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五十九章 鄭王表白   
  
第五十九章 鄭王表白

慕容玄奉命守護皇上的安危,為了避免皇上懷疑自己是在監視,慕容玄故意在外圍巡視.

聽鄭王遇刺,守衛如此嚴密怎麼會由此進入.皇上與鄭王整日的呆在一起,定于皇上的心疾有關聯.

王爺遇刺不是事,匆匆忙忙的趕往內院,半途見到副將武揚與公儀初,找了僻靜之地問道:"可知道發生了什麼?"

武揚道:"將軍,皇上的別院都被皇上和鄭王的人層層把守,別是人就連只蒼蠅都進不去.哪個蠢貨敢白白送死."

昨夜蝶衣展開行動,公儀初已經得到消息,卻不知道為何蝶衣會失敗,"父親,武將軍的有道理,怕是一則苦肉計."

慕容玄眉目深鎖,且不當年宸貴妃之事,昨夜暗中的人見著鄭王帶女兒離開龍澤,中途遇刺,此事極有可能是太後所為,太後一心要致鄭王死地.

鄭王對太後恨之入骨,如果皇上死了不但可以讓太後傷心難過,鄭王手中有皇上禦賜的聖旨和虎符,若是強行奪得皇權,也不是不可能.

所有一切彙聚在一起,得出的結論鄭王不可能,不顧性命的救皇上,一切就像公儀初所,鄭王是在上演苦肉計.

"你們隨我來,見了皇上不管有沒有刺客遇刺這件事,都要將責任應下來."

慕容錦芯依照瓔珞所,留在房間內編織玉鎖,不知道是真是假,為了崳兒甯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眼見著天就要黑了,已經編制了大半,就可以對著月亮將禱文升天,掛在床頭.

突然聽外面宮女慌慌張張的奔了進來,"皇後娘娘,有人刺殺皇上,受傷的是鄭王,皇上只受了驚,現在守著鄭王."

慕容錦芯也顧不得許多,丟下玉鎖,"快命人准備些壓驚收神的湯藥.快去!"

慕容錦芯匆匆忙忙想要去見皇上,如今鄭王受傷,身為慕容瓔珞的姐姐,也是要去表示安慰的.

剛剛走出不遠,就見這皇上回到臥房,忙不迭的上前,素手撫上司無月的雙臂,擔憂的眸光四處打量,看著皇上的手被抱紮著.

"皇上,您受傷了,臣妾真的好擔心!"

"不過是受了些皮肉傷,若非鄭王緊急關頭為朕擋了一劍,怕是躺在榻上的是朕了.命人去准備些上好的補藥煎好了送過去."

"是,鄭王救皇上有功,臣妾自然會命人准備最好的.妾身還命人為皇上准備了壓驚湯."

"鄭王此番救朕有功,應該論功行賞,朕倒是要好好考慮考慮!"司無月沒有理會皇後,徑直進了臥房.

慕容錦芯跟在身後,心中很是不悅,此次避暑皇上口中提到最多的就是鄭王,自己不過隨口,皇上竟記掛在心,還好鄭王不是女人,否則一定會想辦法將他除去.

司無月如今的身子已經恢複康健,不似從前那般痛苦沉重,這一切都要歸功于鄭王.

鄭王救駕有功必定要論功行賞,如此一來就可以明目張膽的將鄭王從悠閑的王爺,提升到自己的心腹.

有鄭王在身邊,就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肅清朝堂給崳兒留下一個干乾淨淨的天下.

慕容錦芯見皇上蹙眉思索,皇上的臉色從來沒有如此凝重過,不敢上前打擾.

聽聞門外稟告父親帶著人前來,忙不迭的上前道:"皇上,父親他還在門外候著!"

"慕容將軍一定是為了朕遇刺之事而來,既然朕沒事也便不必追究,朕累了讓他們都回吧!"

皇上如此明目張膽的拒絕見父親,慕容錦芯心中很不喜,"皇上如此就是在怪罪父親的失職之過."

"皇後這話又從何起,慕容將軍國之脊梁,朕深知將軍耿直,一定會將全責攔在身上,到時候朕要多費些口舌."

