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六十八章 忠魂歸故里   
  
第一百六十八章 忠魂歸故里

禦書房內,皇上司無月臉色蒼白,撐著身子處理政務,不時的聲咳嗽.慕容錦芯從旁心伺候著,最近他的脾氣是越來越差.

見皇上抬起的手些許顫抖,慕容錦芯忙不迭倒了一杯清水過去,提醒他該到了吃藥的時辰,司無月最忌諱服藥.

滿面慍怒直接將杯盞打翻,"這點事都做不好,還不快滾!"

慕容錦芯心中委屈,眸中泛卻是沒有半點怨,"皇上,歇一會兒吧!您沒日沒夜的鐵打的身子也受不了."

司無月他時日無多,不可以歇著,拿著書案上的奏折砸在了她的頭上,"滾!快滾!"

慕容錦芯彎起腰拾起地上的奏折放了回去,"是!妾身這就離開."

慕容錦芯無奈的走了出去,她並沒有走,而是站在門口透過門縫看向里面,但見司無月跌坐在位置上,咳喘得厲害,錦帕覆上唇瓣,一口**異常的刺目,司無月將染血的錦帕揣入懷中,他還有很多事沒有做完,可是時間來不及了.

慕容錦芯背對門口,淚水在心里流淌,所有的緒只能夠隱沒在心間,她不能夠讓任何人看到她傷心的養子,不能夠讓任何人知道皇上病入膏肓.

她更不能夠沖進禦書房,告訴皇上他很擔心他,很想抱著他和他心里話.

皇上不希望有人同他,就不會將她留在身邊伺候,她只有忍耐才能夠留在他身邊更久一些.一切苦楚只能夠獨自承受,若是妹妹還活著,就可以講與她聽.

抬眸見著鄭王朝著禦書房的方向而來,竟是喜極而泣,忙不迭敲著禦書房的門扉,"皇上!皇上鄭王回來了!"

房間內,聽聞鄭王歸來,如同一劑良藥下腹,司無月晦暗的雙眸也有了神采,仿若抓到了救命的稻草.

"快宣進來!"

話的功夫鄭王已經來到門口,"見過皇後千歲!"

"鄭王不必多禮!皇上在里面等著鄭王!"

司無殤正欲進門,瓔珞身死的消息他也是進了王宮聽宮婢們起,沒想到消息會傳的如此離譜.

"皇後娘娘,珞兒她沒有死,如今已經到了將軍府."

慕容錦芯又驚又喜,此時很想出宮回將軍府,可是她是皇後,皇宮就是華麗的牢籠將她困在其中.

"妹妹沒有死!真是一個好消息!"

司無殤已經許久沒有見到皇上,更擔心他的身體,一年的期限剩下的不多了,直接推門而入.

入眼望去,見他神色蒼白,不過精神還好,忙不迭頷首道:"臣弟見過皇上."

司無月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二弟,你終于回來了!"

司無殤知曉皇上是盼著他回來為他治病,可是又不能夠直接開口問他的身體,"皇上,可是朝中發生了什麼變動."

"不是朝中局勢,是朕的身體."著從懷中掏出染血的錦帕遞了過去,"看看朕還能夠活多久?"

司無殤看著錦帕上刺目的**,吐血的征兆出現,心血即將耗盡的前兆,接下來就是髒器衰竭.

"這樣的況已經多久了."

"入冬以來心痛的頻率增加,最近時日更是出現咳血的跡象,血量愈發多了起來,身子每況愈下."

司無殤伸出搭在司五月的手腕處,不用診脈也知道已經到了病入膏肓.

司無殤神色異常的的凝重,"我每日為皇上輸送內力,皇上除了配合藥療針灸,最主要的是作息,皇上的每日最少要休息四個時辰.控制緒和飲食,能夠做到這些少則百日多則五月."

司無月還是有些失望,他的時間就只剩下這一點,每日去掉四個時辰休息,用在政務上的時間就更少了.

"朝堂之上朕最相信的只有二弟,二弟可否幫助朕處理大部分的政務,就在禦書房."司無月的意思就是他可以動用玉璽.

司無殤神色遲疑,善用玉璽可是謀逆之罪,神色遲疑道:"有什麼事皇上盡管吩咐就是."

"二弟也不要多心,朕也是想在有生之年做更多的事,沒有別的意思."

"臣弟遵旨!"

讓司無殤來到身邊處理公務,除了要擺脫慕容錦芯的探查,也是再做了一場賭博.

司無殤從懷中取了布防圖遞了過去,"皇上,這是古吳國的軍事兵力布防圖."

司無月接過輕薄的天蠶絲,泛著淡淡的熒光,竟是被其精妙驚歎,"這上面記錄著各項軍事隱秘,有了它即便帶兵攻打古吳國直搗黃龍也不為過.二弟你是立下大功一件!該賞賜!"

"並非臣弟功勞,這幅布防圖之所以能夠出現在皇上手上,慕容家出力最大."

"慕容家!"

"正是!是慕容玄與古吳國皇後所生下的兒子阿麥,不但幫助盜得布防圖,還舍命救了我們夫妻,他臨終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夠認祖歸宗,皇上若想賞賜請為他驗明正身,賜他英烈之名."

