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六十二章 解鈴人   
  
第一百六十二章 解鈴人

慕容瓔珞渾渾噩噩,錯亂的記憶自她的腦中不斷閃現,絕望掙紮痛苦歡樂,所有的緒交織在一起.

阿曼守著她一整夜,見她神痛苦,眼角有淚,生怕她會想起從前,輕聲搖晃,"阿音!阿音!"

瓔珞從夢中被喚醒,前世今生交織的記憶讓她思緒變的混亂不堪,那個拿著長劍刺向她的是誰?那個眉間一點朱砂的男子又是誰?每次看到他自己的心里就很痛,很想流淚.還有那個手執銀心鈴的男子,還有阿曼.慕容瓔珞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女人?

"阿音!你醒了!"

慕容瓔珞抬眸看他緊張的神,每當自己就快要抓住記憶瞬間,他便會出現阻止,"我的頭好痛,可不可以讓我一個人安靜一下."

如今天也亮了,也到了該出去視察的時辰,留在這里會讓她生厭,"好!"

阿曼走出營帳,命吉娜和莫娜好生照看王妃,帶著桑堪前去巡視,順便帶上阿麥,他還是很不放心阿麥.

瓔珞斜斜的靠在榻上,一路搜尋著前世今生混亂的記憶,那些片段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只能夠憑借內心的感覺來判斷.每每想到那眉間一點朱砂的男子,都會感到心痛,他的手上也有銀心鈴.

既然阿曼不告訴自己的身份,她便去尋,就算找遍軍營也要找到那個送自己銀心鈴的男子,支撐著單薄的身子欲下榻.

吉娜忙不迭上前扶著她,"王妃,您的身子還虛弱著."

"我沒事,都是老毛病了."

莫娜手中端著托盤,"王妃,您早上還沒有吃東西,身子自然是虛弱的,這是瓖王命人送來的茶湯,點心和蜜餞,"

瓔珞一點都不餓,難不成他真的當自己是三歲稚兒,拿蜜餞來哄自己.不過莫娜得對,她的身子虛需要吃東西,否則她是無法走出軍營.

"拿來吧!"

莫娜將吃食送到她面前,看了一眼最終手還是落在了朱色的木盒之上,伸出手將蓋子打開,將擺在第三位的蜜餞拿在手中.

卻是發現這枚蜜餞里面似乎藏著字條,將拿蜜餞心翼翼放入口中,"咳咳!"

吉娜在一旁忙不迭將茶湯遞了過去,"王妃!"

瓔珞借機將字條藏在內,簡單的吃了些點心,"我想休憩,你們兩個都出去吧!"

"是!"

將兩女打發出去,從中將字條取出,竟然有人了解自己吃蜜餞的習慣,定是熟悉之人.

將那字條展開,只有簡短的五個字,三更解鈴人.

解鈴還需系鈴人,約自己夜半相見之人就是那個送銀心鈴之人,自己恢複記憶有希望了.可是阿曼幾乎是時時刻刻都守著她,她要如何脫身?

瓔珞細作思量,如果自己什麼都不做安安靜靜的呆在營帳內,才會讓阿曼產生懷疑,思及此,拿了搭在屏風之上的狐裘披在肩上.

走出營帳,莫娜吉娜守在門口,外面的天氣很冷,兩個女孩在風中瑟瑟發抖.

"王妃,您這要去哪里?"

"本宮想出去走走,你們兩個進去吧!營帳里面比較暖和."

"王妃,王爺吩咐王妃身子弱,不可以出去."

"你們想以下犯上嗎?"

瓔珞強行走出營帳,莫娜與吉娜兩個人個人跟在後面,瓔珞四處觀望,暗中記下軍營的路徑.

阿曼得知瓔珞強行在軍營內走動,定是在找尋阿麥,想要打探自己的身世.

瓔珞站在演武場上,看著那些操練的士兵,士兵的拼殺聲將她籠罩在其中,仿若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員.

