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九十章 再次有孕   
  
第一百九十章 再次有孕

羽君甯拒絕丈夫提出的要求,恨了二十幾年,她要與慕容玄來一個了斷.

此時的慕容玄,帶著大軍就立在北都城門,羽君甯站在高高的城門,看這坐與馬上一身戎裝的慕容玄.

遙記當年,他帶著兵踏破瀾國的都城,今日她又站在北都的城門下,她所有的一切再一次毀在他的手中.

羽君甯沖著城樓下的兒子阿諾喝道:"阿諾!你若還是我羽君甯的兒子,就為你舅舅和你的外公報仇!"

阿諾如今要奪王位,母親從未將他當做兒子,自然不會答應,"母親,瀾國滅國也已經有二十幾年了,如今成漢是我的盟國,我有怎麼可以背信棄義."

慕容玄抬頭仰望城牆上佇立冷豔身影,二十年過去了,她和從前一樣美麗,散不去的依然是對他的恨意.

當年若不是誤會她背叛自己嫁進了古吳國,若是他知道她曾經瞞著所有的人誕下自己的兒子,結局或許不是現在這樣.

"甯兒,冤有仇債有主,有什麼仇怨,你就沖我來吧!"

羽君甯緩緩走下城樓,來到慕容玄的面前,恨意高熾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你殺了我的父王,害了我的弟弟,滅了我的國家,這筆賬要怎麼算?"

慕容玄從腰間卸下長劍遞了過去,褪去了身上的甲胄,"想刺哪里隨便你,一劍下去咱們的恩怨就兩清了."

"將軍!不可!"武揚在一旁阻止道.

"武揚,這是我們私人恩怨,與任何人無關,若我不能夠活著回去,將我的骨灰帶回去."

話音方落,一道白刃已經奔著他的心口刺了進去,穿透身體,被拔了出來,血噴薄而出,慕容玄踉蹌向後退了數步,被武揚扶住,立刻為他封住了穴道止血.

羽君甯拔出染血的長劍,看著慕容玄倒在三軍面前,口吐鮮血,仰天長笑,"我報仇了!我殺了他!我報仇了!我報仇了!"

慕容玄並沒有死只是受了重傷,他曾經受過傷,知道自己的心髒是長的比正常人偏右,羽君甯那一劍必刺向要害,他才敢布下這個局.

羽君甯以為自己為父親和族人報了仇,最後癲狂迷失在自己複仇的美滿夢境中,古無國國王為她單獨安排了寢殿,她癲狂的時候陪在她身旁,她安靜的時候依然守在她的身旁.

阿諾順利登上王位,古無國國王擔心阿諾會趕盡殺絕,下令不准他抓捕阿曼,為瀾國留下最後血脈.二十年的瘋狂報複終于畫上了一個句號.

司無殤為了預防慕容家終有一天會危及到社稷,下旨將慕容阡陌留在了洪武關.

對此慕容阡陌心中原本就對鄭王心中充滿怨恨,念香又在其中挑撥離間,如今將他隔離在洪武關,他不甘心在洪武關過一輩子,為了他們的兒子也要找機會回到京城.

如今局勢穩定江山穩固,慕容瓔珞與鄭王恢複從前恩愛,瓔珞最想做的就是能夠擁有兩人的孩子.為此司無殤也是找遍了典籍,期望能夠找一種方法可以修複瓔珞損傷的身子,每日為她調補身子.

玫琳與承楓傳來好消息,古無國的國王已經接受奉楓這個女婿,同時玫琳懷有身孕,兩人暫時留在辛月國,不會會成漢.

司無殤也親自回信,如今承楓是辛月國的駙馬,不再是暗衛,也沒有父母牽絆,完全可以不必回成漢,不過穎川城為他們夫妻准備了很大的府宅,雖時歡迎他們回成漢做客.

轉眼又是一年,國家強盛崳兒懂事,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不過對與慕容家,卻是隴上了散不去的陰霾.

自從姐姐慕容錦芯被太後害死,大娘的身子就一日不如一日,瓔珞會抽空回將軍府為大娘看病.

慕容玄因為上次心髒受損,身子落下病根,不可以大喜大悲.父女兩人也會時常坐下來談談心,經常會談起哥哥慕容阡陌.

慕容玄想念遠在洪武關的兒子,還有已經蹣跚學步的孫子,大娘從來都沒有見過灝天的面,瓔珞心里面也很難受,答應父親若是有機會一定會想辦法讓哥哥回京述職.

瓔珞去了母親楊氏所在的西廂,母親比從前改變了許多,不過勢利的一面還是沒有改變,每次見面毫無面,總是提到孩子.

瓔珞覺得母親是真心的期盼她有個孩子,她與鄭王恩恩愛愛,孩子是唯一的遺憾,這也是她唯一覺得對不住鄭王的地方.

剛剛來到西廂,就嗅到一股惡心的臭味,"母親,你吃的是什麼?怎麼這麼臭."

