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零五章 衛墨軒   
  
第一百零五章 衛墨軒

鄭王與慕容瓔珞來到濮陽最繁華的的酒樓,在此等待衛家的二少爺衛墨軒,以此進入衛家調查毒鹽一事.

鄭王一身玄色長袍,長發披肩,臉上帶著銀色的鏤空面具,幽深眸光望著樓下,依照習慣衛墨軒應該已將到了酒樓.

等了許久都沒有見到,瓔珞拿起香茗放在唇邊酌飲,"你的消息到底准不准確?"

司無殤了解到的要比瓔珞多得多,"應是無誤的."既然鄭王如此,便安心的等待.

少卿,樓下走進來七八個男子,為首之人一身青衫,身材欣長.略顯凌亂的長發隨意披在肩上,黯然的眼神,略顯單薄的雙唇,顎下一縷須髯,渾身透著著憂郁的氣質,整個人仿若曆經了滄桑,不禁讓人對他的年歲產生了懷疑.

"咳咳"瓔珞喝進去的茶水忍不住嗆了一下,"這個衛墨軒怎麼看上去很是怪異!"

瓔珞心中盤算,莫不是這個衛家二少爺受了什麼刺激才變成這個樣子的.他長得什麼樣子與自己無關,他們要做的是成功和衛家的人拉上關系.

"既然人已經來了,咱們就過去看看."

衛墨軒別看他略顯邋遢的裝扮,他可是酒樓里最受歡迎的金主,他每次來都是揮金如土,從不吝嗇.

一樓最顯眼的位置已經擺上了筆墨紙硯,心好的時候,便會吟上幾首詩,寫上兩個字,也會有打賞.

既然筆墨丹青已經准備齊全,今日心大好,准備做一幅畫,衛墨軒提筆環顧周遭,見著從樓下緩緩而下的四人,那名帶著銀色面具的男子尤為打眼,身上透著讓人難琢磨的神秘氣息.

收回眸光,提筆揮毫,在碩大的宣紙之上畫了兩只黑色的鳥,俗稱烏鴉,眾人面面相覷,烏鴉是晦氣的象征,如何拍馬屁.

有才思敏捷之人善于迎逢拍馬道:"這畫畫的甚好!在下聽聞這玄色的鳥浴火涅槃會變成鳳凰展翅!桀驁天下!甚好!甚好!"

衛墨軒頻然點頭,"得好,有賞!"

此時四人已經來到近前,剛剛隔得有些遠,又或是雙眸剛剛複命看得不甚真切,眼前的男子五官分明若是去了須髯卻是是個翩翩少年郎.

只是這隨便畫了兩只烏鴉,聽著逢迎拍馬的溢美之詞,瓔珞眸中透著鄙夷與失望,難怪未家的掌家之人是個女子.

衛墨軒眼角余光也在打量陌生的四人,見著司無殤的古井無波,也見著瓔珞眸中的鄙夷與不屑.

唇角噙笑,沖著人群道:"如果有人在這副畫添上幾筆,在提上字跡,若是提得好,本公子願賞黃金百兩!"

人群中傳來唏噓之音,百兩黃金夠尋常百姓過上幾輩子了,可是從來沒有人敢在衛墨軒的畫上作畫,都不敢得罪這個金主.

衛墨軒看了眼眾人,沒有人站出來,唇邊的笑意愈發的濃烈幾分,沖著瓔珞道:"兄弟,你可願意試一試?"

瓔珞不過是抱著看笑話的心態來看待畫上那兩只漆黑的烏鴉,是上天眷顧,還是他看出端倪.

不管如何這都是接近他的一個機會,"在下工筆拙劣無妨試一下!"

琴棋書畫樣樣不精,好在心靈巧慧守在鄭王身邊,又看了許多宸貴妃留下的畫卷,筆法還是懂一些的.

瓔珞略作思索,畫上的兩只烏鴉若是改為喜上眉梢最為合適也很討喜,只是那樣太過俗氣,他也不想迎風拍馬,對這個衛墨軒奉承一番.

