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天才寶寶上陣:腹黑總裁乖乖聽話第57章   
  
第57章

昨天晚上……?塗寶寶真的不想再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了,只要一提到昨天晚上,塗寶寶首先想到的就是她和南宮宇寒糾纏在一起的身體.一想到這里塗寶寶所有的思緒都斷了,沒有任何的線索.為了避免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塗寶寶只好一臉茫然的看著南宮宇寒.

南宮宇寒見塗寶寶臉上的神色變幻莫測,于是他道:"看來你說結婚的事情是開玩笑的,我還以為你當真了,所以才提前過了洞房夜,沒有想到你是開玩笑的.說真的你是不是很垂涎我的身體,所以才會出這樣的計策.嘖嘖……我看你平時都傻不拉嘰的,原本你這麼聰明啊?"

塗寶寶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的,一陣白是因為南宮宇寒說自己騙色,紅還是因為昨天她和南宮宇寒在這張床上發生的事情.真的很是讓人汗顏啊.

可是當理解到南宮宇寒的這句話的主旨的時候,塗寶寶立刻道:"結婚的事情我還記得,你答應過你會和我結婚的,你不可以騙我."

南宮宇寒的嘴角露出一抹壞笑對塗寶寶說:"當然,我是堂堂南宮集團的總裁,說過的話當然是真的了.這麼說來你說的話也是真的了?如此的話我可以這麼理解吧?你現在是我的未過門的老婆,你是不是應該行使一下你做老婆的義務呢?"

塗寶寶覺得自己的臉都快要熟了,南宮宇寒的嘴一定要這麼賤嗎?結婚只是為了孩子,難道真的是因為他們兩個人真心的相愛嗎?真是好笑,昨天晚上都是自己一時沖動做錯了事情,現在難道讓她將錯就錯嗎?

"你別做夢了."塗寶寶將自己的身體往被子里鑽了鑽,她用被子將自己嚴嚴實實的裹了起來.

南宮宇寒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道:"我就知道你是開玩笑的,還嚇了我一大跳,我還怕你說的是真的."

"我說的是真的,你得和我結婚."塗寶寶立刻急著澄清.

"那你行使一下你做老婆的義務."南宮宇寒道.

塗寶寶的一只手緊緊的攥著被子的一角,好……發她忍,誰讓是她主動的,是她主動和南宮宇寒求婚的.如果不是為了給予予和言言一個完整的家.她就忍一下好了.

塗寶寶閉著眼睛,抬起頭一副去救義的感覺,好像是別人要殺她似的.

塗寶寶心里安慰自己,沒有事的,,不過就是做一下昨天晚上做的事情,昨天晚上都可以做了,今天重複一下也沒事.壓在自己身上的是誰不都一樣嗎?反正都是壓在自己的身上做禽獸不如的事情.反正以後她就是南宮宇寒的老婆了,提前適應一下也沒有什麼,反正以後和南宮宇寒結婚了,他應該不會少做這種事情.所以就忍忍吧.

撲哧一聲,南宮宇寒實在是沒有忍住笑了出來,他伸出手一下子打在塗寶寶的頭上道:"怎麼昨天晚上我還沒有滿足你嗎?一大早還要再要,現在已經八點四十五了,上班快要遲到了.去洗一下吧."

塗寶寶一睜開眼睛就看到南宮宇寒那張似笑非笑的臉,塗寶寶的臉上一紅,她狠狠的瞪了南宮宇寒一眼,昨天欲求不滿的好像不是自己吧?不知道是誰昨天晚上樂此不疲的.

塗寶寶轉過自己如火燒一般的臉,去找自己的衣服,當塗寶寶看到自己掉在地上的衣服的時候,塗寶寶只想大聲的呼:"禽獸啊禽獸……真是一個禽獸,她的衣服全部都被南宮宇寒給撕扯爛成碎片給扔的到處都是.

塗寶寶轉過臉看著南宮宇寒,南宮宇寒的臉色有些微微的尷尬,他真的不是故意扯爛塗寶寶的衣服,只是昨天晚上關了燈,到處都是一片漆黑,他只能找到塗寶寶位置,至于這些衣服是從哪里解開的,他就不知道了.也沒有那個心思慢慢的在塗寶寶的身上摸索,所以就選擇了最簡單方便的方法那就是直接將塗寶寶的衣服給撕爛.

"咳……咳……我昨天晚上看不到,所以……"南宮宇寒無耐的聳了聳肩道:"你先去洗澡,我會讓人買新的過來,你不用擔心."

塗寶寶瞪了南宮宇寒這個禽獸男一眼,拉著被子將自己裹了起來,一個翻滾從床上滾了下去.塗寶寶身上是被裹的嚴嚴實實了,可是南宮宇寒卻是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塗寶寶看了南宮宇寒的身體三秒鍾,然後臉更加的紅了,然後將自己身上的被子全部都扔在南宮宇寒的身上,自己全身赤裸裸的在南宮宇寒那帶著狹促的笑意的目光的注視下,竄進洗手間里.

