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六十八章 我要和親   
  
第一百六十八章 我要和親

兵力布防圖丟失,古吳國派出重兵抓捕慕容瓔珞與司無殤.

阿曼面對慕容瓔珞的欺騙與背叛意志消沉,他丟失布防圖按照律法,你當處以極刑.

羽君甯硬是將這件事壓了下來,嚴密封鎖消息,看著因為女人而意志消沉的阿曼,真是恨鐵不成鋼.

沖過去抓住她的衣領,"你堂堂男子漢為了一個女人意志消沉,丟失布防圖,你知不知道事有多嚴重."

聽到母親近乎咆哮的呵斥,阿曼知道兵力布防圖的重要性,他之所以意志消沉是在懷疑瓔珞從一開始就在騙他,或許她根本就沒有失去記憶.

"母親放心,阿曼犯下的錯一定會想辦法補救,那布防圖就在我的腦子里,我能夠做出第一張,也可以做出第二張,雖然地形狀布局無法改變,其他的還可以重新制定計劃,調度軍隊重新部署."

幾日以來終于聽到他了清醒的話,還好阿曼還知曉事的嚴重性,也知道補救,事到如今的地步只能夠如此,希望亡羊補牢為時未晚.

為了掩蓋阿曼的身世,阿麥被安葬在聖通山,蠻兒留下來為阿麥守墓.

轉眼兩個月過去了,聖通山上一片白雪茫茫,蠻兒准備了祭祀所用祭品,上了一柱清香,"表哥,我知道這里清靜,表哥一定喜歡.蠻兒就要走了,我已經想到了如何為表哥報仇.表哥,你等著蠻兒,下輩子咱們不做兄妹,你依然是蠻兒的表哥,蠻兒要做表哥的妻子,咱們永遠都不會分開了."

漫天的雪花洋洋灑灑由九天飄落,腳下傳來踩踏之音,蠻兒依依不舍的看著漸漸遠去的山*,她已經做好了為阿麥複仇的准備.

五日後,蠻兒回到北都直接進了王宮,聽聞哥哥阿諾與母親發生了爭執,後來阿諾企圖逼宮,父王長幼有序,他願意交出王位,與母親共享天倫之樂.

母親卻仰仗權勢,將阿諾的勢力瓦解,將阿諾囚禁在天牢,一向以恩愛示人的夫妻兩人產生了矛盾,如今正處于冷戰.

蠻兒覺得自己回來的似乎不是時候,短短兩個月,北都的局勢發生**變化,局勢完全控制在母親手中,二哥直掌軍營,很有可能替代哥哥坐上了太子的位置.

不管如何阿麥也算間接死在阿諾的手中,對于阿諾被囚禁,也算是他咎由自取,若不是他急于求成想要登上王位,也不會有今日的地步.

蠻兒回宮直接奔著泰成殿而去,她要去見母親,蠻兒悄悄的走進大殿,見母親正批閱奏折.

羽君甯感應到有人**,抬起眼眸錯愕的看著蠻兒.

"蠻兒,你怎麼回來了."

蠻兒頷首見禮,氣質比從前成熟了許多,"蠻兒見過母後."

"這次惠來還回去嗎?"羽君甯以為蠻兒會呆在聖通山上守著阿麥一輩子.

"蠻兒不會回聖通山,蠻兒要去成漢,我要為表哥報仇,請求母親將蠻兒送去成漢和親."

蠻兒原本就是羽君甯的一步棋,當初讓她和親她不願意,偷偷的和阿麥逃了回來,短短半年時間她竟然主動請求和親.

"蠻兒,你要好好想清楚,你真的要和親?這可關系到你一輩子的幸福."

蠻兒神篤定,她已經做好了決定,"表哥去了,蠻兒這輩子已經沒有什麼幸福可,活著的意義也就只有報仇,蠻兒發誓不將成漢攪得腥風血雨誓不罷休!"

既然她有這樣的決心自然是極好的,"好!母後這就安排和親事宜."

蠻兒還要去安慰父親,她想好了一切,她打算去軍營見阿曼,有話想對他講.

如今的阿曼與從前大不相同,經過慕容瓔珞之事,阿曼看上去更加深沉憂郁.

阿曼在軍中處理公務,蠻兒的到來讓阿曼感到驚詫,"蠻兒,你下山了?"

蠻兒明媚朱唇微微揚起,傷心總會過去,人總不可能一輩子都沉浸在哀傷之中.

"怎麼二哥也以為蠻兒會守在聖通山一輩子不回來."

"當初你走的那般決然,我真的以為你這輩子都會留在聖通山上陪阿麥."

蠻兒想起阿麥眸中隱隱泛,"二哥,你恨那個女人嗎?"

阿曼漸漸平複的心湖,泛起波瀾,眉間染滿的霜色,人生第一次愛上一個女人,卻是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教訓.

"恨!不過這個女人讓我看清很多事,她從未對我有過半分真心,我又何苦為那樣的女人來糟蹋自己."

"得好!那樣的女人配不上二哥.二哥一定會找到真心真意對二哥的女人."

聞,阿曼眉間的霜色漸漸化作一以慘淡,"有件事,母親還不知道,我就要當父親了,侍婢吉娜她已經懷有兩個多月的身孕,那孩子是我的,是那個女人一手促成的."

