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會嫁給你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會嫁給你

衛墨軒一直留在衛家的墓地,准備了祭品,燃上香燭,看著並列排序冰冷的墓碑,"靜璿,你等著我,等著我百年以後下去和你團聚."

眸光看向蕭竹音的墓碑,她是以正妻的身份下葬,"蕭竹音,我知道你怨恨,等我百年之後,咱們再清算所有的恩怨."

最後眸光落在衛清蓮的墓碑,"家姐,你在下面一定要照顧好她們兩個,秋後二叔就要問斬,到時候也會葬在這里,一家人都團聚了."

"家主,今日是慕容姑娘回京的日子."管家從旁提點道.

衛墨軒如今是衛家的家主,衛家所有的重任都交在了他的手上,他在這呆了許久,也是時候該回去了.

"好!咱們下山."

衛府邸,馬車已經准備妥當,公儀初被安排在濮陽的邊界處與他們會合.

夫妻兩人在等著衛墨軒,相識一場總要告別.

衛墨軒回到府中,見著兩人等在大廳,命管家准備了離別酒.

衛墨軒舉起酒杯,看向兩人,"離別既是下一次的相聚,以後若是來濮陽,若還記得今日分,就是咱們相逢的日子.衛某先干為敬!"

夫妻兩人眸光交彙,即便此時衛家只剩下一個人,終歸他是勝者,她們身份擺在那里,確定那酒應是無誤的.

瓔珞抓起酒杯一飲而盡,爽朗笑道:"衛公子若是以後來京城,只要提瓔珞的名字,自會相見."

衛墨軒同樣朗聲一笑,"慕容姑娘真是女中豪傑!"

端起酒杯遞到司無殤的面前,看著依然戴著面具的司無殤,"子陵兄,既然要回京城,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司無殤接過他手中的酒一飲而盡,豪不避諱,伸出手扯下臉上的銀色面具拿在手中,"在下司無殤!"

衛墨軒仰頭將半壺老酒一飲而盡,抬眸打量著鄭王出塵的容貌,那眉心的朱砂格外的打眼,難怪要帶上面具,"鄭王果真是人中龍鳳,在下能夠結識鄭王與鄭王妃,果真是難得的緣分."

他們隱藏身份,不過是方便辦事,瓔珞解釋道:"衛公子不要誤會."

"鄭王妃客氣,若是早些曝露身份,反倒不會自在."

她能夠如此想甚好,"衛公子,時辰不早了,我們該走了."

"且慢!衛某還有一件禮物要送給兩位."

衛墨軒早就准備好了禮物要送給兩人,就是當日在酒樓三人共同創作的那幅畫,如今被衛墨軒提上字兒.

衛墨軒將畫遞到了鄭王手中,司無殤微展眼睫,將那畫卷展開,那花海中枝頭嬉戲的兩只鳥兒雙宿雙棲,別具神采,上面提著兩句話,"白頭永偕不相離,倦鳥余花鳳還巢!"

衛墨軒生平娶了兩個女人,卻都是無疾而終,而衛家滿門卻只剩下他一個,這幅畫留下怕是只會徒添傷感.

"這幅畫本就是兩位所畫,如今算是物歸原主."

司無殤唇兒微微上揚,有一句話要留給他,"衛墨軒,只要你的心是向著朝廷的,朝廷自然不會虧待,便可光耀門楣,好自為之."

司無殤走在前面,一手拿著畫卷,奔著府外而去,"啟程!"

瓔珞頷首,"衛公子,後會有期!"緊隨其後上了馬車.

兩人上了早已准備好的馬車,放下簾幔,馬車前行,他們要與公儀初彙合.

馬車一路搖晃,瓔珞望著衛墨軒的送的畫卷著思量,猶記得在酒樓內相遇的畫面,衛家就只剩下他一人,就算得到了家主的位置,又有什麼意義.

"這件事總算告一段落.咱們還要趕去與公儀初彙合,回到京城才是重頭戲."

