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七十九章 片刻溫存   
  
第一百七十九章 片刻溫存

司無殤聽聞慕容瓔珞要前往古吳國,心中自然是不願,擔心瓔珞的安危.

新皇之初,為了鞏固朝堂,全然忽略了她,瓔珞卻毫無怨,自覺虧欠她太多,本想著過些時日,一切安穩下來,夫妻兩人就可以重拾恩愛.

司無殤眉頭深鎖,"珞兒,當初好不容易才從古吳國逃出來,我不許你再去犯險,我會派人去古吳國調查阿曼的身世."

瓔珞已經不是從前那個莽莽撞撞的女子,自然有自己的分寸,也是經過深思之後方才做出的決定.

明麗眼波看他,很是篤定,"殤!你是知道我一直對哥哥的死耿耿于懷,去拜祭哥哥一直是我的心願.而且這一次我會喬裝改扮之後再去,不會讓自己陷入險境.除此之外,我還打算去洪武關找父親在那里建造一個火器營,隨時補充軍械,還要會一會那個阿諾."

要在洪武關建造兵器營,勢在必行,卻也存在隱患,司無殤之所以沒有組建,就是擔心慕容玄在擁有大量火器之後會擁兵自重.

"籌建軍火器營,我會另外派人前去."

瓔珞實在擔心父親的安危,慕容家接連遭難,一連喪生一雙兒女,如今就只剩下自己和哥哥慕容阡陌.瓔珞希望通過自己的方式保護慕容家.

心里也知道司無殤在擔心配方會泄露出去.

"殤!火器制造一直都是機密,每一個人只負責一個環節,是一個很複雜的程序,只有我知曉整個過程,所以我必須要去的."

軍器監也是采用這種制造模式,只有當權者才知道火器的配方,可是瓔珞是慕容玄的女兒.

司無殤就是不想讓慕容家知曉火器配方更不想讓他們知曉芒硝替代硝石的方法.

"這是機密,越少人知道越好."權衡利弊之後,還是默許了瓔珞的提議.

放他離開司無殤心中萬分不舍,還有滿心的擔憂.

眸中脈脈柔光籠罩,眼底深處滿是柔,"珞兒,咱們夫妻雖然都在皇城,一直是聚少離多,我虧待你的太多."

眼波交彙盈盈莞爾,瓔珞知曉他身上擔著重任,"瓔珞不是那般不識大體的女子."

瓔珞越是如此,司無殤心中的愧意越是良多,想要給她的生活與原本的設想越來越背道而馳,害得他也要和男子一般奔波勞累.

等戰爭結束,絕對不會讓她過這樣的生活,微熱掌心將她攬入懷中,輕聲低語,"我很擔心你的安危,我會派暗衛和你一起去,有承楓在,我的心里也安心許多."

"好!"瓔珞靠在他的懷中輕聲應道.

明日便是瓔珞出發前往古吳國的日子,司無殤囑咐承楓要好生照看慕容瓔珞,司無殤好早早的回到攝政王府陪伴摯愛.

房間內,瓔珞在收拾行裝,兩人雖然聚少離多,畢竟身在皇城,知道彼此都知道在做什麼?不會斷了訊息,即便不相見心中也是安穩的.

這一次兩個人要分開好一段時間,還沒有離開,瓔珞心中已經浮起淡淡的思念.

眼角的余光瞥見梳妝台上放著的銀制梳篦,將梳篦拿起細細*索,那是在鳳鳴古城,鄭王喝酒贏來的彩頭,如今想來很是懷念兩人從前的日子.

"珞兒,你在想什麼?"門口傳來司無殤溫潤的聲音.

瓔珞放下手中的梳篦,忙不迭站起身來,"沒什麼?只是想起了從前的事."

司無殤手中拿著一副楠木盒子,是送給瓔珞的物什.

"我記得這支梳篦是在鳳鳴古城送你的,答應過為梳妝點絳朱唇,如今卻要讓你過著奔波勞累的生活."放下了手中的楠木盒子,將她攬入懷中.

"殤!我們今日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將來能夠過上那樣安甯祥和的日子."

司無殤溫柔星輝如朗月,緊緊的抱住她,心中滿滿的眷戀,"珞兒,我該怎麼辦?還沒有分離便已經開始想念."

瓔珞緊緊的抱著她,眸中淚光閃動,她又何嘗不是如此.

離別太過傷感,不過是分開數月而已,又不是永遠都不會見面,離別是為了下一個重逢.

如今崳兒年紀尚,所有責任都是由他來背負,若非如此,就可以同她一起前往.

"珞兒,我有東西要送給你."

瓔珞從他進來的那一刻就已經見到那只楠木盒子,"是什麼?"

司無殤溢滿溫柔的眼眸看她,伸出手掠過她額間的青絲,"無妨猜猜看?"

瓔珞細作思量,"此次古吳國之行,王爺應該是擔心瓔珞的安危,這里面應該是用來防身的物什."

司無殤眉目間柔和侵染,微微頷首,"卻是用來防身的物什,珞兒你可猜得出是什麼?"

