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二十八章 危聳聽   
  
第一百二十八章 危聳聽

禦書房內,嫋嫋凝神香夾紮著淡淡的墨香彌散,慕容錦芯垂首守在皇上的身旁細細研墨.

司無月拿起鄭王從濮陽送過來的密函,唇角淡淡揚起,慕容錦芯見皇上唇角揚起的笑意,很久都沒有見他如此.

"皇上可有喜事."

司無月將那密函合上,"嗯,鄭王她們就要回來了,而且會帶回來一個人,對于慕容將軍來是個極好的消息."

慕容錦芯不解,父親至今還被囚禁在將軍府思過,那里有什麼喜事?

"不知是何喜事?"

"皇後可還記得有一**與鄭王同庚."

慕容錦芯當然記得,那是母親的心病,也正是因為此事,母親與父親的感不睦,被一個妾鑽了空子,只是這些都是陳年舊事,皇上此時提及所為何事?

"當然記得,那個**比臣妾一歲,喚名慕容阡陌,剛剛出生沒幾日就夭折了.比起鄭王還要年長兩月有余.難道皇上口中的喜事和他有關."

司無殤淡然點頭,"正是,那個孩子還活著,不過是被人掉包送去了公儀家."

慕容錦芯恍然道:"皇上是,公儀初是就是當年的那個孩子?既然掉包哪里會有人如此蠢笨,會將人一直留在父親的身旁,如此多此一舉."

"那人是慕容將軍的仇家,他們想見到他們父子相殘.慕容將軍應是知道公儀初的來曆,才會不惜忤逆朕的意思放走公儀初."

慕容錦芯與皇上的關系終于緩和,即便父親被關了禁閉,慕容錦芯也沒有向皇上求,生怕破壞了夫妻兩人好不容易維系的感.

此番皇上竟然辭此番語,倒是讓她心中升起了希望,忙不迭跪地道:"皇上,既然皇上知曉父親的苦衷,可否減免父親的責罰."

司無月原本晴朗的雙眉漸漸籠上氤氳,"皇後,身為一國之母豈可如此不明事理,慕容將軍犯的是忤逆之罪,若是每個人忤逆朕都是有可原,朕的威嚴何在,律法何在?"

"是!是臣妾一時疏忽,不明事理."

司無月見慕容錦芯恭敬神,"好了,你也起來吧!崳兒此時應是下了太學,去將他領過來,朕要考考他課業."

"是!"

慕容錦芯輕挪步履走到門口,眼角的微光略帶憂傷的看了他一眼,女兒關心父親本是天經地義,怎奈到了帝王家就變成了奢望.

皇上喜怒無常,時日無多,萬事都不會像從前那般計較許多,只想著能夠與他毫無遺憾的度過所剩無多的日子.

司無月見慕容錦芯離開,從腰間去了安心的藥丸服下,他時日無多,要做的事太多,鐵打的身子也受不了.

最近得到一些不好的信息傳來,更是讓他心生不安,除了鄭王他不相信任何人,他期望著鄭王能夠回來,還有很重要的事要交給他.

數日後,一行人回到颍川城,瓔珞掀開門簾又見到馬車外熟悉的街道,當日他是尾隨著鄭王離開,他們離開一個多月,再次歸來心境竟是有很大的不同.不同的就是她多了一個親哥哥.

"王爺,咱們一起進皇宮."

"珞兒,你先回王府,你這次假扮禦史,若是皇上追究怕是不好辦.我帶著公儀初進宮,相信我我會確保公儀初的平安."

瓔珞知道鄭王是想保護瓔珞的安危,"假扮禦史也是不想鄭王的身份曝露,皇上若是明君就不會在此等事之上追究."

皇上喜怒無常,司無殤是不想瓔珞有一絲一毫的危險,語氣堅定,"不可以!"

"可是太後那里怎麼辦?我們剛剛回京,總要去問安."

司無殤已經和皇上打過招呼,其中的利弊也分析透徹,太後那里就比較棘手,太後對慕容家早有嫌隙,一直是面和心不合,就怕會落井下石.

鄭王身邊從不缺乏探子,鄭王的動向也逃不過太後的探查,即便到了濮陽亦是如此.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躲且躲!"

既然鄭王將一切攔在身上,她也無話可,"那好,我帶著蓁兒回府,萬事就拜托王爺了."

皇宮內,鄭王回京的消息已經傳入皇宮,皇上命宦侍帶著鄭王到霖德殿偏殿候著.

皇上昭眾大臣前往霖德議事,並且命人暗中去了慕容將軍府,將慕容玄帶至皇宮,一切准備就緒,方才宣召鄭王入殿.

司無殤與公儀初等在霖德殿的偏殿,如此等了許久,已經對好了辭.

大殿內文武百官都在,皇上端坐在龍座之上,神色肅穆.朝堂之上眾朝臣很是詫異,公儀初是古吳國的*細,怎麼會與鄭王在一起.

鄭王與公儀初一前一後走入殿中拜道:"皇上萬歲萬萬歲!"

"鄭王,此次濮陽的事查的怎麼樣了?"

"啟稟皇上,衛家販賣私鹽一事已經查清楚了,是古吳國之人在背後操控.那衛家的家主衛清蓮在獄中自盡,留下一份認罪書,還有一枚玉符."

"呈上來吧!"

宦侍將物件雙手高舉那在面前,見那認罪書上染著血跡,此是穢物,輕聲提醒道:"皇上,老奴幫皇上驗看."

司無月斂起眉目,他貴為天子九五之尊,那里有許多忌諱,"呈上來吧!"

司無月大致翻看了衛清蓮留下來的認罪書,挑起那枚能夠證明身份的玉符,卻是瀾國皇室的信物.

一切事的原委楊不破已經暗中相告,鄭王信中也將利弊做了分析,留下公儀初很有利用價值.

"這個羽非白是何人?"

鄭王向公儀初遞過眼色,公儀初忙不迭上前恭敬道:"公儀初是瀾國皇室後裔,古吳國皇後的侄兒."

皇上眸光上下打量公儀初,看他身材魁梧,倒是有幾分慕容玄的身影,"聽鄭王,此番能夠破除濮陽的案子,是你在背後幫的忙."

公儀初忙不迭跪地道:"皇上,公儀初曾經確系古吳國的*細,隱藏成漢多年,只因並不知曉自己的身世.當日身份曝露,慕容將軍道破身世出公儀初是慕容將軍的親子."

朝堂之上一片嘩然,紛紛誤會了公儀夫人與慕容玄有私.

"是古吳國的人將兩家的孩子掉包,他們知曉父親與公儀將軍相交甚篤,便設計將公儀家滅門,公儀初便以養子的身份留在了父親身邊.當日公儀初並不相信,父親*著忤逆之罪將我放走,暗中開始調查自己的身世,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公儀初是慕容玄的親子.古吳國皇室也已經決定對成漢交戰."

"世上哪有如此荒謬之事,哀家只知道慕容家有兩個女兒,何曾有過一個兒子,你這個古吳國的*細,在此危聳聽,究竟打的什麼主意?"門口倏然傳來塗太後的質問.

上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會嫁給你    下篇:第一百二十九章 擇日完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