提起公儀初,瓔珞至今對他都沒有什麼好感,原本以為他只對自己花巧語,哄騙的女人,卻不想還有一個衛清蓮.

同樣是因他丟了性命,心中對于衛清蓮還是有些同,可是天意弄人,公儀初竟然是自己的親哥哥.

救他不過是看在父親的分上,打心里面是很鄙夷公儀初的行徑.

"王爺,要想為他脫罪讓皇上相信並不是那麼容易,我會找蓁兒商量一下,讓他去求楊不破,將阿麥的事遮掩過去."

司無殤見她神色凝重,此事不急還有些時日謀劃,伸出手將瓔珞的身子攬入懷中,"這些時日辛苦你了."

"瓔珞並沒有做什麼?倒是讓王爺帶上面具有些辛苦."

溫潤的指尖握住她凝脂素手捧在手心,"如果珞兒想看,本王隨時可以為你帶上."

瓔珞緩緩將身子靠近,靠在她的肩頭,他溫的話語話沖散彌散在馬車內凝重的陰霾.

馬車一路行進,夜幕四合,眼見著天色暗了下來,他們留宿在悅來客棧,她們包下的是客棧後獨立的庭院,公儀初就等在哪里.

瓔珞見她還是上一次在濮陽大牢內,司無殤知道他兄妹積怨很深,"珞兒,去見一見,他畢竟是你的親哥哥."

瓔珞邁著遲疑的步履走了進去,見著公儀初熟悉的身影,想起前世,不願相信眼前卑鄙無恥的人是自己的親哥哥.

"我們不過是看在父親的面上才會救你,到了京城你且好自為之."

伸出手拉著蓁兒,"蓁兒,我們走!我還有話對你."

司無殤見慕容瓔珞一如既往的冷漠,"這丫頭倔強了些!"

公儀初神色僵硬,他不怪瓔珞自己卻是欺騙了她,幸好他嫁給了鄭王,沒有鑄成大錯.

"今日之事不過是咎由自取!"

"此番回京有些風險,皇上那里我會盡量為你開脫,其他的就靠你自己,比方古吳國有何動向?"

夜靜寂,蓁兒伺候瓔珞沐浴更衣,王爺與王妃安寢,方才退了出去回自己的房間,雖然她的賣身契已經在自己的手中,瓔珞的恩她並沒有忘.

瓔珞已經單獨與她談過,心中想著明日要如何開口,卻是突然撞上一人,"對不起!"

楊不破就等在她房間的門口,"蓁兒,有沒有撞疼你."

"沒有!楊大哥,你怎麼會在這里."

"這幾日都在處理漕幫的事,許久都沒有見著你,過來看看才放心.看你的樣子好像有心事?"

蓁兒想要求他卻是有些不好開口,"沒,沒什麼?"

楊不破見她不願,也不逼著她,"看見你安然無恙,那我走了!"

蓁兒忙不迭伸出手抓住他的粗劣掌心,"楊大哥,我有事求你!"

不破見著她緊握的雙手,"以後不必如此緊張,有什麼事盡管?"

"楊大哥,初少爺他是慕容家唯一的兒子,你可不可以幫幫姐!"

有些事他已經在幫忙,他覺得鄭王做事是對的,保住公儀初即是為皇上保住了可以對付慕容玄的籌碼.

"就為這件事嗎?我會盡力的."

"謝謝你楊大哥!"蓁兒垂眸不敢看他.

此時的她柔弱中帶著幾許羞澀,讓人憐愛,將身子緩緩靠近.

蓁兒身子僵直,已經下了決心要嫁給楊不破,沒有推開他,"楊…楊大哥,蓁兒會嫁給你!"

不破有些意外,眸中欣喜道:"蓁兒,你可考慮清楚了."

"嗯,考慮清楚了!"

不破終于等到她心甘願嫁給自己,扶住她的香肩,溫的唇瓣烙在她的額頭.

"蓁兒,我會好好待你的."

上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保重    下篇:第一百二十八章 危聳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