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之完美人生第072章 陽光下的罪惡   
  
第072章 陽光下的罪惡

孔雀在傣族人民心中是吉祥,幸福,美麗,善良的象征.孔雀舞大都模仿了孔雀的動作和生活習性,這樣的舞蹈往往作為舞台表演的形式存在,給人一種美不勝收的視覺享受,但是民間的孔雀舞表演大都是帶有故事情節的,這些情節大都來自于民間故事,神話故事或者佛經故事.

李伉能夠看得出,阿秀在台上表演的這一段舞蹈是有故事情節的,隨著舞蹈的發展,不斷有各種各樣的魔鬼造型的人物出現,但是都被代表真善美的孔雀們給打敗了,雖然台上表演的人物眾多,但是作為領舞者阿秀卻一直是台上最耀眼的一個,她時而模仿時孔雀出巢,靈敏視探,時而模仿孔雀在林中安然漫步,抖翅,展翅與萬物比美,自由幸福的飛翔,隨著故事情節的推進,也有孔雀奮力抖動羽翼與魔鬼作斗爭的場景……

精彩的孔雀舞表演吸引來了眾多圍觀的群眾,他們時而鼓掌,時而發出嗚嗚水水的歡呼聲,現場的氣氛非常的熱烈.

李伉很自豪,因為台上最漂亮的那只金孔雀是屬于自己的,從阿秀上台表演的那一刻起,他的眼睛就沒有離開過她美麗妙曼的身影,舞台上的金孔雀最終戰勝了魔鬼獲得了自由和幸福,但是李伉無法想象前世劉老妖船上沒有他的那個時空這只金孔雀會怎樣,或許在她被刁龍得逞之前也會被幫主夫人認作義女,在雙龍島上過著公主般的幸福生活吧,他如是安慰自己,前世的事情無法把握,但是今生的事情卻已經在他的掌握之中,作為一個重生者,他覺得自己有責任也有信心給台上像一只精靈般舞蹈的女孩子一個幸福的未來.

"台上領舞的孩子很有靈性,底子不錯."就在李伉全神貫注的關注著台上舞蹈的時候,一個柔和的女人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他扭頭一看,發現一個氣質高雅身穿傣族服裝的女人站在了他的身邊輕聲說道,也不知是自言自語還是在和他說話,但是她對阿秀的誇獎卻讓他很高興.

"是啊,她是一只金孔雀,漂亮,聰明還很體貼人."李伉有感而發道.

"你們認識?"女人問道.

"她是我女朋友."李伉有些得意的說道.

"哦."女人應了一聲,卻不再說話,這時跟在她身邊的一個身穿西裝的中年男子對她說道:"刀女士,咱們到其他的表演台看看吧,那里的節目也很精彩."

女人點點頭,在該男子的指引下向別處去了.

…………

"阿伉."阿秀的舞蹈結束後來到李伉身邊挽住了他的胳膊叫道,她俏臉有些紅潤,顯得格外美麗動人.

而台下圍觀的群眾看到剛才台上舞蹈的那只金孔雀挽住了一個年輕男子的胳膊衣服小鳥依人模樣,夾雜著各種情緒的目光向兩人投了過來,有祝福,有羨慕,也有一些年輕人嫉妒的目光.

"阿伉,我們到其他地方看看吧."被眾人圍觀的阿秀覺得有些不自在,于是和自己的父母說了一聲,就拉著李伉擠出了人群.

"阿秀,你真是給了我一個驚喜啊."李伉邊走邊對拉著他的阿秀說道.

"嘻嘻."阿秀笑了起來,已經快要中午的金色陽光照在她的臉上,為她嬌顏無比的臉頰平添了幾分陽光的味道.

"我已經是壩子里連續三年的這個舞蹈的領舞了,昨天晚上你喝醉睡了後,族長親自找到家里想讓我今年繼續跳一年,我就答應了."阿秀解釋道.

"可是早上你為什麼不和我說?"李伉又問道.

"人家想要給你個驚喜嘛."阿秀笑嘻嘻的說道,語氣有些撒嬌的味道.

"好吧,你的目的達到了,今天確實給了我一個驚喜."李伉攬住阿秀被寬大銀腰帶束的盈盈一握的纖腰,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口說道,他們連個的親昵動作引得周圍的人紛紛側目,阿秀大羞,捂著臉跑了.

李伉嘿嘿笑了一聲,急忙追了過去,一陣好哄,才讓阿秀恢複正常.阿秀拉著李伉哪里熱鬧往哪里鑽,整個表演場雖然很大,但是卻人山人海,摩肩接踵,除了來自藍江鎮各村寨的表演隊外,還有藍江鎮政府邀請來的來自其他地方的表演劇團,李伉甚至在其中還發現了中原省有名的梆子戲,他興致盎然的站在台下看了一會兒,才又往其他地方去了.