慕容錦芯恍然,皇上的極是,如今父親就帶著人跪在門外,"父親耿直的性子,皇上不見怕是會跪上一夜,那臣妾該如何去?"

司無月佯裝有些疲累的靠在榻上,"這倒不難,既然慕容將軍認為自己失職,就將功補過,盡快的查出刺客的身份,去吧!"

夜色漫天星光明媚,本是極好的夜晚,慕容玄帶著義子與副將跪在皇上的臥房外負荊請罪,許久未見皇上宣召.

心中正在猜度皇上心思,但見著女兒慕容錦芯從臥房內走了出來,即便是父女畢竟君臣有別.

"皇後娘娘,皇上何時才能召見."

慕容錦芯見到父親也不得不以君臣之禮相待,皇上極有可能就站在門口,"慕容將軍不必等了,皇上是不會見您的,皇上既然老將軍是來請罪的,不如盡快的查出刺客的身份將功補過."

"老臣定盡快查出刺客身份將功補過."慕容錦芯替皇上傳旨,轉身回到臥房照看皇上.

慕容玄眉目微攏,刺殺鄭王的就是太後的人,刺殺皇上的極有可能是古吳國的*細,皇上是想借機會調查敵國*細,這件事與沒有可能與初兒有關.

公儀初見慕容玄的眸光打量著他,他已經很心謹慎,難道這個老狐狸懷疑刺殺皇帝是自己做的.

"父親,現在怎麼辦?一切都無從查起."

"聽昨夜鄭王遇刺,此事定于那件事有密切的關聯,武揚,你留下來保護皇上的安危,初兒,你去鳳鳴古城調查一下."

"是!是!"兩人紛紛街道命令離開.

慕容玄見著公儀初離去的身影,眸中卻是布滿滄桑,每每見到公儀初就會想起曾經死去的兒子,想起了二十幾年前與古吳國的一場冤孽,二十年前親眼見著他被人丟下懸崖尸骨無存.

"甯兒,你你懷了我的孩子,你過會回來報仇的,初兒是不是你我的兒子,慕容玄唯一的兒子."

另一邊,瓔珞細心的為司無殤包紮傷口,看著那心口觸目驚心的傷口,瓔珞心疼的直皺眉,那刀可是刺進了心尖兒.

"一定很疼吧!會不會留下疤痕!"

"不疼,看著你一點都不疼了.男人身上留疤痕才有味道."

受傷了他還這般摸樣,想他醫術高明,這的疤痕是難不倒他的.

一邊替她包紮一邊道:"上次的凝香玉露還有,只是並未戴在身上.不如妾身配上一副藥,看看效果如何."

司無殤知道她是故意如此,他虛弱卻是男子,將她順勢帶進懷中.

"別亂動!"

瓔珞抬眸見他眉似劍,眸似水,清透的雙眸,緊盯著她俏麗容顏,一顆心你砰然極跳,"別鬧!我再給你包紮傷口."

他的聲線有些低啞,干渴的咽了一口津液,"從未想過你這樣的丫頭會出現在我的生命中,你很善良很天真,有時候卻很蠢很感用事."

"你這是在數落我嗎?"瓔珞嬌嗔道.

"別插嘴,聽我.就是這樣率真的你不知何時駐住進了我的心里,你是我的女人這輩子都跑不掉了.不過本王更喜歡聰明的女人,你要好好努力,本王的身家性命都放在了你的身上,出人頭地的事就交給你了,我要做的就是寵你愛你看著你胡鬧.

看著他似水的瞳眸,他這是在向自己表白,眸中蘊滿幸福的淚光,微咸劃過眼角.

"傻瓜!你哭什麼?還有一句話呢!珞兒,我愛你!"

瓔珞撲到他的懷中止不住的淚水滴落,不知道是因為司無殤的表白而感動,還是為今生終于找到了愛自己的人,不後悔當初的選擇,一切壓在她心中好久,她就是想哭,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場.

上篇:第五十八章 鄭王心事    下篇:第六十章 為你療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