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一十六章 報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報仇

衛清蓮忙了大半日,終于稍稍停歇下來,怕衛淸菡像上次一樣逃婚,破壞了衛蕭兩家聯姻之事.

命人將她關進了單獨的房間,如今大局已定,她要找衛淸菡將今日商討的結果告知與她.

衛淸菡被衛清蓮打了一巴掌,還被她關在房間內,既不哭也不鬧,只是安安靜靜的想著對策.

衛清蓮透過門扉見著衛淸菡安安靜靜的倒是有些詫異,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

衛淸菡眼角余光瞥見門口,知道有衛清蓮走了進來,並未開口語,心中記恨她打自己的那一巴掌.

"我知道你在怨恨我."

"淸菡哪里敢?"

衛清蓮深知衛淸菡一向比較偏執,"淸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衛家,你身為衛家的兒女,就要為了守住父親的家業做出犧牲."

聞衛淸菡仿若聽到了很可笑的笑話,"真是可笑!衛清蓮你當我是三歲稚兒,會相信你的話.你所做的一切不過是想保住你家主的位置."

"衛蕭兩家聯姻勢在必行,一切以大局為重.我是來通知你,不是爭取你的意見,身為一家之主,我已經答應了將你許配給蕭家的兄弟或者族人."

衛淸菡終于有些沉不住氣,"衛清蓮,你少拿家主的身份壓我,別以為你做了什麼我不知道.三年前,你為了讓哥哥娶蕭家的女兒,暗地里挑撥哥哥與嫂子的關系.可是人家夫妻兩人比金堅還有了孩子,你不死心那蕭竹音愚蠢被你利用,害的哥哥以為那墮胎藥是她做的.更可悲的是那蕭竹音倒死都蒙在鼓里,如今你又想利用我來和蕭家聯姻,還有臉是大局為重,明明就是你的自私自利!"

衛清蓮聞臉色瞬間僵住,當年之事做得很隱蔽,她是如何知曉的?

"我不懂你在什麼?"

"你是不懂,還是不敢承認!靜璿嫂子死後,你偽造父親許下的婚約,同樣以大局為重逼著哥哥娶了蕭竹音."

門外,房間內的一切爭辯盡速落在衛墨軒的耳中,蕭家的人告知蕭家的老夫人從昏迷中醒來,正在前來衛府的路上.

衛墨軒去請衛清蓮,他也有些事想找衛清蓮商議.

衛墨軒突然覺得他做人很失敗,衛淸菡知道的事,他竟然被蒙在鼓里,心中已經做了決定,並沒有沖進去,悄然離開.

囑咐手下的人不要他曾經來過,只前廳蕭家老夫人前來.

月影西沉,濃云遮月,瓔珞與司無殤來到衛家,不能夠讓人知曉蓁兒與不破已經找到,故意將時辰延後,拖到了天黑之後.

夜晚的衛家靈幡飄動,一片素白,籠罩哀霾.

衛墨軒守在蕭竹音的棺槨旁,衛家如此大張旗鼓的操辦喪事,就是給蕭家顏面.送走了蕭家老夫人,看著老夫人失去女兒痛心的模樣,心口堵得慌,或許是因為愧疚,蕭竹音的是真的,那墮胎藥不是她做的,三年來是他誤會蕭竹音."

夫妻兩人遠遠的就見著衛墨軒頹廢而憔悴的模樣,讓人憐憫,"衛兄!"

衛墨軒憂傷的瞳眸掃過兩人,身子毫無預兆的身子傾覆倒在地上,兩人忙不迭沖過去,瓔珞將她的身子扶起,見他臉色蒼白,嘴角殷溢出.

忙不迭上前為他診脈,複雜的病症瓔珞並不擅長,因此尤為仔細.衛墨軒是郁結難舒,急火攻心,並不是很嚴重,沒有到吐血的程度.

