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天才寶寶上陣:腹黑總裁乖乖聽話第54章   
  
第54章

塗善言原本倔強的臉,在那群小孩子走了之後,就立刻垮了下來.

一雙烏黑發亮的大眼睛蓄滿了淚水,可憐楚楚的看向身邊一臉平靜的塗善予道:"哥哥我們真的是沒有人要的野種嗎?言言不要當野種,我不要當."

塗善予原本平靜的眸子,當看到妹妹眼中的淚水的時候,在此刻突然變的有些陰沉可怕,就像修羅場走出來的修羅.他低下頭神色溫柔的摸了摸塗善言的頭道:"誰說言言是沒有人要的,誰說我們沒有人要的,雖然我們沒有爸爸,可是我們有媽咪,媽咪不是一向最疼你了嗎?"

塗善言的眼睛撲閃撲閃的眨了兩下,想到了塗寶寶.塗善言將臉上的淚水抹掉笑道:"我們有媽咪."

塗寶寶站在外面,突然淚流滿面,心疼的幾乎不能呼吸了.原本塗寶寶以為只要自己將愛百分之百的全部都給兩個孩子,他們一定會很幸福的.既便是沒有爸爸,那也不會防礙兩個孩子的幸福生活的.可是她卻沒有想過原來予予和言言還是遭受她曾經遭受的一切.

原本她同間是一個私生女,在上學的時候面對別的嘲諷,被老師同學輕視,這點感覺塗寶寶最清楚了.現在居然要她的孩子再承受她曾經承受的一切.她是心疼,心疼的難以豈及,如果她不曾經曆這些,或許她永遠也無法體會這份痛苦.正因為她知道,所以才會這麼心疼的.

"校長,我有點事情要先走一下,你說的事情我會找孩子談談的."塗寶寶紅著眼睛說完之後,也不顧身後的校長是怎麼看待這件事情的.

或許塗寶寶應該出去安慰一下塗善予和塗善言,可是塗寶寶實在是沒有勇氣去面對兩個孩子.她覺得自己心里其實是愧對孩子的.她就連再多看他們一眼的勇氣都沒有.塗寶寶承認自己並不是一個勇敢的人.現在她只想找個地方躲起來.

南宮靖將今天的行動告訴了南宮宇寒,南宮宇寒只是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平靜的道出一個事實:"塗寶寶下午沒有去上班,現在也沒有回來."

南宮宇寒看著窗外,外面下著淅瀝的小雨,雖然現在還沒有秋天的涼爽,不過下起雨的時候,還是會感覺到一陣陣的涼意襲來.

南宮靖聽到南宮宇寒的話,臉上的表情微變,這塗寶寶去哪里了?怎麼還沒有回來呢?自從上一次南宮宇寒將塗寶寶和徐雅然那里抓回來之後,她如果晚上回來晚一點又或者會不回來的時候,都會先打一個電話回南宮家的,今天他可沒有接到塗寶寶的電話,而且她下午都已經沒有上班了.

她不會是受了什麼刺激做什麼傻事了吧?如果塗寶寶出了事情,他可怎麼和他的孫子孫女解釋啊?

南宮靖一時拿不定主意轉頭問道:"那現在怎麼辦啊?"一位曾經叱詫風云的老人,創造了南宮集團這樣的商業帝國,在此時此刻居然不知道怎麼樣去面對塗寶寶失蹤的事情.有些事情關心則亂,他是太在乎兩個孫子對南宮家的態度才會在塗寶寶不明去向的時候不知道怎麼辦.

"不用擔心,我現在出去找."南宮宇寒對南宮靖說道.

其實他也挺擔心塗寶寶的,不過他的擔心和南宮靖的關心出發點是不同的.南宮靖是怕塗善予和塗善言記恨他們南宮家才會擔心塗寶寶.而他不為了別的,就只是單純的擔心塗寶寶,塗寶寶是一個又傻又單純的女人,今天發生了這種事情她肯定會想很多彎彎繞繞亂七八糟的事情.到現在都不肯回來,一定要躲在哪里不敢回來了.

"那你快點去啊,如果你不能平平安安的把我的孫媳婦帶回來,小心的揭了你的皮."南宮靖惡狠狠的對南宮宇寒說.那個樣了好像是塗寶寶失蹤不見了,全部都是因為南宮宇寒,而不是因為他自作主張的出了一個爛主意將塗寶寶給嚇走了.

其實這也不怪他,他知道現在就出此計肯定是有點太早了,根本就不是時候,可是他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如果塗寶寶不和南宮宇寒結婚的話,兩個孩子永遠都不會拿南宮家當是自己的家.也不會拿他南宮靖和南宮宇寒當成是親人的.塗善言曾經多次的提出要離開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如果再不快點把計使出來,只怕到時候塗寶寶真的把塗善言和塗善予帶走了.那可怎麼辦?

