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二十五章 死不瞑目   
  
第一百二十五章 死不瞑目

司無殤命暗衛留下來保護瓔珞的安全,他與阿麥悄悄的出了衛府.

天邊霞光綻露,天漸漸亮了,兩人趕到了濮陽的天牢,來到關押衛清蓮的牢房.

衛清蓮神色木然,一整夜未睡,聽到門外有步履聲,眸光朝著聲遠望去,兩名男子走進牢房,其中一名他是認得的.

司無殤開口道:"衛清蓮,我們有話想問你."

"事都是我做的,我沒有什麼好的."

"你不想保住衛家嗎?漕幫的人都將事供出來了.

兩人已經串好了辭,司無殤問話,阿麥時刻注意著衛清蓮的神變化,再決定采取什麼樣的方案.

提到衛家衛清蓮既有愧意又有恨意,"此事和墨軒無關,是我輕信羽非白,我並不知曉那是毒鹽."

阿麥開口道:"如今蕭家的人死死的抓住衛家不放有些棘手,衛墨軒難免受到牽連,如果衛家敗了對于朝廷也是一大損失."

衛清蓮沒有見過阿麥,"你是誰?"

"我是朝廷派來的人,朝廷的本意是抓住古吳國的*細,如今能夠保住衛家的只有衛家主你了."

"我罪有應得,免不了一死,所有的罪責由我一個人承擔."

阿麥從懷中掏出筆墨紙頁遞了過去,"既然你明白我們的意思,就將事的始末寫下來作為憑證,這樣你弟弟即便到了皇上面前也有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

衛清蓮知道她難免一死,若是能夠用自己的命保住衛家的家業還有衛家的血脈,她這條命也值了.可是他不甘心,那個愛了三年的男人,是她被他的甜蜜語沖昏了頭腦.

"我可以寫下認罪書,但是我有一個條件,我想再見羽非白一面,我就將供詞交給你們."

阿麥神色有些遲疑,"這個,羽非白是古吳國的*細是禁止探視."

"我就要死了,最後的願望也不可以嗎?"衛清蓮緒有些激動.

兩人都清楚衛清蓮想要做什麼?就算公儀初受了傷,一個弱女子應該不能夠將他怎麼樣?

司無殤道:"就讓他們見上一面吧!"

"你們放心我不會和他串供的."

阿麥略帶為難道:"好!"

衛清蓮心中一做了打算,"你們可以出去嗎?如果可以弄些水來,我想梳洗一下."

獄卒們送來了冷水,衛清蓮整理身上的一襲衫,對著木盆映出略顯憔悴的姣好容顏,清理青絲,碰觸有些松動的發簪.

唇角揚起莫測的弧度,俗話女衛悅己者容,很快就要去見那個愛了三年騙了三年的男人.

一切准備就緒,衛清蓮拿起阿麥遞給她的筆墨,一揮而就,整整三頁,將這三年來的一切罪責都推給了羽非白,將衛墨軒撇除其外.

拿起朱色的印泥,簽上自己的名字,按上手押這就是她留在世上最後的痕跡.

旋即將認罪書揣在懷中,"你們可以進來了."

兩人推門而入,司無殤命獄卒去外面酒樓買了些吃食帶進來.

阿麥的心思很清楚,衛清蓮必死無疑,只希望她的死能夠救公儀初一命,只因他是慕容瓔珞的親哥哥.

司無殤開口道:"你從昨日就沒有吃東西,還是吃一點再去吧!"

看著食盒內豐盛的吃食,"呵!就算死也要做一個飽死鬼."這一餐是衛清蓮有生以來最難以下咽的一頓飯.

石室內,公儀初同樣是一夜運未眠,從羽非白到公儀初再到慕容阡陌,身份的突然轉變,讓他無所是從.

早上獄卒送來的吃食他一口也沒有動,倏然石門開啟,衛清蓮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身衫很是打眼.

公儀初並沒有驚訝,語氣很平淡,"你怎麼來了?"

衛清蓮聽他平淡語氣不複從前的溫柔,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放在門口的食盒.

假意關心道:"非白,你怎麼沒有吃東西?就算逃走也要有力氣啊!"

公儀初的心緒很亂,"我不餓,你來做什麼?"

"我擔心他們會殺了你,我央求她們要見你的."

公儀初有些不耐煩道:"你回去吧!她們暫時不會殺我的."

衛清蓮想要殺公儀初,她就要死了,她想要公儀初一起陪葬.

衛清蓮從身後將她抱住,淚眼婆娑,"我這麼愛你,我是求了他們好久,她們方才答應見你,我剛剛來你就讓我回去,未免太狠心了."

公儀初本想出他不過是在利用她罷了,被人利用的滋味很可悲,反正她被抓了也活不了幾日,俗話一日夫妻百日恩,她跟了自己三年,就讓他做個糊塗鬼吧!

"如今你我都是階下之囚,哪有心談愛,倒不如好好想想如何為自己開罪!"

衛清蓮見他沒有推開自己,將身子偎依在他的懷中,手摸向袍.里面藏著簪子,"非白,我怕是逃不出去了,我們在一起三年了,不如我們就在這里拜天地.到了下面我也不會是孤魂野鬼."

"什麼喪氣話!"

話音還未落,那猝不及防的簪子奔著公儀初的脖頸刺了進去,衛清蓮被一把推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公儀初捂著疼痛的脖頸,她的力氣很,只是劃破了皮肉,"你在做什麼?"

衛清蓮摔得不輕,費力的從地上爬起來,發鬢凌亂,"我要做什麼你最清楚,可恨我殺不了你."

"本想讓你做一個糊塗鬼,你卻偏偏要自尋死路,我是在利用你,我根本就沒有愛過你,與你不過是逢場作戲!"

衛清蓮沒有發怒,也沒有哭泣,只是仰天長笑,她根本就殺不了他.

"從前怎麼會看不清你的真面目,羽非白!你給我記住!我會化為厲鬼,每日每夜出現在你的夢中,永生永世!用無休止!"

衛清蓮已經報了必死的決心,身子突然沖出奔著石壁而去,衛清蓮緩緩的沿著牆壁傾覆,殷由額角汩汩而出,滴落在火的衣衫,如血花綻開,滿是怨恨的雙眸冷瞪著公儀初,竟是死不瞑目.

衛清蓮發下毒誓,做鬼都不會放過他.

石壁的門突然開啟,司無殤和阿麥一並奔了進來,她們只猜中了衛清蓮會刺殺公儀初,卻沒有想到她會撞牆自盡.

司無殤忙不迭的上前探了探他的氣息,已經斷了生機,伸出手將她的雙眸合上,"沒想到她的性子如此剛烈."

然後從她的腰間取出染血的認罪書,上面字字句句都是對羽非白的指控,"來人,去通知衛家的人."

阿麥看著衛清蓮的尸體,"這樣的結局對于她來也算是好的,可以留個全尸入衛家祖墳,風光厚葬!"

公儀初看著沖進來的兩人,和眼前的慘烈,"是你們故意安排的."

這件事是阿麥一手策劃的,"公儀初,衛清蓮的認罪書上都是對羽非白的指控,我就是羽非白,就可以移花接木,為你脫罪!"

上篇:第一百二十四 執迷不悟    下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保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