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天才寶寶上陣:腹黑總裁乖乖聽話第60章   
  
第60章

kitty聽了塗寶寶的話,她明顯的松了一口氣.就這點事啊?她不是經常都請假的嗎?這一次怎麼就這麼客氣了.不過有一杯bluemountaincoffee喝也太值了.kitty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味道可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幸福了.喝了一口咖啡kitty隨口道:"就為了這點小事啊?沒問題,,下次你直說就可以了.對了你要請多久啊?"

"十二天……"塗寶寶如實的回答.

kitty嘴里的咖啡差點噴了出來,後來想了想自己嘴里的可是比黃金都還要貴的bluemountaincoffee,又硬生生的給吞了進去.結果最後的結果就是kitty被嗆到了.

"咳咳……你說多久?"kitty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十二天……"又重複道.

"十二天?你請的是什麼假啊?十二天,你結婚生孩子你也用不完啊?"kitty有些激動的說.

"那個我就是得用這麼多天嘛,這件事情就麻煩你了.這假期對于我來說真的很重要,這事關我的終身大事."塗寶寶苦苦哀求道.其實只要把南宮宇寒給搬出來,就算kitty不想接她的工作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塗寶寶不想把彼此的關系弄的太僵,畢竟塗寶寶並沒有打算辭掉工作,所以以後和kitty還是得一起合作.如果把kitty給得罪了.塗寶寶很難想象自己的工作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kitty姐,我知道你一定會答應我的,你就是我的親姐姐,你可一定要幫我啊.如果你不幫我的話,我就真的完了.難道你忍受看到妹妹我因為沒有十二天的假而與一輩子的幸福擦肩而過嗎?"塗寶寶扒在kitty的身上可憐兮兮的說道.她知道kitty一定會答應自己的,這是她的直覺.

"那好吧."kitty也實在是受不了塗寶寶的死纏爛打,就當是自己又回到了過去那種水深火熱之中了,這也沒有什麼.

"kitty姐,你果然沒有辜負我對你的期望,接下來的日子就要靠你了.今天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我的假期是從今天開始的,總裁那邊我已經打好招呼了,我的手頭上也沒有什麼事."

直到塗寶寶的身影消失在辦公室里,kitty才發現自己居然沒有問塗寶寶那所謂的終身幸福是指什麼?男人嗎?如果真是男人的話,那總裁那邊知道嗎?想到這里kitty下意識的朝南宮宇寒緊閉的房門看去.看了半晌沒有什麼結果,她也只好放棄了.

有位偉人曾經說過:時候總是在你需要他的時候,從你身邊瞬間的滑過.當然這位偉人就是塗寶寶.

因為答應了南宮靖婚禮的時候大辦特辦,所以即使是很多事情都不需要塗寶寶去管,可是光是那些細節問題就讓塗寶寶有一種想死的沖動.她要挑喜餅啊,印喜貼啊,買喜糖啊,還要確認名單啊?還要試禮服,拍照片.

其實當是名單一項上面就要花塗寶寶的很多心思.其實名單全部都是南宮宇寒那邊的.塗寶寶那邊根本就沒有什麼親戚.葉振軒和她可沒有什麼關系,塗寶寶自然是將她給剔除在外.徐雅然是她最好的朋友,會在婚禮的時候擔當伴娘的角色.南宮靖並不知道塗寶寶還有一個父親,因此牽新娘走紅地毯的事情就落在了南宮靖的身上.童男童女自然是予予和言言.他們兩個粉雕玉琢,相當之可愛,他們是最合適的人選了.

塗寶寶在高中以及大學時的同學都已經沒有任何的聯系了,唯一徐雅然和尹子夜,尹子夜應該還在國外出差趕不回來了.塗寶寶還是很有禮貌的寄了一張喜貼過去.至于塗寶寶外婆那邊的親人,自從塗余夏跟了葉振軒之後就已經沒有聯系了,因此也沒有必要再聯系.她在加拿大的姨和姨父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所以塗寶寶只是告訴了他們這個消息,他們並沒有要趕過來.

南宮宇寒看到女方的宴客名單上面只有兩個人,而且一個人是伴娘,另外一個人現在在國外都不知道能不能趕回來.南宮宇寒的眉頭皺了皺道:"塗寶寶你也太寒酸了吧?你的親戚朋友就這麼兩個人?你就沒有朋友沒有親人嗎?"

塗寶寶嘟嚷道:"那就這麼多嘛."

"你是自閉嗎?你上了這麼多年學,就沒有關系要好的同學嗎?把他們請過來就是好幾十桌了."南宮宇寒道.他自從第一次翻看塗寶寶的手機的時候,就知道塗寶寶沒有什麼朋友,可是這結婚就算平時不怎麼聯系,也可以叫過來充一下場面吧?如今他和塗寶寶印喜貼的時候才發現塗寶寶的朋友真是少的可憐.

