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七十七章 相殘   
  
第七十七章 相殘

阿蠻聽到阿諾對面前的老將軍起那些奇怪的話,方才細細打量著慕容玄.

依稀記得這個人她曾經是見過的,七歲時母後帶著她前來成漢見公儀初.

那時候她還很,只記得母親過眼前之人就是他們不共戴天的仇人.

慕容玄帶著人離開,阿諾收回眸光帶著人走進使領館,卻是被阿蠻攔住,"阿諾,剛剛那個人我記得他是我們的仇人?"

阿諾是受了母親的囑托,故意打草驚蛇,就等著那只老狐狸露出狐狸尾巴.

看著阿蠻莽莽撞撞的性子,有很多的事不能夠讓她知曉.

他還要去找蝶衣,如若猜得沒有錯,蝶衣應是等在房間內.

"阿蠻,舟車勞頓你也應該累了,快去看看自己的房間,梳洗打扮一下,晚上還有宴會."

阿蠻是打定了心思絕對不會換回女裝,"阿蠻是不會換上你准備的衣衫,更不會參加宴會,你只要帶著桑鐸去就好了,蠻兒還要去找蝶衣."

阿諾見妹妹耍起了性子,這個頑劣的妹妹讓他傷透腦筋,這里是成漢人生地不熟的,量她闖不出什麼禍事來,由著她去好了.

仆人帶著阿諾前往暫時居住的別院,阿諾要與蝶衣商談,命人紛紛撤了出院落.

些許期待的推開了房門,十幾個婢仆守在房間內,見阿諾走進紛紛見禮道:"見過殿下!"

阿諾見著十幾個女孩子年齡相當體貌特征也都相仿,這一定是蝶衣那丫頭弄出來的花樣.

阿諾雙手環胸,眉目灼灼在每個人的臉上掃過,最後停留在一名樣貌極其普通的女子面前站了下來.

"其他人都出去吧!"一行人聽到阿諾的命令紛紛從房間內退了出去.

阿蠻越想越覺得不對,自己要到哪里去找蝶衣,以蝶衣與哥哥的關系,應該出現在哥哥的房間內才是,半途又折了回去.

她是公主沒有人敢阻攔她,阿蠻見十幾名婢女從哥哥的房間內走出來,蝶衣與哥哥似乎有重要的事要談,有沒有可能與表哥或者與和親有關?

上一次就是偷聽哥哥和母後的談話,方知母後是想自己遠嫁成漢,因此才會決定將計就計找到表哥與他私奔.

阿蠻一向率性而為,武功謀略均很尋常,唯獨輕功最具天賦,原本就生的嬌俏玲瓏體態輕盈,就連王宮里的護衛都會被她耍的團團轉.

阿蠻見院中沒有人把守,一躍上了房頂揭開房頂之上的琉璃瓦片,奔著縫隙朝里間兒觀望.

阿諾伸出手攔住那女子柔荑的腰肢,"怎麼要本王為你摘下面具嗎?"

蝶衣嫵媚一笑,伸出手你揭下臉上輕薄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張妖媚動人的容顏,朱唇輕啟道:"蝶衣的易容術如此不濟,殿下一眼就拆穿了."

"俗話聞香識女人,本王嗅到你身上的獨特的味道,只要嗅過一次,便不會忘記."

蝶衣手臂攀上他的脖頸,朱唇湊上前去,"殿下要不要再仔細的聞一聞."

她這狐媚的模樣倒是勾人,卻不急著與她親熱,"本王交給你的事辦得怎麼樣了?"

"慕容玄那個老家伙只是將兩個女兒嫁給了皇室,並未看出任何異動."

阿諾微微蹙眉,"母後的猜測是不會錯的,那老家伙忍了二十幾年,一定會反的."

蝶一向來對主人的命令唯命是從,"主人一定沒錯的,倒是那個公儀初,這麼多年了一直都沒有下手,要不要換人?讓他直接去濮陽,穎川城的事就交給蝶衣,蝶衣有辦法將慕容家毀掉."

