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七十八章 再回古吳國   
  
第一百七十八章 再回古吳國

慕容瓔珞在偏殿照看崳兒,不知為何總有些心緒不甯,伸出手探了探崳兒的額頭,身上的熱度已經明顯減弱.

又取了冷水敷在孩子的頭上,撫著他稚嫩的臉,"可憐的孩子,年紀尚就沒了父親,身上還要背負整個國家的重任."

瓔珞守在崳兒身旁,不知何時竟然睡了過去,夢中,面前出現一片火海,慕容錦芯身在火中,神很痛苦.

"姐姐!不要過去!"

"砰砰!"瓔珞聽到門外的敲門聲,從夢中驚醒.

"珞兒,皇後出事了."門外司無殤喚道.

瓔珞想起那個可怕的夢境,慌張的沖到門口打**門,問道:"姐姐她怎麼了?"

司無殤的臉上染著淒,聲音略帶沙啞,她知道這個消息對瓔珞來是晴天霹靂.

"皇後她自縊殉了!"

瓔珞身子僵硬不前,"不可能的,我離開之時姐姐為了崳兒會好好地活著,他不會拋下崳兒的."

"我也不相信皇後是殉."

夫妻兩人將孩子交給了承楓,鄭王懷疑是太後所為,目的就是為了奪得崳兒.

一旦皇後去世,有資格撫育崳兒的只有太後,就可以達到了爭奪崳兒的目的,皇上與皇後也算恩愛,此時皇後殉以示忠貞,不會引起懷疑.

皇後一死,沒有母親維系崳兒便于慕容家斷了關聯,就可以斷除慕容玄的野心,還可以借此為皇上操辦國喪.

慕容瓔珞趕往靈堂,見著白綾下慕容錦芯可怖的表,脖頸處深深的勒很,"姐姐她絕對不是自縊!一定是有人謀害了她."

司無殤能夠理解瓔珞失去親人的痛苦,也知曉其中不有隱,此時沒有證據.

"珞兒,稍安勿躁!若想證明皇後是他殺,一定要找到證據."

"沒想到皇後如此貞烈."門外太後在楊嬤嬤的攙扶下走了進來.

是誰害了皇後夫妻兩人心知肚明,"皇後娘娘是被人謀害的."

太後甚是訝異,"這樣的話豈能夠亂,這皇宮守衛森嚴,何人有如此膽子敢謀害皇後.可問一下巡邏的守衛,昨夜何人曾來過靈堂."

司無殤早就命人盤查過了,守衛都曾昨夜只有鄭王妃去而複返,很顯然太後想布這個局已經很久了,有人喬裝成瓔珞的模樣,護衛竟然沒有認出來.

"昨夜,瓔珞一直在照看崳兒,不曾離開偏殿.兒臣去了議政殿,和朝臣商議先皇的後事."

"沒想到死得如此淒慘,哀家相信皇後是殉.鄭王真是有心皇後的身後事也一並辦了吧!"

聽著太後的譏諷,司無殤心中也在盤桓,這件是絕對不能夠罷休.

太後定會將崳兒強制帶回鳳棲宮照料,孩子就會變成傀儡.今日太後可以害皇後,他日為了排除異己,對付自己也會將毒手伸向瓔珞.

太後也應該做好了**的准備,如此趁著太後還沒有奪得勢,將其鏟除.

司無殤從身上拿出一封訣別書,"這是皇後留下的訣別書,珞兒,你看一看是不是皇後的筆跡."

慕容錦芯身死,瓔珞的心很亂,看著那封訣別書,上面的字跡確實和姐姐的筆跡一模一樣.可是瓔珞依然堅持這封訣別詩不是皇後所寫.

這上面的字跡與姐姐的筆跡極為相似,珞兒記得姐姐每年都會為大娘抄一本佛經,只要去將軍府取得經文一對就可以了然了."

"要想知道筆跡是否一樣,皇宮里面有皇後謄寫的祖訓,兩下一對比不是一目了然."

太後命人前去取皇後曾經謄寫過的祖訓,鄭王同樣命人去將軍府找來經文.

瓔珞心中悲憤難明,一定要為姐姐報仇,找到證據,被人勒死與自縊的勒痕有所不同.

細細勘驗過尸體之後,慕容錦芯的指甲斷裂,在指甲中找到了皮屑與血跡,是在與人掙紮中留下的.

太後也沒有放過慕容瓔珞的意思,"哀家問過守衛,昨夜鄭王妃去偏殿照顧皇上,中途回過靈堂."

面對太後的質疑,"母後,兒媳在皇後的指甲里找到了血肉,證明謀害皇後之人裸露在外的肌膚上必定留下血痕,兒媳身上並沒有."

太後記得派人謀殺皇後的殺手脖頸之上確實有一道血痕,"皇後自縊自然痛苦,許是掙紮中傷了自己."

"依照高度,皇後的手是在握著歹人的衣領,並未傷到自己."兩人對峙間,不過是拖延時間.

皇宮內個各方勢力紛紛准備就緒,局勢一觸即發.

皇後派出去的人已經將皇後曾經謄寫過的祖訓拿來,筆跡對比幾乎是一模一樣,與訣別書應該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司無殤沒有命人去將軍府,皇後掌管後宮之事,想要找到皇後的筆跡並不難,"這一次,你在看一看三分筆跡有何不同?"