以前他要把塗善予和塗善言留在家里,是因為塗善言和塗善予是他南宮家的人,如果三個月之後塗寶寶還是把予予和言言帶走的話,他也只會心疼一陣子.畢竟南宮宇寒以後還是會有孩子的,這只是時間問題,現在他已經知道有兩個孩子了,盡管不在自己的身邊,不過有了就好.可是這將近一個月的相處,他才清清楚楚的知道這兩個孫子的優秀之處,不僅人長的漂亮,腦袋更是聰明.

塗善予聰明穩重,塗善言活潑可愛,疼兩個孫子他可謂是疼到骨子里了.如果到時候塗寶寶真的把塗善予和塗善言帶走的話,她就要從心疼一陣子變成心疼一輩子了.誰知道將來南宮宇寒的孩子還會不會如予予和言言這麼優秀呢?所以他不可以冒險,他得讓孫子永遠的留在南宮家才可以.

南宮宇寒點了點頭,一轉身就看到原本在各自房間里做功課的予予和言言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客廳里,睜大眼睛看著南宮靖.南宮靖的心里一慌,他們是什麼時候出來的?不會聽到什麼不應該聽的話了吧?

南宮宇寒倒沒有理會兩個孩子,從他們的身邊繞了過去.南宮靖的臉色有些不太正常,他們不會是知道了些什麼吧?畢竟南宮靖可沒有當兩個孩子只是尋常的小朋友.

前段時間,他可是看到予予和言言兩個人的房間里都放著大學課本,現在兩個孩子才五歲就已經修到了大學的課程比起當初的南宮宇寒還要優秀許多.

南宮宇寒是十七歲就拿到了雙博士學位,他相信他的這兩個孫子將來的成績肯定會比南宮宇寒優秀的.這麼優秀的人才現在站在他們的身後,指不定剛剛他和南宮宇寒的對話有多少都被這兩個孩子給聽到了.

南宮宇寒坐在車里,邊開車邊打電話給塗寶寶,可是電話一撥出南宮宇寒就立刻就掛斷了.現在塗寶寶心情一定很不好,如果再打電話說一些威脅的話,不僅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結果,說不定就事得其反了.還是他親自去一趟吧?

南宮宇寒想也沒有想的就開車往徐雅然家里去,南宮宇寒覺得或許在那里可以找的到塗寶寶,畢竟在這座城市里,塗寶寶只信任徐雅然,她心情不好的時候一定會去找徐雅然的吧?

想到塗寶寶可能在徐雅然的家里,南宮宇寒一刻也不耽擱的就往徐雅然的家里趕過去.

當南宮宇寒站在徐雅然門口的時候,他的心跳居然有一些不規矩了,這可是很少會發生的情況,他是在擔心塗寶寶,又或者一會該以怎麼樣的態度去面對塗寶寶嗎?

雖然南宮靖的計用的並不怎麼樣,可是如果那個並不怎麼高明的計策,一旦成功的話,那塗寶寶一定會嫁給自己,變成南宮太太的?他該怎麼辦?真的娶塗寶寶嗎?結婚的事情對于南宮宇寒來說實在是太過遙遠,以至于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和什麼樣的人結婚!塗寶寶嗎?似乎她也並不是很討厭,至少她應該不會干涉自己的私生活不是嗎?其實塗寶寶也不錯.

南宮宇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伸出敲響了徐雅然的家門.

徐雅然正坐在客廳里,抱著腳丫子正在吃泡面呢,在塗寶寶剛帶著兩孩子離開的那一段時間,徐雅然的日子過的真叫一個苦不堪言,天天吃泡面.

對于一個吃慣了泡面的人來說,突然有一天自己吃上了山珍海味,這得多幸福啊.可是這幸福沒有維持多久就沒有了.又讓她吃上了泡面,有一句話叫由檢入奢易,可是由奢入檢難.

她整整吃了半個月才稍微有一些不再那麼抗拒泡面了,泡面呐,真是太痛苦了.

聽到敲門聲,徐雅然連忙踩上自己的拖鞋,手里舍不得丟下泡面,跑到門前一打開門,徐雅然看到一個帥的就像一個妖孽的南宮宇寒全身濕嗒嗒的站在門口,那濕秀了的襯衫緊緊的貼在胸膛上面,襯出南宮宇寒那結實的胸肌,看的徐雅然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

這男人的身材實在是太tmd好了,看的她都流口水了,好想上去摸兩把.不得不說的話,塗寶寶真是一個幸運的女人啊,跑錯房間居然可以遇到這麼一個妖孽的男人.

南宮宇寒被徐雅然那透著惡狼一般的神色,看的有些不太舒服,他輕咳了兩聲道:"那個塗寶寶在不在這里?"

南宮宇寒那充滿磁性的聲音,將徐雅然從色女本色中給拉了回來.

徐雅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她不在唉."

南宮宇寒的神色帶著一絲失望的神色問道:"不在嗎?那你知道塗寶寶在這里還有哪些親人又或者是朋友嗎?我找她有一點急事^"

徐雅然當然看的出來了,看南宮宇寒這麼大的雨連傘都沒有打就過來了,能不是難事嗎?

