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零六章 衛淸菡   
  
第一百零六章 衛淸菡

濮陽地處成漢腹地,水陸四通八達,漕運興盛,鹽梟聚集.

濮陽的兩大勢力要數衛家與蕭家兩大家族,若論財力衛家居首.

衛家的大宅就坐落在城中最繁華地段,幾乎濮陽城的半座城都是衛家所有.

衛家府邸,衛家二少奶奶蕭竹音,年約十八/九歲光景,巴掌大的鵝蛋臉,削尖的下顎帶著些許刻薄之相,柳眉杏眼尚有幾分姿色.

在內堂剛剛被掌家的家姐教訓一頓,怪她攏不住男人的心,讓自己的丈夫甯可出去鬼混也不回家.

蕭竹音心中很不服氣,嫁進來三年就沒有一個人將她當做二少奶奶.當年若是沒有蕭家的救命之恩,衛家算什麼東西!

見有人匆匆忙忙的攙扶著二少爺從外間兒回來,今兒,他倒是回來得早,沉郁雙眸看著爛醉如泥的丈夫,從來就沒有盡過做丈夫的半分責任,就只會抱著一個死人來折磨她,心中的怨恨更深幾分.

他渾身散發的就臭味道撲面而來,讓人很不適服,忙不迭用錦帕掩口,"你們都是怎麼做事的?讓少爺喝的如此爛醉!"

"回少奶奶,少爺今日很高興,和朋友多喝了兩杯.

蕭竹音冷哼一聲,高興?真是稀奇!三年了就沒他高興過,"還杵在那里做什麼?還不快送少爺進房間,命廚房准備些醒酒湯!"免得掌家阿姐她怠慢了自己的丈夫.

衛墨軒直接被抬回了房間,蕭竹音緊隨其後跟了進去,命丫鬟將少爺的外衫退去僅著中衣,如此便舒服些.

蕭竹音以手掩住口鼻,"你們都下去吧!"

"是!"

丫鬟們退了出去,房間就只剩下夫妻兩人,兩人也算青梅竹馬,對他心中充滿了怨恨,若是無,當初就不會不擇手段的嫁給他.

伸出手探了探他滾熱的額頭,"你如此爛醉跟個活死人有什麼區別!"

倏然,一雙有力的手緊握住她纖細皓腕,"將你的髒手拿開!你以為我真的醉了嗎?"

腕處傳開疼痛,痛的蕭竹音表扭曲皺在一起,這樣身心俱疲,有名無實的日子他早就受夠了,"衛墨軒你算什麼東西!不過是怕你們家的虎姑婆回娘家三道四.別忘了當年若不是我祖父救了你的父親一命,你們衛家怎麼會有今天."

衛墨軒最討厭蕭家挾恩以報,"是你自己非要嫁到衛家來,我妻兒的性命的也是因為你們蕭家的人而丟掉的,蕭竹音嫁給我你就注定守一輩子守活寡,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衛墨軒!你讓我傷心我也不會讓你好過,就算我死也會拉著你們衛家一起陪葬!總有一天你會跪在地上求我救你們衛家的."

"我不想見到你,給我滾!"衛墨軒低吼道.

蕭竹音甩門而去,他們夫妻兩人沒有一天是不吵架的.

蕭竹音輕撫心口堵得厲害,許是吃壞了東西,又或是他身上的酒臭味太過刺鼻,渾身血氣上湧,胃里翻江倒海的很不舒服.

蘭兒見蕭竹音一直捂著口鼻,臉色難看,"二少奶奶,您這幾日食不下咽的,臉色不是很好,用不用傳大夫過來給您診脈."

蕭竹音神色遲疑,她這幾日身子卻是有些不舒服,難道?不可能!就只有那麼一次怎麼可能!

"不,不用了,不過是吃壞了東西罷了!"

翌日清晨,東郊別院隱隱傳來刀劍相擊發出清脆的響聲,鄭王派入衛家與蕭家的人還沒有傳來消息.

