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七十七章 一起陪葬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一起陪葬

議政殿門扉緊閉,司無月虛弱的靠在龍座之上,他天年將盡很想見崳兒與皇後.

心中對她們母子有太多的虧欠,如今想要補償也已經晚了,一切已經無法在改變.

面前黑影遮住光亮,司無月費力的睜開眼眸,見著皇後慕容錦芯帶著崳兒出現在他的面前,她的眼眸中泛著隱隱淚光.

"臣妾帶著崳兒來拜見皇上."崳兒身子剛剛恢複,慕容錦芯不希望嚇到他,他還不去知道父親即將離世.

"兒臣參見父皇!父皇的身子不舒服嗎?"耳畔傳來育兒稚嫩的聲音.

"不過是染了風寒."

司無月感覺身子很沉,慕容錦芯眼眶泛,伸出手為他扶正了身子,她以為自己可以掩飾得很好,可是淚水卻忍不住眼角滑落.

司無月**她的手,眸中深深的愧色,在最後的時日里,總是對她大吼大叫,而她總是隱忍不發,皇後早就不是那個自私高傲的慕容錦芯.

"朕愧對你們母子.這殘破的身子無法陪你白頭到老.無法完成共許白頭的約定.若有來生,朕只想做個平凡人,與你做一對平凡的夫妻."

慕容錦芯抱著他虛弱的身子傷心欲絕,"皇上,您沒有對不起臣妾,您留下崳兒就是皇上最大的恩賜,能夠得到皇上的*愛是臣妾的福分,臣妾願與皇上許下生生世世的約定,皇上等著臣妾,黃泉路上不離不棄,不見不散."

崳兒也是極聰明的孩子,"父皇,父皇,您要拋下兒臣你開了嗎?兒臣有好好的溫書,太傅教習兒臣《禮記》兒臣還沒有被背給父皇聽."

"崳兒,學習禮儀,不是只要講一些大道理,你記住,不管是為人為君還是為臣,都要一顆心懷天下,公正的心.這些以後叔父都他都會教你."

"是,兒臣謹記教誨!"

司無殤晦暗眸光看向慕容錦芯,"母後若有刁難你且忍耐,有什麼事可以去找鄭王."

"是!臣妾明白!"

司無月的身子已經很沉,話也有些**,他不想嚇到孩子.

"崳兒,父皇想聽崳兒背誦《禮記》"

崳兒揩拭臉上淚痕,"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專心誦念.

慕容錦芯緊握著司無月冰冷的手,感受到司無月手掌漸漸的冰冷與僵硬,看著皇上緩緩的閉上眼眸,臉上平和沒有半分痛苦,如同陷入沉睡.

淚光眼角滑落,淚水模糊雙眸,皇上走了,在孩子的讀書聲中離開人世.

崳兒止住誦讀,聽到母親哀慟的哭聲,"母親,父皇是不是死了,崳兒再也看不到父皇了."

慕容錦芯抱著孩子失聲痛哭,皇上日夜操勞,是一個為國為民的好皇上.

孩子總要面對現實,崳兒他應該體會到身上所承擔的責任,"崳兒不再是太子,而是成漢的皇帝."

太後早就派人緊盯著鄭王與皇上的動靜,來人鄭王命人暗中包圍了皇宮,議政殿內傳來皇後的哭聲.

太後失神,皇上駕崩了,讓她黑發人送白發人,雖然早已預知今天的結局,依然無法承受喪子之痛.

林逸夫道:"太後,咱們的人已經暗中包圍了議政殿,現在咱們該怎麼辦?"

太後雖傷心心緒卻沒有亂,"立即敲響六宮鳴鍾表,昭告天下.咱們去見議政殿,現在要做的是保住太子的皇位,一旦鄭王有所圖謀,以清君側為名將其除去.已經制定好了計劃,幫助孫兒登上皇位,挾天子以令諸侯.

太後跌跌撞撞的來到議政殿,見到龍座上已經駕崩的兒子,顫抖的手*著兒子的臉頰,"皇上,你太狠心了,就這樣拋下你的母後,年幼的孩子,身為天子兩國戰亂將至,皇上駕崩是為不義,身為兒子讓哀家黑發人送白發人是為不孝,身為父親將重任交給年幼的孩子是為不仁."

慕容錦芯聽著太後對皇上的數落,"母後,不要這樣,讓皇上安安靜靜的離開."

"身為皇後你就只知道哭嗎?成漢的江山誰來守護?召集文武百官在皇上的靈前接任大統."

慕容錦芯剛剛失去丈夫,傷心難過,她對權力早就沒有了當初的熱衷,即便是帝王也無法參破生死.

瓔珞看著太後刁難姐姐,"母後,皇上駕崩,逝者為大."

如今是局勢緊張,隨時都可以引爆戰爭,鄭王伸出手攔住瓔珞.

"母後,兒臣受皇後的囑托著手准備皇上的後事,並且已經召集老臣進宮.

太後眉目陰沉,鄭王在為皇後開脫,很顯然皇後母子是站在鄭王的一邊.