這要是到了結婚當天,新娘子的客人就那麼可憐的幾個,一定會招來不少的閑話.雖然南宮宇寒也並是特別的喜歡塗寶寶,可是將來塗寶寶也是他南宮家的人,如果在背後被別人笑話的話,他們南宮家的人也會面上無光的.

"那我和他們的關系是不怎麼樣嘛."塗寶寶有些委屈沒有朋友也是一種錯嗎?

"那同事呢?你在南宮集團少說也有半年了吧,難道就沒有處的比較好的同事嗎?"南宮宇寒皺眉問道.

被南宮宇寒這麼一提醒,塗寶寶立刻提筆在紙上寫下ella和kitty的名字,在公司里除了他們兩個,塗寶寶就沒有相熟的人了.塗寶寶是一個很內向的人,如果別人不主動一些的話,她就會永遠的處于被動的位置的.這也是塗寶寶為什麼在哪里都不會有多少知心的朋友的原因.

"就兩個?"南宮宇寒問道.

"嗯嗯……"本來她也要想寫下林經理的,可是她不知道林經理和她算不算朋友,因此沒敢寫上去.

"好吧,這名單的事情不用你管了,你這幾天就去試一下禮服吧?那一批禮服都是從法國巴黎空運過來的."南宮宇寒對塗寶寶說.

"哦."塗寶寶悶悶的開口道.

"那我先出去了."塗寶寶對南宮宇寒說.得到了南宮宇寒的同意,塗寶寶才從家里面出來.

從決定結婚的那一天,塗寶寶和南宮宇寒一直忙著,而徐雅然也是在公司里忙的都快找不著北了,因此塗寶寶要結婚的事情就一直沒有和徐雅然提過,這眼看都要試禮服了,徐雅然就算是再忙也得抽出時間陪她去試禮服吧?

于是在某天塗寶寶跑到徐雅然的公司里約徐雅然出來吃飯,並且將這件事情告訴徐雅然.

"怎麼這麼好約我出來吃飯?說吧,是不是有什麼事?"徐雅然夾起一根豆芽寒進嘴里,慢條斯理的問道.徐雅然現在吃飯的樣子就像是一個名媛淑女一般,優雅不凡,一段時間不見徐雅然怎麼就變了?塗寶寶頗為奇異的盯著徐雅然好幾眼,才移開自己的視線.

塗寶寶道:"我要結婚了,所以想請你當我的伴娘."

撲哧……一聲,徐雅然一時沒有忍住,一下子笑了出來.倒是露出了徐雅然的本色了.

"笑什麼啊笑?"塗寶寶有些臉紅的問道.

"對不起啊……我知道我不應該在你沒有講完的時候就笑場,ok你再來一次,這次我一定不會再笑出來了.我保證."徐雅然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對塗寶寶一本正經的說道.

"有這麼好笑嗎?"塗寶寶超級郁悶的問道.

"好笑,比起你以前講的冷笑話好笑多了.不過下次你再講笑話的時候,要挑時間,最好先提前說一聲,要不下次我可就直接**臉上了.到時候你可別怪我啊."徐雅然對塗寶寶說.

"我說的是真的,這個月二十八號,我這次過來是叫你陪我一起去試伴娘禮服的.我不是開玩笑的,你這個伴娘我已經預定了,所以二十八號不管你有沒有時間你都得抽出時間來參加我的婚禮."塗寶寶一本正經的對徐雅然說.

什麼冷笑話啊?她已經很多年都已經不講了好吧?而且她這次說的事可是比珍珠還要真呢.

見塗寶寶一臉正經的樣子,徐雅然止住了笑,她盯著塗寶寶的眼睛足足有三十秒鍾,也沒有見到塗寶寶的神色有任何的閃躲.于是她深吸一口氣道:"塗寶寶,你是在和我開玩笑的對嗎?"

塗寶寶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玩笑開的多了,以至于你都不相信我的話.不過我這次說的可是真的,就在這個月二十八號,也就是幾天後的事情了.婚宴都已經訂好了,就在sk酒店,剛剛我才確認完賓客名單過來的."

徐雅然不可置信的盯著塗寶寶,然後在塗寶寶鄙視的神色中,她伸出自己纖細的手指狠狠的掐在自己的手臂上,頓時雪白的手臂上面赫然就出現一個深紅色的痕跡,是徐雅然自己掐出來了.痛的徐雅然直咧嘴,她這是對自己也太狠了.

"你沒事吧?"塗寶寶盯著徐雅然問道.

"沒事,我只是想確認一下這一刻我是不是在做夢."徐雅然傻傻的說.任誰在聽到自己最好的朋友在十天之內就要結婚了,都會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特別是塗寶寶這種類型的女人.

"你什麼時候有空,陪我去試禮服吧?"塗寶寶單手支著下巴看著對面的徐雅然問道.

