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七十章 生死之間   
  
第七十章 生死之間

碧月服下林容瑄送給她的藥丸,三日後臉上的老皮褪去恢複光潔肌膚嬌嫩如嬰,比從前更加的漂亮.

碧月為了避免引起懷疑,繼續用白紗遮臉,向管家尋了個理由出府去了,林容瑄接到消息,得知碧月出府必是要找他的.

碧月前往丞相府,半途見著有人找他,是林公子想要見她.

碧月抬頭仰望,見林容瑄坐在一處酒樓,靠窗子的位置,手中拿著折扇輕搖,正朝他頷首微笑.

碧月跟著那厮直接上了二樓雅間,"碧月見過林公子.碧月還要謝謝林公子的解毒丸,如今碧月的容貌已經恢複了."

伸出手解下臉上的面紗,緩緩抬眸看著有些驚訝的林容瑄,若曾經的容貌只能夠算作清秀,如今嬌顏如雪也算美人.

林容瑄美人見得多了,碧月的姿色並不入眼,可是主動送上門的他又怎麼能夠拒絕.

林容瑄倒了杯茶遞了過去,贊道:"原來碧月姑娘如此美貌,當真是一個美人."

聽到林容瑄的贊美,碧月完全方沒有防備,很禮貌的接過清茶喝了一口,"若是沒有林公子,碧月怕是一輩子都無法恢複容貌了."

話音剛落意識到不好,頭暈暈沉沉的,眼前的景象重疊交錯,"這茶……"身子傾倒直接倒在了林容瑄的懷中.

吩咐手下的人,"將人帶去別苑."

過了許久,碧月從混混噩噩中醒來,渾身酸軟身下更是疼痛難耐,想起了昏迷之時的境遇,猛然坐起身來,看著自己渾身**的躺在床上.

衾被裹著身子,懊悔的淚水嘩嘩流出,又怎麼會不清楚她已經**了,這輩子一心想做鄭王的側妃,如今被人玷汙前途盡毀.

林榮瑄早已穿上了衣衫,看著榻上碧月哭得傷心,冷哼一聲道:"看你還有幾分姿色,不然白給本公子都不會看上你的.更別鄭王,你還是清醒清醒,別做夢了."

碧月一向心氣高被人玷汙滿心的委屈,林容瑄有如此的蔑視她,"你這個卑鄙的人."

林容瑄嘴角勾起陰邪,"你竟然我卑鄙,那本公子就卑鄙給你看,你若是不聽話,我就將你**的事出去."

碧月伸出手扯過榻上瓷枕丟了過去,"你個混蛋!我殺了你!"

被林容瑄輕易躲開,"看來你是想本公子現在就將你**裸的丟到大街上."聽到林容瑄的威脅,碧月方才收斂了自己的緒.

"你讓我做什麼?"

林容軒從懷中掏出一支方形木盒子丟了過去,"讓你對付慕容瓔珞!"

碧月接過那木盒打開,里面是寸許的黑色銀針,林容瑄提醒道:"那銀針是淬了毒的,別刺到會一命嗚呼."

"你是讓我去殺人?"碧月滿眼驚駭.

這世上只有死人才不會和姐姐爭,那上面可是塗了鳩毒,見碧月膽怯怕她下不去手.

"放心,慕容瓔珞身懷武功,不會要了她的命,不過是懲戒,誰讓那日她對我的姐姐不敬.更何況你的臉也是那個女人害的,我聽原本鄭王想要帶你一並去龍澤."

碧月將身子蜷縮在衾被中,如今懊惱悔恨也晚了,聽聞自己的容貌是鄭王妃所為,她曾經卻是懷疑過此事與鄭王妃有關.

林榮瑄見碧月終于安靜下來,伸出手從地上撿起散落的衣衫丟到床上,"如果你想清楚了,就馬上將衣衫穿上回王府,若是想不通本公子無妨送你一口棺材."

碧月揚起怨恨的雙眸,雖然**卻不想死,卻也不想留在這里授人以柄,伸出手拿起衣衫.

林容瑄並沒有看她,碧月穿上衣衫下榻,身子痛的竟是有些邁不開步履.

林容瑄見她已經穿戴整齊,毫無一絲憐惜,伸出手捏住她的下顎,一顆藥丸強行送入碧月的口中.

下顎被她捏得生疼,碧月狠狠的瞪著他,"你到底給我吃的是什麼?"

"放心,不是毒藥,只是避子丸,本公子還不想在你的身上留下禍根."

碧月身上的痛遠沒有心中來的強烈,所有的希望瞬間都破滅了,她還有什麼臉面去見鄭王.可是她害怕,害怕**的事傳揚出去.

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王府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坐在銅鏡前失聲痛哭,心中充滿怨恨,這一切苦果都是鄭王妃害的,若不是她毀了自己的容貌,也不會惹出此等禍事.

房間外,碧玉前去整理王爺的臥房,聽到房間內碧月的哭聲.

碧玉手中抱著剛剛收起王爺需要晾曬的衣衫從門外走了進來,"月兒,你怎麼哭的這麼傷心,在外面就能夠聽到."

碧月揩拭掉臉上的淚痕,碧玉卻是訝道:"月兒,你的臉變得好美."

"就是變得漂亮了,碧月才會高興的哭了."碧月害怕碧玉懷疑,忙不迭解釋道.

"月兒,真為你高興."

碧月眸中卻是見著碧玉手中的衣衫,恍然間想道一個對付慕容瓔珞的辦法,綿里藏針.

三日後,鄭王的鑾駕終于回到京城,估計這兩日古無使者就會到來,如今鄭王回京勢必先回宮去見皇上.

鄭王怕瓔珞擔心,"你先回王府,本王很快就會回來."

如今皇上正想利用鄭王,鄭王的安危自不必擔心,鄭王的心思要比自己縝密的多,"王爺早些回府."

阿麥駕著車護送瓔珞回王府,管家帶著人前來迎接,幫助搬行李,瓔珞此時回到王府,見著什麼都很親切,與管家也是分外的隨和.

只是簡單的交代幾句,便帶著蓁兒與阿麥回到清風苑,回到她與鄭王的臥室,一切都沒有變亦如一個月前離開時的模樣.

若改變的就是蓁兒,一直見她都是悶悶不樂,勸也勸過了蓁兒堅持退婚,鄭王的心意是拖著,給兩個人時間冷靜.

她也不便些什麼?來到書案旁提筆寫了一張菜譜,全是鄭王喜歡的菜色.

"蓁兒,你剛回來,不如先回房收拾一下,順便將這張菜譜遞到廚房,命人按照上面的做."

"是!蓁兒這就去辦!"

見蓁兒離開,瓔珞站在房中環顧周遭,兩人的感就是在這間房間悄然升起,見著床榻旁擺放著王爺平日里換洗的衣衫.

鄭王的一切都是她親力親為,伸出手去抓那摞衣衫送去內堂,"嘶!"指尖刺痛,殷溢出,瓔珞沒有想到衣衫里面會藏著針.

瞬間感覺胸口憋悶,意識到不好,那針是塗了毒的,瞬間護住心脈,只是那毒性太過猛烈,不待喊出聲來,整個人眼前漆黑,整個人躺倒在地上仿若斷了生機一般.

上篇:第六十九章 救命之恩    下篇:第七十一章 鳩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