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八十一章 金蟬脫殼   
  
第一百八十一章 金蟬脫殼

慕容瓔珞易容成老婦人,借機出阿曼的身世,瓔珞知曉只要阿曼知曉自己的身世有異,以他的性格定會親自去查驗.

阿曼不相信他是巫女娜依的兒子,若是如此他便是親手害了自己的母親,思緒紛亂的阿曼,沒有過多追究這對母子,只是命人暗中監視,他打算回到北都找母後驗證自己的身世.

承楓扶著易容後的瓔珞,兩人都感知到有人在暗中跟蹤,暗衛就在暗中守護,兩人若是真的有危險,立刻采取營救.

一路之上桑堪帶著人緊追不舍,兩人不敢輕舉妄動,承楓斂了武功,受了內傷暗中調息已無大礙.

卻要裝作受傷的樣子,整整用了一日一夜,兩人方才蹣跚下山,尋找到有人跡的鎮.

慕容瓔珞顰眉,跟蹤的人緊追不舍,一定要想辦發脫身才是,承楓受了傷,受了傷就要去看大夫,"楓兒,你的身體怎麼樣了?娘這就去帶你去看大夫."

"娘,我沒事!"身子顫抖咳嗽的是愈發的厲害起來.

瓔珞神哀傷滿是心疼,"早知道,就要早些離開,也不對碰到那些官爺."

"咳咳!娘,咱們還是早些回辛月國吧!"

瓔珞忙不迭點頭應聲,"好!等楓兒的傷好了,咱們就回辛月國."

桑堪就覺得這兩母子是有問題的,帶著人一路尾隨,並沒有發現異樣.

"噗!"沒有走多遠,承楓的口中突然吐出一口血來,驚的瓔珞悲戚道:"楓兒,楓兒!你不要嚇娘啊!"

一時間人群中發生混亂,紛紛圍了上來,"人都吐血了,還不快送醫館,前面就有一家保生堂."

眾人七手八腳的將人抬到了保生堂坐堂的郎中是一名中年大夫,瘦高身材,淡青衣衫,見有人被抬了進來,忙不迭命藥童去取針包.

將病人的身子放平,伸出手搭在承楓的皓腕,"這位仁兄是被人打得受了很嚴重的內傷,有沒有吃東西,身子虛弱得很,需要留下來好好調養幾日."

瓔珞忙不迭從頭上扯下簪子,送到了拉著那郎中,"大夫,我們的包袱掉了,這支簪子也值些銀子,您一定要治好我的兒子."

桑堪在房頂看得真切,他的那里那兩拳用上了些力道,能夠撐上一天,這個壯漢也有骨氣.

夜半時分,人最困頓,是五感判斷最薄弱的時辰,榻上承楓感應到暗衛在房頂之上傳來的暗號.有兩人直接奔著房頂跳了進來.

瓔珞一直守在承楓的身邊,對于從天而降的兩個人並不感覺驚訝.

門外有人守著,他們必須格外的謹慎,承楓向兩人打著手勢,兩人會意.

瓔珞此次前來的目的,除了拜祭哥哥,就是想將信息傳遞給阿曼,並不想與阿曼有任何的交集,她們一來二去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傷害了誰更多,瓔珞只想順利的完成任務,早些回到司無殤的身邊.

為了將時間拖得更久些,瓔珞與承楓分別用藥水將臉上的面具取了下來,戴在了暗衛的臉上.

前來的兩個人身形與他們兩人很相似,瓔珞打算以假亂真,讓他們留下來養傷,她與承楓金蟬脫殼,等他們發現這對母子是假的,兩人已經逃出古吳國,去了洪武關.

另一邊,阿曼想要驗證自己的身世,日夜兼程趕了三日的路程,終于趕回帝都,直接進了皇宮.

一路風塵仆仆,宮婢宦侍們見了紛紛訝異,阿曼也意識到如此的去找母後確實不妥,與名婢女准備沐浴更衣之後再去見母後.

阿曼刮了須髯,隨便找了一件衣衫換上.

此時的羽君甯正在與古吳國的王上下棋,古吳國的國王手中拿著白子道:"聽阿諾在戰場表現的不錯."

羽君甯盈盈淺笑,她知道丈夫是想將兒子調回京城,拿起手中的黑子落了下來,"是不錯,阿諾的性子還有待磨練,遇事太過急躁.如今給他機會,就要將那些棱角都打磨乾淨了,不然不知道又要生出什麼事端來."

"能夠生出什麼事端來,都是自己家的孩子,如今蠻兒也去了,身邊就只剩下阿諾與阿曼.阿曼的性子太軟,太過感用事."著落下一子.

羽君甯不以為然,一直落下,"阿曼如此不正像王上您嗎?能夠愛身邊的人才能夠愛百姓.王上,臣妾贏了半子."

古吳國國王只是憨憨一笑,"是王後棋高一籌!"

"那里,是王上讓著臣妾.不如咱們在下一盤!"

古吳國國王挪了挪肥厚的身子,做得久了身子都有些僵硬,"今日就這樣吧!"