楊氏拿起手中的果盤遞了過去,"這是蓁兒派人從南疆送來的榴蓮,聞起來臭吃起來香,就像蓁兒那樣無論出身還是長相,都差你一大截,人家三年抱了兩個,頭一胎生了一個兒子,這一胎又要生了,虧得她還記得我對她的好."

瓔珞捂著嘴巴,將楊氏遞過來的果盤推了過去,她實在是受不了那股子臭味.

"母親,我是您的女兒,您不能夠總是拿孩子這件事來傷女兒的心."

"女兒,這也不能夠怪娘,你看人家大房都兩個孩子,你父親的身體,哎!這輩子想要在為你添一個弟弟怕是不可能了,也就指望你給我生一個,我也好抱個外孫兒哄一哄."

瓔珞回到宮中,每次在母親那里都是添堵,不見鳶蘿在身旁伺候,這丫頭怕是在身旁也待不了多長時間,聽聞她和一個護衛在一起,索性不去管她.

自從在母親那里嗅了榴蓮的味道,總是感覺有東西堵得慌,惡心又吐不出來.

娶了一杯清茶來喝,感覺舒服了許多.心依然不見好轉,大娘的病越來越差,怕是命不久矣.

瓔珞覺得有必要將消息告知自己的哥哥,如今洪武關並沒有什麼事,希望他能夠回來見母親最後一面.

來到書案旁提筆寫了一封信函放在信封內,依然覺得心口堵得難受.不覺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珞兒,你怎麼了?哪里不舒服?"

瓔珞聽聞司無殤溫柔的聲音傳來,"怎麼這麼早回來?"

"最近國泰民安,沒什麼要緊的事,就回來多陪陪你.你好像不舒服."

瓔珞拉著他同自己一並坐下,"不過是在母親那里聽了些添堵的話,又嗅了榴蓮的味道,總覺得有東西喉間卡在堵得慌.大概是因為大娘的病,我已經寫好了信函,希望哥哥能夠回來一趟,見大娘的最後一面."

兒子見母親那也是人之常,他若是不答應倒顯得他不近人,"當然可以."

伸出手扯過她的手腕,看她的氣色不好,只有診過脈才放心,瓔珞在取笑她的題大做.

"我身子那有那般嬌貴."

司無殤卻是不管,為了能夠擁有自己的孩子,司無殤隨時都在注意她的身體,哪怕有任何變化都會記在心里.只有診過脈方才放心,細細為她診脈,微微顰眉,從前瓔珞是陰虛陽亢,如今她的體質漸漸轉為陰亢陽虛.

瓔珞見他皺眉,"怎麼了?"

司無殤將她的手緩緩放下,"最近所有的補品都要放下,你最進好像**沒有來."

"只差了幾天而已,我已經把診過脈並不是喜脈,我們努力了這麼久,大婚已經三年了,一次次的失望."

"這一次是不一樣的,難道你不相信我嗎?我過我們一定會擁有自己的孩子."

瓔珞靠在他的懷中,她們夫妻一直很恩愛,唯獨缺孩子,希望這一次能夠如願,想著上一次懷孕害喜的跡象就很不明顯,只能夠如此的安慰自己.

瓔珞在榻上躺了幾日,整日在房間內實在是有些憋悶,下了榻緩步來到窗口,見著鳶蘿在門外.

"鳶蘿!"

鳶蘿忙從門外走了進來,"王妃!哪里不舒服嗎?"

"不是,幫我梳妝,我想去禦書房.剛剛是誰在門外?"

"是!過路的."

"你也不用瞞我,我不會強留你在身邊,女兒家大了總是要嫁人的,我會給你准備一份豐厚的嫁妝."

鳶蘿毫不掩飾,害羞的跪在地上,"鳶蘿謝王妃恩典!"

"好了,幫我梳妝吧!"

禦書房內,司無殤正在為崳兒講解朝中局勢,教授他如何打理朝政,這些都是他以後需要做的.

門外宦侍稟告攝政王妃駕到,司無殤忙不迭放下手上的公務,見瓔珞走了進來.

"不是讓你在房間里安心的躺著."輕聲責備道.

"躺在榻上沒病也會躺出病的,無妨出來走走!"

崳兒在一旁道:"姨母,聽你腹中已經有了孩子."

因為之前產,終于再次懷孕,兩人都十分的心,"沒錯,再過七個月就會有弟弟或者妹妹陪你玩了."

"崳兒記得三年前,那時崳兒五歲,叔父會生個弟弟或者妹妹陪崳兒玩耍,如今崳兒已經八歲了,等到弟弟生出來,我已經九歲了.已經不需要他們陪我玩,待他們大一些,崳兒要教習他們寫字,弓馬騎射."

司無殤也在感歎,時間過得真的很快,三年前讓他卻是當崳兒過那樣的玩笑話.

"崳兒還真是懂事,知道照顧弟弟妹妹."

瓔珞心中倍感欣慰,崳兒懂事,鄭王對她寵愛有加,如今又有了孩子,覺得人生很圓滿.

故事還在繼續,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會是什麼樣的結局?

上篇:第一百八十九章 重拾恩愛    下篇: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好狠的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