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六十七章 阿麥身死   
  
第一百六十七章 阿麥身死

茫茫山林,馬蹄絕塵而去濺起塵土,山風呼嘯異常的寒冷,三人兩騎朝著支那山*而去.

來到山*,阿麥已經將拆解木鳶的運到了山上,三人借機補充體力,要組裝木鳶大概要用上幾個時辰.

為了更快的將木鳶組建,瓔珞將原理講給兩人,三人同時組裝會縮短用時.

大約兩個時辰方才將木鳶組建成功,要找一處懸崖或者高地,借助滑翔來完成機關的啟動.

阿諾為了預防鄭王出逃,早就准備了兩名獒犬,一旦發現鄭王的行蹤,立即搜尋.

此時,阿諾帶著一行兵馬,帶著兩名凶猛的獒犬一路搜尋,追蹤到支那山中.

懸崖之上,木鳶組建之後瓔珞依然在加固,還要調整齒輪之間的間隙.

一定要確保三人的安全,不至于半途空中解體或者無法驅動的況發生.

鄭王的五感靈敏,隱隱聽到山林間有犬吠的聲音,"好像有人在靠近,我聽到有犬吠的聲音."三人豎起紛紛警戒.

圍剿的人馬由三面朝著三人包抄而來,時遲那時快,兩只黑色的**獒犬從林間竄了出來,直接奔著瓔珞撲去.

司無殤拔出長劍朝著獒犬頭面劈去,那獒犬極其凶猛,血盆大口直接奔著司無殤的腿而去,司無殤反應迅捷長劍急轉向下直接刺向那只獒犬的眼睛.那只狗哀嚎一聲,掙紮的更加凶猛.

阿麥被凶猛的獒犬撲倒,一人一獸就地翻轉,阿麥一手卡主獒犬的咽喉,一拳打在獒犬的頭面,敖犬發出陣陣哀嚎.

面對著比尋常人還大上許多的凶獸,兩個人用各自的方法將其擊斃,以確保瓔珞的安危.

血腥如蓬伴隨著哀嚎,惡犬被兩人擊斃倒在地上.

阿麥喘著粗氣,面對人可以輕松對付,面對**還真是比較難纏.

"看來,我們的行蹤被發現了."

司無殤身上染著血腥,看向瓔珞,"珞兒,還要多久!"

"已經可以了!"

阿諾帶著人緊追其後趕到,遠遠望及山*之上,三人欲乘坐木鳶逃離,若是讓人逃了就白白浪費機會.

阻止已經來不及,"快!點燃神火飛鴉!"一時間數枚神火飛鴉同時朝著三人的方向而去.

三人已經乘上木鳶啟動機關,如此多的火器奔著木鳶同時飛來.若有一點碰觸就會瞬間爆開,三人血肉之軀無人可以幸免.

時遲那時快,阿麥拿起匕首砍下一縷青絲塞到瓔珞的手中,"妹妹,將它交給父親!"

還未等瓔珞反應過來,阿麥已經跳下木鳶,用盡渾身的力量推動木鳶,"快離開這里!快!"

"哥!哥!快上來!"瓔珞悲戚哭喊道."

"阿麥!阿麥!"

木鳶已經啟動,借著阿麥的推力滑向空中,阿麥已經做了必死的決心,神火飛鴉的精確度非常准確,遇到目標即可爆破,若是同時爆炸三人都會死.

"嘭!"幾乎是同時,阿麥只覺得身子瞬間發生**的震顫,*膛被飛來的火器炸開,血腥四濺,口中湧出大量腥咸.

腦中念頭乍現,荒謬而悲慘的人生已經走到了盡頭,這一生中最開心的就是在父親身邊的日子,可惜這輩子也無法再回到成漢,無法與父親相認.

晦暗眸光看向漸漸飛走的木鳶,眼前的影響變得灰暗模糊,一種叫生命的東西在漸漸快速消散,冰冷在身體里肆意蔓延.

他不後悔,至少他們安全了,帶著對家人的眷戀,對親的渴望,身子後傾重重的倒在地上,緩緩閉上眼眸,斷了一切生機,結束了短暫的人生.

阿諾帶著大隊的人馬直接沖上山*,已經晚了人已經逃走了,即便點燃神火飛鴉,不再射程范圍.

看著躺在地上*膛被炸開一個大洞,血肉模糊的阿麥.

沒想到最後被判母親的人竟是他,為了救慕容玄的女兒竟然不顧性命.

"太子!羽少爺的尸體該如何處置!"

"他畢竟是舅舅的兒子,帶回去由母後處置!"

木鳶之上,瓔珞手中緊握阿麥留給他的青絲,淚水狂湧而出,阿麥是為了救她才會死,傷心悲慟木鳶失衡兩人險些**.

"哥!是我害了你!你不該和我一起回成漢的.我們不該選擇乘坐木鳶!"

司無殤雙眸泛,乘坐木鳶並沒有錯,回陳漢的提議是他提出的,心中也在為阿麥的死去悲痛不已,如今他們在逃亡,就要控制緒,若是操作不當就有**的危險.

"珞兒,人死不能夠複生,你要節哀順變!"

"他是我哥,我的親哥哥.從到大一直默默的守護著我,最後卻因為我喪命,我甯可就這樣跳下去陪她一起死!"

司無殤知道瓔珞自責,阿麥死去他也是痛心疾首,"珞兒,我們可以一起下去為阿麥陪葬!可是阿麥舍命是為了什麼?他是希望你能夠有命活著回去.身體發膚授之父母,阿麥想認祖歸宗,這是他的心願."

