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天才寶寶上陣:腹黑總裁乖乖聽話第4章:被兒子算計了   
  
第4章:被兒子算計了

塗寶寶回國幾天了,原本是打算在徐雅然這里借住幾天就搬出去的,可是無奈徐雅然死活不讓,最後她也就厚著臉皮留了下來.

徐雅然的房子是一套已經有二十多年房齡的小二居室,房子雖然有些老,但交通方便,地段極好,一站路外便有一家幼稚園,已經非常適合他們現在的情況了.

這些天,徐雅然的公司也特別忙,每天都公司家里兩點一線跑,塗寶寶便獨自帶著兩個小寶貝聯系了他們就讀的幼稚園,再添置了一些衣服用品.

一切安頓好後,塗寶寶帶著小寶貝去看她的母親,寶貝們未曾見過的外婆.

塗媽媽葬在甯州最好的云山墓園.

當年塗寶寶趕回醫院後,就立馬被塗媽媽的主治醫生找去,那個醫生從塗媽媽入院起便一直負責,和塗寶寶也已經算是熟識了.

那天,天陰沉沉的,醫生辦公室的光線顯得很暗,塗寶寶看著皺著眉頭的周醫生,她覺得自己的聲音都在發抖:"周伯伯,真的沒有辦法了嗎?我有錢,真的,我有錢,不管什麼藥,只要能救我媽媽……"

她瘋了似的拼命的把包里的錢往外倒,一遝一遝全是美鈔,周醫生把她摁在凳子上:"塗塗,你安靜一些,你媽媽這個病不是有錢就能解決的,你知道吧."

"周伯伯,我只有媽媽,只有媽媽了……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媽媽……"她拽著周醫生的袖子,從凳子上滑了下來,跪在地上,淚水早已濕了整張臉.

她一直不懂,不是說好人一定有好報的嗎?為什麼她的媽媽就要接受這些折磨.

醫生告訴她,即使再治療,也是無盡的痛苦,與其這樣不如讓母親做自己想做的,至少不會遺憾.

她給醫院交了一部分錢,主要是維持塗媽媽的營養,塗媽媽說她喜歡看著甯江,看著江水長流.

塗寶寶知道,塗媽媽第一次看到那個男人便是在那里,直到死,她還是放不下的吧.

于是,她用余下的錢在云山墓園給她安了個家,讓她能夠一直看著那里.

"媽咪,外婆為什麼要一個人住在這里啊."言言圈著塗寶寶的脖子,看著四周冷冷清清的,又把小身子往塗寶寶身上靠了靠.

塗寶寶一手抱著女兒,一手牽著兒子,一步步的走在台階上.

"因為外婆去了另一個世界了啊,所以就要一個人住在這里."把臉在女兒的臉上蹭了蹭,那柔軟的皮膚便是她這些年的倚靠.

"那外婆知不知道言言和哥哥來看她呢,言言還給外婆帶了言言最喜歡的水果糖."說著小家伙從衣兜里掏出幾顆漂亮的糖紙包裹著的水果糖.

這種水果糖只有加拿大才有,言言尤其喜歡,但離開時也只是買了幾袋而已,塗寶寶看著女兒的舉動,心底一慟,熱了起來.

媽媽,我有了一個兒子,一個女兒了,你知道嗎?

"媽咪,你看那個人一直看著我們."予予拽了拽母親的手,指著遠處一個墓碑前看著他們的男人,男人身後還跟著兩個西裝筆挺帶著墨鏡的男人.

塗寶寶早在兒子開口前,便已經看到了那個人,想不到十年未見,這個男人身姿還是這麼挺拔,而那個十年前等著他救命的女子卻已經長眠在了地下.

"寶寶."葉振軒看著眼前的女兒,這模樣尤勝她母親,想當年,他不也是被她母親在江邊遠眺的一幕迷住的嗎?

塗寶寶冷冷的看了一眼葉振軒,將言言放下,在兩個小寶貝的臉頰各親吻了一下,說:"寶貝們你們都給親愛的外婆帶了什麼啊."

予予把手里的花放在墓前,言言把口袋里的水果糖全部掏出來照著哥哥的模樣放下,各式各樣的糖紙外包在陽光下閃耀.

予予握著妹妹的手,兩個小盆友小腿一彎就跪了下去,然後狠狠的磕了個頭.

"外婆,我是予予,這是妹妹言言,我們來看你了哦."

塗寶寶看著這一幕,眼睛忍不住浮起了一層霧氣,她從未教過兩個孩子,在加拿大,她每天都是忙著上課,考試,掙錢,參加比賽,可是今天兩個寶貝的這一舉動徹底的鎮住了她.

"寶寶,你結婚了?"葉振軒疑惑的看著地上跪著的兩個小寶貝,小女娃的臉簡直就是塗寶寶的翻版,眼睛總是閃亮閃亮的,目光落到予予臉上時,不覺皺了皺眉,這張臉好熟悉.

