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零四章 既擇之且安之   
  
第一百零四章 既擇之且安之

戴上那副面具不是不可以,司無殤心中另外有了新的計劃,眸中蕩起漣漪,"若想讓本王帶上這張面具?珞兒需答應本王一件事."

瓔珞秀雅的眉宇輕皺,戴上面具可以遮住容貌,本是兩全其美之事,"王爺想要讓瓔珞做些什麼?"

但見他雙眸半眯,微微勾唇,溫雅淺笑道:"珞兒,本王當你的跟班如何?"

"什麼?跟班?"瓔珞杏眸微張,眸中閃過一抹驚詫,以為自己聽錯了.

細思量,此番前往濮陽是為了調查鹽梟一事,鄭王打算介入其中,就要轉換身份,而他的容貌和氣質就是一大硬傷,因此就要借助自己來完成.

"王爺如此就不怕瓔珞會破壞王爺的計劃."

司無殤相信兩人心有靈犀,從前瓔珞一直是壓抑的活著,兩人相處的越久,瓔珞女兒家的心性表露無遺.

又想著若是權利放的太多,瓔珞會妄動,出挖苦道:"一直都是本王在為你收拾爛攤子,也不差這一回?"

俊俏的容顏塗上一抹慍怒,瓔珞知道她在用激將法,卻是個不服輸的性子,"既擇之且安之,這一次瓔珞一定會讓王爺刮目相看."

這正是司無殤想要見到的,"那本王就拭目以待!"

瓔珞蹙眉,此次濮陽之行,她也不能夠以女兒家的裝扮現身.

至于鄭王見著慣了他穿白衫的模樣,既然是喬裝一定要顛覆從前的形象.

"本公子的跟班要一身玄色長袍,長發披肩."

司無殤幽深魅惑的眸子,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唇角綻開,她竟然如此快就進入身份,伸出手攬她入懷,指尖緩緩滑落腰際.

秋水瀲灩的鳳眸,襯著筆直而高挺的鼻翼,薄薄的朱唇唇,真是人間絕色,男子怎麼可以長的如此好看,讓人心中蓬亂急跳,不得安生.

聲音里帶著蠱惑人心的不安,"可以!只要你喜歡."

他一手扯落腰間緞帶,瓔珞衣衫沿肩滑落,瞬間涼意襲來.

司無殤將她的身子拉近,滾熱的身子貼近,兩人四目相對,炙熱的氣息縈繞在鼻端,一只手悄然解開她褻衣的絲帶,胸前一覽無余,乍現春光.

唇角揚起魅惑人心的清淺笑意,一別兩日甚是思念,"**苦短,那些事明日再議."

雙手覆上雙峰輕輕揉按,唇瓣落在雪白頸項,瓔珞的身子如同燃了火一般燥熱輕顫,兩日不見心中也是思念,主動迎合他的熱.

別新婚,迷離的動讓彼此緊密交纏,難自已,滿室繚繞濃濃盎然春意……

***愉,瓔珞臉上帶著歡愛過後淺淺緋色未退,儀態慵懶的躺在榻上,即便她是習武的女子,被他折騰的不清,渾身酸軟的沒有氣力,真的很佩服他的體力.

"珞兒,該起榻了."耳邊傳來司無殤聲音低沉極富誘惑的輕喚.

瓔珞一向不會賴床,今日卻是覺得有些累,抬起惺忪眼眸看他,"王爺,如今什麼時辰了?"

"已經辰時,咱們還要出城."

聞,所有的疲態瞬間消除,今日還要趕著出城,想起了昨日救起的未淸菡,"王爺打算如何處理那名女子."

"放心,她已經被承楓送出汲水鎮,不管她是敵是友都與咱們無關!"

俗話心駛得萬年船,瓔珞相信鄭王的謹慎是對的.

昨夜官兵勞師動眾再城中搜捕無果,認為人已經逃出汲水鎮.草菅人命的事他們做多了,不過是怕傳揚出去留下後患.

一行人順利的出城,朝著濮陽進發.

數日後,一輛華美的馬車停在了濮陽東郊,一座豪華的別院門口停了下來,這里就是他們暫時居住的家,是皇上命人暗中准備.

蓁兒攙扶著瓔珞下了馬車,瓔珞抬量著看著此處豪華的別院,此處建築不遜于京城的繁華,濮陽果真是富庶之地.

濮陽數百年前是個漁村,因水陸四通八達,漕運興盛,鹽梟聚集,又掌握著鹽田的開采運輸,濮陽是朝廷的命脈.此番濮陽之行責任重大.

瓔珞這幾日發現蓁兒與楊不破之間似乎有些不尋常,處于姐妹之間的關切,"蓁兒,你與楊護衛吵架了麼?"

蓁兒忙不迭解釋道:"姐多心,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不過自己一身男子裝扮,她竟然還喚自己姐心不在焉,蓁兒心里明明就有心事,既然蓁兒不願,也不做勉強.

"蓁兒你不是應改口稱少爺."

"是!少爺!"

對于稱謂上的問題不再做追究,此處府邸與鄭王府的清幽雅致,將軍府的古樸肅穆相比,甚是華美據曾經是一處鹽梟的府邸.

單從這府邸建築足可以見得,鹽梟是一個十分有前途的行業.

瓔珞已經打點好了一切,此時鄭王拿著皇上剛剛命人送來的密函,遞到了瓔珞的手中.

上面寫著此番前來調查鹽梟一事,要盡力打入鹽梟家族的內部.

雖權商聯合,鹽梟最討厭同官府中人打交道,貪官永遠是喂不飽的狼.

當財富積累到一定程度,他們就會想著要擴充實力,軍火商就是鹽梟們比較受歡迎的行業.

她們此行的身份就是從京城來的軍火商人,軍隊里的武器配備,瓔珞自幼在軍營長大,自然了如指掌,不用擔心.

司無殤看著瓔珞道:"珞兒,你的新身份是京城軍火商的嫡傳長子君梵洛.本王是你的親隨夜子陵."

楊不破的名字只取了一個楊字,名曰阿易,蓁兒是婢女一切未變.

兩日後,繁華的濮陽城,人流如織,街道兩旁店肆林立,高懸的招牌迎風曳動著.

翡翠樓,二樓雅間,鄭王與瓔珞帶著蓁兒與不破在此喝茶品茗甚是悠閑.

鄭王將濮陽鹽梟漕幫的勢力分布大致摸索清楚.據此地最大的鹽梟是衛家,掌家之人是衛清蓮,年約在二十五六歲,性子潑辣果決,一直待字閨中.

俗話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這一行里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女子可以掌家,一旦嫁人就要將掌家的位置讓出來,這也便是衛青蓮至今未嫁的原因.

這里是濮陽城最繁華的酒樓,她們今日想要等的是衛家的二公子衛墨軒,雙十年華與鄭王同庚.

本名衛興邦,父母期盼著他能夠興邦家業,怎奈他每日里只喜歡舞文弄墨,嫌父母給的名字太俗氣,于是更名為衛墨軒.

此人做事猶豫寡決,不是一塊經商的料,因此整個家族的生意均是掌控在姐姐衛清蓮的手上.

據衛墨軒經常會出現在這家酒樓,他們想要通過衛墨軒進入衛家.

上篇:第一百零三章 面具    下篇:第一百零五章 衛墨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