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之完美人生第076章 夜探漢幫   
  
第076章 夜探漢幫

時至凌晨,藍江鎮絕大部分居民已經進入夢鄉,只有少數特殊的地點和特殊的人還著這個早春的凌晨處于活躍狀態,孫阿斌是一個,因為他的自首,藍江鎮派出所里值班的民警老陳也是一個,當然還有另外兩個,那就是孫阿斌自首事件的始作俑者李伉和阿武.

李伉從孫阿斌那里得知了漢幫,為了防止漢幫的報複,他決定夜探漢幫,在他想來,一個鄉鎮上的幫會應該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危險,另一方面他也是對自己的實力有充足的自信,所謂藝高人膽大不外如是.

阿斌提到漢幫總部在藍江鎮解放路上的漢朝俱樂部,但是解放路在哪里他和阿武都不知道,深更半夜街上也沒有人讓他們打聽,幸運的是藍江鎮並不是太大,所以他和阿武像沒頭蒼蠅一樣在鎮上轉了兩條街後,幸運的找到了解放路.

解放路是一條南北走向的雙向兩車道的柏油路,兩遍店鋪林立.李伉和阿武從解放路南頭一路找到北頭,也沒找到漢朝俱樂部的影子.

"再回頭找."李伉和阿武又從北找到南,兩人已經看到了解放路最南頭的那個已經廢棄的紅綠燈了,還是沒有找到漢朝俱樂部.

"少爺,你看!"阿武指著路邊距離他們不遠處的一個青磚建築物的圓拱形門道.

"漢苗俱樂部?"李伉看到青磚門左手邊牆上鑲嵌著長方形的門牌,上面寫著漢苗俱樂部五個古樸的繁體字.

"難道我聽錯了,阿斌說的是漢苗俱樂部?"李伉嘀咕了一句,阿斌的普通話很不標准,李伉聽起來很費力,聽錯了也有可能.

"阿武,我們在仔細找一遍,如果還找不到,就是這里了."李伉對阿武吩咐道,兩人又把街道兩邊不放過任何細節仔細搜索了一遍,根本沒有漢朝俱樂部,于是兩人有回到了漢苗俱樂部門前.

漢苗俱樂部的建築物是解放前樣式的一座三層小樓,整幢建築青磚砌成,房頂呈飛簷斗角,窗戶是木制的,而不是時下流行的鋼窗,每層樓上對外都有一個走廊,大部分的窗戶里都沒有亮著燈,之後三樓還有兩個窗戶亮著燈.

"阿武,你在下面守著,我到上面去看看."李伉對阿武吩咐道.

阿武做了個了解的手勢,然後迅速的找地方隱匿了起來,李伉則攀著漢苗俱樂部的牆角像一只猿猴一樣迅速上了二樓,跳進了走廊中輕手輕腳的沿著樓梯向三樓走去,由于凌晨時分,整幢樓房外根本沒有什麼人,所以他也沒有刻意隱匿自己的身形.

順利的上到了三樓,李伉悄悄的潛到亮燈的房間門前,這是一間大房間,李伉在樓下看到亮著燈的兩個窗戶都來自這個房間.李伉隔著門縫往房間里看去,房間里裝潢的古意盎然,幾乎沒有什麼現代化的東西存在,四個男人圍著一張紅木方桌坐在里面,方桌上放著幾個餐盤和幾瓶酒.

房間正對門的主位上坐著一個身穿褐色唐裝的中年男子,從面貌上看和阿斌有幾分相似,應該就是阿斌口中的大哥,這也印證了這個漢苗俱樂部就是阿斌口中的漢朝俱樂部,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坐在右手邊站,配合他身上白色的練功服,頗有一副武術宗師的感覺,實力具體怎樣就不得而知了,右手邊坐著一個彪形大漢,還有一個身穿青色唐裝的長發男子坐在背對門的位置,看不出長得什麼模樣,四個長相清秀的年輕女子站在一旁侍應著,"阿凱,你就安心的留在這里隨楊伯練功,大哥向你保證,只要你留在藍江鎮不出去,外邊的那些人是不會拿你怎樣的."阿斌大哥說的的方言與當地傣族人的方言不同,李伉勉強能夠聽得明白,他的聲音有些低沉,有種不怒而威的感覺.

"謝謝大哥."長發男子向阿斌大哥抱了抱拳朗聲說道,他說的是普通話,門外的李伉皺了一下眉,因為他聽得這個聲音有些熟悉,但是一時也想不起來在哪里聽過.