至于塗寶寶的親人?朋友?

朋友好像就自己一個人了,至于親人嘛,也不是沒有,葉振軒不就是塗寶寶的親人嗎?只是徐雅然很懷疑塗寶寶會不會去葉振軒那里,塗寶寶這麼恨葉振軒的樣子她就算是再沒有地方去也不會去葉振軒那里吧?據徐雅然所知,平時塗寶寶連提都不會提自己是葉振軒的女兒.

如果有可能的話,塗寶寶都希望自己可以把自己身上的血全部都給抽干.也不想流著葉振軒的血.當年葉振軒是怎麼對待塗寶寶和塗寶寶母親的,她也是略知一二的.雖然知道的不多,可是卻也知道塗寶寶有多恨葉振軒這個父親.所以塗寶寶是不可能去葉家的.

所以在這里除了她這里,和南宮家,塗寶寶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去了.

徐雅然搖了搖頭道:"除了我,寶寶在這里已經沒有親人和朋友了.她怎麼了?她沒事吧?"

南宮宇寒微微一笑道:"沒事……公司里有一點事情,只有她清楚.但是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或許是和同事們一起出去玩了吧?沒事了,如果你有她消息,記得通知我.這是我的名片."南宮宇寒從懷里掏出一張鑲了金邊的名片交到徐雅然的手中.

他當然不會告訴徐雅然,塗寶寶失蹤的真正原因,所以只好隨便說了一個亂理由,希望徐雅然和塗寶寶一樣是那種單細胞的女人,可以相信他的話.

徐雅然看著那一張鑲了金邊的名片,有些呆滯的點了點頭.

得到了徐雅然的肯定,南宮宇寒不在做任何的停流,轉身就走.現在塗寶寶不在徐雅然的家里,事情似乎變的有些複雜了,現在線索也斷了.塗寶寶在這座城市里沒有朋友沒有親人.

徐雅然傻傻的看著這張名片,一時之間有些回不過神來.這是南宮宇寒的名片唉……是南宮宇寒唉……徐雅然可以知道的,不是誰都有資格取得南宮宇寒的名片,南宮宇寒可不是什麼貓貓狗狗,那可是南宮集團的總裁.

現在她徐雅然居然拿到了名片,真是太幸福了.南宮集團真不愧是南宮集團就連總裁的名片都是鑲金的,而且還是真金.這也難怪並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得到南宮宇寒的名片的,因為如果任何人都可能得到這種名片的話,那南宮集團得花多少錢出來印名片啊.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徐雅然高高興興的一把將門關上了,有了這種名片,徐雅然在公司里腰都可以挺直一點的.明天去公司的時候把名片也帶過去吧.現在的徐雅然已經忘記了剛剛的南宮宇寒過來的目的,以及對她說過的話了.徐雅然現在所有的心思全部都在那張鑲了金的名片上.

南宮宇寒從徐雅然的小區里出來,全身的衣服都濕透了,他也顧不得管這些了.

塗寶寶現在在哪里呢?沒有親人?沒有朋友?塗寶寶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她的世界是一片空白嗎?或許塗寶寶在kitty那里,又或者是在ella那里呢?

南宮宇寒又撥了kitty的電話,得到了答案讓南宮宇寒很失望,ella的回答同意讓南宮宇寒失望,在公司里似乎只有這兩個女人和塗寶寶算的上是朋友,上班下班都常常厮混在一起.

塗寶寶究竟去哪里?難道今天的事情對她的打擊有這麼嚴重嗎?都這麼晚了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不會想不開做了什麼傻事吧?南宮宇寒煩燥的扯開白色的襯衫上面的兩顆扣子露出胸前的一大片古露色的肌膚.

南宮宇寒又撥了塗寶寶的電話,只是這一次,他沒有再掐斷這次的通話.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電話里傳出聽似親切實則冰冷沒有感情的聲音.

好啊……正在通話中,看樣子就是沒事了……居然還有心思通話.南宮宇寒一刻不停的一直撥打塗寶寶的電話,只是得到了回答始終都是一樣的.

塗寶寶下午的時候,從學校里出來,心情非常的不好,沒有勇氣面對任何的事情.有一句話或許說的特別的有道理,至和很適合現在的塗寶寶.那句話叫"一醉解千愁"

所以塗寶寶下午沒上班,而是去了一家酒吧里.

塗寶寶坐在酒吧里喝了一下午的醉,而且叫的全部都是最烈的酒.酒真是一種好東西,每一杯酒在滑進喉嚨的時候都有一種火辣辣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塗寶寶覺得特別的好,至少在酒下肚的那一刻塗寶寶覺得自己的心不在那麼痛了.

塗寶寶在酒吧里,呆了整整一個下午,酒都喝了不下百杯了

上篇:第53章    下篇:第55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