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庶女謀妃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好狠的心   
  
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好狠的心

當慕容阡陌帶著妻子兒子回到將軍府,僅僅與母親見了最後一面,大夫人已經神智昏沉,連孫兒灝天的面都沒有見到就辭世了.

慕容瓔珞如今已經懷有三個月的身孕,一直留在皇宮內安胎,聽聞大娘辭世.孕婦忌諱拜祭,慕容錦芯身死,大夫人待她如親生女兒一般,瓔珞堅持前往拜祭.

司無殤不放心,于是親自陪著慕容瓔珞回到將軍府,拜祭慕容將軍夫人.

靈堂之內一片素白,慕容阡陌帶著兩個妻子與兩個孩子為母親守靈,慕容玄則躲在書房內沒有露面.

瓔珞知道,雖然父親並不喜歡大夫人,畢竟曾經救過他的性命,娶她也是為了報答他當年的救命之恩.二十幾年夫妻,還是有些誼.

慕容瓔珞取了清香跪在大夫人的棺槨旁,很感念兒時大夫人對她的照顧.司無殤怕瓔珞哀傷動了胎氣,拜祭之後就帶著她回宮去了.

念香看著慕容瓔珞與鄭王離去的身影,她知道慕容瓔珞這輩子都無法懷有身孕,沒想到竟然醫治好了.

想起當年大殿之上鄭王一劍將蠻兒公主刺死,如今想起來心中滿滿的都是恨.為什麼公主與阿麥少爺被葬在聖通山,而他們兩人卻可以如此幸福.

大夫人的喪禮過後,慕容阡陌找到妹妹,母親去世,父親也蒼老了很多,希望能夠留在京城盡孝.

瓔珞借此機會,向司無殤求,希望哥哥能夠留下來,司無殤忘不了父皇歸天之前的叮囑,慕容家必有反心.

他也是時刻提防著慕容家,為了大局想要拒絕,瓔珞想起父親期盼兒孫的神苦苦哀求.

最近兩年慕容玄身體大不如前,也比較安穩早已磨掉了一身的戾氣,單單靠慕容阡陌是成不了什麼氣候.也便答應了瓔珞的請求.

秋高氣爽,天氣已經不再悶熱,很讓人舒服,瓔珞慵懶的躺在榻上,每日昏昏沉沉的,大夫人去世,慕容玄看在女兒的分上,將楊氏扶正.

楊氏的心很好,如今慕府里最不安生的是林漫雪與念香,她也懶得理會,她能夠有今日的地位們都要仰仗女兒.如今後悔當初對女兒種種不好,女兒懷有身孕,時常會進宮來探望.

瓔珞聽聞母親前來趕忙起身,楊氏忙不迭上前扶著她,"看你的手腳都有些浮腫,以後怕是會更辛苦的."

"母親,近日怎麼有空來,不用管府里的事."

"兩個女人一台戲,那個念香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瓔珞明了,"林漫雪沒有了林家做後盾,那個念香仗著哥哥寵愛,又生了灝天,我在擔心翎菲她會受欺負,畢竟是我親手接生的."

"林漫雪畢竟是掛著公主的名分,你哥哥根本就不能夠將她休離,那個念香鬧也是白搭的."

瓔珞微微展顏,仿若看到了母親曾經與大夫人之間的爭斗,此時母親倒是看得透徹.

楊氏從食盒內取了她親手做的桂花糕,"聽你最近很少吃東西,我親自采摘的桂花花瓣醃制的桂花醬,做了桂花糕,記得時候你最喜歡這個."

看著盒子里面漂亮的桂花糕,透著淡淡的清香,兒時也只有母親在做給父親點心,母親心好的時候,才能夠吃到,自己的那是母親的味道.

楊氏取了一塊遞了過去,又取了一塊放在自己的口中,"我嘗過了,味道還可以."

