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三十九章 鳥人   
  
第一百三十九章 鳥人

慕容瓔珞帶著那名女子回到州府,得知她的名字叫何音.

瓔珞將她安置在府衙內,隨時觀察著她病,倘若她的麻風病可以治好,那些婦人就會相信她.同為女子實在不忍心看著她們受苦.

"姐,您的膽子實在是太大了,那麻風病可是會傳染的.您將那個女子留在府中很不妥."

"我總不能夠看著她被趕出去吧!人都已經帶回來了,她的病好了自然會走的.忙了大半日著實辛苦,我先躺下睡一會兒,等王爺回來了,記得叫醒我."

蓁兒在院子內轉了一圈,整個院子里空曠的很,不破也不再,索性又回到房間,靠著*榻守著,漸漸的也同瓔珞一並睡了過去.

院子的某從角落,那名叫何音的女子,望著瓔珞所在的院落,這個院子里看似空曠,卻是隱藏著很多暗衛.

"蝶衣的果然沒錯,這個鄭王妃心慈面軟,自己不會武功,又是本地人,只要足夠可憐就可以留在她身邊不被發現."

瓔珞一覺醒來,見著鄭王已經回來,"如今什麼時辰了?"

"已經到了子時,你也餓了吧!"

"我沒胃口,這一路顛簸太累了,到現在沒有緩乏.只是想休息一下,沒想到睡了許久."

司無殤已經為她診過脈,並無異樣,或許是水土不服引起的,"我聽你帶了一個人回來."

"確有此事,那個女子很可憐她得了麻風病,渾身潰爛,我曾經服用過白頭靈蛇的蛇膽,可以克制她的麻風病,那女子被人追趕,我見她可憐便將她帶入府中."

司無殤顰眉道:"事有些巧合,怎麼偏偏叫你遇上了,我已經命人去探聽了她的底細,她卻是本地人無誤."

這件事瓔珞不是沒有考慮過,"殤!我也曾經懷疑,她的麻風病是真的,我不能夠見死不救,等她好了我便讓她離開."

瓔珞也想起一事,"殤!還有一事,唐非的妻子她們家三名男子要服兵役,她的兒子剛剛及笄,不想兒子去軍營."

唐非是血性男兒,自然會拉著自己的**和兒子一同上戰場,打仗難免有死傷,總要以防萬一為唐非留後.

"這件事,我會看著辦的."

一連幾日瓔珞均會去唐非家為唐母施針,只是想要將濕毒排出體外很辛苦,好在唐母的病有些好轉.

原本這些婦人對朝廷充滿恨意,對京城來的陌生人很抵觸,不過聽著唐非的夫人著鄭王妃是好人.

家里的男人也提起鄭王和那些欺壓百姓的官員不同,也發了餉銀,對瓔珞並不排斥.

當然瓔珞也是有私心的,除了要減輕她們的病痛,更重要的是在收買人心.鄭王初來乍到所欠缺的就是民心.

帶來的草藥幾乎都發了出去,時間尚早,回到府衙也是無所事事,瓔珞與蓁兒來圍洲已經有幾日,去海邊看一看,順便了解一下民意.

圍洲島有三個港口,如今只有一個港口允許出海打漁,其他的兩個港口已經禁海.並沒有引起當地民眾的反感,年輕力壯的男子紛紛投軍,留下的不過是老弱病殘.

漫步沙灘,微咸的海風吹過,帶著清新的氣息.

睜開眼眸,素手遮住微醺的陽光,溫暖而愜意.如果鄭王在身邊就更好了,可惜他每天都很忙碌無暇相伴.

蓁兒卻是倏然指著天空道:"姐,您看那是什麼?"

瓔珞轉身朝著遠處天空看去,那漸漸朝著她們飛過來的好像是鳥形的飛行器,上面坐著兩個人,一身藍衫,另一個是藏青色衣衫.

蓁兒驚呼道:"姐是鳥人?"

"不,是鳥形的飛行器."

"不好了姐!那物件不見了,應是**了."

那鳥形的飛行器出現在這里並不尋常,有可能是敵方派來偵察的探子,雖然是青天白日,這種可能也是有的.

倘若不是,即便身懷武功,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怕也要骨斷筋折.

"蓁兒,我們去看一看."

兩女在附近搜尋,並不在海灘,難道是掉進了海邊的林木之中.

看著面前林木深深,若是有埋伏該怎麼辦?蓁兒也不願繼續搜尋,"姐,咱們還是回去吧!"

安全起見,瓔珞決定放棄搜尋,隱隱聽到不遠處傳來低聲的呼救,瓔珞謹慎向前靠近.見著高樹之上那名藍衫的男子,手上握著飛行器的一端,喚著:"救命啊!有沒有人啊!"聲音急切而顫抖,似乎很害怕.

飛行器的另一側,樹枝明顯被壓斷,樹下的沙灘上躺著藏青色的衣衫的男子,樹木枝條阻擋了下墜,應該只是被震暈過去了.

瓔珞並沒有急著上前,狐疑的眸光在他的身上細細打量,此人一身藍衫,料子精細,做工考究非富即貴.

那男子居高臨下,見著瓔珞身影,悲切喚道:"姑娘救命!"

"這位公子,我該怎麼救你?"

"姑娘,你只需要將我仆人的身體挪到樹下,只要我**有他墊背即可!"

瓔珞不過出手試探,卻是碰上如此無良的主子,也想試探他究竟會不會武功.

縱身一躍上樹梢,看著懸掛在樹上搖搖欲墜的飛形器,做工並不精細,鷹是人為臨時搭建.

這種飛行器也只是在典籍上見過,只有一根根骨,乘上一人即可,若多了便是累贅,難怪會**.

沒有利用武功將她帶下,伸出手扯住鏈接骨架的一根繩索,只要一拉這根繩索,飛行器立時解體.

伴隨著一聲慘叫,那藍衫男子結結實實的落在了地上,應該是成大字型趴在地上,面部著地吸入沙土.竹木落的滿地都是.

瓔珞縱身一躍下了高樹,腳步輕盈,站在那男子的面前,這個男子很聰明,非但沒有被**的竹木擊中,成大字型分散了許多的重力.

"這位公子,你沒事吧!"

從那麼高的書上摔下來怎麼會沒事,身子牢牢地嵌在地上,灰頭土臉的仰起頭,"在下與姑娘無冤無仇,姑娘為何要害我!"

"我並沒有害你而是救你,你若是真的落在你的仆人身上,你的仆人非死即重傷,如今你們兩個人均受了輕傷,生命並無大礙."

那藍衫男子神痛苦道:"可是!我的腿動不了了."

"姐,不要過去."蓁兒忙不迭喊道.

瓔珞也沒有打算留下來,她懷疑此男子在上演苦肉計,甯錯殺不放過,從懷中掏出一瓶藥丸放在了地上,也算仁至義盡了.

"我並沒有聽到骨斷的聲音,應是傷筋,這瓶跌打藥應該夠了."

"蓁兒,我們走!"

上篇:第一百三十八章 二王子    下篇:第一百四十章 三思而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