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天才寶寶上陣:腹黑總裁乖乖聽話第36章   
  
第36章

不過在身高上,南宮宇寒站了絕對的優勢,塗寶寶踮起腳尖也只到南宮宇寒的下巴處,因此當她抬起來,抑視著南宮宇寒的時候,原本很有氣勢的一句話,也變的也沒有什麼震懾了.

"我現在就去告訴你的爺爺,你對他的客人一點也不客氣."塗寶寶努力的踮起腳尖,讓自己和南宮宇寒的身高不要差的太遠.

"隨便."南宮宇寒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道.

塗寶寶抿了抿唇,她自然是不可能真的去找南宮靖的,畢竟他和南靖可不熟,誰知道那個老頭是偽君子還是神馬滴.估計能生出南宮宇寒這種極品男,那南宮靖應該好不到哪里去才對,這就是叫遺傳學.他惹不起,她還躲不起嗎?從今以後只要有南宮宇寒的地方,她塗寶寶最多不出現就是了.好在南宮家很大,如果也像徐雅然那一樣,只有那麼大一點,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就太尷尬了.

"既然你這麼喜歡呆在這里,那你就呆個夠好了."塗寶寶撇了撇嘴道:"麻煩請你讓開."

可是攔在塗寶寶面前的南宮宇寒聽到塗寶寶的話,他卻紋絲不動,對塗寶寶的話,恍若未聞,氣的塗寶寶氣竅都快生煙了.

塗寶寶伸出手推開前面的南宮宇寒嘴里道:"好狗不擋道."她承認她的話有點太缺德了,可是這些都是南宮宇寒逼的.如果他不來招惹自己話,自己也不會去理會南宮宇寒的.

南宮宇寒伸出手一把將塗寶寶的胳膊抓住,臉色陰沉道:"你剛剛說什麼?"顯然南宮宇寒對于塗寶寶把他比做狗的比喻讓他很生氣,他長這麼大從來沒有人敢對他說這些事情.看來塗寶寶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

"我說好狗不擋道."塗寶寶非常有骨氣的重複道.

"我告訴你,你快點放手.如果你不放手的話,我立刻就帶著予予和言言去加拿大,你總不會希望你……你爺爺以後都看不到他的孫子了吧?"塗寶寶怒視著南宮宇寒威脅道.她本來想說以後都看不到你的兒子和女兒吧amp;gt;?不過想了想,話都嘴邊,塗寶寶硬生生的將沒有說出口的話,給吞了下去.

南宮宇寒好像從始至終都沒有承認過那兩個孩子是他的,只有南宮靖把予予和言言當做是南宮家的人.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只有把你關在房間里,讓你永遠都帶不走孩子."南宮宇寒的臉色陰沉的對塗寶寶的說,他對塗寶寶的話根本就不買賬.

"你敢……"塗寶寶有些底氣不足的道,,她還真的不敢肯定南宮宇寒會不會真的把她關在房間里,畢竟可沒有人知道她來了這里,然然一定以為自己去了加拿大,就算以後自己被關了起來,然然也一定不會想到自己會在南宮家.

南宮宇寒嘴角輕挑,手上一使勁將塗寶寶的往後一推,塗寶寶再次的倒在了床上,南宮宇寒上前將塗寶寶壓在身下.南宮宇寒和塗寶寶的身體緊密的契合在一起,南宮宇寒在塗寶寶的耳邊輕聲道:"是我不敢,將你關起來是非法禁錮,我們南宮家是正當的商人,是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南宮宇寒說話時,嘴里溫熱的氣息噴在塗寶寶的面上.

塗寶寶被南宮宇寒以這樣一種暖昧的姿勢壓在身上,塗寶寶的面上一片緋紅.任誰被一個男人這樣壓著也不可能鎮定自若吧?

"你起來."塗寶寶伸出手想將南宮宇寒如銅牆一般的身體推開,可是任她用盡力氣也無濟于事.

"我有話要問你,如果你好好說的話,我就放開你怎麼樣?"南宮宇寒的鼻尖輕輕的觸在塗寶寶的臉頰上面,塗寶寶的臉上的皮膚很好,摸起來的感覺更好.南宮宇寒很享受這種時候,他邪魅一笑道:"如果你不好好的回答,那就後果自負."說著南宮宇寒的手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滑過塗寶寶胸前的聳立.

面對著南宮宇寒這麼輕挑的動作以及語言,塗寶寶面若桃花,臉上充血,都快要羞死了.這南宮宇寒真是一個無恥的人.

"你有什麼要問的,先起來再說."塗寶寶扭過頭,不再看南宮宇寒嘴角輕挑的笑容.

"那可不行,我對你可不放心."南宮宇寒伸出手指,在塗寶寶光滑的臉上摸了一把,.

"你要問什麼就快點問吧."塗寶寶滿臉黑線,她在懷疑南宮宇寒是不是真的有話要問她,還是想要借機來調戲她.不管是什麼,他都得順著南宮宇寒的意思,因為不管從哪一方面來說她自己都處于不利的地位.