鄭王命禦膳房變著花樣的給她做吃的,她就是吃不下,今日母親親手做的點心,她自然是要吃的.

夜闌靜謐,瓔珞躺在榻上,冷汗涔涔,感覺腹痛難忍,痛苦的攥著衾被.

司無殤忙不迭起身,點燃了燭火,"珞兒,你怎麼了."

"肚子痛!孩子在往下沉,我好害怕,好害怕會失去這個孩子."

司無殤忙不迭為她診脈,瓔珞應是吃了滑胎的藥,"你究竟吃了什麼?"

瓔珞一向很心,"我吃了母親送來的點心."

司無殤運起內力希望能夠用內力護住孩子,瓔珞氣血逆流根本就養不住這個孩子,強行保胎只會造成血崩,孩子保不住瓔珞也會有危險.

最終孩子沒能夠保住,瓔珞心痛整日以淚洗面,司無殤更是痛心疾首,為了不讓楊氏自責,瓔珞將毒點心之事隱瞞了下來.

尋常人吃了只會拉肚子而已,楊氏不知真相,埋怨女兒不心,瓔珞只有默默垂淚,母親是不可能在點心上做手腳,一定是有人動了手腳,那人一定是慕容府的人.

司無殤已經命人暗查是何人做了手腳,最終查到的結果是,在點心上動手腳的是慕容阡陌的二夫人念香.

念香得知慕容瓔珞的孩子沒有了,還在沾沾自喜,卻不知道她已經激怒了鄭王.司無殤不准任何人你傷害瓔珞,和他的孩子.

如同當年處理碧月一般,讓念香悄無聲息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念香失蹤,慕容阡陌翻遍了穎川城,無法找到念香的蹤跡.

灝天整日吵著要見母親,他認為是林漫雪派人抓了念香,念香失蹤,最受益的就是林漫雪,兩人因此大吵大鬧.

念香就是蠻兒替身,沒有念香在身邊,慕容阡陌整個變得頹廢,酗酒無度,就連兒子灝天也不去理會.

慕容玄將灝天過繼給林漫雪撫養,孩子理所應當的成為了慕容家的長子嫡孫.

雖然林家敗了,必定是大戶人家出身,知書識禮,見她將翎菲教的很好,慕容玄也很放心將灝天交給她,灝天與翎菲在一起也有一個玩伴,這樣是對孩子最好的選擇.

至于兒子,為了一個女人意志消沉,甚是不滿.

慕容玄來到大廳,見兒子醉得一塌糊塗,一腳踹了下去,若非收斂了力氣,怕是肋骨折斷.

慕容阡陌吃痛,醉眼看著父親,當年蠻兒死在司無殤的劍下,他很痛苦,是念香陪在他身旁,讓他走過了那段灰暗.

如今念香也死了,"父親,讓我喝醉!喝醉了什麼都不記得了."

慕容玄隱忍了這麼多年,沒想到會有如此愚笨又窩囊的兒子,此時唯有仇恨能夠讓他恢複斗志.

"你就不想知道是何人害了念香嗎?是鄭王!你妹妹前些日子產,那都是念香在你二娘送進宮里的點心上做了手腳.鄭王盼了三年你妹妹才懷上這個孩子就這樣沒了,他自然是要為孩子報仇的."

慕容阡陌迷惘的看著父親,原來父親不是意志消沉,所有的事他都清楚,但是他卻沒有阻止.

"害死念香的是鄭王!他害死了蠻兒,又害死了念香.司無殤!新仇舊怨,我與你勢不兩立!"

司無殤准備了大量的補品為瓔珞修補身子,瓔珞依然沉浸在喪子之痛中,司無殤很心痛,可是他不能沉浸在其中,日子還是要朝前看的,他所背負的不僅是一個家.

司無殤舀了燕窩羹,來到榻前,"珞兒,吃些東西吧!"

"殤!我吃不下,念香的事是你做的吧!"

