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六十三章 兵力布防   
  
第一百六十三章 兵力布防

瓔珞踏著昏暗的夜色潛行,心中忐忑不安,躲過巡邏的士兵,朝著演武場而去.

解鈴人並未在哪里見面,自己白日里硬闖演武場以此傳遞信息,相信解鈴人應猜得到見面的地點.即便如此,心中依然不安.

身上穿的是吉娜的衣衫,單薄的衣衫冷風透衣,贏弱的身子瑟瑟發抖,雙手交叉緊裹著身子以此來取暖.為了能夠找回記憶,不管承受什麼樣的苦她都能夠忍受.

警惕眸光時刻預防未知的危險,倏然間,一道身影閃過,身上多了一件厚重的披風,"跟我走."

瓔珞聽得出這個聲音,暗夜中出現的人就是解鈴人,應道:"好!"

瓔珞跟著阿麥一直朝前走,來到軍營內一處偏僻區域,這里是伙頭營內一處儲備糧草的庫房.

阿曼現在處處提防著阿麥和瓔珞見面,為了能夠讓瓔珞盡快恢複記憶,阿麥只有兵行險招,冒險帶著瓔珞前去見鄭王.

終于停了下來,瓔珞已經迫不及待的問道:"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我到底是誰?"

"你還沒有想起你自己是誰嗎?"聲音之中些許失望.

瓔珞輕咬薄唇,"我只知道我的名字叫慕容瓔珞."

幽深的眼眸望向暗夜,看來今夜帶她前來是對的,當她見到鄭王之後,應該可以找回記憶.

"你看到前面的那間庫房,走進去你就會想起一切."

瓔珞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走進庫房,可是她還不知道幫助他的人叫什麼名字,"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是誰?"

"我更希望你親自喚出我的名字."

他如此篤定自己可以恢複記憶,心中更加充滿期待,殷切眸光投向暗夜,"好!"

瓔珞早已迫不及待的朝著面前那道木門而去,伸出手推開厚重的木門,堆滿柴草的庫房之內,司無殤早就等的心急如焚.

瓔珞怔怔的看著遠處向她奔來的玄色身影,正是那眉間一點朱砂的男子,雖然比從前更加的清瘦.心口起伏仿若跳脫束縛,愛在心中蔓延,沖破記憶的枷鎖,那些被湮滅的記憶重新回歸,眸中早已淚雨滂沱.

轉瞬之間司無殤已經到了門口,將瓔珞緊緊的抱在懷中,難掩失而複得的喜悅,她的身子竟如此的羸弱,"珞兒,我就知道咱們夫妻會有團聚的一天."

瓔珞僵硬的雙手環上她的腰肢,"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我們的孩子我………"淚雨凝咽.

失去孩子司無殤痛心疾首,只要瓔珞是安全的比什麼都重要,"我只要你活著,其他的什麼都不重要."

瓔珞纖弱的掌心附上他愈發剛毅的臉頰,染著風塵的眼眸,淚水在眸中滑落,"都是我不好,讓你擔心!"

司無殤將她緊緊的抱在懷中,"珞兒,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我們這就離開這里."

"不!你們暫時不能夠離開!"阿麥早已來到房中,只是兩人只看到彼此,並未察覺.

"為什麼?我以既然找到了珞兒,就一定要帶她走.一刻都不想呆在這里."

瓔珞也是深知自己的處境,同樣拉住司無殤的臂彎道:"殤!我是偷跑出來的,他若是發現我離開,必定會派人抓捕,軍營守衛森嚴你會有危險."

"我既然來了,就一定要帶你離開."

瓔珞從恢複記憶開始就已經有了另外的打算,眸中陡然升起恨意,"殤!你聽我,那個人害死了我們的孩子,害得我們夫妻分散,我絕對不會饒過他的.我記得他的手里有一份古吳國兵力布防圖,有了它我們想要對付古吳國就容易得多."

司無殤沒有想到瓔珞會將主意打到兵力布防圖之上,"珞兒,我不允許你再回去,會有危險."

阿麥卻是陷入沉思,他覺得是時候出他的身世,他打算離開古吳國同他們一起回成漢,他留在古吳國就是死路一條.

他畢竟是慕容家的長子,一直想要認祖歸宗,想要認回自己的親生父親,當然他不會幫助自己的父親來對付自己的母親,他打算離開,他活了二十幾年一直很累,他想安靜下來想清楚一些事.

阿麥神色異常的凝重,"珞兒!鄭王!我有一件事想要對你們,聽到以後不要感到驚訝."

夫妻兩人正在僵持,聽到阿麥的話瞬間安靜下來,瓔珞道:"阿麥有什麼話盡管."

"珞兒,我是你同父異母的親哥哥,我的母親就是古吳國的王後."

阿麥的話卻是讓兩個人驚得不輕,旋即是驚喜,父親還有兒子瓔珞自然是開心,同時也了悟阿麥為何會對她愛護有加.

"太好了,父親又多了一個兒子."