"瓖王駕到!"

羽君甯甚是訝異,阿曼不是去了聖通山嗎?來來回回最少也要七八日的路程,怎麼會如此快就趕回來了?

"宣進來吧!"

阿曼走了進去,見父王也在,自從阿諾宮變以後,父皇對他的態度就很冷淡,父王一直認為長幼有序,立長子為太子才是正道.

"兒臣見過父王,母後!"

平日里阿曼都是喜歡一身藍衫,今日竟然穿得如此隨便,"起來吧!你不是去聖通山了嗎?"

"是!兒臣剛剛趕回來."

古吳國的國王正了正身子,一想到聖通山,就想到了蠻兒,心很是沉郁,"你們慢慢聊,孤王有些累了."獨自一人去了蒼梧宮,蠻兒的寢宮.

阿曼看著父王離去的背影,三個子女中,母後就只寵愛自己,倘若自己不是母後的孩子,父王如此態度也便能夠解釋清楚了.

"阿曼!你父王定是想起了蠻兒,他一直在怪我將蠻兒送去和親,他應該是去了蒼梧宮."羽君甯從阿曼的眼眸中看到失落.

"母後,兒臣一直不明白,母後為何偏愛阿曼?蠻兒與阿諾也是母後的孩子."

"阿曼!你們都是母後的孩子,母後怎麼會不疼愛.俗話龍生九子各有不同.蠻兒她嬌蠻任性的莽莽撞撞,阿諾心浮氣躁好打好殺,唯有阿曼性子溫和,又天賦異秉,父王母後自然對你鍾愛些."

"可是兒臣覺得,恐怕不只是這些吧!"

"你究竟想問什麼?"羽君甯眉頭緊蹙,從阿諾進入大殿,她就覺得阿曼今日有些不同,難道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阿曼也知道他若真是娜依的兒子,他就是害死母親的不孝子,他想要知道真相,"娜依巫女是我的舅母嗎??"

阿曼直截了當問出,正驗證了心中的猜測,怕他知道真相之後,會有逆反的心理,原本想要在他登基之後再告訴他的.

這等事是不可以讓人只曉得,"來人,將大殿嚴密看守,不得任何一個人入內.

見母後如此謹慎,看來自己的身世卻是有問題的.

羽君甯不知道阿曼是如何知曉自己的身世,更不知道他知道多少?

"你不是去聖通山了嗎?怎麼突然回來就問這樣奇怪的問題?"

"兒臣只想問,我是不是娜依巫女的兒子?我身上的疤痕是不是玄月痕跡,若是普通的疤痕,又怎麼會無法去除?"

那個疤痕是阿曼唯一的破綻,即便用最上等的凝露都無法消除疤痕,因此阿曼洗澡的時候羽君甯從來不會讓人在身邊伺候.

那個疤痕也只有身為最親近的人才知曉,當然包括與阿曼有孽的慕容瓔珞.

阿曼的身世壓在羽君甯的心里十九年了,她活著除了報仇就是複興瀾國,阿曼就是他唯一的希望.

看阿曼的心,他若知曉事的真相,是一個很沉重的打擊,"是什麼不重要,總要的是您一定要繼承古吳國的王位!"

他現在知道為何母後會處心積慮的將阿諾鏟除,逼著自己繼承王位,"幫助母後完成複興瀾國的心願!"

"阿曼,如今你也是一個孩子的父親,就不為了你的兒子去想一想."

提起那個孩子,是吉娜為他生的兒子,是慕容瓔珞一手促成的.

阿曼想起慕容瓔珞,心中愛恨交織,自己竟然為了她害死了自己的母親,那雙迷茫的眼睛,會是她嗎?只要驗證一下就知道了.

阿曼穩住心神,"母後,有一老婦人,她十八年前到聖通山請求母親為她解難,她帶著兒子前去祭拜母親,她十八年前見過兒臣的模樣,而且出兒臣身上有玄月的標記."

羽君甯慍怒,阿曼就是聽了一個婦人的話,冒冒失失的來討問你的身世.

有必要告訴他當年的真相,免得他會因為還是自己的母親而感到自責.

"你從出生就在皇宮,你的母親因為救了你的父親受了詛咒,要與你保受分離之苦,再次相見就是你母親的死期,這一切都是注定好的."

阿曼神頹廢,母親受了詛咒!即便是注定好的,母親也是因為救了慕容瓔珞才會死的,慕容瓔珞!那疤痕慕容瓔珞是見到過的.

"是她!那個老婦人一定是她!慕容瓔珞!你害我害死了自己的母親,咱們之間的仇怨還沒有了結!"

阿曼匆匆忙忙的起身,直接奔出大殿,他要去找塔娜,確定桑堪所在的位置.

羽君甯看著阿曼莽莽撞撞的奔了出去,神色異常的凝重,"慕容瓔珞!難道慕容家的孽種回來了!"

上篇:第一百八十章 驗證身世    下篇:第一百八十二章 繼承王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