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之完美人生第118章 刹那永   
  
第118章 刹那永

劇烈的爆炸聲過後,再也沒有了任何聲音,周瑤坐在地上心里越來越擔心和焦急,于是她又從地上站了起來,不斷地在原地走來走去,如果不是因為她還擔負著看管張蘇泉的任務,她早忍不住要去尋找李伉了.

"小丫頭,稍安勿躁,你晃來晃去晃得老夫頭都暈了."張蘇泉坐在周瑤不遠的地方說道.

周瑤看了看張蘇泉,夜色中看不清楚張蘇泉的表情,她沒有理會張蘇泉,仍然是不停地來回踱步.

"小丫頭,作為一個合作伙伴,你應該充分相信你的同伴,這樣焦急只會讓你失去分寸,還是坐下來耐心的等待吧,把剛才你對他的信心拿出來."張蘇泉看著仍然不停踱步的周瑤說道.

張蘇泉這話似乎說到了周瑤心里去了,她又坐到了地上,但是眼睛仍然是不停地往李伉離開的方向張望.

焦急的等待往往會把時間的每一分每一秒無限拉長,等待了一會兒仍未見李伉到來的周瑤再次站了起來,這次少校軍官也有些沉不住氣了,他來到了張蘇泉面前對他說:"張將軍,我看李伉可能任務失敗了,我們不能再等待了,這里很危險."

"李伉沒來之前誰也不許走."周瑤怒聲呵斥了一句,手里的槍也舉了起來對准了少校軍官.

"小梁,稍安勿躁,我們再等等."張蘇泉擺擺手說道,少校軍官梁坤平站在張蘇泉身邊和周瑤怒目而視道:"李伉明顯是去送死,他雖然身手很好,但是能對付得了那麼多的追兵嗎?他去送死不要連累我們將軍!"

"梁坤平,你給我閉嘴."周瑤怒道,手里槍向梁坤平揚了揚,"你再胡說我就打死你!"

梁坤平看到周瑤動了真怒,悻悻的嘟囔了兩句,卻不敢再說什麼了,又回到自己剛才坐的地方,坐到地上一言不發了.

"還真是個小辣椒,呵呵."張蘇泉呵呵笑了起來,調侃了周瑤一句.

"哼!"周瑤嬌哼一聲,卻不在說話,仍然站在那里焦急的張望著那篇密林焦急的等待著.

沙沙沙,一陣腳步聲響了起來,向這邊趕了過來.

"李伉來了."周瑤有些激動地說道.

張蘇泉和少校軍官也聽到了這個聲音,他們都站了起來,張蘇泉面色凝重的說:"不對,這不是李伉的腳步聲,小丫頭,我們快撤!"

周瑤本是個十分心細之人,經張蘇泉提醒,她馬上注意到向這里趕過來的腳步聲有些雜亂,顯然是很多人向這里趕過來,她臉色馬上蒼白了起來,李伉沒有蹤影,但是追兵卻趕了過來,這其中代表的意義已經昭然若揭了.

"小丫頭,快撤,再不走來不及了."張蘇泉焦急的催促道.

"走!"周瑤咬了咬牙,雖然她很想沖過去找李伉,但是理智告訴她如果那樣做的話,除了前去送死,不會有任何其他意義,為今之計只有先行撤退,想通了這些,她也不再猶豫,跟在張蘇泉的身後迅速向密林更深處撤去.

…………

"你是誰,快出來!"上尉指揮官緊緊握著手里的槍對著漆黑的森林大聲的叫喊道,他的聲音有些歇斯底里,在他身後聚集著不到五十名士兵,每個士兵臉上都顯露出極度驚恐地顏色.

"哈哈,你們的末日到了,哈哈……"一陣狂笑從一個方向傳了過來,頓時引起了一陣槍聲大作,極度驚恐地士兵不等軍官下令,紛紛端著槍想著笑聲的方向傾瀉著子彈,慘叫聲不斷響起,亂飛的子彈沒有把惡魔打死,卻傷到了不少自己人.

"都給我住手,不要亂開槍!"軍官大喊道,可惜他的聲音顯得那麼蒼白無力,這時候再沒有哪個士兵會聽他的話,而這句話也是他說的最後一句話了,因為不知是流彈還是惡魔擲過來的暗器傷了他,他已經倒在了地上,腹部鮮血汩汩的往外冒著,眼看是活不成了.

士兵的嘩變是恐怖的,在第一個士兵被流彈擊中倒在地上後,處于極度恐懼中的士兵仿佛惡魔附身一樣,端著手里的槍開始瘋狂亂射,仿佛他們眼前的每個人都是他們的敵人,不大會兒功夫,原本剩余的四十幾名士兵又倒下了一大半,剩下的士兵不知道是誰大喊了一聲"惡魔來了,快逃啊!"所有士兵仿佛被施了魔法一樣,竟然出奇的不在亂射,紛紛抱著槍四散逃走了.

李伉從距離這里不到五十米遠的一個樹洞里鑽了出來,看著四處逃走的士兵,也失去了再追殺他們的欲望,轉身向著周瑤他們的方向跑了過去,因為他出來時間已經不短了,原來漆黑的天空東方漸漸泛起了一絲亮色,天快要亮了.

很快他就回到了他和周瑤張蘇泉分別對地方,卻發現周瑤他們不在,他皺眉觀察了一下四周,夜色並不能阻擋他敏銳的視線,地面上狼藉的腳印很快引起了他的注意.

"糟了,看來除了剛才那個大隊外,還有其他追兵,周瑤他們恐怕危險!"李伉心里暗道糟糕,他沒有繼續在這個地方停留,而是沿著地上的腳步聲向前快速跟了過去.

