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六十二章 解除婚約   
  
第六十二章 解除婚約

司無殤的傷口雖然結痂,必定是傷在心尖兒的部位,需要用內力來治療內傷.

司無殤收回內力長舒了一口氣,已經可以自己運功修複內傷,瓔珞見他收回內力.

將食盒內的湯藥端了出來,這是皇上命人煎煮的養心湯,依照司無殤的吩咐已經試過沒有毒,"王爺,趁熱喝!"

"還是將湯藥倒掉吧!"

瓔珞有些莫名,前面皇上送來的藥王爺都是服用的,"王爺,皇上若是知曉王爺將湯藥倒掉必定會對王爺起疑."

"這個倒不用擔心,皇上的心思本王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一直都想將本王推到台面上幫他做事,皇上不會加害本王."

"王爺,您大可不必顧忌太後,鄭王是先皇血脈,幫助皇上也是應當,兄弟齊心不是很好嗎?"

司無殤只是呵呵笑道:"俗話伴君如伴虎,皇上此時不殺我,難保以後不會.如果本王成為皇上的左膀右臂,到時候皇上就會逼著本王交出護身符,兒子的江山和兄弟義孰輕孰重,珞兒應該清楚."

鄭王的卻是帝王之策,將手中的藥方放回了食盒,是她一時疏忽了,方才想起太後最善用食物相生相克來害人.

看著他額頭的隱隱汗珠兒,拿出錦帕為他擦了擦,"王爺有內力護身,又有療傷的丹藥,以後那補藥直接倒掉."

司無殤眉目含看著她,"留在我身邊,你就要時刻心警惕會很累!"

"我們是夫妻本是"下一句瓔珞卻是打住了,她已經意識到司無殤是故意讓她出那句話.

司無殤捂住心口,俊臉湊了過去,"你怎麼不了."

瓔珞滿眼羞澀,白日里他過今夜會是兩人的洞房花燭夜,心中極**錯,握緊衣角緊緊的閉上雙眸,不去看那雙柔似水的瞳眸.

"珞兒,不用緊張,本王也是第一次,可能會弄疼你."

瓔珞猛然睜開雙眸,心間的緊張頓時被沖的煙消云散,"怎麼可能,碧月不是你的陪寢丫頭嗎?"

不過這話出口卻是越來越沒有底氣,微咬薄唇,眼角眸光瞥見他含笑的雙眸.

鄭王心高氣傲怎麼會看上一個平平凡凡的丫頭,當時並不了解鄭王,那時候應該在是吃醋,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他.

可是新婚之夜他似乎對男女之事很在行的,"騙誰啊!瓔珞才不信."

司無殤早有准備,命承楓取了包袱過來,"珞兒,靠窗子的書案旁有一個包袱,你將它打開,就清楚了."

瓔珞疑惑瞳眸看他,他如此故弄玄虛,到底哪包袱里面裝的是什麼?徑直走了過去,伸出手解開包袱,是一本金黃色緞面冊子沒有書名,瓔珞將那冊子拿起,翻開驚愕的將手中的冊子丟在地上,是**圖.

"王爺怎麼會將如此下作的東西戴在身上."

"這可是皇家密不外傳的房中術,是父皇的珍藏.皇室人丁單薄,這男女**並不是閨房之樂,而是傳宗接代的大事."

瓔珞承認對于人丁單薄的皇室來皇嗣確系維護皇權的一種手段,若非皇上身子不好,姐姐怕是會有許多的皇子,崳兒就成了成漢唯一的繼承人.

瓔珞看著地上錦冊羞澀難當,是撿還是不撿?鄭王不會按照上面做,想起剛剛所見,整張臉的通透.

司無殤卻下榻,撿起地上的冊子,瓔珞見他下榻,有些心急,"王爺,不可,你還是病人."

司無殤卻已經將她整個人凌空抱了起來,今夜才是兩個人的洞房花燭夜.

司無殤緩緩的將她放到榻上,瓔珞卻是直接坐了起來,他的傷口連三日都未過,"王爺的傷口會裂開的."

他溫柔的氣息卻以迫近鼻端,"珞兒我愛你.不想再繼續的浪費光陰,我們錯過的已經太多了,如果我知道上天給我一個這麼好的女人,洞房花燭夜,絕對不會將你棄之洞房."

瓔珞聽著他帶著懺悔的表白,心中滿是感動,**已經不自禁的吻上他的臉頰.

司無殤豐潤的**烙上她的**,**緊密的交纏,越來越深,雙掌覆上胸前的柔軟輕輕地揉按,瓔珞身子**,四肢變得虛軟無力.

濃重的男子氣息籠罩,瓔珞感覺到他的肌膚,他的唇都帶著火一般的炙熱.

聽著他醉人帶著急促的喘息,瓔珞抬眸見他的雙眸炙熱如火,一種想要將她融化在骨子里的灼熱,從前那般高傲的人竟是如此的狂野散漫.

他的身子棲了上來,帶著渾濁氣息,聲音由于干渴而變得異常低啞,帶著火一樣的躁*,抬起修長指尖落在她**的嘴唇畔,"一會兒會很疼,不過你不用怕,一輩子只會為我疼一次,我卻會心疼你一輩子."

瓔珞心里還是再擔心他的傷口,司無殤不待她開口,火熱的唇再次交纏在一起.

"難道你的心里不難過嗎?"暗夜中傳來不破的質問聲,阿麥喜歡鄭王妃已經不是什麼秘密.

"這和你無關!"

"那蓁兒呢?她為你求王妃解除婚約,我楊不破自認為哪里都比你強,為什麼他選你不選我."

阿麥寂靜神色看他,看來他是喜歡蓁兒的,"蓁兒她不喜歡粗暴,像你中午那般只會讓她越來越厭惡."

"你既然見到了,為何不出手阻攔?"

"你們已有婚約,我也不相信你會做出**不如的事,更不想給蓁兒希望,既然拒絕了索性就斷的干乾淨淨好了."

楊不破看不懂阿麥,他的心思比鄭王還難以猜度,"你真的只是護衛什麼簡單嗎?"

"楊護衛怕是多心,阿麥陪在姐身邊十年了,一直都是姐的護衛.對與蓁兒也是了解,無妨告訴你一些."

楊不破也意識到自己蠻橫粗暴只會讓蓁兒更反感,可是他只要想到堂堂一個男子漢被一個女人悔婚,他是無法接受.

阿麥見楊不破沒有反對自己的提議,開口道:"蓁兒原本家境殷實,父親誤結狐朋敗光了家產,將八歲的蓁兒買入將軍府為仆,父親帶著銀子丟下未滿周歲的弟弟和體弱的母親.蓁兒很孝順,每個月的月錢只留一點幾乎都交給了母親,她最大的願望應該就是贖回那張**契.姐是知曉蓁兒的身世,曾經派我照看過她的家人,或許是那時候讓她誤會了."

上篇:第六十一章 悔婚    下篇:第六十三章 委以重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