"不要謝我,你我兩家世交多年,幫你這些是大哥應該的,楊伯,以後阿凱就交給你了."阿斌大哥向白發老者說道.

老者微微頷首對阿斌大哥道:"孫幫主吩咐,老朽自當遵從."他的口音和阿斌大哥的口音一樣.

"阿斌大哥是漢幫幫主!"在門外偷聽的李伉心里一驚,從漢苗俱樂部的外部建築風格到這件房間里的裝潢布局,再到房間里幾人的打扮談吐讓他本能的覺得這個漢幫應該不僅僅是一個鄉鎮上的小黑幫那麼簡單,為了謹慎起見,他決定聽聽里面幾人的對話再做進一步行動的決策.

"阿凱,再敬楊伯一杯酒."孫幫主對背對著門的阿凱說道.

阿凱站了起來,拿起桌上的酒壺親自為老者倒了一杯酒,然後把酒杯雙手恭敬地端了起來遞到老者面前道:"楊師傅,阿凱敬您一杯."

老者也不客氣,接過阿凱手里的酒杯仰頭一飲而盡,把酒杯放到桌上後站了起來,對孫幫主抱拳道:"孫幫主,時間不早了,老朽身體乏憊,就不奉陪了."

"阿凱,送送楊伯."坐在桌旁的幾人都站了起來,孫幫主對阿凱說道.

"楊師傅,我送您!"阿凱對老者恭敬地說道.

老者微微頷首,離座後背著手往門口走去,長發男子也轉過了身,正准備閃避離開門口的李伉看到長發男子的面容後不由的愣了一下,因為長發男子還真是他的一個熟人——商陽樂語咖啡屋的老板鄒施凱.

略一失神下,他不小心碰了一下房門,發出了一聲輕微的響動.

"誰!"老者沉聲喝道.

李伉見自己的行蹤暴露,干脆不再隱藏,推開門大大方方的走了進來,笑著對老者身邊的鄒施凱道:"鄒老板,別來無恙啊."

房間里的孫幫主,老者和彪形大漢紛紛把目光投向了鄒施凱.

"李伉,怎麼是你!"鄒施凱看到李伉顯然也是十分的意外,于是一臉震驚的問道.

"鄒老板真是神通廣大啊,我該繼續叫你鄒老板還是該叫你鄒大間諜?"李伉走到了鄒施凱的身前問道,他和鄒施凱打交道主要是在商陽老黃飯館的樂語咖啡屋,但是鄒施凱作為邵家華間諜案的主要涉案成員他也是知道的,他一直認為鄒施凱才是導致陳妍前世婚變的根本原因,所以他對鄒施凱的印象並不好.

"阿凱,給大哥介紹一下你的朋友吧."孫幫主又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面色平靜的說道.

"李伉,我內地一個同學的學生,是個音樂天才."鄒施凱介紹道,他對李伉的了解並不多,僅僅限于知道他的音樂才能.

"音樂天才?!"孫幫主自語了一句,然後問道:"小兄弟,深夜造訪我漢朝俱樂部不知有何貴干?"

"我和鄒老板只是恰逢其會,來找孫幫主才是主要目的,請問孫幫主是不是認識一個叫阿斌的人?"李伉把目光轉向了孫幫主問道,絲毫沒有為他威嚴到普通人不敢直視的神情而緊張.

"阿斌是我不成器的兄弟,鄙人孫阿強."孫幫主道,"阿斌有得罪小兄弟的地方我這個當大哥的向你陪個不是."

"呃."李伉愕然,隨即笑道:"不用了,阿斌已經為他犯的罪行付出了應有的代價,我來這里只是想要看看阿斌口中不會放過我的家人要為他報仇的大哥是個什麼樣子."

"小兄弟大可不必擔心,漢幫規矩禍不及家人."孫阿強沉聲道,隨後眼中閃過一絲厲芒問道:"阿斌的胳膊是你打斷的?"

"阿斌骨頭很硬,為了打聽到您這個幕後大哥,我也是沒辦法啊."李伉聳聳肩一副無奈的樣子答道,聽了孫阿強的話他心里松了口氣,只要不禍及家人一切都好說了.

"你還是找到了這里."孫阿強皺眉道.

"阿斌雖然骨頭很硬,但是今天晚上還是招了,所以我才能找到這里."李伉答道.

"你對阿斌做了什麼?"孫阿強的表情很複雜,有痛心,有憤恨,聲音變得很陰沉.

就在這時,叮鈴鈴的電話鈴聲在房間里響了起來,一個侍女接了電話輕語幾句後對孫阿強道:"幫主,找您的."