"皇上既以駕崩,為何不敲響六宮鳴鍾."

"母後,皇上遺命,秘不發喪.如今兩國即將交戰,將士剛剛出發,若是此時得知上駕崩,士氣受損兵家大忌."

"帶兵打仗哀家不懂,哀家知道國不可一日無君,崳兒是太子理應繼承皇位."

"母後稍安勿躁,待眾朝臣到齊,兒臣會宣讀皇上的遺詔."

太後已經暗中做好了准備,一旦鄭王**,政變在所難免.

靈堂一片素白,慕容錦芯帶著兒子守在皇上的靈柩前,接受者文武百官的吊唁.

靈堂內緊張的氣氛沖淡了哀傷肅穆,朝臣之間各方勢力紛紛處在觀望,不知道局勢偏向太後一方,還是鄭王一方?

鄭王手上拿著兩份密詔,看著眾位朝臣,"我手上的兩份密詔是太上先皇和先皇遺詔.上面的內容幾乎一樣."

太後的臉色很難看,當年先皇駕崩之時皇上剛剛大婚,還沒有崳兒,那封密詔就是來預防她的.

"哀家怎麼知道這密詔不是鄭王偽造的."

"兒臣既然敢拿出來,不是想謀奪太子的皇位,先皇是一個好皇帝,他沒有辜負父皇的期望.不過兒臣大概要辜負皇上的期望."

"太子將是成漢的新皇,鄭王為攝政王."

鄭王將兩份密函揚在半空,上面紛紛寫著,傳位與鄭王,鄭王卻放棄了垂手可得的江山,令人匪夷所思.

只有瓔珞明白,司無殤從來不願像父輩一樣的活著,他渴望自*安甯,他想過著父皇和母妃曾經向往過的那種生活.

如今全然是局勢所趨,他必須站出來保護年幼的崳兒,守護岌岌可危朝堂,戰亂紛非的時局.

眾人皆跪地道:"鄭王英明,新皇萬歲萬萬歲!攝政王千歲千千歲!"

太後確是恨的銀牙都要咬碎了,這個逆子,竟然會蠢到立鄭王為新皇,還好鄭王想要穩住民心,沒有急于奪得皇位,想挾天子以令諸侯.

既然鄭王采用緩兵之計,她也要相應的調整策略,好在自己的孫兒是成漢的皇上.

"既然新皇已經確定,三日後舉行冊封大典!先皇的身後事交由鄭王負責."

太後急于和孫兒搞好關系,看著慕容錦芯懷中抽泣的崳兒,走過去拉住孩子,"崳兒,可憐的孫兒,如今你已經是成漢的皇帝."

崳兒不是孩子,皇祖母對他一向都很凶,剛剛還在罵父皇,刁難母後,怨恨的眸光看她,伸出手將太後推開,直接撲到了鄭王的懷中,"叔父,崳兒不要做皇上,父皇才是皇上,您救救父皇,不要讓他死."

"崳兒,生死有命不是人力所能為,你已經是皇上了,就要擔起皇上的重任.這樣父皇在天上才能夠安息."

崳兒似乎聽懂了司無殤的話,"崳兒會乖,會聽叔叔的話,做一個好皇帝."

眾朝臣紛紛面面相覷,頃刻間,所有的勢力都轉向了鄭王一方,太後嫉恨的很,雖然孫兒做了皇上,卻是一個傀儡皇帝,這樣下去,局勢穩定之後,鄭王定會慢慢除去皇上,還有她的勢力,一定要想辦法將孫子奪回來.

如今大局已定太後將包圍議政殿的兵衛撤離,由明轉暗.

灰暗的夜色未明,夜空稀稀疏疏散落著點點暗星.

靈堂內一片素白,白色的靈幡浮動,整個皇宮瞬間籠罩一層哀霾.

太後體力不支,回寢宮去了,鄭王接到命令,太後的人有異動,好像在找尋傳國玉璽,命人保護皇上,帶人去探查.

瓔珞懷中抱著昏睡的崳兒,畢竟是孩子經不起折騰,開始出現發熱的跡象.

瓔珞看姐姐暗自傷心默默不語,"姐姐,你要節哀順變,皇上已經去了,崳兒才是你的希望."

"妹妹,你不用擔心我,為了崳兒我會好好的活下去.孩子好像發熱了,你先帶著孩子去偏殿診治,我與皇上夫妻一場,想再多陪陪他."

瓔珞抱著孩子去了偏殿,入夜的大殿內,慕容錦芯留下來與皇上一些夫妻間體己的話,這些都是皇上活著的時候,不曾開口出口的.

一道素白身影走進大殿,從懷中拿出一條白綾,站在慕容錦芯的身後,慕容錦芯默默垂淚,緩緩抬眸,"妹妹!"

又發現不對勁,此人身形慕容瓔珞相似,卻又不是.

那人不待慕容錦芯呼救,直接將白綾勒在了慕容錦芯的脖頸上,"既然與皇上如此恩愛,就下去與皇上陪葬吧!"

上篇:第一百七十六章 皇帝密詔    下篇:第一百七十八章 再回古吳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