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天才寶寶上陣:腹黑總裁乖乖聽話第143章:吃不到葡萄的心理   
  
第143章:吃不到葡萄的心理

她從部門里調到李益嵐的身邊,不知道有多少同事看好她,說她的工作有前途.

這才幾天的功夫,她要是被李益嵐給打回原來的部門了,她以後不僅要被同事笑話.一個被太子嫌棄的人,以後就很難在公司里立足了.

秘書一臉殷毀的看著任靜初,希望任靜初可以幫她說兩句好話.不管怎麼樣,她之所以被李益嵐討厭,還是因為任靜初的關系.她希望任靜初可以幫她說兩句好話,不至于讓她這麼難堪.

如果她指望任靜初的話,那她就看錯人了.

任靜初怎麼可能會為了一個小小的職員,而惹了李益嵐不高興呢.既然李益嵐不希望再看到這個秘書,直接開除都可以.更何況只是讓她回到原來的部門.

任靜初這個人除了對自己,對別人一向都是沒心沒肺的.她怎麼會在意一個秘書的死活呢.她現在完全忽視這個秘書之所以會被李益嵐給趕走,還是因為幫了她.

任靜初對于這個秘書看向她的殷切的目光,只當是看不見.

"你還站在這里做什麼,李總的話你沒有聽到麼?還不趕快走,儲在這里做什麼?"任靜初見這個秘書像個樹樁似的立在這里,一臉殷切的看著自己,任靜初白了秘書一眼,語氣十分不耐煩的道.

"李總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秘書的眼淚吧嗒一下,就落了下來,她情深意切的看著李益嵐叫道.

現在她總算是明白了,在公司里還是得倚靠太子爺李益嵐.任靜初這個女人,不僅僅是蠻不講理,而且是過河拆橋,根本就不會管她的死活的.最後秘書只有向李益嵐認錯.

李益嵐沒有理會這個秘書,連看都沒有再看一眼.難為這個秘書哭的梨花帶雨,一副楚楚可人的樣子.李益嵐卻是連正眼都沒有看過她的一眼.

這個秘書在這里裝可憐,任靜初是看出來了.在她看來,這個秘書現在在這里就是在赤裸裸的勾引李益嵐.任靜初也是被南宮美甯給害的杯弓蛇影,總是感覺所有接近李益嵐的女人,都是別有目的的.

任靜初有些氣急敗壞的,上前推了那個可憐的秘書一把,推的她一個踉蹌差點摔倒.任靜初可絲毫不在意,她指著秘書的鼻子道:"你快點走聽到沒有,益嵐哥都說讓你回去了.你再不快點走,你就不用回原來的部門了,直接去財務把工資結算一下,你就可以離開公司了."

秘書的臉一白,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一副驕傲不可一世的任靜初一眼.

哭哭蹄蹄的轉身離開了辦公室,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一臉冷漠,生人勿近的李益嵐.還有一臉盛氣凌人,驕傲不可一世的任靜初,兩個人都要她離開.她今天是離開也要離開,不離開也得離開了.

任靜初把這個狐狸精給趕走之後,她把李益嵐辦公室的門又再一次的關上.不過她卻是沒有想到離開.

任靜初走到李益嵐的身邊,從李益嵐的後面,伸手摟住李益嵐的脖子,將臉靠在李益嵐的肩頭上面,撒嬌道:"益嵐哥,好了,你別生氣了,我已經幫你把那個討人厭的秘書給趕走了.你別生氣了,到時候讓干爹再找一個機靈的給你."

李益嵐看著那一束玫瑰,沒有伸手將貼在他身上的任靜初給推開,任靜初的身上很暖和.這讓李益嵐想起了徐雅然,徐雅然一到了冬天,總是特別怕冷.晚上睡覺的時候,總是全身冰冷,特別是那一雙腳,總是冰涼如鐵,她睡覺總是睡的不安穩.

以前她和徐雅然睡在一起的時候,徐雅然晚上睡覺的時候,總是喜歡縮成一團,然後直接就鑽進他的懷里.把腳架在自己的身上用來取暖.那時候徐雅然晚上,如果沒有自己在身邊的話,她晚上睡覺總是特別的不安穩.

她和任靜初是完全不同的,徐雅然的身邊偏寒,身上很難聚集暖氣.所以特別怕冷,不知道現在徐雅然有沒有覺得全身冰冷呢.

徐雅然和他身後的任靜初是完全不同的,李益嵐感受著任靜初身上的溫暖.這種體溫真的會讓人特別的舒服,哪怕是隔著衣服,李益嵐也可以感覺到溫暖,現在李益嵐知道,徐雅然是多麼需要他了.

