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四十一章 有喜了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有喜了

蓁兒擰不過瓔珞,還是跟著一起前去,此處的酒家並不是很大卻是五髒俱全,而且這里是帶住宿的.

瓔珞見眼前的男子與那老板很是熟識,那老板呵呵笑道:"蘭公子,想要點點什麼?"

春水般明澈的眸子笑的人畜無害,"阿音姑娘想吃些什麼?"

"隨便!"

阿曼蹙眉,女孩子他接觸最多的就是妹妹蠻兒,那個妹妹刁蠻任性根本就是個怪胎,女孩子總是喜歡清淡的吧!

"來幾樣清淡一些的,再來兩壇酒."

瓔珞細細觀察,發現坐在面前的男子似乎沒有什麼心機,如果他是在偽裝,就是一個很可怕的人.

見老板去准備,上菜還需要些時辰,阿曼還不知道瓔珞的名字,"敢問姑娘芳名?"

瓔珞不相信他的名字叫蘭亭胥,何人會叫如此奇怪的名字,既然他的名字是假的,她也沒有必要報上自己的真名.

她忽然想起了留在府衙內養病的何音,隨口道:"何音!"

"阿音!高山流水遇知音,真是妙!"

瓔珞皺眉不過是一個很普通的名字,和知音有何關系?未免有些牽強附會,"蘭公子,你沒事吧!"

"阿音姑娘,你是怎麼會知道拆解那木鷂?"

"不過是曾經在一部典籍上看過關于一些木鳶的猜想,知道如何拆解."

雖然有些失望,不過一個女孩子對機關術數感興趣,這是很難得的,"阿音姑娘,有機會你可以跟著我回家,我的家里親手做了有一只可以隨意飛行木鳶,在下可以帶著阿音姑娘同上九天."

究竟這個男子的是真還是假?看他的年紀也不是很大,會有如此本事嗎?

"蘭公子究竟是何許人?家鄉何處?"

桑堪害怕阿曼會出自己的身份,忙不迭解釋道:"我們公子自幼就對機關術數很有研究,可是我家老爺一直都很反對,公子就偷跑出來."

瓔珞眉目盯著阿曼,見阿曼默許屬下的法,"哦!原來是這樣."

片刻功夫菜已上齊,瓔珞毫不猶豫勸起酒來,瓔珞的酒量很好,酒過三巡,阿曼的臉色酡,已經醉態畢現.

瓔珞覺得是時候,繼續勸道:"我們不過一面之緣,能夠一起喝酒也算緣分,為了難得的緣分,蘭公子也要再喝一杯."

桑堪見著瓔珞一味的勸酒,主子的酒量他是很清楚的,生怕出什麼不該的話,"公子,您的身子要緊."

阿曼卻是正在興頭上,將那酒杯一飲而盡,直接丟出去,惺忪醉眼看向瓔珞.

"阿音,我從第一次見你就喜歡上你了.我每天都會跑去同一個地方看你.可是你對那些婦人都很好,唯獨對我冷冰冰的."

瓔珞還真是哭笑不得,這個人他竟然在暗戀自己,真的有些可笑,看著醉酒趴在桌子上喃喃自語的阿曼.

沖著桑堪道:"你家公子怕是喝多了,快帶著他上樓睡一覺就清醒了."

瓔珞拉著蓁兒走出酒家,緒有些複雜,原本以為他是敵國的探子,如今確實有些分辨不出.

"姐,那個登徒子竟然打姐的主意,以後還是不要再見面的好."

瓔珞是有夫之婦,心中愛的唯有鄭王,不會被人三兩語就動心,知道他的心思,自然不會再相見.

不過瓔珞也喝了數杯,步履有些輕飄,頭痛得緊,"蓁兒,這個人我以後不會再見.還是快些回去."

自從酒樓回來之後,瓔珞渾身不舒服頭痛得厲害,那酒是沒有毒的,應是宿醉喝過醒酒湯就會好.

可是過了一/夜,況愈發的嚴重起來,不但胃痛還上吐下瀉的.

蓁兒擔心的緊,"姐,您是不是中毒了,不然怎麼會如此.不如將王爺叫回來吧!"

"王爺他們整日都在忙,盡量不要去打擾他們.若是有病,我自己便會醫治."

瓔珞斷定自己不是中毒,忍著胃腹灼痛,靜下心來為自己診脈,脈流利圓滑,如盤滾珠是滑脈.她不相信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再一次為自己診脈,是滑脈無誤,她終于期盼到她與鄭王的孩子,眸中蘊滿水光.

蓁兒見瓔珞又驚又喜神反複莫測,想著今日姐的反應,猜測道:"姐,難道姐有喜了?"

"蓁兒,你快去將王爺叫回來吧!先不要將這件事出去,我想給他一個驚喜."

因為鄭王前些日子為她診過脈,當時天數很短並無跡象可循,並沒有太在意.

如今半月過去,瓔珞一直認為是水土不服才會感到困頓勞累.瓔珞如今已經不是一個人了,她真後悔去喝酒,

瓔珞不敢再輕舉妄動,安心的躺在榻上安胎,一想到腹中已經有了一個的生命在成長,初為人母,根本就無法平複心中的喜悅.

承楓已經命人前往軍營,可是鄭王帶著人視察海港,一直等到天幕低垂,三人方才回到軍營.鄭王得知瓔珞有事找他,瓔珞不是那種不明事理的女子,不會輕易喚他回去,必定是要緊的事.

他們去勘察,想要繪制一幅比較詳盡的海圖,將任務交給不破與唐非,踏著夜色匆忙的朝著府衙趕去.

他雖然在軍營,這幾日瓔珞的動向他都是知曉得,也知昨夜瓔珞與其他的男子一同喝酒,命人查詢了那男子的身份.

鄭王回到府衙瓔珞並沒有睡,她一直等著鄭王,想要將這件喜事親口告知與他.

聽著門外急促的步履聲漸漸清晰,"珞兒,聽你的身子不舒服."

瓔珞緩慢的坐起身來,鄭王伸出手將軟衾墊在她的身後,"到底是哪里不舒服?"

瓔珞伸出手**他的手挪向**,"是這里,九個月以後王爺就要做父親了."

喜悅自心里迸發而出,"珞兒,你有喜了!"

"嗯!"

司無殤心中歡喜,終于有了兩個人的血脈,將瓔珞抱在懷中,"謝謝你讓我嘗到做父親的滋味,我們有孩子了."

"是我們的孩子,也謝謝你讓我嘗到了做母親的感覺."

兩個人相視而笑,倏然覺得有些酸,對于孤獨的兩個人,這個孩子就是上蒼賜予兩人最大的恩惠.

司無殤不放心瓔珞的身子,親自為瓔珞診脈卻是滑脈,只是她**氣滯血瘀,精氣駁雜不宜養胎.

"明日我讓他們給你煎煮些補氣血的湯藥,你的體質偏涼,再不許飲酒知道嗎?"

聽到他的叮囑,眸中篤定而凝重是在命令,"他知道自己飲酒."

"還有,我不在的日子,你不許再去見不相干的人."

"殤!你都知道了,我只是懷疑那個人的身份,僅此而已!"

司無殤見瓔珞緊張的模樣,相愛勿疑,他又豈會不相信她.

唇角含笑躬**子,頭貼在她的**之上,靜聽里面的動靜.

"以後有咱們孩子看著,就算有神馬貓阿狗的人打你主意我都不怕."

瓔珞有些哭笑不得,"殤!你這樣是在吃醋嗎?"

上篇:第一百四十章 三思而行    下篇:第一百四十二章 有夫之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