瓔珞提筆勾略幾筆,畫出樹枝,衛墨軒輕輕勾了勾唇角,以為他是在畫喜上眉梢,看來自己看錯了人,也是個庸俗之人.

瓔珞放下手中的黑筆,拿起畫筆取了白色點在鳥兒頭頂兩眼上方,延伸至後枕腹部均塗上白色,又取了黃綠色畫出縱紋,竟不是喜鵲!

瓔珞提筆在上面寫下娟秀的四個字"白頭永偕!"

見到白頭永偕四個字,衛墨軒一絲欣喜,還有一抹不易察覺的痛殤,他的眸中複雜難明.

"這位兄弟應是有心愛之人在身旁,工筆卻是並不高明,勝在真心!有賞!"

俗話相由心生,這幅畫她是畫給鄭王的,祈願兩人白頭永偕!

"慢!這賞賜在下是不會收的!實不相瞞此畫是做給身旁之人."伸出手拉了拉蓁兒的手,蓁兒見眾人眸光羞怯低頭.

"衛墨軒既然出口的承諾,是不會收回的.如果有人能夠再填上幾筆,若是滿意,賞金加倍!"眸光看向司無殤,他對司無殤很感興趣.

"這位兄台可否添上幾筆."

看來今日不是自己對他有興趣,而是他對自己產生興趣,能夠引起他的注意如此甚好.

眸光問詢式的看了一眼瓔珞,"少爺,子陵可否一試?"

"既然人家看不上本公子的畫,子陵也無妨一試!"

"是!"

司無殤將宣紙拋向空中,指尖點染朱砂彈落在宣紙之上,另一只手沾了些許清水,點在其上,寥寥幾筆.

宣紙又高空落下,平鋪在案幾之上,司無殤又取了墨色筆墨在白頭永偕的左側提上"倦鳥余花"四個字.一張工筆精妙的花鳥圖躍然紙上.

眾人皆驚歎,衛墨軒贊道:"兄台真是妙筆生花!幾位可否雅間一聚,喝上幾杯."

衛墨軒仿若遇到了知己一般,並未開口再提賞賜之事,生怕辱沒了,命人將那副畫心的收著.

衛墨軒很大方,今日酒樓里的酒水他都包下了.

邀請四人去樓上雅間,衛墨軒命人准備了最好的酒菜,最好的香茗點心,態度也有所不同.

"聽口音幾位應該不是本地人?"

四人當中以瓔珞為主,"在下君梵洛,這位兩位是我的護衛葉子陵阿易!"

"在下衛墨軒,今日一見實屬緣分,自是不醉不歸!"

衛墨軒的酒量不錯,酒品也很好.只是他和鄭王比起來就差很多,幾番酣飲被人攙扶著走出酒樓,他已經很久沒有喝醉過.

送走了衛墨軒,兩人上了馬車趕回別院,瓔珞方才將心中的疑惑出,"王爺是否有事瞞著瓔珞."

司無殤也算不得瞞著她,只是比她知道的多一些而已.

"三年前這個衛墨軒也是個縱意花叢的狂蜂浪蝶,後來愛上了一名女子洗心革面,後來那名女子意外身亡,被迫娶了另外一名女子為妻,就變成今日的模樣."

瓔珞方才醒悟,原來他是為所困,難怪他會畫兩只烏鴉,完全是鳳凰涅槃失敗的產物.

還有他見到白頭永偕四個字,眸中滑落的痛殤,男人如同縱意花叢倦累的鳥兒,終于找到了屬于自己心靈歸宿.也有著花前月下共賞白頭的誓,如今看上去卻是那般頹廢模樣.

那個衛墨軒看似頹廢,卻是高傲的很,不喜看人同憐憫,司無殤就是考慮到瓔珞的心思纖細,怕她會感用事.

"珞兒,今日你做的很好."

上篇:第一百零四章 既擇之且安之    下篇:第一百零六章 衛淸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