蠻兒臉色僵在一起,"我是該恭喜!還是該……那二哥是打算留下這個孩子,還是…處理掉!"

阿曼沒想到**歡愉都是假的,自己那麼愛她,完全沒有看出來她在耍心計.

"畢竟是我的血脈,我會留下這孩子!我不會娶吉娜為妻,在我沒有忘記她之前,瓖王妃的位置會一直空著.

蠻兒很是迷惑,二哥不是將那個女人放下了嗎?兩個月了還沒有搜尋得到,她們應該已經逃回成漢.

"二哥,過些時日蠻兒也將前往成漢,我已經向母親請求去和親.我就要去見那個女人,他害的我們這麼痛苦,蠻兒會讓她生不如死.二哥有沒有興趣做蠻兒的送親使者?"

成漢都城颍川城,夫妻兩人一路逃亡,為了躲避追捕耽誤了許多時辰,當他們回到成漢,已經是寒冬臘月,很快就要過新年.

兩人決定兵分兩路,司無殤帶著古吳國的兵力布防圖進宮去見皇上,瓔珞帶著阿麥的遺物前往將軍府.

半年過去了,再次回到將軍府,見著熟悉的街道還記得與阿麥當年在一起時的模樣,如今物是人非,人已不在了.

仆人們見著瓔珞出現在門口,打掃庭院的仆人,見了她如同見了鬼一般丟下手中的笤帚四散奔逃.

難道她們以為自己已經死了嗎?也管不了許多,如今午時將至父親應該已經回到書房.瓔珞直接朝著書房的方向而去.

瓔珞來到書房門口,巡邏的兵衛也是嚇了一跳,瓔珞在他們心里已經是個已死之人,已經在在南疆那場爆炸中喪生.

"大,大姐!"

"父親,瓔珞回來了,請求拜見父親!"

門扉突然被打開,慕容玄從里面沖了出來,看著站在面前形容消瘦的女兒,看她的模樣似乎吃了許多苦.

眸光閃動著盈盈熱淚,是不曾有過的,"回來就好!活著就好!"

瓔珞忙不迭跪在地上,"瓔珞讓父親擔心,是女兒不孝."

慕容玄將瓔珞扶起,"有什麼話,咱們進書房再."

從南疆傳來的消息慕容瓔珞在南疆遇到古吳國的伏擊喪命,司無殤前往古吳國的消息皇上一直是封鎖著.

"瓔珞,鄭王可是與你一並回來的,究竟發生了什麼?"

瓔珞也不隱瞞,將在南疆與古吳國的所發生的事大致講述.

"你們竟然弄到了古吳國的軍事布防圖也算是陰差陽錯立了一件大功."

什麼功勞瓔珞並不在乎,接下來她要講的才是此次前來將軍府的目的,從懷中將阿麥的遺物拿了出來.

"父親,有一件事想要告訴您,阿麥他是父親與古吳國王後所生的兒子,是珞兒同父異母的親哥哥."

"阿麥他是我與甯兒的兒子?他不是福生的兒子嗎?當年他來將軍府的時候只有七八歲的模樣."

"當年古吳國的王後偷偷誕下哥哥,交由麥福生撫養.後來因為父親帶兵滅了瀾國,她便無時無刻不想著找父親報仇,為了實現她的報複計劃,命麥福生用殘忍的手段阻止哥哥的生長,哥哥從到大受盡了苦難."到此眼眶泛,聲音哽咽.

"這一次若不是哥哥舍命救了女兒與鄭王,我們是沒有命離開古吳國."

剛剛還沉浸在得到兒子的震驚中,阿麥身死的消息猶如一把利刃錐形,白發人送黑發人,讓她如何不心痛.

"真是造孽啊!兩個兒子同時在身邊,自己竟然並不知曉,阿麥才是慕容家的長子,阿麥!我的兒子!"

瓔珞也是淚如雨下,將手中阿麥的遺物交到了慕容玄的手上,"這是哥哥的遺物,叮囑瓔珞一定要交到父親的手中,哥哥一直想要認祖歸宗,這次本來是要與瓔珞一並回成漢見父親的………"話已至此,泣不成聲.

慕容玄顫抖的手拿著兒子的遺物,老淚縱橫,那是他與羽君甯的兒子,叫她如何不傷心難過.

瓔珞見父親傷心,除了安慰不知道該做些什麼?父親應該想同哥哥單獨的在一起.

瓔珞悄悄的退出了書房,她打算去見母親,向她報一下平安.

誰料剛出門口,就見著母親楊氏沖了過來,"沒用的死丫頭!把我的外孫還給我,你個死丫頭,你沒死也不稍個信兒回來,害的你娘白頭發都多了幾根."一邊責備,卻是抱著瓔珞不放.

母親還是從前的模樣,聽到她中氣十足的,心中倒是很安心,"娘.我……當時生了一場病了,什麼都不記得了."

眼角的余光瞥見遠處角落內林漫雪的身影,如今她是自己的嫂子,看她肚大如籮似乎要臨盆了.

楊氏也見著林漫雪出現,兩人素來不和,"真是老天有眼,禦醫這一胎是個女娃!她也囂張不了幾天."楊氏從旁幸災樂禍道.

瓔珞凝眉,家和萬事興,看來這將軍府里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之間的戰爭.

上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阿麥身死    下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忠魂歸故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