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五十章 一個條件   
  
第一百五十章 一個條件

羽君甯將娜依與自己的**合葬在一起,看著那冰冷的墓碑,她發誓一定會光複瀾國,讓阿曼登上古吳國的王位.

羽君甯命阿曼和瓔珞跪在娜依的墓前,羽君甯認為娜依的死都是慕容瓔珞造成的.

如果不是為了救她或許娜依還可以多活幾年,那個詛咒就不會應驗,如今瀾國的家人就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冷風簌簌,瓔珞感覺到骨子里發冷,渾身都在顫抖,跪了一天體力不支,心中充滿自責,認為娜依是為了救她才會死去.

阿曼見瓔珞發抖很是心疼,伸出手去扶她,"阿音,你剛剛醒來身子還虛,快起來進房間休息!"

瓔珞搖頭,"師父為救我而死,這是我應該做的."

"阿曼!我讓她跪在這里.沒有讓她為娜依陪葬已經是很仁慈了!"羽君甯冷喝道.

"母後,您不要將姨母的死歸咎在阿音的身上,她根本就不知!害死姨母的是我,不是阿音."

羽君甯杏目圓睜,阿曼越是護著瓔珞,她心中的怨恨就越深,他害死了自己的母親竟然不知,他竟然一點都沒有感應得到嗎?

"阿曼,你知不知道這座墳墓里埋葬的是什麼人?"

阿曼一臉茫然,他是感覺到娜依的身上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親切感覺,又舍命救了瓔珞,娜依似乎和他有著非凡的關聯.

"母親,您想什麼?這墳墓里面的人到底是誰?和阿曼有和關聯?"

看著阿曼雙眸泛,羽君甯狠狠的攥起拳頭,恨的指節泛白,她不能夠將阿曼的身世講出來,如果這孩子真的知道她害死了自己的母親,或許會變得頹廢不堪.至少現在不可以,她一定要忍住心中的憤怒.

"埋在這里的是你的舅舅和舅母,你叫我如何不恨?"

在阿曼的記憶里,舅舅早就在多年前就死了,舅舅的兒子就是阿麥,"舅舅不是應該葬在瀾國嗎?怎麼會葬在聖通山上?"

"當年,你舅舅未當皇帝之前四處游曆,樣貌生得極好的,才卓然不凡."提到**眸中竟是泛,阿曼的樣貌遠不及他的父母.

"二十幾年前他來到古吳國游曆,聽聖通山有巫女替人占卜,于是好奇便上了山,遇上竇初開的娜依兩人相戀,後來成漢與瀾國發生戰爭,你外公病重,你舅舅臨危受命."話到此有些哽咽.

"國破家亡,當兩再相見已是天人永隔,娜依為了救活你舅舅,啟動星陣,為他逆天改命,受到巫神的詛咒,失去了她的青春美貌,她還那麼年輕,僅僅換來你舅舅三年的壽命,後來兩人祭天地成了夫妻."

阿曼的心里很傷心,淚水汩汩而出,就好像這件事是發生在他的身上,"母親,阿曼知錯了,是阿曼害死了舅母."

看著阿曼傷心自責,還好沒有告訴他娜依是他的母親,從到大一直將他捧在手心里疼愛,看到他就看到**的影子.

"你起來吧!不管你的事!如今他們夫妻團聚,對于娜依應是一個解脫."唯有如此安慰阿曼.

此時,"噗通"一聲,瓔珞又冷又餓,她身子僵硬冰冷,體力不支倒在地上.

"阿音!"阿曼忘記悲傷,忙不迭將瓔珞抱起,直接奔著山上奔去.

羽君甯恨的咬牙切齒,這個不明來曆不明身份的女人早晚都是禍害!不過看著她的眉眼卻有著自己的影子.

阿曼將瓔珞抱至房間,為她運功取暖,命桑堪將火爐點燃,忙了許久見瓔珞的身子和暖,只是還沒有從昏迷中醒來.

桑堪從外面走了進來,"主子!王後命您過去有事要議."

阿曼知道母親正在氣頭上,為了避免瓔珞受到牽連,即便被罵的狗血淋頭他也要去,舅媽確系因他而喪命.

阿曼離**間,瓔珞緩緩睜開眼眸,如果可已選擇,她甯可永遠都不要醒過來,面對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這里的每一個人都讓她心生不安.

阿曼來到娜依曾經居住過的房間,直接跪在地上,等待母親的訓斥,"母後,阿曼知錯了."

羽君甯的神從未有過的陰冷,雖然娜依應驗了詛咒,可是羽君甯向來不信命,她只相信自己.

"阿曼!我可以不追究那女子的身份來曆,也可以以娜依徒弟的身份承認她是你的妻子,我只有一個條件."

原本這些都是阿曼最擔心的,"母親請."

"我要你成為古吳國的國王."

"母後,父王他正值壯年,又有大哥為太子,母後讓兒子當國王于理不合."

羽君甯挑眉,那個窩囊廢的國王不過是她複國報仇的棋子,一切恩愛不過是逢場作戲,與他誕下的一雙兒女不過是可以利用的棋子,真心疼愛的只有阿曼.

"迂腐!哪有那些禮數可講,只要我想做的沒有辦不成的事.回朝以後你就到兵部任命!做幾件漂亮的事穩住民心,剩下的都交給我好了.這是你唯一一個可以讓她身份得到承認的條件."當然這也是娜依臨終的囑托.

阿曼有些猶豫,父子兄弟相殘是他不願意的,先將母親安撫,其他的從長計議.

思及此,"好!只要母親不為難阿音,阿曼全聽母後的."

另一邊,時間向前推移,司無殤命海上陸地一起搜尋,搜尋的隊伍一次次失望而歸.

司無殤斷定瓔珞母子根本就不在蝶衣的手上,不然蝶衣早就開出條件,司無殤決定帶著暗衛前往古吳國國都北都城.他要去找阿麥,如果瓔珞真的在古吳國,一定可以找到.成漢這邊依然會派人和蝶衣周旋,繼續搜尋也不排除瓔珞母子還在成漢.

司無殤帶著承楓做上馬車,不破要留下來守衛南疆,還要保護懷有身孕的蓁兒,蓁兒幾乎都是以淚洗面,留在府衙安胎.

不能隨著王爺去營救王妃,心中也是自責,"王爺,不破不能夠隨您一起去."

司無殤伸出手拍了拍不破的肩膀,"南疆就交給你了,你子一定要好好干."

不破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王爺,一定不負王爺期望,誓死保衛南疆."

司無殤不是拖泥帶水的人,毫不遲疑直接跳上馬車,馬車駛出圍洲邊界,前面黑壓壓站了一片的人,阻攔了去路.

"王爺,是唐非帶著人阻攔了去路."司無殤就是害怕唐非的挽留,故意悄悄地走.

司無殤下了馬車,看著唐菲帶著他的兄弟前來,"鄭王離開為何不通知兄弟們一聲,未免太不夠意思."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本王是時候離開了."

唐非一家幾乎被滅門,僅剩下唐非的妻子和兩個孩子,他對古吳國充滿漢恨意,也能夠體會到王爺失去王妃的痛苦.

"王爺,有什麼事唐非可以幫得上,盡管開口!"

"你與不破守住南疆,就是最大的幫助.至于王妃,她是我的妻子,我一定要親自將她救回來."

唐非會意取了酒壇遞了過去,"王爺,唐非帶著眾兄弟,為王爺喝一杯鑒別的酒!咱們後會有期!"

上篇:第一百四十九章 愛上自己    下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攤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