"阿伉,給."就在李伉站在一個佤族表演隊外看表演的時候,阿秀從邊上叫賣的一個小販那里買了幾個黑乎乎的果子,遞給李伉一個.

"這是什麼?"李伉把果子扔到了嘴里,覺得有些怪味兒,于是嚼著好奇的問道.

"檳榔,我們傣族的特色食品."阿秀也往嘴里扔了一個嚼著說道.

"哦,味道怪怪的."李伉答道.

"傣家人男女老少都喜歡嚼這個,嚼的多了嘴唇和牙齒就會變黑,就像今天早上你看的那些人一樣……"阿秀接著說道.

呸呸呸,李伉聞言大驚,連忙把剛嚼出一些味道的檳榔吐了出來,他驚恐的發現自己的吐沫已經變成了暗紅色.

"阿秀,快吐了."李伉連忙讓阿秀也把檳榔給吐了出來,然後以一種很嚴肅的口吻說道:"以後不許嚼這個!"

"放心好啦,嚼一兩個不會染黑的."阿秀看到李伉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笑著說道.

"那也不行,阿秀,我警告你哦,你要再嚼這個東西,我就要生氣了."李伉一想到阿秀因為嚼這個染得唇齒發黑的樣子就有些不寒而栗,為了防止她不聽話再嚼這個東西吃,話語也放得重了些.

"知道了,和阿爸一樣zhuanzhi,我們傣族人還覺得口齒都黑了好看呢."阿秀有些委屈的嘟囔了一句,從小譚天林就不讓她嚼這個東西,所以她們姐弟三個並沒有像一般的傣族年輕人一樣因為嚼檳榔把口齒染黑,她阿媽也因為長時間沒有再嚼檳榔口齒也恢複了正常.

"我家阿秀現在的樣子多好看,唇紅齒白的,看了就想親一口."李伉又安慰了一句,把一臉委屈的阿秀給逗笑了,臉上泛起了一絲紅暈,白了李伉一眼,幸福的靠在他的身邊和他一起看起了表演.

看了一會兒,李伉覺得有些內急,于是叮囑了阿秀一句,讓她在這里等著,他則往場地邊上一個寫著公廁的很大牌子那里走了過去.

公廁很簡陋,是一個靠著山岩用幾塊木板圍起來的臨時廁所,李伉很舒服的把自己的庫存液體都放掉後,系好褲子要出去時,卻聽到廁所後面有人在低聲說話,他們說的是當地的方言,李伉聽不懂,但是其中一個聲音像是阿秀二弟阿江的聲音,于是他好奇的隔著木板的縫隙往後面看了看,發現阿江和五六個和他一般大的男孩子圍著一個身穿時下漢人流行的格子西服和喇叭褲的青年.

李伉對于不懂事的阿江沒有好感,所以他不想過多的關注與他有關的事,況且廁所里臭烘烘的,不斷有人進來,用異樣的目光看著他,讓他覺得很尷尬,于是就決定離開,但是就在他准備走的時候,男青年的舉動吸引了他的注意.

男青年嘰里咕嚕的說了幾句話,幾個少年紛紛的從自己口袋里掏出了一些紙幣交給了男青年,男青年接了紙幣裝到自己的口袋里,然後一人分了一個白紙包,當少年們把紙包打開時,李伉看到那是一種很細的白色粉末.

"毒品!"這是李伉看到白色粉末時馬上意識到的東西,藍江鎮地處中緬交界處,在地理位置上距離全球最大的毒品生產地金三角很近,所以這里必然會成為金三角毒品流入國內的第一站.

當他看到阿江小心翼翼的把白色粉末放到了一張紙上,用火柴點燃紙張後貪婪的吸著從上面冒出的白煙時,李伉恨不得一拳把他打倒在地,以前他還只是覺得這個阿江有些逆反不懂事,在他長大了就會逐漸的好起來,但是他沒想到這個阿江竟然吸食毒品.

當然他更恨這些毒品販子,如果沒有他們的引誘,這些少年又怎麼會一步一步的上癮,從此人生墮入深淵,從這些少年用很少的錢就從年輕人手里買到毒品的情況來看,他們應該還沒有陷得很深,一旦這些少年染了毒癮,就是再拿十倍與剛才的價格去買這些毒品,他們也會願意的,那時這個西服青年就會撕下臉上偽善的面具,露出貪婪的本色來.

李伉不想當什麼禁毒英雄,但是阿江吸食毒品他卻不能不管,因為阿江再不懂事也是自己的小舅子.

他從廁所里走了出來,來到了廁所後面,輕輕敲了敲圍著廁所的木板干咳了一聲,頓時引起了一群正在貪婪吸食毒品的少年和西服毒販子的一陣驚慌.

有些驚慌的少年和西服毒販看到只有李伉一個人,原本的驚慌逐漸的平複下來,阿江一臉不屑的看著李伉吼道:"李伉,你來干什麼,快滾遠點兒."

上篇:第071章 秀舞孔雀    下篇:第073章 姐姐很有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