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八十章 驗證身世   
  
第一百八十章 驗證身世

沐日深秋,山野光禿,樹葉凋零,滿眼望去蕭瑟蒼涼.

瓔珞臉上白紗遮面,手上提著籃子,里面裝著祭拜的香燭果品,前去墓地祭奠哥哥.她來聖通山有幾日,過兩日就是巫女娜依的生祭,古吳國的王後不會輕易離開北都城.

阿曼身為娜依的兒子,一定會來聖通山祭奠,也便是她的機會.

這聖通山上還葬著一個人,那個人就是蠻兒公主,她的冰棺被運回古吳國,被葬在了這里,蠻兒到死都無法放棄對哥哥的執念,如今葬在這里,也算了了她的一個心願.

對于哥哥的逝去瓔珞心中一直深有愧疚,每日都會准備祭品前來祭拜,也借此機會好好的陪著哥哥.

遠處,隱隱傳來步履聲,承楓從身後走了過來,"王妃,暗衛前來稟告,兩日前阿曼王子已經帶著人朝著聖通山趕來,估計明天就會抵達這里."

瓔珞會心頷首,"知道了,你也去准備吧!記得暗衛盡量隱蔽,不要讓人發現."

"是!"

瓔珞見著承楓離開,明日就要見到阿曼,心中的感覺異常的怪異,明明心里很恨他害死了自己的孩子,害她至今都沒能夠再次懷上子嗣.

此時感覺心理面似乎並不時那般恨他了,那些火器制造的機密都是他傳授,若不是他自己也不過是個尋常的女子.

伸出手輕撫哥哥的墓碑,"哥哥,妹妹就要行動了,阿曼若知曉自己的身世,便會破壞他平靜的生活.我必須這樣做,阿曼是古吳國王後的軟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能夠阻止兩國交戰,也會避免生靈塗炭."

瓔珞在墓地待了許久,方才回到娜依居住的庭院,庭院被打掃的很整潔,每隔一段時日,就會有人上山進行打掃.

瓔珞回到房間,立即趕到房間內傳來煦暖,爐火燃得正旺.

瓔珞伸出手扯下了面紗,看著房間里的擺設,不由得想起了娜依巫女,她救了自己的生命,卻封印了自己的記憶,她知道阿曼對自己的心思,才會那樣做.

娜依究竟是什麼樣的女子,她一直在探究,娜依的遺物都被人帶走,所有能夠證明阿曼身世的證據均被掩埋.

她想要離間阿諾,就必須找到證據,讓阿曼知曉自己的身世,或許對阿曼來有些殘忍.

瓔珞拿出包袱,換上了老婦人的衣衫,對著銅鏡將發髻簡單的挽起插上簪子.取了藥水塗在手上,就會制造出蒼老的效果.只要不仔細看是不會發覺其中端倪.

將司無殤送給她的楠木盒子拿出來,將里面的錦袋打開,取出那副老婦人的**面具,心翼翼的敷在臉上,冰冰涼涼的,很是輕薄.

帶上面具在看自己,銅鏡里面映照出一名五旬左右,容貌平平的婦人,總似乎缺少了什麼?

老婦人應該是滄桑的感覺,她的眸光太過剛硬,身板過于硬挺,沒有辦法多年來習武,一時間想要改正有些難度.

為了不再阿曼的面前露出破綻,瓔珞對著銅鏡一遍又一遍的演示,適應著新的身份.

為了不被發現,將之前所有的衣物包括那副楠木盒子一並投入火爐.

阿曼封了母後的旨意前來祭拜娜依巫女,還有妹妹和阿麥,踩踏著枯枝敗葉,一片蕭瑟淒涼.

每每來此均會想起瓔珞,都會想起一年前帶著瓔珞前來,方才害得娜依喪命,如今心頭思念的那個人,早就進他忘記.

斂了所有的緒繼續朝山上而去,直接奔著墓地的方向而去,遠遠的就見著墓碑前擺放著祭品,已經有人前來祭拜.

這世上除了母後就只有一個人會來祭拜,早已平靜的心湖蕩起波瀾,"難道是她回來了."

心中竟是期盼,她那樣的利用欺騙,心里面是該恨她的,阿曼懷著複雜緒來到墓碑前.

三座墓碑下紛紛擺放著祭品,看著擺放的順序,似乎每日都會有人前來拜祭,難道這山上住著什麼人?心中不免泛起猶疑.

一年了他的心思也安穩了許多,並沒有急于印證心中的猜測,命人將祭品分別擺放.

撩起衣襟跪在地上,燃了清香,"舅舅舅母,母後她公務繁忙無法抽身,阿曼代替母後前來拜祭兩位."取了清酒灑在地上,恭恭敬敬的三拜方才起身.

來到蠻兒與阿麥的墓碑前,母親當初以蠻兒嫁過人為由,拒絕兩人以夫妻的方式合葬.兩人雖不是以夫妻的形勢下葬,終歸是在一起了.

阿曼撚起清香道,"妹妹,你也算死得其所了,如今可以永生永世和心愛的人在一起.阿麥,蠻兒真的很愛你,她為了給你報仇丟了性命,你一定要好好的待她."