南宮宇寒目視塗寶寶跑進浴室里,然後拿起放在床頭上的電話,打給kitty讓kitty買來一套內衣內褲,然後再買一套職業裝過來,然後報了塗寶寶的尺碼,要用最快的速度送到酒店來.

接到電話的kitty有些奇異,什麼時候總裁也這麼體貼了,會幫那些情人買這些貼身的衣服了,昨天晚上的大戰一定是空前的激烈,否則的話也不會要自己去買衣服了.

南宮宇寒躺在床上點燃一只煙,眼睛無意中瞟到白色的床單上面那朵花的耀眼的紅花,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那應該是塗寶寶昨天晚上留下來的.自己在六年前不是要了塗寶寶的第一次嗎?為什麼會再出現落紅,難道塗寶寶根本就是一個處女,可是予予和言言的身世又怎麼解釋?南宮宇寒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躲在洗手間里的塗寶寶,任由蓮蓬頭的水淋在自己的身上.她用盡全力的清洗著自己的身體,她並不是一個開放的女人,可是和一個自己並不喜歡的人zuo'ai,塗寶寶的心里居然一點也不難過,有的只是羞澀,難道自己是一個放蕩的女人,只是自己沒有發現,自己可以和任何一個男人發生關系嗎?想到這個可能塗寶寶的身體打了一個哆嗦,這個想法未免也太雷人了吧?雷的她是里嫩外焦.

塗寶寶洗好之後,從浴室里出來,南宮宇寒已經穿好衣服了,看起來倒是衣冠楚楚的,可是塗寶寶知道一旦脫了衣服,看起來衣冠楚楚的南宮宇寒就會立刻露出他的本性,實際上他根本就不是什麼衣冠楚楚,他實際上是衣冠禽獸.

衣服已經讓人准備好了,塗寶寶拿了衣服去洗手間里換了,是一套intellectuality米白色的套裝,穿起來倒是顯的很是清爽,而且尺碼也剛剛好.塗寶寶還算滿意的點了點頭,不得不說的是,這套衣服很適合塗寶寶.

穿好衣服之後,塗寶寶和南宮宇寒沒有回去,而是直接回了公司.

上班的時候,塗寶寶是跟在南宮宇寒的身後,在進電梯的時候,塗寶寶想也沒有想的就跟著南宮宇寒進了他的專用電梯,南宮宇寒的看了塗寶寶一眼,塗寶寶發現南宮宇寒的在盯著自己看,塗寶寶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問道:"我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南宮宇寒轉過臉,道:"沒什麼."他只是奇怪,平時叫塗寶寶和自己一起坐這架電梯的時候,好像是逼她做什麼不好的事情似的.今天是怎麼回事?不用說就自己過來了,挺自覺的嘛.

塗寶寶嘟嚷了一聲,南宮宇寒真是越發的奇怪了.或許因為經過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塗寶寶對南宮宇寒的戒心已經不再向之前這麼大了,畢竟在塗寶寶看來,兩個人的關系已經確定下來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南宮宇寒將是與她共度一生的人.或許不是出于真心,可是畢竟是真心不是嗎?兩個人之間或許沒有愛情,可是有親情就足夠了.塗寶寶有時候都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二十八歲的女人,而是一個四十多歲的歐巴桑一樣.

kitty見塗寶寶跟著南宮宇寒的身後一起出現在三十六樓,塗寶寶和kitty打了一聲招呼,坐回自己的辦公桌前,而南宮宇寒就磒勢走回自己的辦公室,一切都是平時一樣沒有任何的不一樣.

kitty也像平時一樣,跑到塗寶寶的身邊對塗寶寶說:"寶寶,你知道嗎?昨天晚上總裁不知道和誰激戰一晚,連衣服都撕成碎片了,嘖嘖,今天早上還是我在商場里買了新衣服送過去的呢,那衣服和鞋子都是intellectuality最新季度的,那一身衣服怎麼也值個六七萬啊,就被那個女人穿在身上了,真是好運的女人.總裁對女人是出了名的大門,難怪有這麼多的女人總是想貼著我們總裁,原來也是有原因的."

塗寶寶聽到kitty的絮絮叨叨,臉上的表情變了又變,只是一心沉浸在八卦中kitty一點也沒有發現而已.塗寶寶的心中哀號,她記得以前聽同事提起總裁的秘書kitty的時候,大家對她的評價是嚴謹的,可是她一點也不覺得那個嚴謹的評價是一個事實.公司里不是有明文規定不是不可以上司的八卦嗎?為什麼kitty身為總裁的助理,可以這麼肆無忌憚的在她面前說.總裁的事情不是不可以透露給別人知道嗎?這個世界到底是腫馬了?

