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八十六章 解除婚約   
  
第一百八十六章 解除婚約

夜冷寂,玫琳身在營帳內,心里一直不安,阿諾似乎一直都不相信她的話,很擔心承楓的安危.

她無法成眠,于是悄悄的守在阿諾營帳,附近,企圖探聽到一些消息.

夜半時分,蝶衣身上裹著厚重的披風,警惕的看了看周遭,直接走進阿諾的營帳.玫琳等了許久,終于見到有人,蝶衣是阿諾的屬下他是認得的.一直就懷疑兩個人有些關系,一直不喜歡阿諾.

阿諾已經等在營帳內有些時辰,見蝶衣歸來,"事辦得怎麼樣了?"

"主人,人已經被成漢的人救走了,不過那人受了很重的傷,不死也剩下半條命."

玫琳害怕自己會驚叫出聲,伸出手掩住口鼻,眸中滿是擔憂的淚光,承楓受傷了,她要想辦法去見他,可是哥哥要送她回辛月.

她不能夠暴露心思,一定要想到辦法去見承楓一面.

蝶衣見阿諾對辛月公主上心,她對阿諾死心塌地不離不棄,真的很害怕她會真的娶辛月國的公主,她就沒有機會嫁給阿諾.

"主人,您真的要娶辛月國的公主嗎?"

阿諾星眸半眯,看著蝶衣,如今身邊能夠相信的就只有她了,"當然不會,這麼多年,我的心里只有你啊!我不過是想借助辛月的勢力,我可不想娶了公主,生出的子嗣是番邦血統."

蝶衣得了許諾心里自然安心了許多,"主人的沒錯,若是生出的孩子黑不溜秋的多難看."

洪武關營帳內,瓔珞得知承楓被救了回來,匆匆忙忙的趕回營帳,見到染滿血跡奄奄一息的承楓,

一番救治命是保住了,他的身上受了很嚴重的傷,胳膊差一點就廢掉,劍法再無精進的可能,依然處于昏迷之中.

"承護衛怎麼會受如此重的傷?那辛月國的公主可曾在一起?"辛月國的公主是阿諾的未婚妻,若是公主出事,面對阿諾想要談判就要費些口舌.

"屬下並未見到辛月國的公主,應是被救回去了."

阿曼的身世被古吳國的王後嚴密封鎖鮮少人知,看來要會一會阿諾.

兩日後,雙方在戰場再次展開新一輪的交鋒,玫琳費勁了渾身的解數終于讓哥哥答應帶她去戰場觀摩.

瓔珞也穿上了一身甲胄,跟隨在父親的身旁,薩爾達對于成漢的人抓了自己的妹妹深惡痛絕.

阿諾同樣見到了慕容瓔珞,她還真是命大,古吳國殺不死她,蠻兒扳不倒她,到了哪里都能夠看到讓人厭惡的身影.

"你們的人抓了本王的未婚妻!真是卑鄙無恥!"

慕容阡陌正欲開口,被瓔珞阻止,承楓已經醒來,瓔珞已經了解到辛月國的玫琳公主喜歡上了承楓,這倒是讓他滿意外的一件事.

慕容瓔珞也注意到了薩爾達身旁的一身戎裝的玫琳公主,同樣玫琳公主也注意到了慕容瓔珞,應該就是承楓口中所的王妃.

玫琳原本就打算兩國開戰,她會故意的被俘虜,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見承楓而不被哥哥懷疑.

"阿諾王子,這一切都是我做的,不過我們沒有傷害公主的意思,如今公主平安的回到王子的身邊."

"少廢話,近日就一絕死戰,成漢也就不用苦撐,勞民傷財!"

慕容阡陌血氣方剛,想要出戰,"大哥,讓我來!"

"怎麼能夠讓你一個女子打前鋒!"

慕容玄知曉女兒必是想到了對敵的策略,"讓你妹妹來!"

同樣,玫琳也找到了機會,沖著阿諾道:"這件事是我的事,就由玫琳來會一會她!"

"不行,那個女人詭計多端!"

薩爾達是相信自己的妹妹,"阿諾,對方派出的是女子,玫琳她是你的未婚妻,你應該要相信她."

阿諾不悅的凝眉,"那好吧!就讓公主出戰."

空曠的戰場,兩名女子一身戎裝,騎在戰馬之上,凌厲眸光對峙絲毫不讓.

縱身躍入戰場,兩人竟是直接交起手來,相較之下慕容瓔珞要比玫琳武功高上不止一籌,瓔珞並沒有傷害玫琳的意思,她是承楓心愛之人,也是破壞古吳國與辛月國的良機,所用招式也並非致人性命的狠毒招式.

自然是要成人之美,悄聲道:"承楓他受了很重的傷,危在旦夕,很想見公主一面."

玫琳的招式恍然一滯,這正是她所擔心的,故意留了一個漏洞給慕容瓔珞,"帶我去見他."

"如你所願!"瓔珞借機反手,掌心扣住玫琳的咽喉.

瓔珞沖著阿諾和薩爾達道:"辛月國的公主在我手中,如果阿諾王子愛著自己的未婚妻,今夜,帳中會舉行宴會,請阿諾王子務必赴宴!"