"若是臣弟所非虛,慕容玄的兒子確系個忠烈之士,朕就下一道冊封的聖旨,為他在慕容家修建衣冠塚,將他的名字入住皇家的忠烈祠施以供奉.逝者忠魂歸故里,靈魂也能夠得到安息."

司無殤忙不迭跪地謝恩道:"謝皇上隆恩!"

司無月如此爽快答應也是在提醒慕容玄,他天年將近,慕容家是要做滿門忠烈,還是要做亂臣賊子?

瓔珞在將軍府內用過午膳方才回到王府,王府里面的人和將軍府內的反應相差無幾,都將她當做已死之人,避而不見.

只有鳶蘿那丫頭不怕自己,很好奇的問東問西.如今蓁兒嫁給楊不破留在南疆,跟在身旁伺候的就只有她了.

瓔珞一路趕路很是乏累,沐浴過後憩片刻,一覺竟是睡到了很晚,鄭王尚未回府,索性起來整理記憶,將**的制造和火器制造的方法記錄下來.

司無殤留在皇宮幫助皇上醫治心疾,處理一些公務.

司無殤堅持每夜回府,皇上特意為他開設了秘密通道,可以半夜處離皇宮.

司無殤趕回王府之時已經過了子時,以為瓔珞已經睡下了,見房間內的燭火依然亮著,斂了步履走了進去.

見瓔珞正在書寫,"這麼晚了還不睡,在寫些什麼?"

瓔珞止筆,將所有的紙頁整理成冊,交到了鄭王的手中,"這是**的配方和芒硝提存的方法,以及我所知曉古吳國火器制造的方法與原理.明日將它交給皇上,希望成漢能夠制造火器,即便戰爭爆發也有立足之地."

難得她深明大義沒有獨自私吞,或者交給慕容家.

"珞兒真是深明大義的女子."

"我也不想講它交出來,不知要害死多少無辜的生命,可是對方有大量的火器,到時候受傷害的是成漢的子民."

司無殤接過錦冊,將她抱**榻,樓在懷中,"我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當你,你想要聽哪一個?"

瓔珞顰眉,"讓我猜猜,能夠讓你擔心的應該是皇上的身子,你總不會以後入住皇宮吧!"

"珞兒真是越來越聰明,差不多就是那樣,我會爭取每夜都回來陪你."

除了白日你要在皇宮,天亮了又要離開,去了睡覺可以他們兩個人能夠見到面的時辰少之又少.

瓔珞長舒了一口氣,"國事為重,咱們夫妻來日方長.那好消息是什麼?"

"皇上已經下了聖旨,為阿麥修建衣冠塚,將阿麥名字入住忠烈祠,阿麥可以名正順的認祖歸宗."

這真是莫大的喜訊,哥哥忠烈之名,也算死得其所,"殤!謝謝你,哥哥在天上靈魂也可以安息了."

司無殤脈脈柔光看她,柔軟的唇瓣撫上她的額頭,"咱們是夫妻何必謝字."

瓔珞靠在他的懷中讓人溫暖而踏實.兩個人在一起一直在趕路在奔逃,因為有他不覺得恐懼,有他的地方就是家.

"咱們回朝理應向太後請安的,我也想進宮見姐姐和崳兒,半年不見崳兒定是長高了許多."

見到瓔珞眸中閃現著母愛,心緒觸動,兩個人的孩子若是還活著,怕是已經快要臨盆了.

瓔珞的心思如今變得纖細敏感,"我們的孩子若是."

"過去的事不要再提了,今日見到皇後了,遠遠的見她是在隱忍著痛楚,怕是受了很多委屈."

"姐姐!"

翌日兩人進宮,瓔珞依照禮數先去給太後請安,被太後以身體不適為由拒之門外.

林漫雪可是太後下了大的力氣培養的一枚棋子,當初鄭王促成了林漫雪與慕容阡陌的姻緣,太後已經很是不悅.

到了南疆之後,鄭王上奏糧朝廷餉被貪汙一事,皇上處理了一批蛀蟲,又害的她們母子失和,怨念頗深.

瓔珞進宮見了姐姐和崳兒,崳兒長高了學問也有了十足的長進,這是慕容錦芯為以自豪的.

姐妹兩人許久沒有談心,相聊彼此都是頗多感慨,瓔珞可憐姐姐的苦楚,慕容錦芯感概瓔珞的多舛.

"本宮知道皇上心里也很苦,希望盡我所能陪在皇上的身旁照看他,本宮不想留下遺憾."

瓔珞的眸中滿是擔憂,她擔憂的是局勢,皇上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若是皇上駕崩,太後虎視眈眈,這朝堂紛爭定會掀起一股血雨腥風.

皇上將鄭王留在身邊,很明顯是在防著慕容家,姐姐為皇上盡心盡力,出去難免讓人心寒,或許這就是帝王家的無,

"姐姐,崳兒才是你最大的希望,姐姐應該把心思用在孩子的身上,而不是皇上."

上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我要和親    下篇:第一百七十章 將軍府出事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