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八十二章 繼承王位   
  
第一百八十二章 繼承王位

阿曼並不知曉慕容瓔珞已經金蟬脫殼,如今一行人已經朝著洪武關進發.

阿曼回到瓖王府,問明塔娜桑堪傳來的消息,得知那對母子留在醫館養傷,並未離開.

阿曼日夜兼程,兩日後,當阿曼趕到醫館,方知那對母子系兩名男子偽裝,在逃跑的途中被擊斃.

阿曼很清楚的感應到那名老婦人是女子,直覺告訴他那個女人就是慕容瓔珞,慕容瓔珞竟然金蟬脫殼,兩個人就這樣錯過了.

阿曼一連兩日都沒有上朝,將自己關在兵工廠內,整整兩日,不不語也不吃東西.

第三日,經過兩日的沉寂,似乎想明白了許多事.

他決定用火把將曾經癡迷的一切點燃,瓖王府的後院燃起大火,轟隆一聲巨響,整個後院被夷為平地.

阿曼並不是胡亂而為,自從瓔珞離開之後,兵工廠里只存放了她制作的火器,只是很少量的火藥,不會引起大規模的爆炸.

阿曼去了西廂,去看他與吉娜的孩子,從孩子出生以來就沒有盡到做一個父親的責任,只是悄悄的來看過幾次.

吉娜一直帶著孩子住在西廂,莫娜留在西廂伺候她的飲食起居,畢竟她誕下了子嗣,塔娜對她很是關照,曾經的好姐妹變成了奴婢,每日過著錦衣玉食的日子,心里面卻是沒有一日是高興的.本以為誕下子嗣,瓖王就會承認她們母子的身份,雉雞難成鳳,鳳凰飛非魚,王爺還是嫌棄她是一個奴婢.

吉娜守在孩子的身邊,聽到遠處轟隆一聲巨響,房屋發生震顫,不知發生了什麼?孩子被爆炸聲驚醒.

吉娜忙不迭抱起孩子,"莫娜,去看看發生何事?"

"聲音好是從後院傳來的,還好這里離得比較遠.不過聽聞王爺最近幾日將自己關在後院不成出來,難道是王爺出事了?"

"那還等什麼?還不去打探一下!"

莫娜忙不迭推開房門,見瓖王站在門口,期期艾艾道:"王,王爺,您來了!"

阿曼神色木納而冰冷,"你先出去吧!"

莫娜謹慎的點頭,"是!"弓著身子退了出去.

吉娜懷中抱著孩子,"見過王爺!"

阿曼並未理會她,眸光看向她懷中,粉雕玉琢的娃娃,"讓本王抱抱他."

吉娜受寵若驚,又驚又喜,忙不迭將孩子心翼翼的遞了過去,孩子抱在懷中,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異常的玄妙.

曾經因為他是被算計才被降生人世而對他感到排斥,如今孩子就在自己的懷中,他已經是一個孩子的父親,頂天立地的男兒,有些責任他是必須要扛下的.

將孩子放回了吉娜的懷中,"這孩子,單名一個珩字兒,好好地照看孩子,我會給你一個正妻的名分,我不想我的孩子是庶出,僅此而已."

吉娜神色怔惘,幸福來得太突然,不清楚瓖王為何突然接受她們母子,雖然只是承認了孩子,她相信只要自己多用些心思,一定能夠得到王爺的心.

阿曼進了王宮,他既然已經知曉自己的身世,是必要表明自己的態度.

阿曼直接去見羽君甯,命宦侍守住門口,他有事要與羽君甯清楚.

羽君甯最近的心神很不安穩,阿曼又不讓她省心,為了一個女人將自己關在王府不出門.

聽聞宦侍稟告瓖王駕到,難道他已經想清楚了,對于她來倒是一件好事.

"宣進來吧!"

阿曼走了進去見羽君甯神色沉郁,"見過姑姑!"

羽君甯驚駭道:"你什麼?你叫我姑姑!你知不知道這個稱呼就可以讓我苦心經營二十幾年的江山毀于一旦."

"阿曼前來就是要告訴姑姑,阿曼是不會做姑姑的棋子,我不希望的的孩子享受盜竊來的江山."

羽君甯憤恨的沖了過去,一巴掌打了過去,希望打醒這個不孝的子孫,"你這樣的話如何對得起你死去的外公和父親."

臉上留下清晰的指痕,阿曼並沒有動,"姑姑,我想我父親最快樂的時光應該不是成為瀾國的皇帝,而是與母親在一起的三年."

"愚蠢之極!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你要因為一個女人,就放棄報仇嗎?那個女人讓你知道身世,就是想破壞我們母子之間的感,不要中了計還不自知."

"我知道,我因為那個女人害死了自己的母親,我不會再執迷不悟.所以我依然還會像從前那樣,我還會是古吳國的瓖王,我要上戰場與慕容玄去報仇!"

"真正的王者是不需要上戰場的,只要你能夠當上國王就是最好的報複,至于慕容玄的狗命,我沒有那麼容易讓他痛快的死去!"