如果說的是別人的話,塗寶寶或許會跟著也聊一下八卦,可是今天改她做為女主角了,再談起來就有些尷尬了.這女主角她當的並不是很情願.她真的沒要想貼在南宮宇寒的身上,真的……

kitty說了半天,如果是平時的時候,或許塗寶寶早就跟著一起附合又或者是發表自己的一些看法,今天塗寶寶是真的很奇怪,她都說了半天了,也沒有見塗寶寶有說過任何的一句話.

kitty疑惑的看了看塗寶寶,然後對塗寶寶說:"今天我去商場買的套裝和你身上的這套衣服顏色一樣."

說完kitty又認真的打理了塗寶寶一眼然後又說:"而且款式,牌子都一樣."

塗寶寶聽到kitty的話,她立刻將自己的腳給縮了回去,她今天穿的鞋子也是kitty早上買的,如果早知道kitty的目光這麼犀利的話,塗寶寶絕對不會想穿著kitty早上新買的衣服,大搖大擺的跟在南宮宇寒的身後一起來上班的.

kitty一說完立刻就看向塗寶寶的鞋子,這不看就算了,一看kitty倒吸一口冷氣.塗寶寶腳上的那一雙同色系的高跟涼鞋,和她早上買的一模一樣,就連最讓kitty中意的那朵珠花都是一模一樣.

kitty安撫了一下自己有些吃驚過度的心,天呐……怎麼會是塗寶寶呢?雖然她一直都知道總裁和塗寶寶除了那兩個孩子還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是當有一天這個秘密被揭了出來,證明她一直的想法沒有錯,可是kitty還是被狠狠的雷了一把.原來兩個人一起都有奸情啊……

"昨天的那個女人是你……!"kitty指著塗寶寶說.她不是在問塗寶寶昨天的那個女人是不是她,而是在陳述一個事實,她可以肯定昨天晚上那個和總裁一起激戰的女人就是塗寶寶.

塗寶寶的臉上一紅,她能不承認嗎?現在她的身上穿的可是kitty一大早買給南宮宇寒開房的女人,現在這衣服就穿在自己的身上,她可以一臉無辜的對kitty說,這一切只是意外嗎?只要kitty不是一個腦殘大概都不會相信吧?

"其實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其實就是一個意外."塗寶寶有些為難的說.

"說說你們昨天晚上的戰況如何?"kitty一臉八卦的問道,其實她真的是挺好奇南宮宇寒"昨天真的只是一個意外,昨天晚上我們喝醉了,什麼事情都不記得了,已經九點半了,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處理完呢,有什麼事情改天再說."塗寶寶隨便的找了一個理由,慌亂的將kitty給打發走了.

昨天的一幕幕情景可都是清清楚楚的浮現在自己的面前,塗寶寶怕再這樣說下去,她真的會腦充血而死.酒精這東西真是害人不淺,以後還得小沾染為妙.

塗寶寶一天都有些恍惚,吃飯休息的時候,都是盡量的避著kitty的,她可是一點也不想被kitty纏著講她昨天晚上和南宮宇寒滾床單的事情,今天早上起來的時候,塗寶寶還不覺得有什麼,可是當kitty追問自己的時候,塗寶寶真的覺得她後悔了,昨天她不應該和南宮宇寒去酒店的.塗寶寶從來都不是一個立場可以堅定不移的女人,有時候心情還反反覆覆的,現在就是最好的證明.

心神不甯的過完一整天,下班的時候,南宮宇寒叫住准備一個人先行離開的塗寶寶,既然事情已經定下來了,南宮宇寒覺得自己應該把這件事情告訴南宮靖以及兩個孩子.見塗寶寶有些不情願的樣子,南宮宇寒突然轉過身子,身後低頭直走的塗寶寶差點撞到了南宮宇寒的身上.

"怎麼了?"塗寶寶轉過臉,不高興的問道.

"你很不情願跟我一起嗎?"南宮宇寒有些不高興的挑眉問道.

"啊……沒……沒有啊.就是感覺有點……"塗寶寶搖了搖頭,有些無措的答案.

"你不願意和我一起回去嗎?結婚不是你提出來的嗎?現在如果不願意的話,那就算了."南宮宇寒無所謂的回答.

不過她知道塗寶寶一定是會結婚的,這事是她提出來的,塗寶寶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既然說出了那些話就應該不會再反悔了,昨天晚上生米都已經煮成了熟飯了,他就不相信塗寶寶還能躲的過去.

塗寶寶聽到南宮宇寒說不結婚的話,塗寶寶急了,怎麼可以不結婚?昨天晚上她和南宮宇寒都已經……現在說不結婚了?那她吃虧就吃大發了,而且和南宮宇寒結婚的事情也不是塗寶寶一時沖動才決定的,她已經想了很久了,她是一定要給予予和言言一個完整的家的,而南宮宇寒無疑就是一個最

上篇:第56章    下篇:第58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