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八十四章 豔福不淺   
  
第一百八十四章 豔福不淺

承楓原本是不想看玫琳的腳廢掉,好心為她救治,不想卻招來玫琳的一巴掌.

他一個血氣方剛的男子,被一個女人打了一巴掌心中騰起無盡怒意,怒目圓睜轉身就走,將玫琳丟在了山林之內.

被女人打了不能夠打回去,他要讓這個辛月國的公主看清眼前的現實,她是絕對不會走出山林.

冬日林間的毒蛇都在休眠,只要不摔下山,她就不會有危險.承楓就在附近找尋有沒有野兔之內的動物可以充饑.

玫琳見承楓離開,她的腳踝雖然歸位,腫不堪兩日內是無法像正常人一樣著地走路,沒有人幫助更無法以馬代步,單腳蹦跳著,找尋著可以代步的樹枝.就不信她走不出山林,找不到援軍.

承楓在四周搜尋,竟是發現有一處山洞,陰冷潮似乎是一個蛇洞,天氣寒冷,特別是到了夜里,有遮風的地方,總要比外面好得多,蛇都在冬眠,只要沒有大的動作蛇是不會被驚醒.

承楓上山觀察到山體周邊有榛果樹,雖然沒有找到充饑的野兔,卻是在樹上找到了大量的榛果,應是樹鼠留下的,有榛果充饑也是不錯的,

撕下了棉衫的內襯,將榛果包了起來,回到兩人當初分開的地方,發現地上樹枝壓過的深痕,這里的地勢很陡,她應該走不遠.

找了大約半柱香的時辰,在一處溝壑旁見到了玫琳,她正住著拐杖試圖躍過去,稍有差池就會摔下山.

玫琳聽到右側傳來的踩踏之音,承楓並沒有隱匿氣息,玫琳暗自懊惱,竟然被溝壑阻擋了去路,虧自己還是習武之人,將手中的拐杖丟到一旁,她就不信她會躍不過去.

承楓意識到不好,那溝壑很寬馬兒勉強可以飛身過去,她一個半殘之人,身子不平衡有很大危險.

飛身躍了過去,伸出手拉過她的身子拉入懷中,"不要命了!"

"命是我的,不用你來操心!"整個一個冥頑不靈.

承楓不想與她爭吵呈口舌之快,瞬間出手,一掌打在玫琳的頸間,玫琳安靜躺倒在他的懷中,即便玫琳沒受傷,也不是承楓的對手.

山洞內,炯亮的篝火將山洞照亮,承楓將榛果丟進篝火,爆開之後在取到一旁,然後將榛果**的外殼去掉.

玫琳漸漸的蘇醒,頸間依然腫痛,嗅到彌散在山洞內果仁的香氣,她早就已經餓了.

承楓感應到玫琳醒來,將剝好的果仁拿了過去,"先吃點東西填填肚子."

玫琳卻是餓了,也不矯直接接過榛果,取了一粒放入口中,被火烤過的榛果很香.沒有食物堅果充饑或許是最好的辦法了.

承楓繼續回到篝火旁剝著堅果,玫琳看著他高大的背影,一粒一粒的剝著榛果.他是怎麼弄到這些堅果的?尋常人應該是想不到用榛果充饑.

"看你的身手應是受過訓練,有沒有考慮過效忠辛月."

承楓沒有想到她會想要服他,"我抓你是為了離開這里,只要離開這里我自然會放過你."

"靠女人來保命,麼不覺得你恨卑鄙無恥嗎?"

乘楓並不理會,隨他怎麼,他在考慮如何走出山林.

承楓取了水袋遞過去,她們吃了很多堅果,提醒道:"不要一下子喝太多,否則會腹脹."

如今天也黑了,兩人靠著火堆旁,閉目養神,好好的休息一晚,明日找尋下山的出路.

冬日的深夜,山洞內陰冷得很,玫琳渾身打著哆嗦,"好冷!好冷!"

承楓感應到玫琳的異樣,她看上去真的很冷,退下棉袍為她蓋上,他有內力護身,並不擔心身體.

辛月國一年四季如春,一時間是無法接受溫度的變化.承楓起身將篝火燃得更旺一些.

翌日,陽光由洞口照進山洞,篝火熄滅,冒著嫋嫋白眼,兩人紛紛的睜開睡眼,竟然發現兩人是很**的抱在一起,身上蓋著承楓的棉袍.

"你個混蛋!你竟然趁我熟睡占我便宜."

一巴掌打過去,被承楓握在手中,"昨天晚上是你一直吵著冷,我脫下棉袍給你取暖,我怎麼知道你什麼時候跑到我的懷里的."

玫琳心中甚是懊惱,不該看的也看了,不該抱得也抱了,不過昨夜似乎真的是她主動貼過去的,玫琳懊惱的咬著唇,怎麼會這個樣子?

承楓見她神應是想起了什麼?不管如何剛剛的形,總歸是女孩子被占了便宜.

"快點起身准備出發,你的腳受傷了,山林中馬匹有無法穿行,接下來的路,我背著你下山."

另一邊,暗衛護送著瓔珞前往洪武關,眼前滿眼黃沙,走了一天**也沒有發現有巡邏的兵衛.

她們水糧殆盡,再找不到出路,必死無疑.

瓔珞撐起身子,她們不能夠泄氣,抬頭望著初升的日,洪武關在月城的西北方,一行人朝著日相悖的方向艱難而行.