"你要和誰結婚啊?不會是南宮宇寒吧?"徐雅然問道.

"還是你了解我,就是他."塗寶寶點了點頭回答道.

"天啊……這個世界都會因為你而瘋狂的,你不是和南宮宇寒一向都不對盤的嗎?怎麼才短短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突然反水要結成夫妻了?你們未免也太善變了吧?雖然我知道有一種情侶叫歡喜冤家,可是你們也太哈皮了吧?"徐雅然現在已經學會了淡定,並且開始接受這件事情.

雖然她的第六感早就告訴她南宮宇寒和塗寶寶之間有千絲萬縷的聯系,他們兩個不會就這麼斷了的.可是真的了解到他們要結婚了,徐雅然還是表示她有點接受無能.有點不能接受這個消息.不過所性現在她已經接受了.

反正塗寶寶的一生都是充滿了傳奇的,先是莫名其妙的失蹤了六年,六年之後就帶著兩個粉雕玉琢的孩子回來.而且孩子的爸爸還不是尋常的人,面是南宮集團的總裁南宮宇寒,現在塗寶寶更是要嫁入豪門,真是太悲壯了.太可歌可泣了.

"哎呀這件事情說起來就複雜了,我們還是別忙著說這些了.說你什麼時候有空吧?我還有幾天就要結婚了,我可不希望我結婚那天伴娘還在公司里加班."塗寶寶嘟著嘴說.

"你和南宮宇寒結婚我是隨時有空啊……不過如果換成是別人的話,那可就不一定了."徐雅然說的可是大實話.前幾天南宮宇寒也不知道發什麼神經,突然跑到自己的家里,塞給自己一張名片(她已經忘記南宮宇寒是去找塗寶寶的,給她名片只是方便彼此聯系.)然後第二天徐雅然將那張名片拿到公司去之後,她的待遇立刻就不同的.只是南宮宇寒的名片就可以讓她獲利良多,如果南宮宇寒的婚禮上,自己是伴娘的話,那……想到這里徐雅然的心里就是一陣的高興.

"那我們下午就去吧."塗寶寶可不想因為禮服的事情而耽誤了.

"好,我去公司說一下,下午陪你過去."徐雅然點了點頭.

中午吃過飯之後,徐雅然去公司里請假,在這種關鍵的時候,就是生孩子也不會有半天的假.可是因為南宮宇寒名片的事情,就連產婦都拿不到的假期成功的被徐雅然給拿到手了.她都沒有告訴老板,自己是去做南宮宇寒婚禮上面的伴娘.

請到假之後,兩個人奢侈了一把,沒有坐公交車,而是直接去了婚紗店去選禮服.

下午南宮宇寒因為公司有事,所以南宮宇寒並沒有出現.不過因為南宮宇寒提前和婚紗公司的人打過招呼了,所以店員對塗寶寶的態度真的就如同上帝一秀.這也有幸讓塗寶寶好好的嘗試了一把上帝是什麼滋味.

看著那一件件潔白的婚紗,設計大方,做工精美,制做婚紗的材料都是上好的.這些婚紗全部都是從法國巴黎空運過來的,都是為塗寶寶一個人准備的,別人可沒有這種優待.這里的每一件婚紗都可以用天價來評估.

徐雅然的手慢慢的滑過那一排婚紗,驚歎道:"看著這里的婚紗就連我都有一種想要結婚的欲望了,我現在也終于可以體會到什麼叫奢華,還有那些年輕漂亮的女孩為什麼都想要找一個有錢的男朋友了.這生活品質的確是不同."

塗寶寶看著婚紗,一時之間也是有些眩目,看來南宮宇寒還真的要按照南宮靖的說法,要讓他們的婚禮變成一場超級盛大,直逼那些國外的貴族的婚禮了.婚禮盡量的策化的完美有什麼用,最重要的是新人也同樣完美.

徐雅然伴娘的衣服南宮宇寒也同樣沒有一丁點的馬虎,也同樣是從法國空運回來的.和新娘的禮服一樣是按照他們的尺寸制作的,那款式那質地,都讓徐雅然愛不釋手.

徐雅然拿了一件月芽白的拖地長裙在自己的身前比劃,然後隨口的問道:"對了,你結婚的事情有沒有通知尹子夜."

塗寶寶挑選禮服的動作一滯,原本那一夜她憑著一些酒精給她勇氣給尹子夜打了電話,只是尹子夜並不是如自己所想的這麼喜歡自己.十年前他是事業為重,十年前他同樣是事業為重.這樣的男人不是她最好的選擇,而自己也不他最好的選擇.

"沒有,過幾天我會寄喜帖去他們公司的."塗寶寶歎了一口氣,神色已經恢複如常的回答.

徐雅然那句話看似是無意,不過這句話她卻放在心里

上篇:第59章    下篇:第61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