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二十章 暴風雨前夜   
  
第一百二十章 暴風雨前夜

月光茭白映照廊簷,淡淡的銀輝灑落窗前,瓔珞透過窗子看著高遠的星空.不覺已是夏末時節,明日就是衛墨軒的弱冠之禮.

濮陽的事結束之後她們就可以回颍川城,回到鄭王府.

今夜特別的甯靜,靜的讓人心悸,仿若山雨欲來之時的片刻甯靜.

司無殤就站在他的身後,見著瓔珞望著高原星空出神,"過了明日咱們就可以回颍川城了,有些想崳兒那孩子了."

他是在分散自己的緒,莞爾一笑道:"嗯,我也想崳兒那孩子,希望明日能夠順利完成任務."

窗外,隱隱傳來步履聲,兩人豎起警戒,循著聲源望去,見衛墨軒手中拿著兩壇子酒出現在門口.

瓔珞訝異道:"衛公子!

衛墨軒神色頹然,悶聲道:"我在房間內無法成眠,想了很多的事,就是睡不著,想同兩位好好的喝一杯."

瓔珞會意道:"明日是衛公子的好日子,衛公子自然是睡不下的."

衛墨軒將手中的酒壇放下,取了杯子過來,留下其中一只,敲開壇子上的封泥,斟滿酒杯遞了過去.

瓔珞接過他遞過來的酒杯,端在手中並沒有喝,衛墨軒又倒了另外一杯遞到司無殤的面前,旋即給自己倒上一杯仰起脖頸一飲而盡.

兩人都沒有喝衛墨軒遞過來的酒,相互遞了一個眼色,瓔珞道:"衛公子可有心事?"

衛墨軒染滿滄桑與痛苦的眼眸頹然看著手中懸在半空的酒杯,聲音里透著無奈.

"明日就是我的雙十生辰,淸菡走了,我又要眼看著家姐送進牢籠,我只是心里堵得慌!"

他已然做了決定大義滅親,衛淸菡的死也是他默許的,還如此上演一出貓哭耗子假慈悲是何意?

瓔珞斂眉道:"衛公子可是後悔了."

衛墨軒抬起尚有些惺忪的眼眸看她,長長地吸了一口氣.

"每當想起靜璿母子的死,我的心痛如割,害死她們的是我的親姐姐.可是,她們是我的親姐姐,愛恨交織這樣的抉擇很痛苦."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王子犯法與庶民同歲,王公貴胄也好,平頭百姓也罷,只要觸犯了律法就要受到懲治.這個道理我很清楚,為了保住衛家我也必須這樣做."

慕容瓔珞蹙起秀雅眉頭,一個大男人竟然哭得如此傷心,親與國法是讓人難以抉擇.

看那個衛清蓮為救衛淸菡也是費盡心思,並不像是無之人,為何會狠心的害了靜璿母子?

夜深人靜,明亮的琉璃燈盞將房間內照得通明,衛清蓮一身火的長裙,青絲微微盤起,兩耳綴著色流蘇,對著銅鏡淡化峨眉點絳唇.

俗話女衛悅己者容,只是她心愛的那個人並沒有如約而至,而明日她決定讓出家主的位置.

她已經厭倦了這種生活,她也不過是尋常的女子,只想和心愛的人在一起.

門外,公儀初悄然而至,他一直以為他就是瀾國的落難皇孫羽非白.

他就是衛清蓮深愛了三年的那個男人,見著衛清蓮對鏡梳妝.

"今日打扮如此明豔,是在迎接我的到來."

衛清蓮聽到身後熟悉溫潤的嗓音,手中黛石滾落在地,隱沒在眼眶的淚水打濕香腮,心中是欣喜的,"非白,你終于還是來了."忙不迭的撲到他的懷中.

公儀初溫潤笑道:"蓮!你這是怎麼了?我不是來了嗎?路上遇到了些麻煩,耽誤了一些時辰所以來晚了,看看你怎麼不愛惜自己,如此美麗的一張臉怎麼清瘦了許多讓人心疼."

衛清蓮忙不迭揩拭臉上淚痕,她們已經有許久未見,應該是高興才對.

"沒什麼?我只是太高興了,最近的事比較棘手."

公儀初此番前來就是為了阻止朝廷探查毒鹽一事,一路上卻總是有人搗鬼,耽誤了行程.

"蓮,我聽朝廷派人前來調查私鹽一事."

衛清蓮輕聲道:"是!一共來了四個人,如今府中只住著一男一女,那女子是慕容將軍的女兒,而她身旁跟著的是一個帶著銀色面具的男子,兩人就住在府中."

公儀初聽是慕容瓔珞前來,臉上帶著一絲嘲諷,看來他看了慕容瓔珞,竟然敢來濮陽調查.他她與鄭王是公不離婆秤不離砣,那帶著銀色面具的應該就是鄭王無誤.

"你別擔心,這些人交給我處理."

衛清蓮抬頭仰望他俊挺的側臉,販運私鹽是她自己做的,並不想連累衛家,忙不迭的阻攔道:"非白,不要動她們!她們是朝廷的人,若是出了事,衛家就全都毀了."

公儀初見著手臂上傳來她的緊握,見她慌張神,她還有利用價值,此時還是要安撫她.

"好!我答應你不會在衛府動手,不會連累到衛家."

聽到他親口許諾心中稍安,他們許久沒有見面,心中的思念如潮會般洶湧而至,"非白,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麼的想你."

"我也是,身為皇族有很多事要做,此次也是聽到了消息才趕來看看."

衛清蓮已經厭倦了這種生活,她想將家主的身份交出去,和羽非白過著只屬于兩人的世外挑源.

"非白,你可以帶我走嗎?"

"你什麼?難道你要放棄家主的位置跟我回古吳國嗎?"

公儀初心里還記得與阿蠻兒的婚約,與衛清蓮不過逢場作戲罷了.

衛清蓮想起了衛淸菡過的話,羽非白根本就不愛她,他愛的只是他家主的位置,只是想利用她倒運私鹽.

衛清蓮不相信自己不顧一切愛了三年的男人會騙自己,"非白如果,如果我我不想做衛家的家主,你還會愛我嗎?"

難道她想要將家主之位讓出,這個女人莫不是吃錯了藥,不過她如此問,定是在懷疑自己在利用她.

濮陽的事既然已經被朝廷發現,衛清蓮這枚棋子早晚是要丟棄的,不過,還有一件事讓他去做.

溫柔眼波凝望,輕挑她精巧的下顎深道:"我愛你的人你的心,又不是愛你家主的位置.你若是倦了累了,就到我的懷里來,等我忙過了手上的事,我就帶你走去哪里都可以……"

衛府的某處角落,衛仲鯤充滿仇恨的眼眸望著天邊漸暗的天際,黎明之後就是他出擊的時候.

他對衛家的仇恨已久,他狠衛家的不公,他認為衛家的每一個人都對不起他.

今日就是衛墨軒的弱冠之禮,也是衛清蓮交出家主位置的大日子.

今日他要奪回原本就屬于他,衛家家主的位置.

上篇:第一百一十九章 殺人償命    下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該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