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零九章 早有預謀   
  
第一百零九章 早有預謀

慕容瓔珞沒有想到衛淸菡會突然提出以身相許,如此讓人感到意外.

"衛姑娘,在下已有糟糠之妻帶在身邊,此生絕不負她,怕是要辜負了衛姑娘的一片好意."她可不想惹禍上身.

"公子,男子三妻四妾本是常事,公子又何必巨拒人于千里之外.公子若是不娶淸菡,淸菡願終身不嫁為公子守節."

衛清蓮終于知道衛淸菡的用意,她就是不想嫁人,"淸菡不要再此胡亂語,還不退下!"

又沖著慕容瓔珞道:"舍妹年紀不懂事,驚擾了貴客."

"衛姑娘是知恩圖報之人,是君某辜負衛姑娘的好意."衛淸菡悻悻退下,瓔珞本以為此事作罷,卻不想這朵爛桃花不是那般輕易就擺脫的.

衛家設宴款待貴客,宴間眾人推杯換盞,酒宴一直喝到深夜,衛墨軒再次被灌醉,瓔珞與司無殤攙扶著將他回到房間,看著他睡下夫妻兩人方才從房間內走了出來.

兩人有些話要,卻聽到暗處承楓傳來的暗號,示意他們慕容瓔珞的房間內有人.

兩人收斂了氣息,透過門扉望去,發現衛家三姐衛淸菡就在房間內,這麼晚了她要做什麼?

司無殤要陪著他一並進去被瓔珞阻止,不知衛淸菡的用意,若有異樣鄭王在進去也不遲.

瓔珞佯裝不知,推開了門扉走了進去,見衛淸菡端坐在床榻之上,"衛姑娘三更半夜前來男主房中甚是不妥."

衛淸菡忙不迭站起身來,主動去拉著瓔珞的手臂被瓔珞躲開,"男女授受不親!"

衛淸菡並沒有罷休的意思,伸出手去脫身上的衣衫,香肩半裸,酥胸半遮半掩,整個身子黏了上去,一雙手卻是探進了瓔珞緊裹的胸口.

"公子,淸菡今日來是要以身相許的,公子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嬌聲細語好不**.

瓔珞見她風騷露骨的勾引,實在是看不下去,又怕她會突然發難,直接伸手封了她的穴道.

瓔珞伸出手將她裸露的衣衫合攏,將她的腰帶系緊,"君某已經的很清楚,家中早有糟糠之妻,不會娶衛姑娘為妻."

"你對那女子眸中全無愛意,我才不相信公子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除非,你根本就不能夠將我怎麼樣不是嗎?"她的話中有話似乎在提醒她知曉瓔珞是女扮男裝.

瓔珞心中早就有猜測她發現了端倪,只是沒有聲張,"衛姑娘有什麼話盡管.我想衛姑娘前來也不是來投懷送抱的."

只要她聽清楚就好,"你們接近我二哥究竟有什麼目的?"

瓔珞並沒有半分慌張,她深更半夜來此定是有目的,今日見得衛家的姐妹並不和善,看來自己的機會來了.

"衛姑娘深更半夜來此又是什麼目的?或許君某可以幫姑娘的忙!"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瓔珞解開了她身上的穴道.

衛淸菡身子瞬間解除束縛,身子傾倒差一點再次跌入慕容瓔珞的懷中,被慕容瓔珞扶住,衛淸菡正了正身子.

"我想讓你們幫助我奪得家主的位置."

瓔珞訝異道:"過幾日,你的哥哥舉行過弱冠之禮,理所應當繼承掌家之位,君某是衛兄的朋友,恕不能相助."

"事沒有公子想像的那般簡單,實不相瞞,家姐是絕對不會將家主的位置交出來,二哥他很有可能有危險."

瓔珞很想知道更多衛家的隱秘,故意道:"沒有證據此話怎麼可以隨便亂?"

衛淸菡也不是傻瓜,怎麼會不懂得投餌釣魚的道理.

"當然有證據,姐姐她一直未嫁人,我卻知道姐姐的身邊有一個深愛的男人,姐姐為了那個男人做了很多錯事.我很擔心衛家會毀在她的手中.你們也見到了,我的哥哥整日為所困頹廢不堪,整個衛家就只有我的神智是最清醒的,只有我才能夠將衛家導軌正途."

慕容瓔珞心中還是有些欣喜,終于探究到衛家內部的隱秘,相信衛墨軒也絕對不會像表面那般頹廢不堪,比起衛淸菡的野心,她更想知道能夠讓衛清蓮鋌而走險的男子究竟是何人?

"這本是你們衛家姐妹之間的爭斗誤闖進來,想必你的哥哥也是意識到危險,方才將我們留下來.與你哥哥朋友一場必定會護他周全."

"既然公子肯出手,就算我沒有白來,至于合作的事,咱們慢慢商量."

衛淸菡離開,司無殤從門外走了進來,臉上浮現清淺笑意,他剛剛在門外看著衛淸菡勾引自己那香豔的一幕,瓔珞怎麼看他的笑都有些幸災樂禍.

"你就笑吧!要不要瓔珞也勾引勾引你."

"求之不得!"就知道他是在幸災樂禍.

"想得美!"

司無殤知道身份被拆穿瓔珞很懊惱,不過是想調節一下氣氛,"如今她肯主動地來找你,事有些眉目,應該高興才對."

此時,東廂一處幽靜院落,蕭竹音今日不但被趕了出來,還被丈夫打了一巴掌,心中很不甘,並沒有參加晚上的宴會.

深更半夜蜷縮在榻上對著燭火無眠,她發覺自己懷孕了,孩子的父親不是衛墨軒,她睡不著心中煩躁不安.

這個孩子是個孽種是恥辱,她不能夠讓衛家的人知曉,她想過要回娘家,將孩子做掉然後再回到衛家.

"你在想什麼如此出神?"聽聞那道略帶沙啞的聲音,整個汗毛都束了起來.

驚恐的眼眸看著出現在面前的衛仲鯤,因為恐懼聲音顫抖,"你個混蛋來做什麼?"

衛仲鯤沖上床榻,強而有力的懷抱將她禁錮在懷中,"干嘛這麼凶!俗話一夜夫妻百日恩,聽你搬出了那間院子,特意來陪陪你,免得漫漫長夜獨守空房."

蕭竹音費力掙紮,一想到那日醉酒被他**心中就充滿了恥辱,"你放開我,你總不想讓人知道你**自己的侄媳婦."

"你想整日獨守空房,不想這男歡女愛,那夜我們不是快樂嗎?"

"我才不是那種**的女人,是你早有預謀!"

這里比較幽靜的院落,深更半夜不會有人前來,"是又如何?如今你是下堂妻,就算你喊破喉嚨都不會有人救你的."

身子死死將她身子壓在身下,蠻橫粗暴的撕開她身上的衣衫,傳來裂帛之音.

蕭竹音痛苦而絕望,第一次**是因為醉酒,這一次她不能夠讓再讓他玷汙自己的身子,"我,我有了你的孩子."

衛仲鯤停下了身上的動作,"你什麼?你有了我的孩子?"

"沒錯!我恨不得殺了這個孽種!"蕭竹音衣衫凌亂衣不蔽體躺在榻上,眼角爬滿淚痕.

衛仲鯤臉上卻是異常的興奮,伸出手為蕭竹音將衣衫收攏,"你怎麼不早,就不會如此對你."

蕭竹音哀求道:"我求求你放過我."

"我過,衛家家主的位置我勢在必得,到時候我會給你們母子一個名分."

上篇:第一百零八章 救命之恩    下篇:第一百一十章 家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