阿諾凝眉,二十年前那個剛剛出生不久,就被丟下懸崖的孩子並沒有死,而是被掉包送入了公儀家.

"不可以,公儀初是母親早就布下的一步棋,想殺了慕容玄很容易,母親想要看他們父子相殘,看慕容玄生不如死.

蝶衣一直都知道公儀初是一枚棋子,沒想到公儀初竟然是慕容玄的兒子,"嗯,蝶衣明白."

房頂之上阿蠻心中驚駭,沒想到公儀初與慕容玄竟然是父子,終于明白為何母親要公儀初頂替羽表哥的身份.

待她回過神來,見到房間內蝶衣與哥哥雙唇緊密交纏,臉上不覺一陣火燒.

斂起步履直接從房頂躍下,如今該怎麼辦?只有蝶衣知道羽表哥的行蹤,兩個人在里面卿卿我我的,難不成直接闖進去.

阿蠻也管不了許多,哥哥和蝶衣兩個人來日方長,佯裝不知沖著門內喊道:"阿諾!蝶衣是不是在你的房間."

房間內兩個人聽到門外阿蠻的聲音,忙不迭的推開彼此,話音落阿蠻卻已經推開了房門,毫無避諱直接走了進來.

阿諾不悅的喝道:"蠻兒!"

阿蠻根本不去理會,眸光直接跳過阿諾,落在蝶衣的身上,"蝶衣,原來你真的在這里,快告訴我羽表哥他在什麼地方?"

蝶衣看了一眼阿諾,她向來與羽非白不順眼,嬌蠻任性的丫頭壞了她的好事.

"公主,羽少主他如今不再颍川城,去向不明."

"什麼?表哥他不在颍川!"阿蠻盼了一路,滿心失望.

天漸漸暗了下來,依照宮里的規定,一定要在宴會開始之前進入皇宮,先向太後請安,一並趕往昭慶殿.

司無殤攙扶著瓔珞上了馬車,朝著皇宮進發.

瓔珞安靜的沒有出聲,到了皇宮就會見到自己的姐姐還有父親,他們只知自己中毒,卻沒有讓他們知道自己雙眼失明.

母親甚至沒有派人前來,這些她都習以為常,宴會過後她還是要回一趟將軍府,打探當年公儀將軍的死因.

馬車一路行進,穿過泰安門,遠遠的見到丞相府的馬車就停在不遠處.

馬車上坐著的可是丞相之女林漫雪奉了太後娘娘的命令前往皇宮.林漫雪得知弟弟死于非命,眼眸泛.

她的父親林逸夫還未進皇宮,聽不爭氣的兒子在醉樓出事了,匆匆忙忙趕去,為了不得罪太後這座靠山,先命自己的女兒進宮.

此時鳳棲宮皇後慕容錦芯與崳兒陪在太後身邊,太後對崳兒甚是疼愛,太後看向慕容錦芯,"聽前幾日鄭王妃中毒,不知身子可好些了."

慕容錦芯與瓔珞姐妹之間的感並不融洽,並不是十分關心此事,"回母後,聽皇上鄭王妃已經醒來,應是無礙了."

門外宦侍來報,"敏婧公主駕到!"

慕容錦芯的眸光向門外看去,如今林漫雪是太後的干女兒,一躍枝頭變鳳凰,可是太後身邊的人.

林漫雪盈盈見禮道:"漫雪見過太後娘娘!"

太後見她眸中泛,"可是出了什麼事?"

林漫雪眸中泛起濕意,只是她的弟弟喪命在青樓那種地方,委實難以啟齒,"稟太後家中卻是生了些變故."

此時門外宦侍再次喚道:"鄭王駕到!鄭王妃駕到!"

上篇:第七十六章 血仇    下篇:第七十八章 挑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