塗寶寶走過去把兩個寶貝拉起來護在身後,小臉一揚,帶了幾分挑釁:"葉先生,如果我沒記錯,似乎我的母親也是未婚!"

話里的意思很明顯,難道有了孩子就一定是結婚了嗎?那麼,當年為什麼母親還是那麼淒慘.

葉振軒聽她這麼一說,不免升起了幾分怒氣:"怎麼說我都是你的父親!有這麼和自己的父親說話的嗎!"

"父親?"塗寶寶冷笑一聲:"這輩子我塗寶寶只有母親!"

葉振軒看她那倔犟的模樣,腦子里便浮現出那個女子的模樣,也是這麼的倔犟.

塗寶寶的母親塗余夏原是一個幼稚園的中班老師,也算出自書香門第,塗家老爺子是當年也有些名氣的書法家,頗有一些自命不凡的味道,塗家一直希望能多得幾個子嗣,塗夫人生下二兒子五年後才又懷上了,從各方面的反應都顯示這絕對是男胎,卻不料生下來卻是一丫頭片子.

十八歲以前,塗余夏的人生都是安靜的,余夏余夏不就是余下的意思嗎?在塗家,這是一個沒有人重視的孩子.

直到,葉振軒的出現.

塗寶寶記得母親在臨走前,思維已經很不清晰了,似乎她回到了和葉振軒初識的時光.

她不忍心打破母親的那段夢,即便是假的,她也希望母親是曾經幸福過的.

只是,最後,塗媽媽只是在安慰她.

塗塗,你這一輩子都不要相信一見鍾情,不要相信.

原來,母親最後的歡樂也只是做給她看,只是不想她擔心.

葉振軒哪里知道塗寶寶的心理變化,這個坐慣了云端的男人,哪里被人這般頂撞過,可是想想家里的那些煩心事,態度不免放軟了下來,看了眼塗寶寶身旁的小寶貝們,笑了起來,伸出手說:"善予,善言,我是外公啊,過來外公這里抱抱."

塗寶寶警惕的看著他,兩只手臂把兒子女兒護在了身後,語氣不好的說:"我告訴你,我和你沒有關系,他們跟你就更沒有關系!"

"寶寶!你這到底是為了什麼呢,性子和你媽一樣倔,當年如果你媽媽接受我的建議,何至于弄成今天這個樣子."葉振軒看著塗寶寶:"我自認當年也沒有虧待你們母女!"

塗寶寶握了握拳,這究竟是怎樣一個男人啊?說話能說得如此理直氣壯!

"葉總,不順從你就是性子倔!不堪忍受你的折磨,不願意成為你們葉秦兩家的出氣筒就是活該有今天?幾個月光顧一次就是沒有虧待?"塗寶寶一步步走向葉振軒,眼睛里都要噴出火來:"葉振軒!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葉振軒也算是閱人無數,見多了大風大lang的人,見到這樣的塗寶寶,也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指著塗寶寶:"你……你……"

一個你字你了半天也沒你出個什麼.

"葉振軒,我知道你們有錢人都是貴人多忘事,可是你別忘了,當年作出選擇的並不是我們,也麻煩你搞清楚,我姓塗!"塗寶寶恨著眼前這個男人,恨他當初的決絕,她有時都懷疑這個男人是不是真的愛過自己的母親,一個人要怎樣才能做得那麼絕!

余輝下,葉振軒的肩膀垮了下去,看著這個流著自己骨血的女兒這般聲色俱厲的對自己,心下是悵然的,許久才緩緩的說:"寶寶,那你要怎樣才肯原諒爸爸?你現在是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

塗寶寶看著塗媽媽的墓碑,不禁笑了起來:"原諒?人死能複生?如果能,我就原諒你!"

她最討厭的便是他這副嘴臉,好像所有人都該買他的帳,以前是,對自己的母親說一便是一,現在對著她,依舊是,可是她不是她的母親,眼前這個男人留給她的只有失望,失望,失望!

塗寶寶再也未看他一眼,在母親的墓前磕了個頭,細聲的告知母親,自己過得很好,以後再來看她,起身帶著兩個孩子離開.

予予抬眼看了看塗寶寶,時不時回頭看著身後,葉振軒依舊站在那里,顯得有幾分淒涼.

"媽咪,那個老爺爺是個很討厭的人嗎?"予予拽了拽塗寶寶的手.

"嗯,一個很討厭很討厭的人!"塗寶寶咬牙切齒.

塗善予是個iq高達200的小天才,聽了那麼半天早已了解了個大概,多問這麼一句,也只是想看看塗寶寶的反應而已,嘴角淺淺勾起,最後一次回頭,眼里閃過一抹狡黠的光芒.

上篇:第3章:兩個天才寶寶(2)    下篇:第5章:少兒不宜的火爆場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