瓔珞將三分筆跡進行比對,有兩份是出自一人之手,鄭王命人取得奏折,幾乎是一模一樣.

"那份遺書上面的第一個字就錯了.皇後在寫當字之時尋常人都習慣用當姐姐通常會寫成噹."

司無殤也找到了證據,"不但字跡不同,這三份紙張上的用墨並不相同,據兒臣所知皇後用和皇上是同一款墨硯.均是的是用珍珠三兩,加上玉屑一兩,搗萬杵而成.堅而不散,為皇上所偏愛.這三份只有皇後平日里批閱奏折所用的是珍珠墨,其余兩個用的均是沉香墨.這兩份是偽造的."

瓔珞橫眉冷對看向太後,"姐姐若是死了,太後就可以將崳兒留在身邊,孩子已經沒有了父親,轉瞬間又失去母親,對于一個僅有六歲的孩子,母後,你真的好殘忍!"

太後佯怒道:"鄭王妃,你竟然對哀家不敬,誣陷哀家謀害皇後.如此大逆不道!來人!將鄭王妃打入天牢."一時間從殿外沖進來大量的兵衛將靈堂包圍.

鄭王將瓔珞護在身後,鄭王並不擔心,此時禦林軍已經包圍了整個皇城.

他恨太後害死了母妃,卻記得皇上的囑托,他看在皇上的分上,給她一個機會.

"母後,這里是靈堂,先皇剛剛駕崩,您就奪權皇上走的不安心."

"鄭王!你不也是圖謀已久了嗎?只要將你們兩人除掉!一切都解決了!"

夫妻兩人與太後的人交起手來,頃刻間皇城內傳來喊殺聲,暗衛從門外沖了進來………

一場腥風血雨之後,皇宮之內遍地血汙,充斥著血腥的味道,殘肢斷垣很是可怖.

太後聯合了皇上生前的勢力和護城軍,若不是鄭王擁有父親留給他的暗衛和禦林軍,還有前朝老臣的勢力,只怕會一敗塗地.

留下太後無疑是一個禍根,為了護佑成漢的皇權,鄭王唯有背棄皇上的囑托,將太後除去,還皇宮一片安甯.

坊間紛紛傳,是鄭王發動了政變**,皇上與太後紛紛死與戰亂,鄭王被扣上了亂臣賊子的汙名.

對此司無殤並沒有鎮壓,不想給惶惶不安的時局添亂,亂臣賊子又如何?只要能夠肅清朝堂,還成漢一片朗朗乾坤.

從前皇上就是有太多的顧忌,如今能夠威脅到皇朝的就只剩下了慕容家.

盛隆元年五月,皇帝司崳登基,鄭王為攝政王,頒布了許多政策,以安撫民心.

同年八月,古吳國聯合辛月國一起攻打成漢,亂世風雨戰火紛飛.

秋日午後,蒼穹一片碧藍毫無一絲云彩,天氣晴好.

瓔珞來到禦書房,准備了吃食,聽前方戰事吃緊,這些時日鄭王幾乎都在在禦書房與眾朝臣商議對敵之策.

待眾朝臣紛紛退去,瓔珞方才端著食盒走了進去.

崳兒哭喪這一張臉,直接奔著她撲了過來.

"姨母,崳兒好累!他們的崳兒都不懂."

聽這孩子略帶撒嬌的語氣,鄭王為了培養孩子的危機感,朝臣議事崳兒都要旁聽.

瓔珞滿眼心疼,他只是個六歲的孩子,確實有些為難他.

鄭王神色冰冷道:"崳兒,你是個帝王,不可以有抱怨."

"殤!崳兒還是個孩子."

瓔珞取了點心送到崳兒的手中,"鳶蘿在外面,你去找她陪你玩."

瓔珞掌管軍器監,鄭王每日身在皇宮,兩人許久都沒有見面.此番前來不只是探望,也有事要對鄭王講.

"殤!聽如今的時局不是很好."

司無殤揉了揉揉眉心,"南疆的局勢還算穩定,洪武關就比較棘手,古吳國聯合辛月國同時發起攻擊,慕容將軍已經寫了折子,請求支援,我打算派武揚前往戰場."

在武器上面成漢並不占有優勢,好在成漢人口和身體素質要強上數倍,更適合打持久戰.

只要是戰爭就會有傷亡,就是在消耗國力.若是耗上十年八年再富庶的國家也會被架空.

因此瓔珞一直在想,有沒有一種以逸待勞的方法,她想到了一個人.

"殤!可曾記得古吳國的大皇子阿諾,瓔珞記得他曾經發動了一場政變,結果失敗了."

瓔珞的心思司無殤明白,"古吳國的實權已經被王後架空,他已經被罷黜太子之位.不過我聽他也上了戰場,就在洪武關."

"這就對了!殤!你忘了哥哥的話?哥哥曾經過,他懷疑阿曼不是古吳國王後的兒子.如此,這個阿諾就是極為有利的一枚棋子.因此,我想再去一趟古吳國,拜祭哥哥,調查阿曼的身世."

上篇:第一百七十七章 一起陪葬    下篇:第一百七十九章 片刻溫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