任靜初見李益嵐沒有說話,不過卻也沒有生氣,也沒有將她推開.她的膽子就大了一些,看著桌子上面的那一束花,心里就有了想法,打起那一束花的主意了,她的眼睛轉了轉,看著那一束花,對李益嵐道:"益嵐哥,好漂亮的一束花啊,是送給干媽的麼?"

那一束花雖然漂亮又鮮豔,不過卻是經過包裝,再漂亮也漂亮不到哪里去.比起別人送給任靜初的花,是一點也比不上的.不過這束花,勝在是李益嵐送的.就比別的花,讓任靜初更加的喜歡了.

"不是."李益嵐也看了那一束花,淡淡的說道.

任靜初一聽到李益嵐說花不是送給李夫人的,任靜初的心中一喜.今天到場的,只有任靜初和李夫人兩個女人.最有可能得到這個花的南宮美甯根本就沒有過來.

所以這束花,既然不是送給李夫人的,就是送給她的.

任靜初看著那一束花,臉上一紅,心里也是喜不自勝,十分的欣喜.

他松開了李益嵐,繞到李益嵐的右邊,靠著李益嵐,坐了半張椅子.她伸手將花拿了起來,放在鼻端聞了聞.她白里透紅的臉,此刻一片的緋紅,她道:"這束花真漂亮,我很喜歡."

任靜初表達了對這一份禮物的喜愛,等著李益嵐告訴她,這一束花是送給她的.

李益嵐看著那一束花,他也笑了出來了.他想到那時候,他送給徐雅然一束漂亮的玫瑰的時候,徐雅然臉上的笑容.那時候徐雅然的笑容,真的很漂亮.

任靜初扮了半天的嬌羞,也沒有聽到李益嵐說話.

她抬起頭來,看向李益嵐.卻發現,李益嵐正看著她手里的這一束玫瑰花傻笑.一點也沒有將花送給她的意思,任靜初的臉一紅.心里有些著急,正在奇怪李益嵐怎麼還不開口.

難道要她自己親自開口,要那一束玫瑰花麼?

又等了一會,李益嵐依舊沒有開口說話.任靜初心里暗暗著急.

"益嵐哥,這束花你是送給我的麼?"任靜初見李益嵐總是一副無動于衷的樣子,終于是忍不住的開口問道.

她一向都不是一個矜持的女人,自己喜歡的東西,就要盡量去爭取.這束花她很喜歡,李益嵐既然不主動開口說要送給她,那她就自己開口索要就好了.這對于任靜初來說,並不算是什麼特別的難事.

"不是."李益嵐伸手,從任靜初的手里,把花給拿了過來.道:"這束花不是送給你的,如果你喜歡的話,我下次再買一束更漂亮,更好看的給你."

說著,李益嵐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時間,道:"好了,時間差不多快要到了,我要再看一下下午簽約還有什麼沒有准備好的."

任靜初失神的看著那一束玫瑰花,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李益嵐的那一束花不是送給她的.可是不是送給她的,又是送給誰的.難道是南宮美甯麼?

任靜初一臉的幽怨,今天對于李益嵐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這麼重要的日子,南宮美甯都窩在她的房間里面.都不出來為李益嵐慶賀,真不知道李益嵐為什麼還要惦記那個女人.

任靜初還在李益嵐的辦公室里沒有出去,李益嵐就已經走了.任靜初嘟著嘴巴,明明很喜歡的那一束玫瑰花,現在卻是怎麼看怎麼刺眼.看著李益嵐把那一束花當成是如珠如寶.任靜初就只恨不得,把那一束花給扔到垃圾筒里.

她將那一束花,拿出來,猶豫了很久,最終又把那一束花給放在了原地.

不就是一束玫瑰花麼?有什麼了不起的,益嵐哥說了.如果自己喜歡的話,會給自己買一束更好看,更鮮豔的花.看這一束花有什麼好的,一看就是在路邊攤買回來的,有什麼好的.如果是送給自己的話,自己連看都不會看一眼的.

任靜初的心理,擺明了就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李益嵐從辦公室出來以後,覺得心情好多了.

他決定,那一束花,他要送給徐雅然.那一束花雖然不夠漂亮,包裝的也不夠華麗,顏色不夠嬌豔,可就是那樣的束花,卻是十分好看自然的,那一束花就如徐雅然一般.

雖然不嬌豔,不豔麗,不華麗,卻也不做作.十分的清新自然,徐雅然不就是這樣的女人麼?

他決定,這個簽約儀式結束之後,他要立刻回到a市.與徐雅然和他還沒有出世的孩子一起分享喜悅,他要去見徐雅然.他和徐雅然還有兩年半的時間,不用去考慮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他們應該珍惜才對.

上篇:第142章:一石二鳥2    下篇:第144章:演一場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