雖然兩人是心有靈犀,這防身的物什種類繁多,究竟是哪一樣?一時之間那里猜得出.

瓔珞也變不費心思猜度,"我猜不出,究竟是什麼?"

司無殤將那楠木盒子拿起打開,里面裝著一副錦囊,"這里面是一副**面具,薄如蟬翼,透氣性極好,即便長時間佩戴也不會感覺不舒服.塗上配制的藥水就可以將面具卸下來."

瓔珞打開錦囊,里面竟是一副老婦人的**面具,很是訝異道:"殤!你讓我喬裝成老婦人的模樣?"

"沒錯!"

瓔珞在他眸中看到了篤定,她身材修長,眉宇之間透著英氣,扮男人有余,扮老婦人著實有難度,這幅面具若是帶上,估計承楓都得喚自己娘親.

司無殤已經將**面具拿起,遞了過去,"珞兒,無妨帶上試一下,這世上除了我能夠認出來,其他人是絕對認不出的."

瓔珞聽這話你似乎另有深意,怎麼帶著一絲酸味,原來他讓自己扮老婦人,是在提防阿曼.

瓔珞嬌顏輕綻,將面具放入錦囊中,"既然是你送的自然是極好的,不用試的."

兩人眼波交融,帶著濃蜜意,司無殤伸出手捧著她如花的嬌顏,豐唇吻干她臉頰,慢慢的由臉頰移向櫻唇,雙唇膠在一起,密不可分.

衣衫滑落在地,司無殤攔腰將賀?缺祁叔qu?榻走去,輕柔的將瓔珞放在了*榻,伸出手扯下簾幔.

芙蓉暖帳內,帶著**的**在兩人鼻端彌漫,雙手交疊十指緊扣,溫柔**的唇瓣,彼此交纏,如春水蕩漾,晶瑩的肌膚被一遍又一遍地吮吻,酥麻的快意似在身體里炸開.

不自禁的口中發出一聲低低的**.

司無殤修長的指尖挑開衣帶,衣衫半解*前起伏若隱現.

瓔珞身上軟綿綿的全無力道,任憑一件件衣衫脫落,整個人軟軟的被壓在**,唇舌交纏越來越**越來越**.

彼此間索取糾纏將彼此**索取,交織出同樣**…………

翌晨,天還未亮,瓔珞躺在司無殤的懷里,枕著他的臂彎,貼著他寬厚的*膛,羽睫輕顫,一想到昨夜的**,臉上不僅蕩起幸福與甜蜜.

輕抬頭伸出柔荑的手指,不自禁的輕撫他英*鼻梁,濃密的羽睫,一想到今日他就要離開,心中哀傷彌散.

突然見他的羽睫動了,忙不迭的重新閉上了眼睛,假寐著.

司無殤絕美的臉上蕩起溫柔,看到深眸緊閉的瓔珞,一副沉睡模樣,一雙手卻是緊握著錦衾,知曉她已經醒來.

眸中溢滿柔,動的吻上了她輕顫的睫羽,對著她的耳畔吐息,溫熱的氣息打在頸間,酥酥麻麻的,讓人心中悸動又起.

瓔珞口中發嚶嚀,聽聞瓔珞口中發出酥麻入骨軟膩的聲音,司無殤神魂皆蕩,瞬間感覺一股熱浪撲面而來.

懷抱佳人,瞥見那柔嫩潤滑的肌膚,嬌顏如花的容顏,如花瓣般**的朱唇,如潮湧,真的很愛她,不想與她分開.

如火的唇舌不由自主的深深交纏,肆意允吸著彼此口中**的芬芳…………

紗幔輕舞,滿室繚繞濃濃的春意.

恩愛過後,瓔珞窩在司無殤的懷中,渾身染上醉人的緋色.抬眼看到額間隱隱汗珠的司無殤,素手為他擦去額角的汗意.

瓔珞也很愛他,時局不允許她安逸,離間的事若是辦成了,就可以解決兩國的紛爭.

輕聲叮囑道:"殤!我不在的這段日子,你不可以只顧著國事,也要學會愛惜自己.我會盡量的早去早回."

司無殤牽著她的素手,吻在唇邊,滿眼柔,"珞兒,我舍不得你離開!"

瓔珞緊緊的抱著她,天亮了,她就要離開了.

"瓔珞也不想與王爺分開,我們不是永遠的分開,只是暫時的離別."

瓔珞伺候著司無殤沐浴更衣,輕撚衣襟,束上腰帶,細心的為他束發.

他如今是成漢的攝政王,每日都要處理很多的事,天還未亮便已經上朝去了.

郊外,司無殤站在高出,秋風搖曳,揚起滿地的楓葉,冷風吹著白衫翻飛.

司無殤充滿隱憂的眼眸緊緊望看著遠處,漸行漸遠的馬車,口中輕聲低喃.

"珞兒,一切保重!我等著你回來!"

上篇:第一百七十八章 再回古吳國    下篇:第一百八十章 驗證身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