"孩子從哪里來的?"南宮宇寒輕聲問道.

塗寶寶翻了一個白眼道:"在垃圾堆里撿的.",南宮宇寒很有興趣的挑了挑眉問道:"是嗎?"南宮宇寒伸出修長的手,從塗寶寶的臉上滑過,落在塗寶寶的脖子上面.就在塗寶寶以為南宮宇寒要掐死自己的時候,南宮宇寒的手卻落在了塗寶寶的領口.

今天塗寶寶穿了一件休閑的藍白格子襯衫,南宮宇寒落在和一顆扣子處.

"我再問一次,如果你不好好回答的話,我就解開一顆扣子,你瞎說一次,我就解開一次.讓我來看看你可以瞎說多少次?"說著南宮宇寒的手從塗寶寶的領口一點一點的往下滑,在塗寶寶胸口的地方,南宮宇寒故意多停留了一會.然後慢慢再往下移,最後南宮宇寒看著塗寶寶酡紅的臉道:"哎呀,你只有七次機會呢,如果你不好好回答的話,扣子解完了,我就脫你的衣服,胡說一次就脫一次.如果你還是不說實話的話,那我就親你一次.這個交易怎麼樣?你滿意嗎?"

塗寶寶的嘴角微微的抽搐,南宮宇寒這個家伙真是變態.

塗寶寶掙紮了一下,南宮宇寒冷哼一聲道:"你如果再亂動的話,會引火燒身的,如果到時候我一時沒有忍住,在這里要了你的話,你可不要後悔哦."

南宮宇寒的話音一落,原本不安份的塗寶寶立馬就安生起來,全身僵硬的好像一根木棍似的.

南宮宇寒還是很滿意塗寶寶的聽話,他最喜歡的就是聽話的女人.

"孩子是哪里來的."南宮宇寒問道.

"是我生的."塗寶寶閉著眼睛大聲道.

南宮宇寒滿頭的黑線,他當然知道孩子是塗寶寶生的,難不成是他自己生的不成?真是廢話.

"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南宮宇寒伸手解開塗寶寶領口的第一顆扣子,笑道:"如果再不說的話,那我就再解第二顆了.你可別後悔."

塗寶寶有些欲哭無淚:"孩子真的是我生的."

南宮宇寒咬了咬牙,他真的要暴走了:"我是說孩子的父親是誰?"

"是你."塗寶寶委屈的道.心里詛咒南宮宇寒.

"你都不知道孩子是不是你的,你干嗎要把我們母子給截到這里啊?人都在你們家了,你爺爺都承認我們了,結果你現在還在房間里問我們孩子是誰的,南宮大總裁,您可真逗."塗寶寶忍不住的對南宮宇寒譏刺道.

"不關你的事,好好回答我的問題."南宮宇寒的手已經放在塗寶寶第二顆扣子上了.

"我們六年前見過."南宮宇寒問道.

聽到南宮宇寒問的問題,塗寶寶有翻白眼的沖動,他一向以為南宮宇寒除了霸道不講理,偶爾變態,欺負女人,好色之後還是有優點的,例如很聰明.可是今天的事實證明,南宮宇寒實在是算不上聰明.如果六年前沒有見過的話,你是怎麼在我的肚子里播種的,現在予予和言言是從哪里來的?這麼粗淺易懂的問題,也需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求證嗎?真是一個白癡.

不過六年前的那一個夜晚,塗寶寶實在是不想再提起來,反正看南宮宇寒滿眼茫然的樣子,顯然是不記得了.也對,對于南宮宇寒這樣一個花心大蘿蔔來說,日日新婚,夜夜同房花燭,新娘沒有一個相同.現在經過他手的女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吧?自己不過只是其中的一個罷了,不記得也是正常的.

"對,六年前我們是見過."塗寶寶回憶道:"六年前,我剛剛大學畢業,然後和男朋友分手了心情不好,所以去酒吧里喝酒,後來喝醉了,後面的事情就不記得了.然後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就在酒店了.這種事情都是你情我願的,我也沒有在意,不久之後我去了加拿大,去了那里之後,我才發現自己已經懷孕了."

塗寶寶將事情的真相說出來,如果讓南宮宇寒知道自己六年前想過將自己賣掉的話,或許南宮宇寒會看不起予予和言言,雖然塗寶寶不想讓予予和言言和南宮家的人沾上什麼關系.可是現在事情變成了這樣,南宮宇寒再怎麼不好,也是予予和言言的父親,如果南宮宇寒真的厭惡或者看不起孩子的話,那對孩子應該是一種傷害吧?

反正看南宮宇寒的樣子,已經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他在六年前的早上還拿了南宮宇寒的十萬塊美金,只是後來錢拿到了,她也沒有能將自己的母親給挽救回來.