…………

周瑤,張蘇泉和梁坤平三人一路逃竄,身後的追兵的腳步聲離他們越來越近,心里焦急的三人走的很快,沒了李伉的可以照顧,周瑤身上的衣服也被刮破了很多地方,胳膊上和腿上潔白細膩的皮膚有許多地方都露出來,幸好密林里暗無天日,三人又急著逃命,沒有人會關心周瑤身上是否走光.

嘩啦啦的流水聲從前方傳了過來,張蘇泉一下子停了下來,皺眉道:"糟了,前方有河擋路."

"河上沒有橋嗎?"周瑤下意識問了一句,馬上就閉上了嘴巴,她覺得自己這個問題很蠢,杳無人跡的原始深林哪來的橋.

張蘇泉沒有回答周瑤的話,而是當機立斷的改變了方向,拐了個直角向右方快步走了過去,周瑤和梁坤平緊隨其後,往前走了大約一千米的距離,一條斷崖擋住了他們的去路,而那條河也在這里形成了一條瀑布掛在他們不遠處的懸崖邊上.

這時候追兵越來越近,再次變道已經不可能了,如果他們不能很快很快找到路的話,很快他們就會被追上.

張蘇泉來到斷崖邊上往下看了看,沉聲道:"隨我來."他大步向瀑布旁走去,周瑤和梁坤平連忙跟了過去.

"為今之計,只有從這里跳下去才有一線生機,瀑布下很可能有個池塘."張蘇泉來到瀑布旁的懸崖邊上說道.

"將軍,這怎麼使得?"梁坤平連忙阻止道,這個懸崖並不是完全的垂直,略微有些坡度,在黑暗中隱約可以看到上面亂石嶙峋,如果用力不夠,很可能會跳不到下面的池塘里,而是被崖半腰的亂石先給撞死.

周瑤來到崖邊往下看了看,臉色發白的往後退了兩步,心里騰騰直跳,從小她就有些輕微的恐高症,剛才僅僅是看了一眼,下面黑乎乎的看不到底,她有種不由自主想要向下栽的感覺.

"不從這里跳下去,你給老夫想個活路來."張蘇泉冷聲說道,"當然你可以把老夫擒住,交給莫亨,也許你還能得到莫亨的重用."

"將軍,我跟了您這麼多年,對您可是忠心耿耿,我梁坤平就是死也不會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梁坤平大聲說道.

張蘇泉深深看了一眼神情激憤的梁坤平,拍了拍他的肩頭沒有說什麼,而是轉頭對周瑤道:"小丫頭,老夫說過,李伉失敗了,我會很快下去陪他,你可以不跳,以你的姿色,他們暫時不會殺害你,但是會遭受什麼你相必也能想到,所以跳與不跳你自己斟酌."

說完他對梁坤平說:"老夫頂天立地,甯死不做莫亨的俘虜,如果老天今日不絕我張蘇泉,他日必將取下莫亨狗頭,以報我今日之仇."說完他轉過頭去來到了懸崖邊上,筆直的站在了懸崖邊上.

周瑤看著張蘇泉的背影,心里不由的對這位老者產生了敬仰,張蘇泉挺直的脊背讓她想起了傲立于懸崖峭壁的勁松,雖然她知道用革命前輩的詩歌來形容一個大毒梟不太合適,但是她還是不由自主的把那首詩念了出來:"大雪壓青松,青松且挺直."

"謝謝你小丫頭,用陳元帥的詩來形容老夫是對陳元帥的侮辱,老夫不敢當,不過老夫還是要謝謝你,如果老夫今日逃過一劫,必將遵守諾言,幫你和李伉把鄒施凱抓住送給華夏政府,老夫去也."張蘇泉說完,用力的跳了出去,瀑布巨大的轟鳴聲掩蓋了一切,也不知道他是否安全的落到了下面有很大概率存在的池塘里.

梁坤平走到了懸崖邊上,回頭看了一眼周瑤道:"周瑤,你好自為之,我下去陪將軍了."說完也用力地跳了下去.

周瑤慢慢來到了懸崖邊上,又看了看下面的一片漆黑,她抬頭看了看東方已經有些發白的天空,暗自苦笑一聲,這些天和李伉一起在緬甸執行任務時的點點滴滴湧上心頭,諸多畫面一一閃過,最終定格在了李伉前去阻止追兵時對她笑著囑托等我回來的畫面.

"李伉,我等不到你回來了."周瑤咬了咬牙,為了不使自己留了二十一年的清白之軀受到玷汙,她毫不猶豫向懸崖下跳了下去,當她騰空而起之時,心里沒有驚恐,也沒有喜悅.

"如果明知這是一條不歸路,我還會放棄安全的留在密支那等待,而跟隨李伉來到賀蒙寨尋找鄒施凱的消息嗎,也許會吧,也許不會吧,這個答案還有意義嗎?"她心里想到,眼角流出的一滴淚水融進了隨她飛流直下的瀑布,化作漫天的淚花,飄飄灑灑.

…………

"周瑤,不要!"就在周瑤閉上眼睛靜靜等待著上帝裁決是讓她落入池塘還是摔得粉身碎骨的時候,一聲驚呼傳入她的耳朵,一個黑影像一只獵鷹一樣向她撲了過來,一下子把她抱在了懷里輕聲說道:"我讓你等我回來."

周瑤突然笑了起來,這一刹那仿佛變成了永.

上篇:第117章 我是惡魔(三)(第二更)    下篇:第119章 嫁禍江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