簡單的祭拜過後他要在山上逗留一夜,明日就要回去了.

遙望山頂,見著遠處炊煙繚繞,山上竟然真的住著人,除了自己還會有何人住在此地?心中急切的想要印證心中的猜想,飛奔著朝山上而去.

桑堪也見到了山頂之上傳來的炊煙,早已豎起警戒,在身後喚道:"主子,危險!"

阿曼根本就不理會桑堪的提醒,朝著山上奔去,桑堪帶著人緊緊的跟在阿曼的身後保護著.

離得越近,阿曼的心越是難以平複,明明知道她不會回來,心中卻總是抱著一絲希望.

院中隱隱傳來劈柴的聲音,阿曼駐足在院中,見著一名藏青色棉袍的中年漢子,手中拿著大斧在院中劈著木柴.

見著阿曼到來,慌忙的丟下了手中的斧頭,怔怔的看著阿曼,一副不知所措.

阿曼滿心的失望,她如今是攝政王妃,又怎麼會回來,可是面前突然出現的男子是何人?

"你是誰?"

但見那名壯實的漢子沖著房間內喚道:"娘,有人前來."

廚房內,慕容瓔珞已經知道院中發生的一切,她已經准備好了,打開房門微微的弓起身子從里面走了出來.

故意壓低了嗓音,"楓兒,發生了什麼事?"

那壯漢忙不迭上前去扶著蒼老的婦人,"娘,有一群官爺前來."

"大膽!這里也是你住的!來人,將她們趕出去!"桑堪喝道.

阿曼打量著這對母子,心里面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愫,"等等!"阻止道.

看著驚恐的兩母子,容色和煦問道:"我想知道你們為什麼要住在這里?"

兩母子忙不迭跪地,那婦人道:"老婦人是從辛月國來的,只因十八年前,家人遷徙途中,遇到海難,承蒙巫女指點方才獲救.前些時日丈夫去世,卻不敢忘記巫女的恩,帶著兒子前來探望,卻不想見到的是數座荒塚,還沒有報恩,巫女大人就去了,老婦人無能,便留下來住幾日祭拜巫女大人,如果官爺不許老婦人馬上帶著兒子離開."

聽到這名婦人的解釋,天寒地凍的,讓她這麼大年歲跪在地上于心不忍,"你們先起來吧!"

那名老婦人方才起身,眸光正視著阿曼,滿眼驚駭,表僵在一起.這讓所有的人始料未及的.

那壯漢拉著婦人道:"娘,您這是怎麼了?"

"他是巫女大人的兒子!不是死了嗎?墓……地里面葬的是何人?"

"竟然如此胡亂語!我們殿下是王後的兒子."桑堪沖上去緝拿那名婦人,被壯漢擋在身前,被桑堪直接撞的飛了出去.

那婦人慌張的跪在地,"官爺,老婦人沒有胡,他就是巫女大人的兒子,十六年前我還曾經抱過他,他的腰上有一枚月牙形的胎記."瓔珞是見到過阿曼身上那道疤痕.

擁有巫族血脈的人身上都會留有玄月印記,越是高貴的血統便越清晰.

母後那疤痕是時候貪玩,被火爐燙傷,這名婦人自己是巫女的兒子,身上又有印記未免太巧合了.

如果老婦人的是真的,就是自己害死了親生母親,阿曼的眸光變得異常冷清,抓著那名老婦人的衣領,眸光與她的眸光交彙.

見到她眼中的慌張驚駭,無助又驚慌失措,這雙眼睛在哪里見過,可是站在自己面前的卻是一個婦人,抓住她的手,卻是蒼老的一只手.

"你知道我的身上有疤痕,你到底是誰?"

那壯實的大漢,從地上爬起,奔著阿曼而去,"放了我娘!"再次被桑堪打到在地.

"官…爺……求您…放…了.我們母子."那婦人被他勒的滿面漲就快要喘不過氣來.

看著那婦人痛苦的模樣,是無法偽裝的,阿曼緩緩松開了禁錮,一副失神模樣.

我到底是什麼了?不過是一對尋常的母子,前來報恩的.

"你們走吧!"

"主子,不能夠放他們走,這對母子竟然詆毀主子."

"我放人就放人!難道你要忤逆我的意思!"

桑堪無奈,沖著母子兩人吼道:"還不快滾!"

阿曼看著那壯漢跌跌撞撞起身,拖著受傷的身子,扶著那名老婦人離開.

命人檢查過那對母子留下的行李並未發現異常,沖著桑堪道:"嚴密監視這對母子!"

阿曼之所以如此的暴露,全因他的身世若是真的,那樣的後果是他無法承受的.

他也曾經懷疑過,為何姨母會為了他不惜失去性命來喚醒瓔珞,並且封住瓔珞的記憶,完全超越了姨母的愛.

猶記得當初在這座庭院內,初見娜依時,她眸中的悸動.他從就天賦異稟,心智未開,仿若被下了封印.

回想著點點滴滴,就越覺得自己的身世是有問題的.他要回北都,他要驗證自己的身世.

上篇:第一百七十九章 片刻溫存    下篇:第一百八十一章 金蟬脫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