司無殤僅僅憑著觀看氣色,還有他唇角的血漬稍淡,咬破的血和吐出來的還是有些區別的,夫妻兩人眸光交彙,彼此會意.

司無殤抱起衛墨軒,朝著她們所住的院落而去,此時已經有人將衛墨軒靈堂吐血一事,告知衛清蓮.

衛墨軒一定是有話單獨與他們講,夫妻兩人命人守在門外,有暗衛守著就不怕有人探聽.

瓔珞輕輕喚道:"衛兄,有什麼話你盡管."

衛墨軒從榻上起身,依然掩飾不住形容的憔悴,"我是有話想要問兩位,你們是朝廷派來的人嗎?"

衛墨軒看似毫無預兆的問話,他究竟是什麼時候看出來的?難道衛墨軒要有所行動.

瓔珞故作驚訝道:"衛兄,你究竟再什麼?君某不是很明白."

"你們不用緊張,永樂郡的事你們應該知曉,那是我命人買通了士兵,故意將毒鹽帶出去的."

夫妻兩人沒有想到那永樂郡的那場所謂的"瘟疫"竟然是面前衛墨軒所為.

暗衛就守在門外,房間內只剩三人,若是有詐想取衛墨軒的性命易如反掌.

衛墨軒是故意讓兩人放下戒心,他兩人若是在繼續隱瞞下去,也顯得沒有誠意.

"沒錯,我們是朝廷派來調查毒鹽一事."

衛墨軒嘴角揚起釋然,他就是想要引起朝廷的重視,軍隊關乎著國家的興亡.

原本還有些遲疑,在得知當年是衛清蓮害了靜璿母子,更加篤定心中的念想.

"三年來,家姐利用漕幫將大量的芒硝鹽運入內陸,我也是無意中才發現,一路追蹤最後發現這些毒鹽全部進入了軍營."

儲備鹽一般用于戰爭之時專用的調度,一般時候不會使用,鹽不會**善于保存,就給人以可乘之機.

"衛兄,你手中可有證據?比如賬冊之類的."

"我很少插手家族中的生意,通常都是二叔他們會接觸到賬目.做生意嗎?能夠給人看的都是假的."

衛墨軒的不假,他也不過僥幸的問一句,如此影響身家性命的賬冊,一定藏在某處妥善保管.

"衛兄,能夠大義滅親委實讓人欽佩,毒鹽一事一定要從源頭斷除,否則成漢的百姓就要遭受苦難."

"我沒想那麼多,只是不想父親留下的家業毀在家姐的手中."

衛墨軒無形之中,開除了合作的條件,他要保住衛家,一切違法的事都是衛清蓮所為.

司無殤耳廓微動,聽到門外有急速的步履聲,"有人來了!"

衛清蓮得知消息,匆匆而至,如今衛家真是多事之秋,一向不用通傳直接闖了進去.

看著榻上昏睡的衛墨軒,"墨軒他怎麼樣?"

"衛兄他昨日中毒身子就沒有調養好,如今嫂夫人身死,急火攻心,需要慢慢調養些時日."

衛清蓮伸手為他整理凌亂的青絲,衛墨軒是她親手帶大的,母親走的時候他只有五歲.

看著他明明年紀不大卻是一副滄桑容顏,若是靜璿還活著,他就不會是現在這幅摸樣.

"墨軒,過幾日就是你的弱冠之年,你一定要盡快的將身子養好.姐姐還要將家主的位置交回到你的手上."

夫妻二人眸光相視,衛清蓮似乎很疼愛自己的弟弟,一副姐弟深的模樣.

榻上佯裝昏迷的衛墨軒卻是沒有要醒來的意思,是衛清蓮親手葬送了他的幸福,她要交出掌家家主的位置,不過是給身邊的兩個人聽.

"靜璿,我一定會為你們母子報仇的."

上篇:第一百一十五章 阿麥回來了    下篇:第一百一十七章 目擊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