冷到了骨子里,身子緊緊的貼著他暖熱的身子.

司無殤感覺她的冰冷,"你應該是受了涼!"

"我只是從心里面感覺到冷,你可不可以抱緊我,我只要靠著你睡上一覺就好了."

司無殤並沒有拒絕,任憑她抱著自己,瓔珞感覺很暖很踏實,漸漸睡去.

司無殤感覺到她的身子漸漸的變暖,靠在懷中睡得安然.

上篇:第四十五章 吃醋了    下篇:第四十七章 感可以培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