如今玫琳在成漢的手中,薩爾達不敢妄動,阿諾也是騎虎難下,若是不去就是不在乎辛月國的公主,若是去了那就是一場鴻門宴.

"公主是我的未婚妻,一個男人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算什麼男人,就算你們擺下的是鴻門宴,我也會去!"

瓔珞只是輕笑一聲,阿諾話得漂亮,大義凜然的,十足一個怕死之徒,"俗話兩國交戰不斬來使,我們十分有誠意的邀請."

瓔珞架著玫琳的脖頸退進了自己的陣營,玫琳並不喜歡阿諾,見阿諾的臉色都綠了,又能夠看到承楓,根本就不像一個俘虜.

瓔珞見她臉上的喜色,"你放心,一會兒休戰之後,我親自帶你去見他,他見到你身子很快就能夠好起來的."

休戰之後,瓔珞即可帶著她快馬加鞭的朝著營帳的駐地趕去,此時的承楓正躺在榻上,身子被包裹得如同粽子一般.

營帳的門突然被打開,玫琳風塵仆仆的闖了進去,寒風吹得她淺麥色的肌膚泛著暈,"承楓!"

"玫琳,你怎麼來了?"承楓心中很欣喜,無奈身子手上無法動彈.

既然他走不過來,玫琳主動的奔了過去抱住他,"承楓,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

承楓可恨僵硬的臂彎無法將她樓在懷中安慰,"我一直都記得與你的約定,我沒有死,我還活著.""

承楓的話音未落,玫琳熱的唇瓣已經覆了上去,辛月的女孩子就是愛的真誠,愛得火熱,毫不掩飾心中的感.她確定自己的心愛的是承楓,不想與他分開.

瓔珞在門口看著一對滿懷激的戀人,一個成熟穩重,一個熱似火,真沒有想到兩個人會相愛.

瓔珞很知趣的退了出去,去了隔壁營帳,陰差陽錯竟然成就了一段姻緣,可是他並沒有因此而欣喜.既然兩人相愛,就要先解除辛月與古吳國的婚約,她決定通過玫琳來服他的哥哥薩爾達.

天漸漸的暗了下來,阿諾王子很快就要前來赴宴會,瓔珞來到承楓所在的營帳,她也深愛鄭王,最懂得相愛的兩個人濃蜜意不想分開,她不得不這麼做.

瓔珞推開門扉,見玫琳鳥依人般偎依在承楓的懷中,見瓔珞進來,忙不迭坐起身子,一臉的尷尬.

"公主,我是帶著你去見阿諾王子,他要帶著你離開!"

"我不回去,我要同承楓在一起."

"公主,你有沒有考慮過自己的身份,你現在還是阿諾王子的未婚妻.你與承楓在一起,會讓承楓受到傷害.即便你們在一起,一段不被家人和族人祝福的婚姻能否得到幸福?"

玫琳也很痛恨與阿諾的婚約,可是那是父王定下的,不是她想要的,"我會同阿諾解除婚約."

"公主,還是不能夠留在這里,你還是要同阿諾王子離開?"

玫琳緒很激動,"為什麼?我已經決定與阿諾解除婚約,還是不能夠留在這里."

承楓也是愕然,很心疼玫琳,也很感激她對自己的深,不過他也相信瓔珞絕對不是無之人,一定是有用意的.

"玫琳,聽王妃將話完."

"即便你們解除婚約,依然是敵對的關系,最好的辦法就是平息戰爭,避免生靈塗炭.這場戰爭辛月國本就不該參與進來的."

承楓從旁道:"玫琳,你曾經過,在辛月只要有一方死去,另一方也會跟著死去.想一想那些恩愛的夫妻,丈夫上戰場若是死去,她們的妻子就會殉.那他們的孩子該怎麼辦?"

這些玫琳當然明白,當初她就反對這場戰爭,可是父親執意如此,"這不是我一個人了算.這是父王的決定."

慕容瓔珞從懷中掏出一封信箋遞了過去,"我想,辛月國的國王應該與古吳國達成了某種協議.這封信箋請公主務必交給你哥哥,這是我們成漢開出的條件.相信他看了之後一定會改變心意."

玫琳伸出手接過瓔珞遞過來的信箋,上面用色的封泥封口,蓋著成漢的皇家印章.

"你真的可以代表成漢嗎?"

"當然,我丈夫是成漢的攝政王,只要是信箋上許諾的,都會滿足."

玫琳將信箋揣入懷中,他想與阿諾解除婚約,更想兩國平息戰爭,辛月的子民就不會死傷.她就可以與承楓在一起.

來到承楓面前,眸中很是不舍,"承楓,你等我,等我解除婚約,我就嫁給你!"

承楓的眸中也是蒙了薄霧,他發誓他會用生命去愛這個女孩,"玫琳,我愛你."

他如此不善表達的一個人能夠出這樣的話,玫琳感動的落淚,"我也愛你."

瓔珞看著兩人一陣心酸,自己真的像拆散有人人的罪人一般,能做的只有等,等玫琳心甘願的跟自己離開.

時間不早了宴會即將開始,玫琳平複內心緒,"咱們走吧!"

上篇: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定要活下去    下篇:第一百八十七章 北都來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