孫阿強走過去拿起了電話沉聲說道:"我是孫阿強……嗯,什麼?……不成器的東西,你把他送到漢朝來,我就在這里."

"你對阿斌做了什麼?"孫阿強陰沉著臉問李伉道.

"沒什麼,阿斌骨頭很硬,但是不知怎麼突然就像傻了一樣,說什麼漢幫總部在解放路的漢朝俱樂部,幫主是我大哥,我該死,我不該販毒,我要自首,然後就去自首了."李伉笑著答道,對于自己會催眠這件事情還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小兄弟遠來是客,請坐下喝杯水酒吧."孫阿強不知在想些什麼,沉吟一陣後對李伉做了個請的手勢道.

"喝酒就算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吧,兄弟我就不打擾了."李伉擺擺手道,在孫阿強提到漢幫幫規不禍及家人後,他的擔心已經不存在了,所以就想打退堂鼓.

但是就在他轉身欲走之時,卻被已經站到老者身旁的彪形大漢伸手攔住了去路.

"孫幫主,貴幫還有強請人吃酒這種幫規麼?"李伉轉過頭來問孫阿強道.

"小兄弟,漢幫幫規不禍及家人,也沒有強請人吃酒的幫規,但是有一條規矩叫有仇必報,你打斷我二弟胳膊,又對他施了妖法讓他跑到派出所自首這個仇該怎麼算?"孫阿強沉聲說道.

"孫幫主要怎麼算?"李伉眯著眼睛說道.

"自斷一臂,從此兩清."孫阿強道.

"這個不行,換個條件."李伉擺擺手道.

"小兄弟,這個是最輕松地條件了,最少能保你一條命."孫阿強說道.

"或許有更好的選擇,你說來聽聽."李伉道.

"還有一個選擇,和阿昌打一場,贏了也從此兩清,輸了或者被阿昌失手打死了也算兩清."孫阿強指著攔住李伉去路的彪形大漢說道.

"這個不錯,打架什麼的我最喜歡了."李伉露出了滿意的神色笑道.

"小兄弟,我提醒你一句,阿昌是我漢幫第一高手."孫阿強道.

"謝謝孫幫主提醒,我還是選擇這個."李伉仍然不為所動的堅持道.

"好,小兄弟是藝高人膽大,為兄佩服."孫阿強站起身來,來到李伉的身邊對他做了個請的手勢,然後大步出了房門帶頭負手而去,李伉以及剩下的三人跟著孫阿強出門而去.

孫阿強把李伉帶到了二樓的一個練功房,里面除了沙袋,杠鈴,木人樁等練功器械外,房間中間有一個大約有三米見方的正方形場地.

進到房間後,孫阿強對李伉道:"小兄弟,你可有其他疑問?"

"孫幫主,我之所以答應你要進行這場比斗,是因為我將來不可能一直在云南,所以我要你答應我不可再找我家人的麻煩,如果你不答應這個條件,我李伉會讓漢幫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李伉答道,他的話語中透出一絲瘋狂.

"小兄弟請放心,我漢幫立幫七十余年,還從來沒有做過背信棄義的事情."孫阿強哈哈笑著答道.

"空口無憑!"李伉又道.

"看來小兄弟是信不過我了,這樣吧,楊伯正好在這里,他是云南武術界有名的泰斗老前輩,我們請他做個見證如何?"孫阿強對一同進來的老者抱了抱拳道.

"鄙人楊云光,云南形意門當代掌門."老者楊云光抱了抱拳自我介紹道.

"謝謝楊伯."李伉有樣學樣的抱了抱拳道.

"小兄弟,請!"孫阿強對李伉做了個請的手勢道.

李伉沒有再多說什麼,對于和這個所謂的漢幫第一高手阿昌比試他並不害怕,他之所以答應孫阿強提出的條件,就是擔心他帶著阿秀離開云南後孫阿強去找譚天林一家的麻煩,從孫阿強的行事作風以及漢幫近七十年的建幫曆史來看,他背信棄義的可能性還是很小的,所以用一場比斗來約束孫阿強,並換取譚天林一家的安甯,他覺得很值得,況且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會輸給阿昌.

"請!"李伉站到了場地中間,對站到自己對面身體明顯比自己大上一號的阿昌抱了抱拳道.

"請!"阿昌同樣抱了抱拳,然後拉了個架勢向李伉撲了過去.

上篇:第075章 阿斌自首記    下篇:第077章 漢苗之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