司無殤也明白阿麥為何會不遺余力的幫助公儀初認親,"阿麥!為何不早些出來,曾經還誤會你對瓔珞有私."

"一難盡!"

瓔珞知曉阿麥是他的親哥哥,卻一直不清楚父親與古吳國王後之間的感糾葛.

他一直將阿麥當成哥哥,改起口來也很自然,"哥,我只知道當年是父親帶著兵滅了瀾國,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

慕容家本是皇族後裔,後因家族敗落而隱居瀾國,慕容玄俊朗非凡,又是瀾國第一勇士,自然得到公主的芳心,瀾國的皇帝想要聯合古吳國,欲將公主嫁入古吳國和親,羽君甯自然是不願意.

誰料慕容家與平南王聯合發動政變,羽君甯忤逆父親幫助慕容玄躲過了追兵,助他逃走卻發現自己有了身孕,遮遮掩掩偷偷誕下兒子,交給了麥福生撫養,後來被迫嫁嫁到古吳國.

慕容玄被瀾國之人追殺被公儀初的母親所救,後來的得知羽君甯背叛他嫁到了古吳國,心也便死了,娶了公儀初的母親為妻,並且發誓一定要為父母報仇雪恨,重振慕容皇族.

慕容玄被成漢的皇帝所器重,最終如願帶兵滅了瀾國,羽君甯後悔放了慕容玄,更後悔為他生下兒子,滿心怨恨的她開始了複仇計劃,也因此阿麥受盡折磨.

在這場複仇計劃中,所有的人都是棋子,唯獨有一人例外,那就是阿曼.阿曼曾經當他起,聖通山上葬著他的父母,所以他大膽的推斷,阿曼才是真正的瀾國後人.

瓔珞聽得阿麥提到聖通山,眉目愈發的凝重起來,阿麥的猜測似乎很有道理.

"當日就是娜依不顧性命啟動星陣將我喚醒,如果阿曼不是娜依的兒子,她又為何如此不計後果."

"那應該是出自母親對兒子的愛,因為娜依知道阿曼愛的是你,所以才不惜生命喚醒你.我懷疑娜依巫女在喚醒你的同時封印了你的記憶."

瓔珞從未想到事竟會如此的離奇,如今想來似乎一切都可以解釋清楚了.

所以為了讓阿曼盡快熟悉軍中的事,古吳國的王後不惜將兵力布防圖交給他讓他鑽研,可見王後的用心良苦.

"哥,你也知曉古吳國擁有大量的軍火武器,倘若再有鄰國相助,成漢就岌岌可危.父親他也會有危險,因此我必須偷到那張兵力布防圖,我要阻止兩國交戰."

阿麥不想背叛自己的母親,同樣也不想見到父親受到傷害,兵力布防圖對任何國家來都是至關重要的.

"你讓我想一想."阿麥遲疑道.

司無殤在一旁聽得真切,阿麥如今是他的大舅子,也知曉阿麥的顧慮,一面是父親一面是母親確實有些為難.

"大哥,不如你同我們一起回成漢吧!你的母親對岳父大人恨之入骨,你的身世若是揭穿,你留在這里隨時都有危險."

阿麥沒想到鄭王竟然洞悉他的苦衷,"在父親身邊十幾年,卻不能夠相認,我卻系想回去認祖歸宗."

這樣的消息對于慕容家算是一個好消息,瓔珞上前拉住阿麥的手臂,"哥,父親若是知道哥哥回家.定會禱告上蒼,告慰慕容家的列祖列宗."

瓔珞出來也有些時辰,相信吉娜那里早已成事,也是時候該回去.

司無殤擔心瓔珞的安危,瓔珞心中自然是篤定,經過醉酒之事,阿曼定會對自己*愛有加,想要偷到兵力布防圖不是難事.

再則,如今瓔珞的記憶已經恢複,武功遂荒廢卻在阿曼之上,防身還是沒有問題的.

暗中又有阿麥保護,司無殤心中也能夠安穩些,依依不舍的與鄭王道別,踏著夜色悄悄潛回營帳.

與來時不同,瓔珞可以用內里禦寒,絲毫感覺不到冷意.

瓔珞潛回營帳,里面依然彌散著**的盎然春意,看來吉娜是使出渾身的解數,聽到幔帳內漸漸歸于安靜.

"吉娜!"瓔珞輕喚道.

吉娜留戀的眼眸看著沉沉入睡的瓖王,裹著簾幔下了*榻,與瓔珞將衣衫換回,悄悄走了出去.

她只期望著肚子真的爭氣,可以懷上瓖王的血脈,或許有機會與瓖王長相厮守,這就是所謂的貪戀使然,如果一直不曾擁有,便不會如此生出貪戀.

瓔珞點燃火折子,將染著血跡的*單丟盡了火爐之中,安排好一切,將身上的衣衫褪去,躺在了阿曼的身旁.

上篇:第一百六十二章 解鈴人    下篇:第一百六十四章 王後懿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