阿曼離開王宮,羽君甯的心里面心緒煩亂,阿曼真是扶不起的阿斗,她籌劃了二十幾年的複國計劃,不能夠讓他給毀了,看來也是時候該出手了,如今就只有逼著阿曼繼承王位.

蒼梧宮內,古吳國的國王手中拿著朱色的撥浪鼓,那是蠻兒時候經常拿在手中玩耍的.兒時的蠻兒很調皮,沒有一時的停歇,想起蠻兒趴在他的背脊熟睡的模樣,還有禦花園你的嬉戲………神哀傷,老淚縱橫.

突然門口傳來響動,忙不迭收斂緒,"阿奴!有什麼事嗎?"

"王上,王後她怕是要有所行動了."

撥浪鼓從手上滑落,"她終究是忍不住了.二十年,即便是石頭做的心也該捂熱了.你先出去吧!讓孤王一個人靜一靜."

宦侍神色恭敬的走了出去.

古吳國的國王深深地沉了一口氣,撿起掉在地上的撥浪鼓,"蠻兒,你的母親真的瘋了.她已經毀了你,讓咱們父女天人永隔,父王絕對不允許她將阿諾給毀了."

昏暗的夜色,月影烏云,一道暗影也有四面八方竄了出來.

昏暗的夜色下一道笨重的身子,在護衛的護送下一路逃亡.一時間喊你殺生四起.

"有刺客!有刺客!保護王上!"

混戰之中,就聽得一聲巨響,一個巨物墮入冰湖之中,有人喊著:"王上落水了!"

羽君甯在王宮里來來回回的踱著步履,派去的人還沒有回來稟告,二十年的夫妻不是沒有一點感.可是和複國的仇恨比起來,感是累贅.要成大事就得無無義.

聽聞殿外傳來的步履聲,急切的從這來人問道:"況如何?"

"回王後,王上受了傷在混亂之中跌進冰湖,夜太黑無法下去打撈,天氣如此的冷,以王上的體型是無法生還的."

"沒有見到尸體,本宮不放心,立刻派人去找,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王宮內敲起了警鍾,國王昨夜遇刺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皇宮,王宮內紛紛在找尋,如今兩國交戰,國王失蹤,朝臣上下一片混亂.

羽君甯極力安撫眾朝臣,兩國交戰之際,此次國王遇刺必定是成漢派來的刺客所為.

並且提出倘若國王罹難,國不可一日無君,大王子阿諾曾經謀逆江山,又在外帶兵,已經失去了繼承王位的權利.

二皇子阿曼宅心仁厚,深得民心,自然順理應當的成為王位繼承人.

偏殿內,羽君甯屏退了所有的人,看著對面滿面慍怒的阿曼.

"有什麼事吧!"

阿曼怒眸相視道:"父王遇刺的事是姑姑做的吧!二十幾年的夫妻,父王對姑姑深意重,姑姑竟然下得去手."

兒女在她的心理面都是棋子,何況是區區一個男人,"到現在你還沒有認清局勢嗎?只要找到他的尸體,你就是古吳國的國王!"

"我不稀罕!我不要受人擺布!姑姑你也是瀾國的後裔,既然複興瀾國是姑姑的心願,想做國王,姑姑自己做好了."阿曼滿心的失望.

羽家數代單傳,羽君甯可恨自己不是男兒身,他若是男子早就干一番轟轟烈烈的大事,也不至于委身在古吳國二十幾年.

"阿曼,你看到朝堂上那些老臣沒有,你若是繼承王位,他們的命我都會留下,包括他們的家眷.你若是不接受哀家的提議,朝堂之上將會血雨腥風."

羽君甯是在警告他,若是她當了國王,就會排除異己,大肆殺戮,他要用所有人的性命與他談條件.

朝堂之上人心惶惶,皇上失蹤已經有四五日,政務幾乎都交由王後羽君甯來掌管.

清晨,深秋時節天氣已經很冷,宮人在清理荷塘淤泥之時,打撈上來一具尸體,已經泡得發脹,辨不出容貌.

看衣衫和體型是古吳國的國王沒錯,手上還帶著白玉扳指,羽君甯心中依然很不安,無法判斷出尸體的容貌,就不能夠證明他是真正的古吳國國王.

國王的腳底心長有一塊暗色的黑痣,"將鞋子脫掉!"

宮人門將尸體的鞋子退掉,足下上果然有一顆黑痣,"此人就是王上無誤!王上!駕崩了!"

眾朝臣紛紛跪地慟哭,"王上萬歲萬萬歲!"

羽君甯神色哀慟,眸子里蘊滿淚光,泛著微,"傳令下去!發國喪!百日之內禁止一切娛樂,禁止穿."

"眾位老臣,王上駕崩哀家甚感痛心,國不可一日無君,就由瓖王來繼承王位!"

上篇:第一百八十一章 金蟬脫殼    下篇: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個混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