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二十六章 保重   
  
第一百二十六章 保重

蓁兒在門外敲響門扉,"姐!時辰不早了,該起榻了."

瓔珞聽到門外蓁兒的輕喚,輕撫額頭這一夜睡得很沉,還記得昨夜她並沒有睡熟,見司無殤走了出去,便在門口觀望著.

本想跟著兩人而去,卻是被鄭王發現,本以為他這伎倆不會再用在自己的身上.

"進來吧!"

蓁兒准備了熱水伺候著瓔珞沐浴,"蓁兒,如此晚了,衛府可有事發生?"

蓁兒淡淡搖頭,"早上衛府的管家來過咱們院子,楊護衛昨夜未歸,阿麥和王爺也並未在府中,就連衛家的少爺也不在."

"這一個個都不在府中,此時即便她趕去大牢也改變不了什麼?"

正在思索間,卻是聽到門被人踹開,阿蠻公主闖了進來,"慕容瓔珞,快將表哥交出來!"

瓔珞瞬間抓起身側衣衫披在了身上,"公主,這一大早上亂沖亂撞,豈是為客之道."瓔珞在提醒這里是衛府她們都是客人.

蠻兒並不管什麼禮數,她起榻不見表哥在房間,以為他是來到慕容瓔珞的房間.

見慕容瓔珞在沐浴,表哥不在,"你知道表哥去了哪里?"

"阿麥和王爺一早就出去了,公主只要留在房間耐心等待."

"哼!"阿蠻冷哼一聲,摔門而去.

蓁兒見著這個古吳國的公主傲慢無禮,心中為阿麥擔心.

瓔珞是看得出蓁兒的心思,"蓁兒,你對阿麥可還有留戀."

青梅竹馬的感不是忘記就能夠忘記,若從前還抱著希望,如今見到阿麥與公主在一起,"姐放心,阿麥和公主才是一對."

瓔珞牽過她的手,蓁兒與阿麥不可能在一起,唯有撮合她與楊不破.

"蓁兒,你還有弟弟和母親照顧,她們一定期望蓁兒能夠幸福,女人有時候不一定要嫁給最愛的人.嫁一個愛自己的人也會幸福."

"蓁兒明白,楊大哥待我很好,待蓁兒的家人也很好.不……不會再做他想."

少卿,司無殤與阿麥將事辦妥當,阿麥離開司無殤獨自一人回到衛府.

瓔珞早已等在房中,司無殤並不急著解釋,"衛清蓮在獄中自盡了!"

這是預料之中的事,"是你們逼死她的!所以昨夜你們瞞著我離開."

"衛清蓮她難逃一死,我們這樣做都是為了保住你哥哥的命!"

瓔珞竟是無以對,公儀初如今是她的親哥哥,他是販賣毒鹽的罪魁禍首,回到京城是要處以極刑.

他們是因為自己才會想要保住公儀初的命,"可是這樣做對阿麥不公平!我欠他太多我這就去見他!"

司無殤挽留他,他卻執意要走.忙不迭的阻攔,"他已經離開了,承楓已經帶著公主前去會合."

從懷中取出一枚玉符,還有一封信箋,這是阿麥留給瓔珞的.

信箋展開大意就是回到京城,將玉符交給皇上,這玉符是證明羽非白身份的憑證.濮陽並不安全,一定要盡快離開.不與瓔珞道別就是不想忍受分離之苦,最後祝福她夫妻恩愛永攜."

阿麥再一次的不辭而別,僅僅只是片刻的相逢,"王爺,你知道他在那里,帶我去見他,我不能夠這樣讓他默默的離開."

"珞兒,他現在就在臨安渡口,我帶你一起去!"

衛墨軒昨夜去了衛家的墓地,中午時分方才回府,雙眸染霜雪,顎下長出須根,一夜之間又變回當初頹廢的模樣.

剛剛回府就聽到管家稟告,衛清蓮在獄中自盡,衛墨軒瘋了一般朝著府衙奔去.

"管家在後面奔走道:"少爺,有馬車!"

衛清蓮是犯人,她的尸體要送往義莊停放,再由家屬接回安葬.

衛清蓮曾經是衛家的家主,司無殤囑咐過不必送往義莊,直接由衛家的人領回安葬即可.

衛墨軒匆忙趕到府衙,見著地上停放著尸體,整個人被白布遮蓋著,隱約見著色的繡花鞋.

衛墨軒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他已經後悔當初,若不是他將賬冊交出去,就不會有今日的禍事.

冰冷的指尖挑開白布,露出衛清蓮染著殷蒼白的臉頰,暗的血液早已干涸.

"家姐!是我害了你."

管家氣喘籲籲的跟了進來,見著衛墨軒守在衛清蓮的身旁哭的傷心.

衛清蓮是自殺又是一身衣,是大忌諱.

伸出手拉著他,"少爺,要快起來!不吉利的!要盡快將大姐擇個吉時安葬!"

衛墨軒伸出手將管家推開,他只想陪著衛清蓮對待一會兒.

"衛家三條人命,二叔的命怕是也保不住了,就剩下我一個人,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另一邊,臨安碼頭,來來往往停泊著許多船只.

瓔珞飛身掉下馬車,跳上船只挨個搜尋,想要找到阿麥的下落.

司無殤卻是不忙,他的眸光在人群中想要找到承楓的身影,人太多無從搜尋.

沒有辦法司無殤從懷中拿出用來聯絡煙花,取了火折子點燃,一道白光沖向九天,在空中炸開,發出巨大的聲響.

承楓已經送阿蠻公主與阿麥彙合,兩人的船已經開走了,承楓即將走出渡口,聽到暗衛傳來的緊急信號,匆忙而至,竟是王妃與王爺.

"承楓,人呢?如今在哪里?"

"人剛剛走了!"

他們還是來晚了,看著遠處穿梭在船只中搜尋的瓔珞,遠遠的讓兩人見上一面,免得落下遺憾.

"珞兒,快回來!"

承楓帶著兩人來到船只出游的渡口,望著遠處漸行漸遠的船只,"阿麥,就在那艘船上!"

"阿麥!阿麥!"離得太遠阿麥根本就聽不到自己的呼喚.

瓔珞飛身躍上散落在河中的船只,司無殤緊隨其後,兩人落在最前面的船只之上依然離的很遠.

"阿麥!"瓔珞伸出手搖晃企圖引起船上人的注意.

遠處,船頭之上阿麥的心很沉悶,從上船以後就沒有過一句話.

阿蠻卻沉浸在歡喜之中,她就要與表哥浪跡天涯,"表哥,我們去哪里?"

阿麥並沒有打算和阿蠻去浪跡天涯,他打算將阿蠻送回古吳國的都城.

阿麥抬頭看她,如果出實定會上演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碼,暫時不能夠告訴她.

阿蠻四處張望,見這遠遠的有人揮手,隔得很遠看得不大真切,"那個人是誰?"

阿麥卻也見到了遠處朦朧身影,忙不迭站起身子,奔出船艙沖上船頭.

蠻兒已經大致猜出是何人,喝道:"表哥!不要去!"

隔得太遠聲音無法傳遞,阿麥同樣揮著手臂,示意他已經見到他們了,卻沒有將船只叫停,他已經打算離開了,就沒有打算回頭.他要回古吳國了,他的名字叫羽非白!

心中默念道:"珞兒,保重!"

瓔珞見到阿麥向他揮手,心中歡喜卻沒有見著船停下來,阿麥他不想見到自己.

瓔珞望著遠處漸漸消失的船只,淚光隱沒,"阿麥!保重!"

上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死不瞑目    下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會嫁給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