南宮宇寒半信半疑的看著塗寶寶,他並不確定塗寶寶說的是不是事實,六年前他的記憶中有一段空白,因此塗寶寶說的得不到證實,可是他好像從來都沒有去酒吧結識過女人,和他交往的女生全部都是小明星,嫩模,以及一些名媛淑女.都是在一些高級宴會上面結識的.他從來沒有去酒吧里的習慣.

"你說謊吧?"南宮宇寒緊緊的盯著塗寶寶的美目問道.

塗寶寶的心快要從嘴里跳出來了,因為他的確是說了謊話,不過她剛剛可是很清楚的看到南宮宇寒眼里的茫然.應該不記得六年前的事情才對.

"我真的沒有騙你."塗寶寶很肯定的回答.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麼在你第一次看到我的時候,為什麼會露出這麼失態的樣子,你那個表情分明就是你看到了一個讓你意想不到的人.既然你六年前並沒有看到那個男人的樣子,在第一次看到我就不會露出那樣的表情.你最好不要騙我.因為我最討厭別人騙我."南宮宇寒緊緊盯著塗寶寶道.

"你和予予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我對著予予這麼多年,那天我看到你,就知道你是六年前的男人.我真的沒有騙你,你真的是孩子的父親."塗寶寶認真的道.

他說的沒有錯,他六年前是見過南宮宇寒,可是六年之後她還會在第一眼就看出來南宮宇寒就是六年前的男人,其中予予有很大的關系,任誰每天對著縮小版的南宮宇寒,在有一天突然看到真正的南宮宇寒都會大吃一驚的吧?

南宮宇寒想了想,塗寶寶的話根本就無從證明.他的記憶里有一段空窗期,誰也不知道那段時間他經曆過什麼,發生過什麼事情,遇到過什麼人.或許塗寶寶說的是真的.而且塗寶寶的話里,也沒有什麼不合常理的地方,可是南宮宇寒的心里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那就是塗寶寶的話里不盡不實.

南宮宇寒想了想沒有再糾纏于這個問題,于是問道:"你和尹氏的總裁,尹子夜是什麼關系."

塗寶寶見南宮宇寒沒有再太過于多的糾纏著予予和言言來曆的問題上面,他明顯的松了一口氣.不過她的那口氣還沒有松完,南宮宇寒又問道.

"我們是老同學了."塗寶寶想了想問道.

南宮宇寒這次二話沒說,就直接將塗寶寶第二顆扣子解開了,塗寶寶感覺到胸前一涼.

接著南宮宇寒的聲音在塗寶寶的耳邊響起道:"你當我什麼都不知道嗎?只是同學,他會這樣對你嗎?如果你再說謊的話,那你……"南宮宇寒隱晦的目光從塗寶寶的胸前滑過.

塗寶寶當然看到了南宮宇寒的目光,她的臉上一片的緋紅,礙于剛剛南宮宇寒的一些話,塗寶寶又不敢胡亂的掙紮,塗寶寶可不敢保證,南宮宇寒會做什麼事情.

"我和尹子夜真的是同學,他是我的初戀男友."塗寶寶如實道,她可不想在六年後再次的被南宮宇寒給看光.所以就連這種事情,都被南宮宇寒這個悶騷男,變態男給套了出來.

南宮宇寒打量了塗寶寶一眼道:"沒有想到尹子夜居然喜歡你這種蠢女人,口味與重不同."

塗寶寶心想:就你丫的口味好,真是重口味,她可沒有忘記,第一次看到南宮宇寒的時候,他和安琪拉在電梯里做的事情,那才叫一個重口味呢.

"還有問題嗎?如果沒有的話,那就請你離開."塗寶寶紅著臉道,被南宮宇寒這樣壓著真的不是一般的尷尬.

"怎麼,被我壓在身下很丟臉嗎?六年前不是已經有過一次了嗎?怎麼還怕第二次嗎?"南宮宇寒輕輕的聞著塗寶寶的體香,真的是挺迷人的.

"你走開啊,你真讓我惡心."塗寶寶紅著臉,大聲的叫道,她對于南宮宇寒說話不算數的舉動非常的生氣,他已經說了南宮宇寒想要知道的事情,可是南宮宇寒卻不遵守承諾了.塗寶寶開始覺得自己今天留在這里的舉動是錯誤的.

"可是你卻讓我著迷呢……"南宮宇寒聽到塗寶寶的話,臉上表情微微一變,然後他的嘴角輕挑,一把將塗寶寶的兩只手抓了起來,按在頭頂,然後唇落在塗寶寶的唇上.

塗寶寶只覺得唇上一涼,她又被南宮宇寒占便宜了,.

如果剛剛塗寶寶不掙紮怕是被南宮宇寒占便宜的話,現在如果塗寶寶再不反抗掙紮,那她就是一頭豬了.

"嘎吱"一聲,正在奮力的扭著自己身軀想要掙開南宮宇寒拑制的塗寶寶,和正在努力的占塗寶寶便宜的南宮產宇寒均是很清晰的聽到開門的聲音.

南宮宇寒有些不滿的轉過頭,隨即看到門口

上篇:第35章    下篇:第37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