眉頭深鎖,一幕幕畫面閃過,騎馬場上瀟灑射箭,也曾豪邁的大碗喝酒,慕容瓔珞原來是會武功的,可是如今卻將武功都忘了.

沒有阿曼在身邊,他竟然可以如此清晰的想起從前的事.

倏然,阿曼從身後將她抱起,"天氣如此冷,你怎麼跑出來了."

"我想找那個人,我想問他我到底是誰?"

"他以後都不會出現在軍營."

"你將他趕走了?就因為他知道我的過去?"

阿曼不想與他吵架,有很多士兵在看著,"有什麼事,咱們回大營再."

瓔珞回到營帳不不語,故意在拖時間,她已經想到了對付阿曼的辦法,看上去就是在鬧別扭.

阿曼的心里面充滿擔憂,大婚將至,瓔珞一直在鬧別扭,倘若她想起從前的事,到時候就只能夠采取強硬的手段將她留下.

瓔珞見阿曼雖是在處理公務,眉宇間一派愁苦,他擔心自己恢複記憶,心里怕是也不好過,正好借酒消愁.

瓔珞沖著門外道:"吉娜,去拿些酒來."吉娜卻是站在原地不敢動.

阿曼放下手中公務,喝道:"你身子虛,還喝酒不要命了."

"一醉解千愁,我若是醉了什麼都不知道了,就不用這麼痛苦了."

此正中了阿曼的心境,似乎也讓他想到了對付瓔珞的方法,一直以來她都不想強迫她,倘若是醉酒之後發生的事,不算不得強迫.兩人若是有了夫妻之實,他便會安分許多,倘若有了孩子,她應該就會安心的和自己過日子.

沖著門外道:"桑堪!去拿酒來!"

瓔珞挖苦道:"阿曼,你也有愁苦嗎?你隱瞞我的身份,將我留在你的身邊,你不是應該很開心嗎?"

"我這麼做都是因為我愛你,除了沒有告訴你的身份,我那點對不起你."

桑堪取了酒來,阿曼的酒量不是很好,為了保持清醒只是喝了兩杯,臉色已有些緋,看瓔珞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著悶酒,已經有了醉意.

"阿音,你究竟想起了多少."俗話酒後吐真.

瓔珞緋色上頰,朦朧醉眼看她,舉了一杯酒遞了過去,"你將這杯酒喝了,我就告訴你."

此時的她帶著一絲嬌憨的媚態,讓人生憐,阿曼接過她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

瓔珞愁苦的趴在桌子上擺弄著酒杯,"我若是什麼都想起來了,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倏然跌跌撞撞的起身,險些跌進他的懷中,"你不用扶我,我沒有醉."

又倒了兩杯酒,看著杯內澄靜的酒液,顆顆淚珠而滾落,"你若是真愛我,咱們兩個就痛痛快快的喝一場,我們都不會痛苦了."

阿曼微揚薄唇道:"好!咱們夫妻就痛痛快快的大醉一場."

少頃,阿曼醉眼朦朧,見瓔珞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他也已經到了極限,拖曳著將瓔珞抱到了*上,整個人壓在了她的身上去脫她身上的衣衫,眼前影像重疊,酒氣上湧,趴在瓔珞的身上睡了過去.

瓔珞睜開眼眸,費力的將他從身上挪開,悄悄的將吉娜叫了進來,命吉娜將身上的衣衫褪去,露出美麗的*體,"吉娜,這是你的機會,你應該知道怎麼做."

"吉娜定不辜負王妃恩澤."

"明白就好!"瓔珞將簾幔放下,換上了吉娜的衣衫,吹了燈燭.

隱約聽到簾幔後發出低低的**聲,毫不猶豫地離開,她要去見解鈴人,她要找會那些丟失的記憶.

上篇:第一百六十一章 鄭王到來    下篇:第一百六十三章 兵力布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