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四十章 三思而行   
  
第一百四十章 三思而行

瓔珞毫不猶豫地離開,能夠擁有鳥形飛行器,衣衫樣貌均是不凡,兩人定不是普通人,瓔珞命暗衛暗中監視.

感受到兩女的步履消失,桑堪忙不迭的從地上爬起來,見著主子蹲在地上看著散落一地的竹木.

不明白明明主子的心思,是一個王子為何要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狽,偏偏眸子里帶著驚喜,莫不會腦袋摔壞了?

這個主子可是古吳國的天才少年,自幼就對機關術數軍械建造有極高的天賦,當然性子也有些古怪,"二王子殿下,咱們犯不著把自己弄得這麼慘吧!要見面有很多方式的."

阿曼手中拿起藥瓶揣入懷中,"那位姑娘竟然也懂得機關術數,雖然只是一個極簡單的飛行器,她竟然可以將其拆解."

桑堪見阿曼眸子里的神采有些擔心,提醒道:"二王子殿下!"

"桑堪,以後要改口叫公子!"

桑堪神微怔,"是!公子,咱們還是趕緊和蝶衣彙合,還有重要的事要做."

"他們要的東西本殿下兩日就可以弄好,好不容易出來一趟,多玩幾日也無妨!"

桑堪不過是個扈從,無權左右主子的意願,想必二王子整日悶在府里研究,此番出游心怕是要玩野了.

阿曼蹙眉深鎖長舒了一口氣,仿若幽怨的媳婦一般,那姑娘對那些婦人和顏悅色,可偏偏對自己充滿敵意,不過沒關系,每一次在同一個地點都能夠見到她,下一次見面一定有辦法讓她改**度.

瓔珞與蓁兒回府衙直接去看何音,瓔珞的血對麻風病還是有效果的,不過還需配合塗抹的藥膏和湯劑.

何音跪拜滿口道謝誓死報答,瓔珞並不圖她報答,只希望她的病能夠快些好起來.

主仆兩人離開,每一次見過何音,蓁兒都要拉著瓔珞前往浴房,並且命人在何音院子里揚上石灰粉,生怕被傳染.

這幾日鄭王和楊不破均是早出晚歸,只留下承楓保護兩人,今日鄭王更是命人來告知不會回府.

雖然心里面有些失落,畢竟她們都是做大事,為的是黎民百姓.

府衙寂靜空曠,蓁兒不敢獨處,于是瓔珞與蓁兒同塌而眠,相互作伴.

瓔珞睡不著,見著蓁兒也是翻來覆去的不安生,"蓁兒,你是在想楊不破."

"沒有!只是換了*有些不習慣."

"怕是換了人不習慣吧!"

蓁兒羞赧道:"姐不也是一樣睡不著."

"是,也不是.蓁兒,王爺有意讓不破接管南疆,以後蓁兒怕是要留在這里.咱們姐妹相處的日子怕是不多了."

楊不破怕蓁兒難過並沒有將這件事告知于她,蓁兒一直以為她們主仆會一直在一起,聲音哽咽道:"姐,蓁兒不願和姐分開."

瓔珞也舍不得姐妹相擁而泣,"蓁兒,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王爺希望不破有個好的前程,我也希望蓁兒成為將軍夫人.至于你的**和母親,留在京城我來照顧,我會送你的**去最好的書院去讀書謀個好前程."

"蓁兒該如何報答姐與王爺的恩."

"蓁兒,只要不破能夠守住南疆就是最好的報答.即便咱們分開了,依然阻斷不了咱們們之間的姐妹誼.不如咱們做個約定,倘若以後若是懷有身孕,若是男孩就結為兄弟,若是女兒就結成兒女親家."

不覺又是兩日,鄭王均沒有回衙門,聽唐非的妻子唐非這幾日也沒有回家,心里很想去軍營看鄭王,又怕會打擾他,畢竟國事要緊.

令人欣慰的是那些婦人,喝了湯藥以後病症明顯減輕,只是瓔珞帶的草藥都發放出去,瓔珞決定回去命承楓再准備一些草藥.

"姐,那些婦人是嘗到了甜頭,想占便宜."

"蓁兒,有時候人不能夠太功利,我這樣做也是為了得到民心.還有你以後要在這里生活,就要和她們搞好關系,別看女人的力量,耳邊風也是很管用的."

"蓁兒明白."

途經海邊,瓔珞見到了一群五六歲的孩子在堆沙,他們的年紀和崳兒一般大.大一點的孩子就會背著竹簍,手中拿著筷子捉螃蟹.

瓔珞看著他們捉螃蟹很有趣,于是跟他們一起拿起了筷子,躍躍欲試.

"你想捉螃蟹?"耳畔突然傳來溫潤的男子聲音.

"姐!"蓁兒方才注意道突然出現的男子就是那日的鳥人,出聲提醒道.

瓔珞警惕抬首,出現在自己面前之人就是那日坐著鳥形飛行器的男子.

一襲藍色長袍,頭上別有名貴的白玉簪,看年紀與自己也差不了多少.

這個人定是別有用心,冰顏相視,"看來這位公子的腿傷得並不重?兩日功夫可以隨意的走動."

阿蠻微微躬身表示謝意,"多謝姑娘前兩日的相救,在下了仆人的身子均無大礙了."

瓔珞挑眉,他的仆人好與不好與自己有什麼關系,並沒有給他好顏色,"不過是舉手之勞,我還有事不奉陪了."

瓔珞欲走,阿曼卻是沒有放她走的意思,忙不迭手拉住瓔珞的手,"敢問姑娘芳名?"

面對這個有些唐突的少年,瓔珞借機探向他的脈門,內體並不高,練的不是外家功夫,他的武功僅能夠防身而已.

瞬間甩開他的手,"公子,光天化日之下,問一個女孩子的名諱怕是有些不妥吧!"

這里是成漢是不可以暴露身份,他平日里喜歡身穿藍衫,對中原的名字不熟悉,不過一個名字他是知道的,就是蘭亭序母後逼著每天都要寫上一頁的,這叫知己知彼.

"在下蘭亭胥!"

瓔珞唇角上揚有些哭笑不得,"蘭亭序,還九成宮呢?"

阿曼從旁糾正道:"姑娘錯了,不是序,是胥."

瓔珞覺得這個人真的好無聊,竟然糾正起自己的口音,不過聽此人的口音並不是本地人,從樣貌無法辨別他的身份,難道他真的是敵國的探子.

"你不是成漢人?你接近我究竟是為了什麼?"

"在下沒有惡意,我想跟姑娘做個朋友,可否賞臉坐下來喝幾杯謝謝姑娘出手相救."依然溫和人畜無害的模樣.

如果他是敵國的探子,會大搖大擺的來招惹自己嗎?這個人真的很奇怪.

突然很想弄清楚他的身份,還有那飛行器的來曆,暗中有暗衛自己的功夫遠在他之上,應該不會有事.

"蘭公子你真的想陪我喝酒嗎?我的酒量很好,給你一次反悔的機會."

蓁兒一旁緊張不已,姐想要做什麼?不會真的和這個人去喝酒吧!

"姐!您要三思!"

阿曼自然是欣喜的,男人豈可輸給女人,"能夠和姑娘喝酒是幸事,前面有一處酒家,去哪里如何?"

"蓁兒,既然蘭公子如此有誠意,怎好拒人千里,咱們走吧!"

上篇:第一百三十九章 鳥人    下篇:第一百四十一章 有喜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