閑來無事,夫妻兩人在院中切磋劍法,鄭王的劍法犀利快很准絕不手軟,瓔珞的劍法靈活多變,招式精奇,兩者卻是難得的互補.

瓔珞收回劍招,劍法的高低,自然是鄭王略勝一籌,"不筆了,總是比不過你."

鄭王出手接過她手中的長劍收起,安慰道:"這男女有別,珞兒如此已經是女人之中的翹楚,夫妻間又何必太在意."

瓔珞並非想要與夫君爭個長短,只是想要成為一個能夠幫他的賢內助.昨日他雖在自己的面前誇贊她做得好,那一切都是他在運籌帷幄,自己又做了幾分她是心知肚明的.

"瓔珞要成為一個能夠與夫君平起平坐一爭高下的女子."

有志氣是好事,司無殤也相信瓔珞能夠做到,幽深鳳眸端詳著她篤定神,"本王很期待!不知道那時候咱們的孩子是否滿已經地走了."畢卻是朗聲笑了起來.

看他笑得肆無忌憚,分明是在挖苦自己,虧得自己還想著要幫他,握起粉拳打了過去,被他一掌握在掌心,他是再故意逗她,不然夫妻間豈不無趣,俊臉貼得很近,"珞兒,你要謀殺親夫!"

瓔珞嬌羞低頭,眼角的眸光看著遠處,楊不破帶著陌生人朝著他們走來,忙不迭的將他推開.

"咳咳!咱們兩個大男人還是保持距離為妙!"

前來之人一身墨綠色長衫,看年歲四旬有余,肥胖身子很是富態.

夫妻兩人眸光交彙,這個人她們夫妻二人都不曾相識.

楊不破帶著那人來到近前,稟告道:"少爺,是衛公子派人下了帖子請公子前往衛家府宅一敘!"

瓔珞似有所思,"衛公子?"

那人是衛家府邸的管家,衛墨軒親自派他來,表示對他們的盛邀請,管家遞上拜帖,"我家少爺就是昨日在酒樓,與君公子一並喝酒作畫的那位,君公子貴人事忙,突然相邀唐突之處還請見諒!"

這位管家甚是會做人,"管家莫誤會,既然是衛公子相約,君梵洛自當前往,稍等片刻!"

楊不破帶著人前往前廳,夫妻兩人一並趕往臥房,因為是在別院,瓔珞雖是一身男裝卻是沒有束胸.如此的前去衛家府宅,怕是會被人發現她是女扮男裝.

臥房內,司無殤親自為瓔珞束胸,一層層的白紗裹在身上,雖非盛夏依然很熱,怕她辛苦故意纏得松了些.

厚重的薄紗裹身,難掩瓔珞窈窕身姿,就連瓔珞都覺得瞞不過去,"王爺,還是纏的緊一些,那衛家的掌家是個女子是個精明人,怕是會認出來."

"你可記得我教你的吐納口訣?若是覺得不舒服,修習那篇口訣會有妙用."

"好!這一次我們就要進入衛家,王爺也要心."

衛家府邸,層層疊疊金色的琉璃瓦頂,飛簷翹角,雕欄玉砌,無一不顯現著奢華與貴氣.

管家在前面帶領著四人朝著內堂而去,放眼望去高門深院,這衛家卻是積攢了不的財富,王侯將相的奢華也不過如此.

眸光落在遠處款款而行的翠色衣衫的女子,明眸皓齒,芙蓉粉面,這女子容貌很是熟悉,就是她曾經救下的衛淸菡,衛家的三姐.

衛淸菡遠遠的就見著幾人,那為首之人她自然是認得,主動朝著幾人而來.

瓔珞的心間卻是有些緊張,那日她與蓁兒救她之時均是男裝,今日蓁兒一身女裝,會不會引起她的懷疑?

上篇:第一百零五章 衛墨軒    下篇:第一百零七章 盛難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