走了很久,遠遠的聽到有馬匹嘶鳴的聲音,瓔珞循著聲源望去,一批人馬正朝著她們的方向趕來,那軍服是成漢的軍服.

終于看到了希望.瓔珞也已經精疲力竭,"王妃!王妃!"

當瓔珞醒來的時候,已經出現在成漢的軍營,睜開眼眸,看著榻上青色的榻*,這里是哪里?

"珞兒,你終于醒了."瓔珞整整睡了一天**.

慕容玄出現在瓔珞的面前,瓔珞喜極而泣,"父親,洛兒終于見到您了."

"你這孩子膽子真是太大了,竟然敢擅闖禁區,若不是鄭王早就派人送信過來你會來.我們又收到探子飛鴿傳書,有人擅闖禁區,並且掠走了辛月國的公主.猜測應該是你做的,于是你哥哥帶著兵去找你."

不管如何她們還是成功了,瓔珞現在擔心承楓的安危,"父親,你派人去救救承楓,他和辛月國的公主在一起."

"這個你不必擔心,已經派人出去營救,那辛月國的公主是阿諾王子的未婚妻,一定要在古吳國人之前找到公主."

此時瓔珞方才想清楚,為何玫琳會守在月城,原來這個阿諾王子想要借助辛月國來奪取王位,等身子養好了,一定要會一會兒他.

瓔珞見到父親有千萬語想,卻是哽咽在喉,不知從何起,"父親,皇上駕崩,姐姐她被太後害死了.是女兒沒有算到太後悔如此狠心的對姐姐."

慕容玄眸中浮起哀傷,一連失去一兒**,那種滋味可想而知,"不是珞兒害了她,是父親,你姐姐若不是嫁到了帝王家,就不會有如今的下場.我現在最擔心的是崳兒那孩子."

"父親,您放心.鄭王如今是攝政王,有鄭王在崳兒不用擔心."

"珞兒,你真的覺得鄭王會真心真意的輔佐崳兒?"

難道父親在懷疑鄭王的野心,相愛勿疑,她相信鄭王,"父親,您當時沒有在場,不清楚當時的況,太上先皇和皇上都留下了遺詔,上面都寫著若皇上駕崩,由鄭王繼承皇位.皇上他應該也是考慮到崳兒年幼,無法穩固朝堂凝聚人心.為了大局考慮才立下遺詔,可是當時鄭王放棄了垂手可得的江山,卻選擇了成為輔政攝政王,鄭王一切均是以大局為重,絕對不會謀奪崳兒的江山."

瓔珞在營帳內躺了半日,依然沒有承楓的消息傳來,心急如焚,決定出去走走,去找父親商議籌建火器營之事.

瓔珞換上一身戎裝,將發髻簡單挽起系上絲絛,掀開棉布門簾走了出去.

漫步軍營內,看著操練的士兵,天氣日漸寒冷,將士們披著厚重的甲胄,戰場上將們士越來越辛苦,等回到颍川,與鄭王研究一下改良一下士兵的甲胄.

正待思索間,遠遠的,瓔珞見到**子身影,一身玫粉色的棉袍,外面披著錦繡的披風,軍營里怎麼會有女子出現?而且這個女人的樣貌很熟悉.

那女子手上提著食盒走進了哥哥的營帳,瓔珞猛然想起,這個女子是蠻兒的侍婢,臨終時托付給了哥哥,那女子身材消瘦,**微隆,氣色虛和,應是懷了慕容家的骨肉,不管前世今生,他還是處處留.

不覺想起了阿麥,如果是大哥還活著該有多好,父親定會欣慰.收斂了眸中所有的緒,卻見著哥哥從營帳內走了出來.原來那女子是見到自己的.

"妹妹,你醒了."

"哥哥!"

念香對瓔珞心中充滿恨意,若不是她公主就不會死,卻是巧笑道:"將軍,既然王妃在,妾身告退了."

慕容阡陌看著瓔珞,"妹妹,咱們進軍營話吧!"

"好!"

踏入營帳一股暖意撲面而來,矮幾上擺放著點心菜,還有一壺清酒,"哥哥真是好雅興!"

慕容阡陌臉上浮現笑意,"是念香送過來的,那丫頭心思細膩,而且她已經懷了慕容家的孩子."

"恭喜哥哥!哥哥真是豔福不淺."

慕容阡陌聽出她口中的嘲諷之意,"是蠻兒將她留在我身邊的,我自然要好好照看她."

提起蠻兒兩人都很尷尬,突然覺得除了他是自己的哥哥,兩人之間似乎並沒有什麼兄妹之,也沒有話你可的.

"我還要找父親,哥哥就慢慢享用!"

慕容阡陌將瓔珞叫進來是有話想,"等等!珞兒,你一定要防著鄭王,他絕對不是你眼睛里看到的那般."

慕容瓔珞蹙起眉梢,"今天都是怎麼了?一個個都來告訴我鄭王他是如何如何?我看人不是用眼睛而是用心.我知道鄭王殺了蠻兒哥哥心里對鄭王心中怨恨,鄭王也是受了皇上的命令."

"蠻兒腹中懷的是慕容家的骨肉!"

"哥哥,你別忘了,蠻兒她都做了些什麼?她害的是崳兒,也是姐姐的孩子,她的死全然是她咎由自取!"

上篇: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個混蛋    下篇: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定要活下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