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五十八章 鄭王心事   
  
第五十八章 鄭王心事

雖然皇上鄭王沒有事,瓔珞沒有見到他安然,心中的那根弦一直緊繃著.

吱呀!門扉輕盈的朝兩邊開啟,瓔珞心沉重,踏著沉重的步履邁進房間,此處的臥房比念心苑大了數倍.

並沒有見到鄭王的蹤影,只見得有護衛守在房間內把守著,那護衛瓔珞見過,就是昨夜保護他們的暗衛,他們不放心皇上,更加不放心太後.

承楓主動上前道:"見過王妃殿下!"

"王爺他怎麼樣了?"眸中泛,滿滿的擔憂.

"王妃自己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踏過中間間隔,瓔珞不安的朝著內堂走去,挑過輕薄的簾幔,見著榻上臉色蒼白如蠟,原本嫣的朱唇沒有一絲血色,那眉間的朱砂黯然失色,淚水瞬間就落了下來.

怎麼也沒有想到鄭王會如此的虛弱,身上包裹著層層白紗,看不出傷.

忙不迭的解開他的衾被,探他的脈息,想要了解鄭王的傷勢,卻見著鄭王雙掌同樣被包紮.

伸出手探了探他的脈門,鄭王體內的內力幾乎殆盡,脈細虛弱確系失血過多所致,可是即便王爺受了傷,也不可能流這麼多的血以自己對鄭王的了解,他怎麼會將自己弄成如此淒慘的地步.

眸中愛憐橫溢,冰冷的指尖滑過他蒼白的臉頰,心中無法喻的痛楚襲來,"王爺,怎麼會這樣?在瓔珞心中,王爺是完美的人,不可能把自己弄成如此模樣的."

瓔珞見鄭王沒有一絲反應,卻是更加悲戚道:"當初我進王府,王爺千方百計的刁難,瓔珞還沒有報仇,你答應帶我有游遍秀美山河,你答應過我要為我畫眉為我梳頭,這些你都沒有做到,不可以變成這個樣子."

雖然句句數落,淚水紛落如雨,趴在他的身上哭得泣不成聲."淚水暈染了他胸口薄紗.

司無殤又怎麼會讓自己陷入如此悲慘的境地,他會時刻讓自己保持清醒,他早就服下丹藥,身子是很虛弱,卻沒有瓔珞想的那般致命.

他故意讓承楓沒有告訴她自己的傷,就是想看看她面對此時的狀態會做出什麼樣的判斷.

看著她如此傷心,微微的勾了勾手指,胸口微微起伏舒了一口氣,瓔珞感應到鄭王有了反應,伸出手抹了臉上淚痕.

"王爺,你醒了."

"你個悍婦,本王若是再不醒來,就要被你數落的一無是處."

見他醒過來,瓔珞卻是破涕為笑,繼續數落道:"王爺豈知知剛剛見到王爺受傷我有多麼擔心,可是王爺竟然戲弄瓔珞."

就知道她是故意的,"你既然知道我是在試探你,你都看出了什麼?"

瓔珞卻是嬌嗔的白了他一眼,他那里有受了這麼重的傷,還可以如此的高興,應是無礙.

"王爺應該是為了救皇上才會將自己弄成這般摸樣的,昨夜被刺殺一事除了王爺要引蛇出洞,之外也是要布今天的這個局.昨夜應該沒有主力半路截殺,今夜刺殺一事應該是假的,是皇上為了堵住悠悠眾口設下的迷障."

見她句句的篤定,"那你為何斷定昨夜沒有刺殺的主力."

"王爺,經過刺殺一事,王爺定會加強戒備,刺客肯定不會輕舉妄動.而且那人不是奔著皇上,而是奔著鄭王,勢必會等到鄭王為皇上治病之後最虛弱的時候下手.如此來王爺此時才是最危險的."

司無殤也不再繼續問他,想必她也猜到是太後所為,經過此事皇上的身子會恢複康健,一年之內性命無憂.太後就想著斬草除根.

"你打算這麼做?"

瓔珞神一只滯,王爺竟然問的是她要怎麼做.

剛剛意識到他又在演戲的時候心里真的很氣恨,他過不會騙自己的,才會了那些數落的話.

此時靜下心來的她經過層層分析之後,心中除了憐愛,更多的是擔憂,知曉他的用心,讓自己看清時局.

眸光中漸漸溢滿溫柔,"瓔珞會時時刻刻的守在王爺身邊."

司無殤朗聲大笑,卻是牽動著心口,有些喘不過氣來,他胸口纏著薄紗竟是溢出血來,"有那麼可笑嗎?傷口還溢著血呢?不處理傷口會粘連在一起的."瓔珞想要伸出手為她重新包紮傷口.

司無殤卻是抓著她的手,"不用管它!不過是皮肉傷."

間瓔珞那緊張的模樣,她既然已經看清時局,此時已經是出那個賭約的時候了.

"珞兒,可還記得那個賭約?"

許久都沒有聽到他喊自己的乳名,從前從他的口中喚出是虛假意,如今聽著卻是格外的動人心弦.

"王爺,可是要出賭約的條件."

司無殤頷首,"正是!"

"是什麼?"瓔珞心中很想知道他布了這麼久的局究竟是什麼?

"從今天起,本王就有珞兒來守護!如何?"

瓔珞怔愕抬首,眸光滿是不解,"王爺什麼?瓔珞來守護王爺,這怎麼可能.不是該王爺守護瓔珞一生一世嗎?"

"珞兒,你應知太後想要殺掉本王,本王想保全自己就不可以露鋒芒,露出一絲一毫對朝政感興趣的姿態.皇上經過此次治療會康健無礙,卻只能夠有一年的壽命.太後與林家勾結,倘若皇上有事,太後勢必會出來干政,崳兒也便成了傀儡皇帝.太後已經開始對慕容家下手,慕容家就是太後的眼中釘肉中刺.

太後不滿意慕容家,從上一次的謠事件就可以看出端倪,如今太後似乎真的在有意的隔離崳兒與姐姐的母子關系,此次避暑就是佐證.

鄭王想要扮豬吃老虎,將自己推到台面上,為他完成他想要做的事,鄭王你究竟是虛還是假意?

"瓔珞區區一介女流,如何能夠守護王爺,俗話槍打出頭鳥,王爺置瓔珞的安危與何故?"

"珞兒,我即是你丈夫,自然要保你周全."

瓔珞冷聲道:"王爺還真是貼心!"

司無殤知道瓔珞誤會他,"這原本是我娶你之時就布下的計劃,我本可以不出來,也有辦法讓你慢慢的走進我的陷阱里去.可是我不願意那樣做,我沒有想到會愛上你."

"你知不知道讓我卸下偽裝有多難,那些已經是我保護為自己的本能,我的命是用母妃的性命換來的,我要好好的活著.我所做的一切也是不想讓成漢的江山旁落."

瓔珞是被公儀初的背叛傷透了心,才會如此的抵觸,見著鄭王心口血色暈染愈發的濃豔,很是心疼.

忙不迭的上前,"不要了快將傷口的血止住,瓔珞不是不幫王爺,只是害怕王爺和他一樣是在利用我,而非真心帶我."

"傻瓜,難道你看不出我的用心良苦,你的每一個決定都會改變我的命運,我是將我的一切都交在了你的手上,你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上篇:第五十七章 心尖兒血    下篇:第五十九章 鄭王表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