"是!這件事你哥哥應該不知道,念香應是因為當年我殺了蠻兒公主怨恨在心."

"可憐我們的孩子就這樣沒有了."

"你乖乖將東西吃了,將身子養好,咱們還年輕,還會再有孩子的."

三年後,崳兒十一歲長高了,模樣也變得更加俊朗,與他的父親頗有幾分神似.

慕容阡陌在身旁一直蠱惑崳兒,崳兒已經長大了到了親政的時候,不能夠總是受制于人.

孩子大了心里總會產生一些變化,不願意處處聽從鄭王的意見,鄭王對他要求也很嚴格.

崳兒畢竟還是個孩子,他並不知曉舅舅和外公的野心,偏聽偏信,開始對鄭王有所抵觸.

以至于後來,慕容家借此將這種緒宣泄到最大,借著皇上的名義,想要廢除鄭王攝政王的身份,發動了一場宮廷政變.

太上先皇早就預見慕容家總有一日會謀反,籌謀了二十年,經此一事將慕容家的勢力由邊關到朝堂一並拔除,這樣的滅頂之災是慕容家無法承受的.

司無殤看在慕容瓔珞的分上,沒有將慕容家趕盡殺絕,下了旨意將慕容家九族之內全部發配邊疆充軍,這已經是他最仁慈的決定.

平定慕容家,朝堂之上再無勢力可以威脅到崳兒的江山,接下來他要用些時日來修複崳兒之間的嫌隙.

鄭王與慕容家的爭斗中,瓔珞清楚的知道,鄭王從未相信過慕容家.

她不可能在皇宮享受安樂,看著父母在邊疆受苦,她決定跟著父親前往南疆,在此之前他要與他做最後的道別.

華燈初上,司無殤由于禦書房歸來,見到房間的燭火亮著.

"珞兒,怎麼還不睡?喝了酒!"門口傳來司無殤溫柔的聲音.

"我喝了點桃花釀,甘冽醇香很好喝,殤!要不要喝一點."

司無殤將她攔腰扶住,見她臉色緋,慕容家的人去了南疆,她心里自是苦悶,她的酒量司無殤也是清楚的.

"你喝的太多了."

瓔珞迷你雙眸看著他,絕色容顏,那眉間的朱砂異常的耀目,歲月非但沒有在他的臉上留下任何痕跡,倒是愈發的成熟韻味.

輕撫著他的眉眼,帶著酒香的櫻唇吻上他的雙唇,感受到他身上傳來的熱度,自從慕容家出事,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在一起.

瓔珞想要在離開之前,宣泄對他心中的愛,心里愛著他,卻要離開她.

翌日清晨,瓔珞從睡夢中醒來,身子如被車轍碾過一般酸軟無力,昨夜她借著酒力與他纏綿,也是有生以來最瘋狂的一夜.

服下他命人准備的食物,提筆為他寫了一封信函,放在了書案之上,瓔珞只帶走了鄭王送給她的梳篦.看著熟悉的殿宇,她要走了,父親身體不好,父母有生之年她要陪伴在她們的身旁.

司無殤下朝之後,處理了很多政務,終于有時間可以陪她,擔心瓔珞會有宿醉的況發生,親自調配了醒酒的湯藥.

卻見殿中空無一人,只留下一封信箋,"殤!我走了.很感謝六年以來有你的陪伴.珞兒不是不愛.我知道慕容家有今日的結局是罪有應得.我無法看著父母在邊疆受苦而無動于衷,父親的身體也大不如前,我期望他們有生之年,我都能夠陪在他們身旁.不要派人來找我,我會好好的照顧自己.珞兒親筆,勿念!".

司無殤跌坐在座位之上,醒酒湯被打翻,沿著案幾滴落.

昨夜還萬般恩愛的兩人竟然形同陌路,六年來的深,卻之只換來一頁信紙.

上篇:第一百九十章 再次有孕    下篇:第一百九十二章 大結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