瓔珞早已泣不成聲,握著那縷青絲,她又何嘗不懂得這樣的道理,她無法接受阿麥的死去.

淚水紛落,她一定要完成哥哥的心願,保住性命回到成漢,將哥哥的遺物交到父親的手中,讓哥哥魂歸故里認祖歸宗!

泰成殿內,羽君甯一如往常一般處理著政務,聽到殿外阿諾太子求見.

早上並未見到阿諾上朝,難道發生了什麼?

"宣進來吧!"

阿諾神肅穆緩步而行,直接跪在地上,"阿諾見過母後,有違母後的囑托,讓鄭王帶著慕容玄的女兒逃走了."

"這麼多人竟然讓人在眼皮底下給逃了."

"是阿麥暗中幫助,如今他已經喪命!尸體就在殿外,他畢竟是舅舅的兒子,還請母後處置!"

羽君甯身子恍然一滯,一切恍如隔世,當年深愛著慕容玄,為他誕下孩子.曾經很憎恨這個孩子,從未給過她母愛,阿麥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恥辱和諷刺.

如今聽聞阿麥死了,她與慕容玄之間的兒子死了,心中本應該高興,心口卻傳來許久未有的痛感.曾經刻骨銘心的愛過才會有今日刻骨銘心的痛.

"帶我去看一看!"

或許是人死了恨也沒了,又或者養了多年也會有一點感,此時的羽君甯想見兒子最後一面.

蒼梧宮內,蠻兒的身子已經好多了,可是她一直對阿麥是哥哥這件事耿耿于懷,心一直還沉侵在痛苦之中.

"王上駕到!"

聽到父王前來,蠻兒忙不迭收回眼中的哀傷,上前道:"蠻兒見過父王.".

知女莫若父,知道阿麥在蠻兒心中的位置,蠻兒還不知道阿麥身死的消息,眸中染滿哀霾.

"蠻兒,你要挺住!聽父王,阿麥他死了!"

這麼多天以來父王每日前來探望,都是想著哄女兒開心的,"父王,您今日的笑話一點都不好笑,表哥他武功那般好,定會活的長長久久的,怎麼會死呢!"

"蠻兒,君無戲,阿麥他真的死了,尸體就停在泰成殿外."

蠻兒眸光失交跌坐在地,悲呼道:"不可能的,表哥他怎麼會死的,他不會死的.你們是為了拆散我們才會這樣的,父王你是騙我的,你是騙我的."

古吳國的國王主動上前摟住自己的女兒,有些事他不是不清楚,阿麥的身世他也是知道的,只是因為愛不想出口罷了.

"父王怎麼會騙蠻兒,去見見阿麥最後一面吧!你母親也在,她很傷心."

蠻兒瞪著迷惘的眼眸看著父王,母親怎麼會為表哥傷心.

難道表哥的死是因為母親,憤然起身,提起裙擺,不顧著冷寒奔著泰成殿而去.

泰成殿外,冰冷的宮磚之上,白綾之下覆蓋著早已冰冷的尸體,蠻兒腳步滯重直接跪在地上,扯**上的白綾,看到*前可怖的空洞,血肉模糊.

雙手捂住口鼻類雖然不住狂湧而出,趴在阿麥的身上失聲痛哭.

"表哥,怎麼會這樣?究竟是誰害死了表哥!把你害的這麼慘!"

阿諾為了推卸責任,"阿麥是為了救慕容瓔珞,被火器所傷而喪命!"

"慕容瓔珞!慕容瓔珞!是你害死了表哥!蠻兒發誓一定讓血債血償!"

"好了!蠻兒,人死不能夠複生,還是盡快讓阿麥入土為安!"

蠻兒抱著阿麥冰冷的尸體不肯松手,"不!沒人可以寵物手上搶走我的表哥,誰都不可以!"

羽君甯看著失心瘋的女兒,"蠻兒!你鬧夠了沒有."

"我沒有鬧!母親難道您就不傷心嗎?您真的有疼愛過表哥嗎?哪怕一絲一毫的親?你知道表哥他最喜歡吃的是什麼?是蜜餞?

"那是因為你惟一的一次賞賜.母親,蠻兒不是不懂事,您心底的秘密以為保存的很好,可是表哥他早就知道了.你不覺得自己太無了嗎?"

軍營內,阿曼昏昏沉沉的由昏迷中醒來,並不知道瓔珞已經離開.

身處浴桶之內,心里掛念著瓔珞的傷勢,"桑堪,王妃的傷勢如何?"

王妃逃走阿麥身死的消息已經傳了回來,王爺剛剛醒來,害怕受驚再有個閃失.

"王妃傷勢已經好了,如今在在休養."

阿曼感到欣慰,"如此便好,幫我更衣,我要去見見她."

桑堪命人將衣衫拿了過來,阿曼對著銅鏡梳妝,眼見著頭上的紫金簪子不見了,而是換成了瓔珞頭上的玉簪.

紫金簪子關乎到古吳國的軍事機密,只有他自己知曉的,瓔珞拿他做什麼?難道?心中一種不好的預感頓生.

推開所有的侍婢,瘋狂一般沖了出去,直接奔著營帳而去,見著空蕩蕩的房間,紫金簪子就放在梳妝台上.

阿曼拿起簪子**屏風內的空洞,立刻彈出暗格,里面空空如也,兵力布防圖不見了.

阿曼跌坐在地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阿音,你竟然欺騙我!"

上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生死逃亡    下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我要和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